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9章 最后的倔强 ...

  •   “好玩么?”陆栖之面无表情。

      在对上他那双此时黑漆漆的瞳孔的瞬间,天萝一时不知道自己会死在他手里还是郭蔺手里。

      她勉强笑了一下,有些蔫:“太好了,你醒了。”
      然后动手去扶他。

      陆栖之没说话,只是对于她此刻的表情有些疑惑,由着她扶着站直了身体。
      在山洞里时,也没见她露出过这样的神色。

      他拧了一下眉,环视了一下四周,此时已经离开碧洗秘境了,前方站了几个陌生人,其中有几个炼虚境。

      “怎么了?”陆栖之眼里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只偏头问道,声音中明显有些不解。

      天萝没办法回答他。

      而此时其他人包括郭蔺和黄岐的目光都被陆栖之吸引了过去——被他俊美耀眼的容颜,也被他探查不到深浅的修为。

      郭蔺皱眉疑惑了一下,紫虚剑宗这一代的天骄们,他都见过,但未曾见过这么一位。

      陆栖之没得到回答,眉头皱得更加厉害,有些暴躁,但他的性格和脾气让他不会再多问一句,只是脸色非常臭。

      “前辈,我师妹不过是一个还没筑基的外门弟子,怎么可能杀得了黄仁师弟?”
      前面,是南容不敢置信的声音。

      天萝心里感动,又不自禁想,果然是女主,有勇气面对看起来厉害的大佬。

      黄岐冷笑一声,也不多废话,只说道:“无胤子,这就是你紫虚剑宗的态度吗?天萝是你紫虚剑宗的弟子,杀了我一个后辈,本君要求不多,这弟子,本君要带走。”

      无胤子依旧笑呵呵的,看起来和个面人似的,“我爱徒说了呀,那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怎么杀得了人。”

      陆栖之在听到天萝两个字时,就将目光朝前看了一眼。

      就因为这事?
      他眉头拧得更加厉害了,杀个人而已,用得着那副表情,还如此掐他。

      陆栖之心情很差,表情已经阴郁森冷了下来。

      天萝没工夫搭理她,她在想一会儿紫虚剑宗会不会把她交出去,如果把她交出去,她该怎么办?反派会帮她吗?不帮她怎么办?

      惆怅,其实不论是紫虚剑宗还是反派,都没有理由帮她,她对他们来说,都还只是不熟的人。
      时间还是太短了,满打满算加上碧洗秘境内的时间,也就一个月,还没学到什么防身技能就还是遇到郭蔺了。

      “不到黄河不死心!”黄岐懒得再说废话,拿出一面镜子,手往里注入灵力,道:“这是我从黄仁神识内提取到的画面,你们自己看!”

      那面镜子名为留影镜,神识内的影像可以通过这面镜子展现。

      而此时,留影镜内出现了一副景象——黄昏暮色下,紫虚剑宗外山和内山的交界处,穿着里三层外三层又戴着熊头帽的小姑娘彪悍地拿着一把普普通通的剑狂揍黄仁,直接将他揍趴在地上,最后更是赤手空拳,把他揍成了猪头,最后一幕,是黄仁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画面到此结束。

      “铁证如山,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黄岐收回留影镜,面色威严冷酷。

      人群里,没人说话,很安静。

      郭蔺已经将视线放在扶着白衣男的少女身上,这里没有熊头帽胖球人参精,但这少女身上穿的裙子也与其他人不同,而且,她生得极为灵动娇美,似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

      他摩挲着自己的佛珠,一句话都没说。

      天萝头皮发麻,她知道自己开口的话,直接就会暴露自己就是天萝了,不然还能死撑一撑。
      可当下情况,又怎么死撑呀,她得解释,黄仁不是她杀的,她只是揍了他一顿而已。

      刚要开口时,耳旁传来一声嗤笑,是反派的声音。
      天萝抬头看他,听到他不可一世又无语至极地问她:“就这事?”

      就……这事?

      陆栖之:“你应该直接一剑扎进他心口,或者直接斩断他脖子。”

      天萝:他好像在教自己更利落的杀人手法。
      也不对,他更像是在向其他人解释,如果她真要杀黄仁,不必这么揍黄仁,直接用剑猛扎。

      “你是谁?”黄岐忍不住走近了一步,怒问道。

      陆栖之的耐心是有限的,对于其他人,他连那么点耐心都不想给。
      他抬起了手朝着黄岐招了一下。

      黄岐惊恐地发现自己竟然不由自主地往前走,朝着那个白衣男走去。

      天萝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朝着陆栖之更靠近了一些。
      不得不说,反派露的这一手让她开始思索把他留在身边在她变厉害之前一直当她保镖的可能。

      “你想……”

      ‘砰——!’

