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16章 就很烦恼 ...

  •   大家知道,拍马屁拍到激动的时候,有时候就情不自禁地话多了起来,而且停不下来。
      天萝的甜蜜话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冒:“在我心里,檀骨魔祖算什么!他一个不守男德的人,跟您比起来,不值一提,您比他更美貌,更厉害,更品德高尚,更大更壮更强!”

      但她说得这么发自肺腑,反派的笑声却戛然而止了。
      马车厢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反派真的好难哄啊。

      怎么了啊,是她的这个马屁拍得还不够响亮吗?
      天萝眉头一皱,偷偷看还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反派,正好对上他那双阴恻恻的眼睛。

      她立刻又真诚地补了一句:“在我心里天上地下没有人能比您更好看更厉害了!”

      即便他唇红齿白漂亮得好像一个白雪王子,但天萝看着忽然之间又这么阴森的他多少就有点心慌慌。
      人在心慌的时候,难免就会开始自我反思刚才究竟哪一步出现了问题。

      反派让她读话本,她读了,还读得特别富有感情以及慷慨激昂。
      反派问她自己和檀骨魔祖比怎么样,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檀骨魔祖和他比起来不算啥。
      反派接着问如果她见到檀骨魔祖会怎么样,她说要趁其不备断其晋江。

      然后他就从满面晴天,到阴郁爆雷天了。

      她断檀骨魔祖的晋江又和他陆栖之有什么关系,用得着如此共情吗?
      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的吗?

      除非他就是檀骨魔祖。

      想到这,天萝鼓起勇气,死也要死得明白:“请问天上地下第一厉害兼第一美男的您是檀骨魔祖吗?”

      陆栖之的身体从天萝身上移开,冷哼了一声,道:“我是陆栖之。”

      所以天萝困惑了,陆栖之是不是檀骨魔祖?书里面没有写过檀骨魔祖的正常人名叫什么。
      她小心翼翼地换了个问题:“那您和檀骨魔祖有什么亲戚关系吗?”

      陆栖之瞥了她一眼,高贵冷艳的红唇轻启:“没有。”

      松了口气,所以还是男人与男人的共情吧,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受得了晋江被掰断的痛楚,了解了解。

      陆栖之忽然没了心情,也不再缠着天萝要听话本,还将另一本话本也丢给天萝。

      天萝偷偷将两本话本都收进了芥子囊里,打算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好好品读。

      “这几天把这两本话本背熟,我想听的时候,你就背给我听。”陆栖之不开心就要折腾天萝。

      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人话吗?!!!!!!
      你这个该死的山顶洞人!!!

      陆栖之感受到天萝在心里骂他,偏头盯她。

      天萝:“……好的哦,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她决定出去透透气,在马车里待着迟早要被这山顶洞人气死。
      天萝掀开马车帘子,一抬头就对上了全程听他们两个对话的三人。

      南容的脸很红,对上天萝的目光欲言又止地将她拉着在旁边坐下挤挤。

      天樾保持高冷镇定的模样擦拭手中抱剑,那模样,英俊无比。

      局部下雪的苏眠堂心虚,但脸上正经无比,“师妹,我这还有八本话本,给你打个折,五百灵石,全给你了怎么样?”

      “苏师兄!”南容忍不住出声,“师妹还这么小,你怎么能如此带坏她!”

      天萝乖巧地窝在南容怀里,点点头,对南容告状:“师姐,那两本话本苏师兄收了我两百灵石!”
      她委委屈屈的,一副要哭了的模样。  

      南容闭了闭眼,“苏师兄,还不快把灵石还给师妹!”

      苏眠堂头顶上方的雪下得更大了,几乎让他变成一个雪人,他坚决不肯还钱。

      接着天萝看到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幕——原书里温婉擅脑补的端庄剑修大师姐把苏眠堂揍了一顿,从他芥子囊里抢了五百灵石。

      对,是五百灵石,不是两百灵石。

      南容霸气十足地将那五百灵石递到天萝手里,风淡云轻地说道:“师妹拿着买肉吃。”

      被揍得满头包的苏眠堂两眼含泪,融化了脸上的积雪,一张脸结成了冰,冰下,他的嘴翕动了两下,好像在说什么。

      “谢谢师姐。”天萝一脸呆滞,“师姐,苏师兄好像说了什么。”

      南容哦了一声,秒翻译:“他说‘亏得我还辛苦给你联系医修,师妹我看错你了呜呜呜呜!’”
      她惟妙惟肖地模仿出了苏眠堂的声音,从音色,到语气,再到最后的呜呜呜,都很有苏师兄的特色。

