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7章 能不能靠点谱 ...

  •   一般来说,被禁锢多年的反派一朝得到自由都要去找仇人报仇的。
      这很正常,如果是她,肯定也这么干——找/人/报/仇,趁机捞一笔。

      但是,离碧洗秘境重新开启还有两天时间,天萝想了想就问:“莫非你能感应到这碧洗秘境里有灵石矿什么的?我们现在是去挖矿吗?”

      每次她说话,陆栖之的表情就很无语。

      天萝知道他懒得和自己说太多,但是她想确定这一点:“所以,这碧洗秘境里有没有灵石矿?”

      陆栖之额头的青筋好像跳了一下,他忍了忍,才没将肩膀上的小人参丢掉。
      他面无表情地开口:“有。”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快点去挖矿吧!还有两天时间秘境就关了!”天萝兴奋地脸都红了。

      灵石矿哎!!!
      这就好比在现代发现一座金矿一样,那人真的是要暴富了啊!!!

      或者说买彩票一下子中了一个亿,这突如其来的财富,谁不想要!!!

      陆栖之发现自己的脾气比以前好了很多,他竟然没太多气,“这秘境,我想来就来。”

      “啊,你这样厉害的吗?但我们现在来都来了,肯定今天就去把矿挖了才好,你想想,下次你不一定有时间带我来了呀!”
      天萝对于大反派能随便来五十年一开的碧洗秘境惊讶了一秒就平静了,然后就摆事实讲道理地跟他说这些。

      来都来了,总要做点什么,这是他们家乡的一个道理。

      陆栖之拧眉,心道我要来这里何必带你?
      但是转瞬他就想到什么,脸上的暴躁一下子就要浮上来,很不耐烦地硬生生转了方向。

      天萝看着方向变化了一下,松了口气。
      然后她遥望四周,风景真好,她壮着胆子在陆栖之肩膀上调整了一下一个更舒服的姿势,她也不敢直接动作很大,只是稍稍微微地挪了一下屁股。

      反派没反应。
      天萝这才壮着胆子按着他的脑袋,又好好挪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毕竟,她也不是跨坐在反派脖子里,她就坐在反派一边肩膀上。

      虽然反派肩宽腰细的身材够好,但是,美少参的她身材也不差,刚才她屁股有一大半没坐稳。

      被按了脑袋的陆栖之:“……天萝。”

      “啊?”这是反派第一次叫她名字,天萝难免紧张了一下,“怎么了?”

      陆栖之听着头顶上方紧张害怕的声音,眉头又皱了一下,脸色很臭,非常臭,燥郁得快要爆炸。

      天萝发现刚才自己的手按着陆栖之的头顶,弄得他头发有一点点乱了,她立刻抬起小手,替他整理了一下。
      不得不说:“你头发真的好顺滑啊,我真羡慕。”

      陆栖之感觉到天萝的手像是没骨头一样,一下一下,像是猫爪子挠着一样,奇迹般的,他恍神间心情便平和下来。
      他的脾气真是比以前好太多了,忍到现在竟然还没弄死她。

      天萝察觉到陆栖之周身的煞气退去了,整个人呼出了一口气,刚才她真的被吓得不轻。
      还是看风景吧,不要再乱动触及反派底线了。

      已经做过一次试探和尝试了,短时间内就不好再做,不然真的会暴毙。

      天萝转头看向四周,陆栖之带他飞过了‘冬’板块,她低头往下一看,看到了南师姐他们,此时她不知道和男主在说些什么,天樾皱着眉头冷言冷语,南容温柔的脸看起来有些受伤。

      该死的木头直男又做了什么!

      天萝还想多看两眼的时候,发现陆栖之带着她飞远了,看不到南容和天樾了。

      他们已经在碧洗秘境的最边缘位置了,天萝皱了皱眉,根据原书里的描述……原书里没有描述过‘春夏秋冬’四个大板块的边缘外是什么。

      不过她很快也释然了,就像原书里也没有描述禁锢陆栖之的那个山洞一样。

      陆栖之带着她在一处黑漆漆的山上停下来,再将她从自己肩膀上揪下来。

      这座山黑漆漆的,没有一丁点灵草生长……到也不对,仔细看的话,地上覆盖了一层黑黑的苔藓,这苔藓散发着浓郁的灵气。

      “挖吧。”陆栖之言简意赅。

      天萝抬头看向他,见他一身飘逸白衣,双手环胸看着她。

      “?”
      正常人不是应该会帮助美女一起干活吗?

