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15章 断裂当场 ...

  •   反派眉头一皱,盯着手里的话本,没吭声。

      天萝眨了眨眼,一定是反派在山洞里被关很久了,没见过这种新奇的玩意,便说道:“我苏师兄说了,这两本话本是孤本,你别看封皮上的字好像不怎么样,但那是如今修仙界有名的长老写的,都绝版了!这两本花了我两百灵石呢!”

      反派:“哦,那你给我念念。”

      天萝愣了一下,“你不识字?”

      陆栖之抬头看她,伪装过的瞳孔又黑又沉,他点头,沉吟道:“小时家中苦,没读过书。”

      原来是个文盲啊!
      没文化,真可怜,都不能读话本来感受别人多姿多彩的人生。

      因为早上的事,天萝心里对他总是有些愧疚的心理,就很微妙,她也不懂为什么。
      或许是反派浑身上下当时透露出的失落的味道太浓。

      天萝心想,修仙界女修们应当都是很矜持的,谈的都是风花雪月,写的话本应该也是那种文绉绉的诗情画意或者特别心酸苦楚吐露爱意那种。
      好吧,读个话本也没什么,就当是哄哄情绪低落的反派了。

      但就当天萝要翻开话本的时候,前边轰轰乱乱的忽然发生了什么事。

      她抬头看过去,看到原先带着师弟师妹练剑的南容和天樾已经停了下来,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还带着几个有点面熟,当时在碧洗秘境外面见过的长老。

      长老们的神情看起来还有点严肃。

      就算是这么内卷的剑修,这会儿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停下了练剑。

      反派却在她身边催促:“怎么不读?”

      天萝:?你是没有眼力见吗!!!现在是读话本的时候吗?

      她转头,看到反派眉头紧锁的盯着她,那模样活像自己不给他读话本他就要弄死她一样。
      不就是话本吗,那是解闷,又不是什么武功秘籍……

      “等会儿,等就我们两个时,我再给你朗读,这会儿你看,多不方便呀。”天萝环顾四周,小脸一皱,做出‘你懂的’表情。

      陆栖之环视四周,一张脸依旧阴沉沉,却点了头:“可。”
      他伸手将天萝手里那本话本也拿了过去,手腕一翻就那话本就藏了起来。

      天萝:……
      懂了,山顶洞人虽然不识字但却对这个大千世界的狗血爱情充满了好奇,毕竟山洞里真的挺无聊的。

      此时无胤子一本正经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废话就不多说了,总之,我们紫虚剑宗准备响应修仙界号召,出门找灵源,找不找得到不要紧,咱们重在参与,关键就是人和剑都不能缺胳膊断腿。”

      天萝:?这么突然的吗,之前天衍宗的人上门来,师父还很硬的啊,是因为那则仙坛上的帖子吗?

      陆栖之忽然抬头,朝着无胤子的方向看了过去,他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幽邃的眼睛深了几许。
      他看了无胤子一会儿,移开了视线。

      “所以,从今天开始,四人一组大家分散了去各处寻找灵源灵脉,张三,李四,王大柱,李翠花,你们往南荒漠方向一路往南,皇甫铁牛,欧阳良辰,叶傲天,苏玛丽,你们四个一路往西去西海岸方向……”

      天萝:咱们紫虚剑宗人才可真是人才济济呀!

      “……最后一组,南容,天樾,苏眠堂,天萝,一路往北行朝着北魔城方向,大家没有异议吧?”
      无胤子和蔼可亲的一口气全部分配完了。

      天萝看了一眼前面已经从局部下雨变成局部下雪的苏师兄,有点抗拒同行。

      底下的弟子们都:?????
      就,好突然啊。

      无胤子不打算解释太多,“好了,准备出发吧!没有我的传信,都不准回来。”

      天萝:啊这就出发了?

      她望向师父一本正经的脸,是因为她吧,那则关于万年人参的帖子。
      虽然她才练了两个时辰的剑,堪堪把紫虚剑法学了三式,可心里却像是被什么填满了,暖暖的——她想起师父说过的话,紫虚剑宗护短。

      好感动,以后必须给师父好好养老!

      “还有一点,出门在外,别穿紫虚剑宗的弟子服,千万别说自己是紫虚剑宗的弟子,遇到有人问,就说自己是天衍宗的!知道了吗?有空就多赚钱,紫虚剑宗建设靠大家!”
      无胤子最后又十分严厉地嘱咐了一番。

      天萝:师父看起来好正经,说的话又这么不正经。

      不出一盏茶的时间,整个紫虚剑宗都空了,大家都没来得及和师父去道别,就连外门弟子都成群结队四散到凡界各处去做做打手替人算算命去了。

      无胤子看着彻底空了的紫虚剑宗,又看了一眼传信玉简上碧水仙坛里发酵得越来越多的帖子,松了口气。
      护山大阵昨晚上被人闯了进来,能无视他布下的大阵,有如此能力的,除了某些天地灵气蕴养而成的精怪,就只有只差渡劫飞升的虚妄老祖。

