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8章 山顶洞人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不会飞啊!!!!!

      天萝手忙脚乱,心慌难耐,不知所措地在紧急关头揪住了陆栖之的衣服领子,跟着他往下掉。

      牛顿定理在此时就很凸显作用,重力加速度下,他们下坠的速度超级无比巨快。
      天萝觉得下一秒他们就要重重摔在地上。

      她脑子里却还能反应很快地一会儿想着要不就把反派当垫背的,这样她肯定不会摔成几块,但这样的话,反派本来就有伤就更加伤重了。
      一会儿她又想着,反正反派不怕疼的而且她还有泡脚水可以给他喝让他治愈。

      眼看着马上就要落地,紧急关头,天萝也不知道哪里爆发出来的一股力,总之就是硬生生拎着反派衣领在最后关头腾空了一下。

      但就这么一下下,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重重摔了下去。

      天萝摔进了反派袒开的衣领里,姿态暧昧,当然,因为反派浑身僵硬地昏迷着,所以问题不大,没有影响。

      她的手撑着反派胸膛坐了起来,现在问题比较大的是,反派胸口那个大洞又开始流血了,之前虽然皮肤是青色的,但好歹皮是完整的,没有大洞。
      但现在,他的胸口又开始鲜血淋漓的,洞大开着,好像都能漏风。

      修仙界真的挺没道理的,要搁现代,这种情况直接嗝屁送火葬场了。

      “陆栖之?”天萝轻轻喊了两声,他没反应。

      她又拍了拍他白得好像白纸一样的脸,又喊了一声:“陆栖之?栖栖?之之?”
      事实证明,反派是真的昏死过去了,虽然不懂原理,但反正是事实,毕竟她都给他取了两个小名了,他都没有反应,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很生气,很受不了,可能还想杀掉他。

      不过可惜了,他没机会了。

      天萝大喘气了一下,放松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么说来,她可以跑路了,反正,钱也到手了,九麟盔甲也到手了,现在当然没必要和反派在搅和在一起。
      她也看过一些书,穿书女主会和反派搅和在一起,拯救他治愈他,但是,她只是一只人参精罢了,不配做女主,而且她没有那么多能力,更也没有系统强迫她。

      反派这么厉害,没有她自然也能搞天搞地,她可不想做挂件。

      “大家相逢一场,我们也互不亏欠,那我就祝你事事顺心吧,再也不见了。”
      天萝拍拍手站了起来,准备去找师姐他们。

      陆栖之躺在地上,好像一个死人,没有半点反应。

      天萝辨别了一下方向,抬腿就走。

      一步,两步,三步……一直到十米距离的时候,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跨出十米的这一步的时候,天萝的危险雷达忽然就爆响了。
      她眉头一皱,心里隐隐有些浮躁和不安,但她找不出原因。

      自从穿成万年人参精后,她对于危险的直觉还是很高的,天萝下意识收回了腿,总觉得跨出这一步会有很可怕的事情发生,她忍不住往后看了一眼。

      陆栖之还躺在那里,没有半点反应,好像永远不会苏醒了。

      天萝开始思索自己这种直觉的逻辑,然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当她把陆栖之从山洞里解救出来的时候,他其实就可以离开自己出去日天日地想干啥就干啥了。
      但他为什么要留在自己身边?

      对,为什么?
      他还跟着一起下水进了幽潭,而且她采黑桑叶的时候,他也没走。

      越想,问题就越大了,毕竟,虽然他是欠自己钱,但身为反派,应该没有那么容易受制于人,而她也没有真的敢去催债,也就是和他讲讲道理,他最好能听,如此而已。

      天萝觉得有什么事自己肯定不知道。
      她很谨慎地想了想,或许是她有什么是他图的?但也不对,按书里设定,吃掉她说不定能直接飞升,他是可以这么做的,她顶多就是挣扎三下而已。

      但他没这么做。

      天萝想不明白,但得出一个结论——好吧,穿书的人可能就有点特殊,哪怕她是一只人参精,反正就是先按兵不动。

      她站在原地沉默半响,不情不愿地折返了回去。

      天萝蹲下来,忍不住戳了戳反派的脸,她又忽然往刚才陆栖之弄的那个水波纹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地方好像没有消失。

      危险感再+99999。

      天萝当机立断,必须带着反派先离开这里再说,她看着反派胸口的伤,又从芥子囊里取了一个装满泡脚水的陶罐,轻轻托起他的头,尝试喂他。

      但,他的嘴唇闭得很紧,就和蚌壳似的,怎么都打不开,天萝就此作罢,她总不可能和狗血文里一样用嘴含了去喂。
      咱就是说,自己的泡脚水她也下不去口呀!

