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17章 反派秘密 ...

  •   反派的眼神真的很凶狠。
      可周围的万家灯火照得他的脸庞露出了平常没有的暖色,他漂亮俊美的脸看着竟是有几分娇艳。

      他也不说话,只冷嗤了一声,一副‘本反派到时候看着你被鬼吃’的表情。

      天萝也不在意,她自顾自地说道:“其实不劳烦你抱我,到时候我自己跳你背上,我自己来就行的。”

      陆栖之没再搭理她了。

      但天萝说的是真的,她真的怕鬼,她能面不改色看丧尸剧,但是鬼片不行,她害怕,那是一种精神压制。
      电视里人假扮的鬼她看一眼都要做三个月噩梦,别说是真的鬼了。

      天萝面上冷静,但握紧了反派的手,靠得近了一些,不用他说,今天怎么也要死死跟着反派。

      陆栖之朝着刚才还叭叭叭不停这会儿紧张的天萝看了一眼。

      “小七,小七,哥找了你好久,你怎么还在外面乱晃,娘在家等你很久了。”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虽然稚气却听着温润的声音。

      天萝明显感觉反派握着自己的手指骨僵硬了起来,她忍不住就回头去看。

      周围灯火明媚,身后的少年看起来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青色的细布袍子,披了一件灰色的狐皮裘,生得极为俊俏,像个漂亮小姑娘,虽然年纪尚小,但可以想象将来长大后的风姿——

      那是必须的,天萝仔细看了,觉得对方和反派长得极其相似,对方要不是反派本人,就是反派双胞胎。

      联系刚才碧水仙坛上那一则帖子回复,妥了,所以这是属于反派的‘游戏’。

      天萝偏头看陆栖之,见他眉眼间的黑气极浓,遮天蔽日的黑,她小声问道:“我们怎么办?”

      其实她不太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和反派在一处‘游戏幻境’里,按照书里的设定,每个人进去,都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游戏。

      比如,有些人怕鸡,可能就会面临一个鸡山鸡海让他捉鸡的游戏。
      也比如,有些人是结巴,吵架吵不过人家,可能就会面临一百张嘴和他对骂。
      还比如,有些人渴望感情,那么他很可能会坠入一个他想象里的美梦里,也可能会坠入一个冰冷的噩梦中。

      不过天萝也不纠结这些小问题,反正多半是和她和反派手牵着手的原因,让她能够进入他的游戏里,不和他分开。

      就是她很好奇苏师兄,南师姐,还有天师兄都遇到了什么游戏。

      “我请你看一出戏。”陆栖之冷笑了一声。

      他显然头脑很清晰,没有受半分游戏影响。

      就是天萝听到他这话就有种不安的感觉,还记得上一次,他说请她观赏时,她看到了神山大殿里一众修士被电成紫光棒的大场面。

      这一回又在鬼妖的游戏中,万一他请自己看群鬼乱舞怎么办?
      天萝非常难办地问道:“我可以拒绝吗?”

      “不可以。”

      那你还问!

      天萝被陆栖之牵着手,跟上了那个青衫少年。

      少年脚步轻快,看起来心情也是极好,时不时还要回头招呼一声,“小七快点啊!”

      但陆栖之的表情就是很暴躁的,一副‘老子看你们表演’的高贵神态。

      少年到了一栋青瓦红墙大宅,门是开着,他走了进去。

      站在这栋大宅外面时,天萝明显感觉到反派的心情更差了,面色阴沉沉的,仿佛能滴出墨来。
      天萝抬头去看宅子上那块匾,看到上面有个柳字。

      陆栖之继续带着她抬腿跨进了门槛,里面热热闹闹的,仆人们来回忙活着,见那少年回来便招呼着他进去,同时笑着跑到反派面前,道:“小公子快些进来,身上都沾了雪了,若是着凉怎么办?”