      毫无预兆的,陆栖之掏出了这个化神境巅峰修士黄岐的心捏爆,血溅了天萝一脸,场面异常、异常……

      所有人都愣住了,显然,谁都没想过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竟然有人敢没有原因地出手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
      紫虚剑宗的弟子们好些脸都吓白了。

      无胤子皱了一下眉,目光瞬间落在陆栖之身上打量。

      “呕——!”天萝实在没忍住,捂住嘴闭上了眼睛。
      手抖抖抖抖抖。

      书里描述过的场景到了眼前,实在是太刺激了,她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反派杀人都这么刺激嘛!!!

      陆栖之面无表情甩了甩手,说道:“这才叫杀人。”

      跟着黄岐和郭蔺来的都是天衍宗的人,虽说不是天衍宗天支脉下最位高权重的人,但来自天衍宗就令他们自觉高人一等了。
      陆栖之的行为彻底惹怒了他们。

      “你竟敢随意杀人!”人群里有人怒吼一声,拿出一把大刀就冲了过来。

      可郭蔺却眯了眼,盯着那面容极其年轻俊美的男人后退了一步。

      年轻、俊美、杀人一招、狠辣、无情,每一项都在指向一个人——檀骨魔祖。
      但他不敢肯定,因为如果是他,根本不可能跟在一个小姑娘身旁,更何况,那小姑娘极有可能是一只万年人参精。

      因为如果是檀骨魔祖,他被禁锢那么多年,他的力量被夺取大半,他一定会想要吃了这根万年人参来补身迅速恢复实力,然后来报仇的。

      如此想,此人是檀骨魔祖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没有人能抵得过万年人参精的诱惑。

      可若不是檀骨魔祖,修仙界何时又出了这么一个敢在这么多人面前随手杀人的人?!
      黄岐可是化神境巅峰修士,就算是一个炼虚境修士也不可能就这么一招打死他,而且令他毫无反手能力。

      ‘砰——!’
      又是一声心被掏出又被捏爆的声音,血浆蹦得到处都是,紫虚剑宗的弟子们齐齐后退了三步,生怕祸及池鱼。

      天萝悄悄从指缝往外看,看到那郭蔺竟是在往人群后面退,那双阴沉的眼睛盯着陆栖之打量,仿佛在思考他是谁。

      他在随时准备跑路。
      不能让他跑路!应该趁热打铁要他命,永绝后患!

      天萝的适应能力超强,这会儿已经不怕那些血浆了,虽然还白着一张脸,但她小声在陆栖之旁边说道:“那个人。”

      陆栖之听到她的声音,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下与郭蔺的目光对上。
      他眯了眯眼,问道:“他是谁?”

      天萝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阵营就有人回答了:“郭道君是天衍宗星罗门门主,你是何人,竟敢在吾等面前肆意杀人!”

      “天衍宗?!”
      陆栖之听到这三个字,脸色大变,周围狂风骤起,杀意肆虐而起,他阴沉着脸,俊美的面孔看起来犹如能吃人。

      郭蔺心里危机感顿生,顾不上那只万年人参精,也顾不上炼虚境的颜面,转身竟是遁逃而去,速度快得惊人,如风如影,令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天衍宗的人愣了一下后,反应很快也跟着就跑。

      而在郭蔺动的瞬间,陆栖之也动了,他瞬息消失,他的怒火就像是烧遍了燎原,即将吞噬一切。

      “噗——!”
      天萝已经反映很快地捂住了嘴,但她控制不住。

      在陆栖之动的一瞬间,天萝心口一疼,好疼好疼,疼得好像有人把她的心掏了出来一样。

      “小师妹!”
      离得最近的苏眠堂一下扶住了天萝。

      南容和皱着眉的无胤子齐齐回头。

      空气里的血腥味里似乎混杂着一股香气。

      天萝疼得快要死过去,她脸色煞白煞白,窝在苏眠堂怀里蜷缩着上半身,却咬着牙死死不肯晕过去。
      她颤抖着手,倔强地从芥子囊里拿出了一把看起来还算是新鲜的香菜,全部塞进嘴里,一下,一下咀嚼着。

      咀嚼着咀嚼着,她松了口气,安心地昏厥了过去。

      是这样的,天萝最后昏迷前脑子里想着,刚才她那么做纯粹就好像临死前要把手机格式化防止里面不可描述的东西被其他人发现一样。

      她的人参血,她就很怕别人知道,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其他人匪夷所思地看着她这一举动:????

      陆栖之追出去一段距离,胸口的洞再次出现,他忽然想起天萝,皱了下眉,阴沉着脸看着前方的人,却是立刻回头折返回去。

      回到人群里,陆栖之看到天萝嘴里塞了一把草,脸色惨白地躺在别人怀里,看起来活像个临死前还要吃一把草爽一把的脑子不正常的离谱的傻缺。

      他脸色极其不好看地上前,从对方手里将人抱了过来,然后问:“房间在哪里?”