      天萝还是想反派醒来的,至少可以带自己飞,所以她想了想,将他衣服扒拉开一点,将泡脚水往他胸口的大洞倒,慢慢地倒。

      是有点用的!
      鲜血淋漓的大洞不再流血了,也一点点在愈合了,很快,那血洞便愈合了,和之前一样,皮肤颜色还是青色的,就好像上面只是覆盖了一层表皮,里面还是空的。

      “陆栖之?”天萝又喊了一声。
      对方还是没反应。

      再喊了七八声后,反派还是没反应,天萝叹了一口气后,费了点力气,把反派拉起来,再蹲下身来,将他背在身上。

      好沉好沉好沉好沉好沉啊!
      反派看着身上没几两肉,怎么那么沉,快把他沉死了,他在山洞里都吃了什么,猪饲料吗?
      一会儿等他醒了必须加钱!

      *
      马上就要到离开碧洗秘境的时候了,南容眉头紧皱着,到现在天萝师妹和那位前辈都没有来汇合。 

      天樾抱着剑站在树旁,虽然和往日一样,他的脸上冷冰冰的,没什么神色变化,但明显,今日也有些浮躁,频频往四周看去。

      苏眠堂沉思两秒,说道:“小阿萝是不是路痴不识方位?她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就是对自己的智商很充满自信。

      南容抿嘴飞了苏眠堂一眼:“苏师兄!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开玩笑,你是知道这碧洗秘境有些地方是很危险的!”

      苏眠堂又沉思两秒:“那就是那个白衣男是个废物。”

      一旁的天樾没说话,但是他忽然站直了身体,显然打算去找人,只是,他刚站直,身体又很放松地靠了回去。

      南容本想开口反驳苏眠堂又反驳不出话来,结果一抬眼看到前方有个穿着黄色裙子的少女费劲地背着一个男人走来。

      天萝真的真的真的必须要让反派付钱,她宣布,那一整座灵石矿都是完全归属于她的了!
      他想要喝泡脚水必须再付钱!

      这两天她简直累得和连续搬砖48小时不带停歇一样!

      “师妹?”南容有些迟疑地出声。

      按理说,应该是天萝和那位前辈,可是,天萝穿得和熊一样,还戴熊头帽,但这少女穿着飘逸出尘的鲛纱裙,而且,那个男人也是趴在少女身上,看不清脸面,就没办法确定。

      “师姐!!!”
      天萝抬起头来,一双大眼里瞬间满含热泪。

      南容对上天萝仿佛带着碎星光芒的眼睛愣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她心里竟是生出了一点笑意,但很快,她又觉得自己这想法有些不合时宜,赶快就把这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

      天萝终于解放了,由着苏眠堂和天樾将陆栖之从自己瘦小的肩膀上挪开,她靠在南容肩膀上吃着师姐给她的灵果。

      师姐说:“这灵果是之前采的,据说吃一颗对帮助筑基。”

      天萝是没什么感觉的,感觉就是一个普通的果子,不过挺甜的,很好吃。
      “谢谢师姐,你对我真好。”她亲昵地靠在南容身边,将手里的另一个果子递给她,“师姐也吃。”

      南容便笑着说道:“我们这里只有你还没筑基,你吃效果最好。”

      天萝:其实师姐我也不需要的,我天生灵力高绝。

      苏眠堂趁机凑了过来:“师妹,你要是吃不完,师兄可以替你吃的!”

      天萝一把把苏眠堂的脸拍开:“师姐给我留的!”

      南容问她:“那位前辈没事吧?”

      天萝咬果子咬得嘎嘣脆,“应该没事吧。”

      南容:……
      她看了一眼那位前辈脸色惨白如纸的模样,实在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师妹他们必然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若不是这位好心前辈,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人就是师妹了吧。

      天萝完全不知道南容的脑补,等她吃完果子,秘境通道就开了。

      但是,外面的情况,却让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一脸淡定的天萝。

      秘境外面,站了一群面色凛冽威严的高境修士,一个个看起来都不普通,无胤子也在其中,中间C位那位看起来最慈祥,手里还拿着一串佛珠,佛佛佛佛珠?

      天萝心里咯噔一下,忽然脸色一变,如临大敌,她永远不会忘记原书里描述过的关于炼虚境修士郭蔺的一切。

      他面容圆润慈祥,嘴角右下方还有一颗痣,因为常年都笑眯眯的很是和睦,所以,眼角是有些鱼尾纹的,圆头鼻,厚嘴唇,招风耳,皮肤有点黑。
      明明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星罗门修的是杀人之术,书里描述他们的武器和那个著名的刑具血滴子差不多,拿这种武器的人,手腕上却非要戴一串佛珠,好像每天捻吧捻吧就能变成心慈善良的佛修一样。

      天萝心跳加速,站在人群后面不敢动弹。

      原书里的描述,确实让她心里一抖,止不住地害怕,她穿书以来努力做的事就是摆脱原书命运,但是,郭蔺怎么会出现在紫虚剑宗?
      为什么他会守在碧洗秘境外面?她还没来得及学剑变厉害啊!!难道他发现自己藏在紫虚剑宗了?