      天萝现在怀疑这本书就是崩的,她默默转头看向天樾,这一下发现他依然在擦自己的大宝剑,神色丝毫没有受到刚才那一幕影响——很显然,那没有什么寻常的,他早已习惯。

      天萝:……

      初次见面的初印象,到了这里,她已经不信了,毕竟最平平无奇的苏师兄还是个会局部地区下雨的挖地道天才。
      真实的书中世界就是这么地多姿多彩,不像是扁平的书面文字。

      每个人物都是鲜活的。

      想明白这一切,天萝拿出了传信玉简,在碧水仙坛上发了一个帖子——【三分钟,我需要知道陆栖之的一切资料,赏金一万灵石。】

      舍不得孩子,套不的狼,她需要了解反派所有信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既然不是檀骨魔祖,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前方,夜色下的小镇沉寂无比,没有一丝人声。

      马车轮子碾过青石板路发出的声音响彻在两旁,显得异常清脆。

      镇子里的驿站还算得上灯火通明。

      一进这个小镇,马车里的陆栖之忽然抬起眼,眯起了眼睛,神色明显暴躁了几分。 

      一万灵石的悬赏是非常诱人的,天萝的帖子回复一下子爆炸了。
      她一一往下看——

      【陆栖之这个名字,我曾经听说过,好像是我大舅他表婶的婆姨的孙女的侄子,是个锤修!】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青音城的不可描述楼里的头牌就叫这个!】

      【这名字一看就不简单,我掐指一算,我表姑家那个为爱做替身的女婿就叫这个!】

      才看了三条,天萝就明白这个修仙界穷鬼是有多少,都想着瞎猫碰到死耗子来碰碰运气。
      她往下刷新了很多,快速扫下去,然后,指尖忽然顿住。

      她看到了一条回复——

      【陆栖之啊,这个名字,让我想想,抱歉抱歉,我间歇性有失心症,记忆不太好,我得想想,啊,我想起来了,柳家那对双生子之一,其中一个就叫栖之,对,对对,就叫栖之,小的就叫这个,一个龙,一个凤,非梧不栖,非主不依,非主不依……但他不姓陆啊,他姓柳啊。】

      非梧不栖,非主不依。
      天萝看着这么高深的仿佛另有深意的话,当场就加了这位答主好友。

      但对方的头像在这瞬间忽然就暗了,天萝眉头一皱,打算私信一下,结果消息竟然发不出去。
      等到她退出私信,再一看自己那么热的帖子呢?!

      可恶!修仙界也有权限狗吗!

      “天萝。”
      身后,是反派低沉的声音。

      这是反派第二次连名带姓叫她。
      天萝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从传信玉简上挪开,回头看过去。

      反派单手撩开了马车帘子,露出一张苍白却俊美的脸,他说道:“你过来。”

      天萝愣了一下,心想反派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此时正好苏眠堂架着马车在驿站外面停下来。

      南容温柔平和的声音也在同时响起:“陆前辈,驿站到了。”

      反派却很坚持,他朝着天萝伸手,“你过来。”

      天萝看了一眼反派伸出来的手,虽然苍白得上面的青筋都仿佛看得清楚,但是修长而骨节分明,属于手控都想撸一撸的水平。

      不过就是握个手而已,这有什么可犹豫的,天萝立刻伸手放了上去。  

      反派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天萝立刻感觉到一股暖流自掌心里涌进体内,她整个人都舒服地软了下来。

      暖洋洋的,好像被阳光包裹着,周围都是盛开的鲜花,带着些甜味。

      啊啊啊啊!怎么回事啊!!!!这反派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他不讲道德!
      天萝瘫倒在陆栖之怀里,咬紧了牙关,坚决不屈服!

      反派脸上没什么表情,还低头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仿佛她此时软绵绵的样子是什么奇景一般。
      但他握着她手没有松开,更没有将倒在他怀里的自己丢出去,他抱着自己,就是那种面无表情的抱,抱块猪肉好歹也要更加高兴一点。

      天萝心里刚要升起来的羞涩瞬间没有了。
      她怎么能忘了呢,反派没有羞耻心,反派大概率晋江不行。

      此时马车在驿站停了下来,南容的声音从外面轻柔地传了过来:“师妹,陆前辈,到黄泉驿站了。”

      黄泉驿站……
      糟糕,怎么会是黄泉驿站!