      就算是稳重的天樾此时都没有反应,刚刚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阁下请随我来。”
      开口的人是无胤子,他绕过了地上那两具尸体,对着陆栖之忽然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在前面带路。

      陆栖之抱着天萝跟在后面,很快消失在众人面前。

      留下的紫虚剑宗的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茫然又无措,无措又害怕,毕竟,地上还有两具尸体,那两具尸体还是天衍宗看起来地位不低的长老的。

      人群里,有弟子问道:“天师兄,南师姐,现在我们怎么办?”

      天樾皱眉,南容沉默。

      苏眠堂举手发言:“先把这两……埋了?”

      于是,第十一峰下,紫虚剑宗的弟子们在苏眠堂和天樾带领下,干起了挖坑埋尸的活。

      *
      无胤子直接带路将他们带到了第十峰——没办法,紫虚剑宗没什么多余的房子,剑修嘛,养剑太穷了。

      陆栖之看着面前简陋的竹屋,眉头又拧了一下,但没说什么,抱着天萝进去。

      无胤子直接将他们迎去了自己住的那间,如果不是狗蛋的屋子太过脏乱不堪无法见人,他也不必让出自己的房间了,回头得让狗蛋打地铺去。

      还在挖坑埋尸的苏眠堂忽然打了个喷嚏,他挠了挠头,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发生。
      但是,不管是什么事,都比不上有两个天衍宗的修士被捏爆心脏死在紫虚剑宗这么大了。

      “出去。”
      陆栖之的声音暴躁又充满戾气。

      无胤子二话不说赶紧出去,生怕出去得晚了就会被爆心。

      陆栖之将天萝平放在竹板床上,然后坐在床沿口,苍白的脸有些发青,显然是被气得,而且这气还发不出去。
      一部分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另一部分……就现在躺在床上。

      陆栖之挥手抹去她身上的血迹,又抬手去撬天萝的嘴,然后发现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力道竟然掰不开她的嘴。
      她就这么死死咬着那一坨气味难闻至极的草。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啃下去这草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气味难闻又恶心的草?!

      陆栖之用力撬开天萝的嘴,才是把那一坨草给□□丢出窗外,她嘴里还残留了一些,但这问题不大,等他把她的嘴重新合上,那股味道,影响不了他。

      但是等她醒来后,他必须严肃警告她,在他身边时不能吃这令人难以忍受的草。

      陆栖之的视线下垂,没什么表情地去拉天萝的衣襟。

      曾经狗腿谄媚他但成为天萝的宝物的九麟盔甲倔强守住了女主人最后的一丝清白。

      陆栖之连句话都没说,只是在掌心泄了点灵力。

      瞬间九麟盔甲缴械投降,如果它有眼睛,那它现在一定努力捂住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陆栖之毫无障碍地拉开了天萝的衣襟——各种意义上的无障碍,不管是心理还是身体。

      他的眼里没有半点旖旎的颜色,他只清楚地看到天萝的心口位置也出现了一团青斑,就像是有人重重地往她心口打了一拳,而且,这青色里已经有斑驳的裂纹了。

      刚才他只要再瞬移远一点距离,她这里会立刻爆破出一个洞。

      到时,就算她是一只万年人参精,也会当场暴毙。
      她与自己的体质截然不同。

      那群老东西当年可真舍得下本,为了防止有人将他放出来,这种恶毒的咒誓都下了。

      陆栖之的瞳孔已经控制不住黑色的伪装,耀眼的金色若隐若现。
      他抬手按在天萝心口那团青斑位置,将自身独特的灵力灌入进去,源源不断。

      天萝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回到了现代。

      那天,她刚排了半小时的队,终于买到了学校小吃街里最出名的那家鸡蛋灌饼,她加了两个蛋,加了一份里脊肉,一份黄瓜丝,一根火腿,一片嫩嫩的生菜叶,又放了很多酱。
      这家的酱就是经典,老板往里加料的时候好像就加在了她心口上,她能想象,一口咬下去,嘴里爆开的滋味。

      但是她刚吃两口,就被室友告知自己的高数考试补考都没有过,明年要重修。

      即便是在梦里,她受到的惊吓都实在是太大了,导致她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睁开眼,她就对上了一张面无表情满脸写满了‘我很生气我马上要毁天灭地你别惹我’的表情。

      这都不重要,她感觉自己胸口凉凉的,好像贴了一块千年寒冰。
      她忍不住视线下垂了一下,看到了一只不知廉耻的大手。

      天萝面无表情也写满了‘我很生气我马上要毁天灭地你别惹我’的表情:“可以把你的手挪开吗,山顶洞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