      天萝偷偷看反派,他的面色一直阴沉着。

      她心里开始好奇了,虽然对反派的事情好奇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跟着那少年一路穿过了堂屋,到了一座雅致的小院,推开小院,穿着浅紫长裙,裹着白色狐裘的美貌妇人站在屋门前,笑着朝他们招手。

      这一刻,天萝明显察觉到反派握着自己的手颤了一下,随即以极快的速度蜷缩起来,他的呼吸都在这一瞬急促了起来。

      她偏头去看反派,看到了他方才还是沉黑的眸子如今一下恢复成了金色。
      那金色里,染上了一缕血色。

      他们握着手,她能轻易地察觉到他此时的心情——不开心,不快乐,却很期待,很贪心。

      “娘!”那少年声音含着笑意喊道。

      妇人笑着摸了摸少年的头,朝着陆栖之看了过来,“小七又去哪里玩了,过来,让娘看看你。”
      她的笑容温柔极了,眉眼末梢都是爱意。

      陆栖之盯她的脸看了会儿,明明知道一切重来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
      自愿进入黄泉驿站,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

      哪怕他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一场心中的幻境,不知该称为噩梦还是美梦。

      天萝由着反派将自己拉着朝前走,她偏头看到反派金色的瞳孔里充斥着血色。
      那双眼,一眨都没有眨过。

      妇人抬手,替陆栖之拂了拂他身上压根没有的雪,然后一手牵着他的手,一手牵着少年的手往屋里走。

      天萝被迫跟着陆栖之一起往里进去,那妇人好像看不到她。

      “你爹很快就要回来了,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吃暖锅,娘今日还做了你最爱吃的糖蒸酥酪,隔壁你江姨还送来了汤圆,芝麻馅儿的,也是你爱吃的。”
      妇人拉着陆栖之在屋子里的圆桌旁坐下,她面容柔和,眼中含着期待与情意。

      桌子上已经摆放了一桌的吃食了,满满当当,热腾腾的,吹拂得人脸都变得模糊起来。

      陆栖之听到‘爹’这个字,眼中的血色更浓郁了几分。

      “小七,这一回你爹回来后,就不走了,他顺路还会带着你姨姨她们一道来,你和你哥哥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姨姨们,这一回,正好一起见。”妇人语调温柔,脸庞在烛火下满是慈爱的光泽。

      天萝一直陪着陆栖之坐着,听着妇人语调侬软地说着话,看着那少年浅笑盈盈地时不时搭腔几句。
      都是很琐碎的事情,诸如她给两个孩子做了新衣服,就是鞋子做小了得重新做,又比如她今日的酥酪里放了点桂花蜜,吃起来味道清香。

      陆栖之一直在看妇人,随着时间过去,他眼里的血色越来越浓。

      天萝注意到外面忽然喧闹起来,她忍不住回头看过去,看到了有人推开了院子。

      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刀上沾满了鲜血,滴答滴答,血往下一落,整个地面便被血浸透了,一直蔓延到屋子里。

      画面变了。

      暖锅打翻在地,热气腾腾的食物铺撒满地,一个个软糯的汤圆裹上了鲜血。
      妇人站在中间,她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贯穿她胸口的那把剑,看着胸口被挖出来的那个洞,她的血不断从嘴里吐出来。

      剑被□□时,她竭力拉着反派——小七到身后。
      她的掌心出现紫色雷光,如一张繁密的网,一下将人击退。

      她踉跄着站起来,拉过小七往外跑,她的速度很快,快得几乎让人追不上,可她的嘴里也在不停吐血。

      陆栖之带着天萝,一路追了上去。

      天萝回头,她在想,为什么妇人只拉着反派跑?

      妇人跑出了城,一路到了一处林子,然后将陆栖之……小七藏在了灌木后面。

      天萝看了看身侧的反派,再看了看面前幻出来的穿着黄衫的少年。
      那小七生得极为漂亮,一身黄衫,搅了这带着血气的黑夜,鲜亮逼人,他明明与那青衣少年生得九成像,可却说不出哪里更漂亮,金色的瞳孔在夜色下如星星一样灿烂。

      天萝:反派小时候老可爱了!