      好吧,天萝仔细想想,对方也不是正常人,是个反派,反派也不会帮人一起干活。

      如果让他帮忙一起挖的话,恐怕得付钱,倒也不是说她抠门,就是……先挖挖看这山下面是不是真的灵石,假如真的是灵石矿,那雇佣他帮自己挖矿好了。

      天萝在芥子囊里翻了翻,找到一把锄头,这锄头,是还没入紫虚剑宗时她在路上捡的。
      种花家人的种族天赋是种菜,会种菜就饿不死,种菜的绝世宝器那就是非锄头莫属了,到哪里的泥巴都能垦。

      天萝开挖了。
      一锄头下去,挖不动。

      锄头好像碰到了什么硬茬,她都怀疑锄头被卡在了石头里。
      天萝皱了一下眉,蹲下身,小心翼翼将黑色的苔藓扒开,这一扒,激动地她的刘海都飞起来一缕。

      感觉到自己的参苗因为太激动翘起来了,天萝赶紧抬手压了压,然后回头看陆栖之。

      陆栖之正站在那儿,似笑非笑地打量她——好像在看一个傻子。

      天萝思考了两秒,觉得自己用灵石雇佣他帮自己挖矿是非常愚蠢的,因为,这灵石矿本来就是他发现的,他本来就是拿这灵石矿来还钱的,换种角度——这灵石矿可以说是他的。

      假如他对金钱不在乎,那就她可以捡漏。

      总之,天萝从芥子囊里又拿出了一个陶罐,陶罐里,盛着满满当当的她的泡脚水。
      她瞅了一眼陆栖之袒开的胸口,那里隐隐约约的,还是有些青痕,反正这伤很难好的样子。

      “我用一罐灵酿,换你帮我挖矿,你看行不行?”天萝踌躇着开口,“当然了,你那一万上品灵石也就抵消了。”

      她还在想接下来怎么说这剩余的灵石是她的这样不要脸的话,就听到陆栖之开了口:“这灵石矿,是我发现的。”

      还以为反派视金钱如粪土呢!还不是也贪的!

      “如果我挖了矿,这矿就都是我的。”他又说道,看她的那一眼好像在说‘而你又干了什么活?’

      话不是这么说的,她的灵酿……对,她的灵酿。

      天萝忽然理直气壮了起来,“是这样的,我们捋一捋,你要喝我灵酿,得一杯一千上品灵石对不对?这样,这整座灵石矿都归我,下次你想喝的时候,我就给你,相当于你提前预付了钱,以后每喝一罐,我这儿就给你划一笔账,对你来说是不是超级省事?”

      她可真是个天才!

      陆栖之一双眼早已看透了本质,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说话。

      天萝被他像盯怪物的眼神盯着,刚开始还能强撑着,但时间久了,也有点撑不住,就在她要投降的时候,对面淡淡开口:“就按你的挖法,不知道要挖到什么时候。”

      “?”
      所以?

      陆栖之一把揪起天萝,重新将她扛到肩上,他浮空而上,在半空中,手微微抬起,再用力一拍。

      天萝就看到这一整座山的黑色苔藓都好像鸡蛋壳一样被剥掉又破碎了。

      然后,一整座散发出蓝色的晶莹剔透光泽的上品灵石就露了出来。

      “整块一起?”陆栖之问道。

      天萝:“敲碎也行!”

      她说着话,急吼吼就打开了自己的芥子囊,也不知道装得下不。

      陆栖之看了一眼她的下品芥子囊,皱了一下眉头,取了过来,在手里翻来覆去不知搞了什么,灵气一阵一阵地冒,然后再还给她。

      他最终还是将灵石矿弄成了几大块,装进了天萝的芥子囊里。

      天萝看着源源不断的灵石自己跑进她的芥子囊里,而她的芥子囊就像是一只张大了嘴永远不知饥饱的饕鬄。

      总算,一整座灵石矿都被天萝收进囊中。

      陆栖之偏头瞥了她一眼,看到她的脸在发光,竟然兴奋成这样。
      他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看得多了,竟是觉得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天萝收好芥子囊,如今的她可是背着一整座灵石矿的富婆!
      一整座!灵石矿!