      但是怎么可能,这半个月……

      天萝脑子里疯狂回忆,忽然就想到了一件事——黄仁的那把割伤她脸颊的剑。

      疏忽了,当时她只顾着让脸颊停止流血,掩盖血味,却忘记把那把剑上的血抹掉了,当时她太紧张了。

      天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回头去看被苏眠堂和天樾扶着的陆栖之,后退一步,一下靠了过去。

      反派和修仙界天生对立,敌人的敌人绝对是她最亲爱的朋友。

      郭蔺的视线往这几十个弟子快速扫了一眼,没发现那个戴着熊头帽浑身滚圆的女弟子,他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下。
      现下也不方便一个个仔仔细细看过去。

      无胤子笑着往前走了一步,遮挡了一下郭蔺的视线,笑眯眯地对弟子们说道:“大家在碧洗秘境里应当收获不少,如今便都先回去休整一下。”

      南容和苏眠堂,天樾三人是无胤子的亲传弟子,此刻听到自己师父说这话,眉头都皱了一下。

      首先,他们师父是个非常懒的懒鬼,像是他们从历练秘境里出来这样的小事是不可能特地在秘境外等着的。

      其次,这三堂会审的架势,来了这么多高境修士,也不像是让他们能够安心回去休整的模样。

      天萝心里也是这么想的,肯定除了自己这事外,还出了什么事,毕竟,像是郭蔺这样阴险狡诈的人,肯定不想自己是万年人参精的秘密被别人知道,他只是想独享她。

      那么出了什么事?

      天萝皱了眉,视线缓缓地挪到了身旁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昏死过去两天的反派脸上。
      是了,她所能想到的就是两天前,或者说十几天前,她无意间将反派身上的锁链拧断,将他放出来这件事了。

      “无胤子,你不眠不休在碧洗秘境外面守了半个月,结果就只是和你的弟子们说这么一句吗?”

      天萝听到前面那个站在郭蔺旁边的玉米杆哼了一声,这么说道。
      所以说,无胤子这半个月都守在外面?是保护他们?

      无胤子扣了一下鼻子,特别寻常的口气说道:“哎,没办法,儿行千里母担忧,我做师父的就很担心我的弟子们呀!”

      郭蔺脸上笑着,心里却是冷笑一声,半个月前的辰时,他赶到碧洗秘境,只见无胤子和紫虚剑宗各峰峰主,秘境通道早已关闭,没办法揪出那只万年人参精,何况有无胤子挡着,他根本不能毁去秘境。

      南容等弟子听到无胤子的话:??????
      这是他们那个懒蛋师父吗?

      “如今修仙界十九条大灵脉同时枯竭,妖魔界的结界不稳,天下即将大乱,你们紫虚剑宗却还想着置身事外?!你何不现在告诉你们的弟子,他们已经迟了半个月了,早在半个月前,就该和修仙界各路人士一起踏上寻找灵源灵脉之路!还有一些事,不方便在你这些弟子们面前说,但你应该清楚,修仙界现在发生什么大事了吧?!”
      还是那玉米杆在说话,他话藏一半地暗示无胤子。

      天萝皱了眉头,好像剧情提前了一点点?
      原书里,她这只万年人参精本身也算是男女主遇到的一个小副本事件,那时候他们踏上寻找灵源之路也没太久。

      无胤子笑呵呵的,没接话,只转头看向他们,说道:“还傻站着干什么?跟你们师父各回各峰。”

      郭蔺的脸色都维持不住了,无胤子甚至不打算介绍他的身份,这些年,紫虚剑宗真是脱离天衍宗太久了!
      他朝着黄岐看了一眼。

      黄岐接收到他这个眼神后,立刻冷着脸扫了一圈这些弟子,说道:“我黄家旁支的一个弟子死了,经过调查,是你们紫虚剑宗的一名外门弟子杀死的。”

      无胤子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眉头微皱了一下,但还是笑着说道:“外门弟子修为低微,最多也就练气,怎么可能杀得死黄家弟子,老黄啊,别开玩笑了。”

      “那名外门弟子,叫天萝。”黄岐冷笑一声,掷地有声。

      什么?黄仁死了?她只是狂揍了他一顿,可没把他揍死啊!!
      但现在他死不死不重要,对方冲着她来的,天萝本来就狂跳的心跳得就更快了,她这会儿就已经在昏死过去的陆栖之咯吱窝下面了。

      她使劲使劲使劲掐陆栖之腰间的软肉。

      要死了!我们共同的敌人来了,反派、山顶洞人、陆栖之、栖栖、之之、大佬你快醒醒啊!我怕我一个人挡不住啊!!!你再不醒我可不保你的命!我说真的啊!我很坏的!

      天萝紧张得不行,完全没有注意到手下的软肉忽然绷紧了一下。
      接着,一只带着凉意的手覆住了她乱动的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