      妇人的声音带着哭泣,可她竭力保持着冷静,交代小七:“小七,你记住娘说的话,以后再也别回柳家了,不要去找你爹,也……不要去找你哥哥,还有,你记得娘教你的修炼办法,每日勤修不缀,最后一条,小七,不要爱上任何人。”

      “娘,为什么?”小七的声音听起来惊恐无措,茫然害怕,他睁大了眼睛,眼泪挂在睫毛上。

      天萝:放心放心,反派格局很大,是不会爱上任何人的!

      妇人已经哭出声来,她的世界在这一刻支离破碎,她捂着脸,继续交代清楚,不因他的年纪而有任何隐瞒:“娘是魂族,你也是魂族,我们魂族,天生灵力超绝,长有魂骨,若爱上别人,便会生出魂珠,此魂珠蕴藏魂族所有力量,可代代相传,若修士吃下,便可孕育天生灵骨的孩子,落埋入地下,便成灵脉,娘有两颗,你爹,你爹挖了娘新生的魂珠,娘把这颗传给你,你记得,跑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天萝:众所周知,种族不同,谈恋爱没好结果,但她还是要骂一句,那狗男人也太贱了!这不是骗情骗珠子嘛!

      “娘,那哥哥呢?”

      妇人取出那颗紫色的魂珠,剔透如明珠,她将这魂珠嵌进了小七身体里,她的面色看起来苍白极了,血不断从七孔里流出来,她快不行了。
      她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点温柔,宽慰道:“你哥哥似你爹爹,不是魂族,小七,只有你,你和娘一样。”

      天萝:完了,知道的越多,惹上的事就越可怕,柳,双胞胎,小龙……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天衍宗那位老祖好像就姓柳。

      “娘……”

      “小七,快跑!”

      不远处的烛火很亮,妇人回头,看到有人御剑而来,她眉眼一凛,指尖凝出最后一点紫光,从怀里取出一张符,腾空画圈,拉着小七往里推。

      “娘——!” 

      天萝最后听到的,便是这声稚嫩惊恐的声音。
      她忍不住偏头看陆栖之。

      却见他金色的瞳孔血色浓浓,他抬手就撕碎了面前的画面,周围的一切消失了个干净,归于漆黑。

      天萝:所以为什么不早点这么干,这反派不会是故意让她看到秘密吧?
      不安好心!知道秘密的人都活不久!

      但她想起最后那一声惊恐稚嫩的喊声,又想起了反派一直明明清醒着,却到现在才破除女鬼的游戏幻境,她知道,他是想见他娘,哪怕这一切都是假的,是骗他沉沦的。

      “去找碎片。”反派脾气暴躁得快要杀人,低沉着嗓音说了很莫名的这句话。

      是檀骨魔祖的那个什么骨头碎片?
      那得在不破坏黄泉驿站的情况下准确找出鬼妖清娘所在的游戏副本才行,毕竟,不是每个副本清娘都来得及来观看,她会派遣手下鬼来与人玩游戏。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天萝觉得自己得安抚一下对方,因为他再暴躁下去可能要把她的手捏碎。

      正当天萝要开口,陆栖之忽然问她观后感,语气阴森:“这出戏好看么?”

      天萝很认真:“所以人真的不能谈恋爱。”

      陆栖之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你说得对。”

      旁边在黑暗里已经摆出了可怖狰狞表情动作,骨头上也没几两烂肉尝试了几个角度出招的恶鬼被彻底无视了,他不敢置信地尖叫:“????你们两个,当我是透明的吗?”

      天萝刚想转头去看,陆栖之就捂住她的眼睛,抱住她后退一步。

      然后他才抬手捏碎了尸鬼头颅。
      杀完鬼,陆栖之偏头看天萝,威胁她:“你还敢晕我就把你再摇醒。”

  • 作者有话要说:  天萝:我不是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