      她殷勤地将泡脚水给反派递了过去,嘴巴老甜了:“您辛苦了,快喝我的灵酿解解渴,顺便疗疗伤!”

      陆栖之接了过来,接得十分心安理得,这确实是他该得的。

      天萝屏住呼吸,看着反派动作优雅地一口一口喝完了一整罐泡脚水。
      “味道还好吧?”

      “尚可。”
      依旧是这个回答。

      天萝看了一眼他胸口的那个伤,青痕好像淡了一点点,但真的就是一点点,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陆栖之又带着天萝起飞了。

      天萝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你把我送回我师姐他们那里吧,你是要去报仇吗?我想我不在场比较好,毕竟咱两的关系,我不方便去。”

      要死,谁要去看他报仇现场,这种事讲不定会牵扯到什么机密。
      参命本来就很难苟了,她一点儿也不想惹祸上身。

      陆栖之眉头狠狠一皱,偏头看天萝。

      根据天萝的理解,他满眼都写着‘老子陪你九麟盔甲也找了,矿也挖了,现在轮到我有事了你竟敢不跟我一起去?’的眼神。

      就很可怕。

      天萝试图解释试图劝告:“主要是我没啥用,你带我去就是个累赘,我空有一身灵力,但我不会打架,我其实刚化形半个月,进紫虚剑宗外门也没几天,就什么都不会。”
      她说完在后面又补了一句:“我就会做灵酿。”

      陆栖之:“不行,你必须跟我一起去。”

      天萝不懂反派的思维,她都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是个废物了,他怎么就非要她跟着一起去呢?
      难不成爱上她了?

      这不可能啊,看反派看自己时面无表情的脸,幽沉透黑的眼神,那就知道,反派没有心,反派不懂感情。

      连苦恼都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苦恼。
      天萝惆怅,提出最后一个要求:“那完事后,你把我送回紫虚剑宗好不好?”

      陆栖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这反派也挺会做事留有一线这个要点。

      天萝忧伤地坐在反派肩膀上,打开芥子囊看了一眼里面满满当当的灵石矿,再看一眼,再看一眼,好吧,这很好地治愈了她现在的心情,去就去吧,正好她也没怎么看过外面的世界。

      对了,还有一点!
      “对啦,咱俩也算是战友了,你会保护我吧?”天萝的声音有点轻,其实人家也没义务,她想好了,遇到危险她就溜。

      陆栖之还是没说话,他们到了一处地方停下,天萝看了看,这好像是‘春夏秋冬’的中心点。
      她看着陆栖之的手指在空中拨弄了一下,就好像在拨弄琴弦,也有点像在拨弄湖水,反正就这么一拨弄,前方就出现了一个结界出口。 

      反派如此牛逼轰轰,表情恶狠狠的,周身的黑气和煞气都要在此时此刻燃爆了。

      通过这个结界出口,或者说,这不是碧洗秘境的出口,更像是去往其他地方的一个入口。

      天萝往里看,看到了一座极为宏伟的大殿,金碧辉煌,是在一座山上,那半山腰处环绕着这么一座仙宫,配上缭绕的云雾霞光,青山绿水,仙鹤环舞,就非常非常仙气。

      和电视剧里演的那种著名修仙门派,或者是隐世修仙世界,甚至是天宫差不太多了。

      反派的仇家是正经修仙门派,这不是什么特别的设定。
      十本里有十本都是这样的,看反派这周身环绕的魔气,怎么也是和仙气成为对家的。

      反正这修仙门派不是紫虚剑宗就好了,她还挺喜欢紫虚剑宗的,将来想在紫虚剑宗做一根勤奋好学的人参。

      天萝屏住呼吸,是有点紧张的,一会儿应该是刀光剑影,尸横遍野,血腥恐怖,灭门惨案,就此发生——书里一般都这样写的。

      毕竟这反派被那么困住在一个小山洞里,用了那么多那么多的铁链,必定很强悍。
      一会儿就说自己是个被劫持的路人,这样也避免和对方成为仇家了。

      她真是一只机智的人参。

      结果,下一秒,反派的手刚穿过这结界,他整个人忽然僵硬住了,然后眼睛一闭,整个人带着天萝直直往下坠。

      天萝:!!!!!!能不能靠点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