      天萝整个参都僵住了,黄泉驿站是原书里男女主携手下山寻灵源时遇到的排在文中期的一个副本了。
      就是说,他们都才下山,怎么就遇到中期副本了,众所周知,副本都是一个比一个难的,随着主角的实力而递增。

      这怎么的,因为有了反派这个大佬,这副本难度还一下子拉到中期难度了吗!

      这个副本,是檀骨魔祖身体的一块骨头碎片魔化后被一只鬼妖引起的连锁反应。

      鬼妖是个百年女鬼,名为清娘,生前是个聪明的贤妻良母,与书生丈夫恩爱两不疑,结果丈夫高中之后,和大官女儿纠缠到一起,为了自己名声没休妻,却派了人毒杀了自己的妻子,制造了糟糠之妻得病死的意外,还回来给她风光大葬。

      然后女鬼就变成了厉鬼,而她被杀死的地方,有很小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白骨碎片。

      接着也老狗血了,女鬼的血滴落到白骨碎片,二者合一,她靠着檀骨魔祖的残存力量,变成了一只极其厉害的鬼妖,相当于修士元婴境界,当场杀掉了书生。

      这是一个鬼镇,进入鬼镇的入口就是黄泉驿站,恐怕花雕镇只是从前的名头。

      而且,这鬼妖和寻常小说里的鬼妖不一样。

      寻常小说里被辜负的女鬼:老娘杀遍天下男人,宁可错杀不可错过。
      这本书里的鬼妖:老娘要跟你们玩一个游戏,看看你们的心里都藏着什么狗东西,我看得满意了,就放过你们,我不满意了,就搞死你们,老娘做了鬼就要这么任性自由快乐。

      就是说,每个进入黄泉驿站的人,玩的‘游戏’是不一样的,因为每个人心底深处最深刻的东西不一样。

      原书里因为已经是中期的副本,男女主当时实力已经到达金丹巅峰,配上主角都越境杀敌的设定,所以,都没中招还杀了女鬼毁了白骨碎片,但当时跟着他们一起的女配中招了,两人因为救她还发生了揪心误会,俗称虐点。

      但现在——
      天萝被反派牵着下了马车,黄泉驿站的门已经开了,里面有个年轻的男子提着灯,温柔地招呼南师姐他们进去休整。

      师姐他们头顶上方好像有NPC等级一样,在天萝眼里,冰雕苏师兄:筑基,表面温婉南师姐:筑基,抱着剑一脸高冷天师兄:筑基,她自己:灵力满格啥也不会。

      明白了,是老鹰捉小鸡的游戏,鸡妈妈是反派,老鹰是女鬼,她争取不做最后一只小鸡。
      还好其他小鸡还不知道他们进入黄泉驿站附近五十米内时,就已经被迫加入游戏了,她占得先机。

      天萝看向带着自己下马车的鸡妈妈的表情都带了一点感动。
      鸡妈妈能纡尊降贵跟着他们一起一定是因为博大的爱吧!!!

      陆栖之:“?”

      但是天萝不想玩游戏,她凑过去:“您这么厉害能一招摆平吗?”

      反派的回答非常无情,无视他们之间的泡脚水交情:“不能。”

      天萝看了看反派黑沉沉的眼睛,莫名就觉得,这个不能,不是不能,而是不想。

      她想甩开反派的手快步追上南师姐他们跟他们说这里的情况,可反派却把她的手握得很紧。
      天萝回头,反派阴沉着脸没说话,却牵着她跟着入内。

      反派真的超级粘人!
      就很烦恼!

      天萝抬腿进入黄泉驿站,却发现早已不见三只小鸡的踪影。
      她跃跃欲试,想知道三只小鸡的游戏是什么!

      就是只看到到处张灯结彩挂满了灯笼,家家户户都热热闹闹的,还有小孩子在街上放着爆竹,一股浓郁的年味。
      鬼镇里还过年吗?

      有个十来岁的少年跑着笑着,冲着他们喊道:“小七,一会儿到我家来,我娘包的汤圆快煮好了,是你爱吃的芝麻馅儿的!”

      说完,他朝前跑了两步,又转回头来,补了一句:“对了,记得叫上你哥哥啊!”

      天萝立刻转头看反派。

      反派冷哼了一声,朝前走,走了一步又回头看她,表情暴躁又不耐烦地警告她:“一直握紧我的手,别松开。”

      天萝一点不怕他这恶狠狠的警告,还能沉思三秒,问道:“那我很怕鬼的,一会儿吓晕过去你会抱我吗?”

  • 作者有话要说:  77:闭嘴。
    天萝:来来来红包见者有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