      其他几个峰的长老收拾好他们宝贵的财产后,都赶往第十峰。

      无胤子头也不回地御剑起飞,道:“走吧,去找个有酒有肉的地方打麻将去。”
      第九峰长老跟在后面叨叨:“说好了你不能赖钱!你还欠我二十个下品灵石没还!”
      第八峰长老跟着就冷嗤了一声:“无胤子无胤子,无银子,哪里来的钱可以赖,我不跟他玩!我爱跟老钱玩。”
      第一峰的钱长老高冷回复:“不玩。”
      ……

      又过一个时辰后,紫虚剑宗外来了人,但护山大阵包含紫虚剑宗剑阵,由无胤子为主,十峰长□□、同打造,十分坚固,哪怕是大乘境修士都要费一番功夫才可破。

      但修仙界到达大乘境的修士屈指可数,炼虚境又破不了,一群人在外面无可奈何。

      直到五个时辰后,紫虚剑宗外的修士合力,终于将紫虚剑宗的护山大阵破开。

      可当他们冲进山内,却发现整个剑宗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迷茫了,人呢?那一群什么都不管只内卷练剑的狗剑修呢?

      藏在人群内的郭蔺眉头皱紧了,望着空无一人的紫虚剑宗,心里直把无胤子那老东西骂了八百遍。
      老东西,跑起来比谁都快!万年人参精被他藏去哪里了?

      等消息传回天衍宗神山大殿时,本就因为自己血脉遭受重创,正在救这几个没用的东西而面色难看的虚妄老祖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但这些事情,天萝都不知道,毕竟事情发生得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她现在和大家刚坐上一辆破烂马车,往凡界一座名为花雕镇的小镇前行。

      天黑了,路都不太好走,但好在马上就要到了。

      他们此行四个人,加上一个非要跟来的反派,一共五个人,已经进入凡界地段,当然,局部地区下雪的苏眠堂穿着斗笠坐在马车外驾车。

      一路往北去北魔城,就要路过凡界,而凡界是没有灵气的,一丝一毫都没有,若要御剑飞行则要消耗灵石,大家都是剑修,当然是不会把灵石花在这种小事上,毕竟师父说了,找不找得到灵源不要紧,重在参与。

      当然当然,天萝是问过反派大佬能不能带他们一起飞,但当时反派给了她一个眼神,她从那个眼神里体会到了‘你想死吗?’四个大字。

      甚至反派想带着她直接去北魔城,但她用泡脚水收买了他,并抵消了他欠自己的八千灵石,换来了他与他们一路同行。
      反派真的很爱喝她的泡脚水……不对,是灵酿灵酿!

      “师妹是不是很困倦,连续飞了将近六个时辰,的确是难为你了,靠着师姐睡会儿吧。”
      南容挽着天萝的胳膊,目光疼爱又亲切。

      天萝:“其实也不是很累。”
      她一路就坐在反派肩膀看风景了,但谁连续看将近六个时辰将近十二个小时都会很无聊很想睡觉的。

      “读话本。”
      陆栖之忽然掏出话本丢给天萝,言简意赅。

      南容转头看向他,本想说如今天色也已深,师妹还未筑基,应该早些休息,但触及到这位陆前辈可怕的目光,她在心里默默给师妹加油。

      大晚上还要奴役她。
      天萝刚想表示反抗,就看到反派横过来的那一眼,那眼神里充满了赤果果的威胁。

      不管是哪一方面的威胁,反正她还想活着吃忘不了酒楼的红烧大蹄髈。

      不就是读个话本吗,就满足一下文盲反派的好奇心好了。
      天萝打开了手里那本刚才反派丢过来的话本,嗯是那本《檀骨魔祖与我纠缠一百夜不得不说的故事》。

      为了朗读时能激情澎湃,能顺畅无比,她先扫了一眼开头几行。
      然后整个参就僵住了。

      这踏马是小凰文啊!!!!
      这是哪个宗的女长老?天衍宗?你告诉我这是天衍宗?这是合欢宗派过去的卧底吧!!!!

      小凰文她是很爱看的,但是当众读出来她真的不行的!!!
      而且这还是第一人称!懂吗?第一人称!!!!

      天萝内心激动,表情只是微微变,嘴角还保持着微笑,她最后挣扎地朝着反派看了过去。

      只是她还没开口,反派就冷笑了一声。

      天萝面无表情地开始朗读了起来:“雨夜,我孤身一人闯入檀骨魔祖的魔窟,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不料,刚进去,看到那檀骨魔祖就在倚靠在前方的石墩旁,他容貌俊美,衣衫透明,浑身的肌肤透出绯红,不错,他见到我的那一瞬,已是克制不住体内欲//火,我看到了他不似人族的不可思议的…”

      她顿了顿,用非常平稳寻常的语气读道:“晋江,他的晋江令衣衫弄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形状,我面红耳赤对上他三分邪魅三分狠毒四分勾引的笑容,该死!我忘了他本身就是一剂用了七天七夜下不了床药,我嘴里说着不可以,可我的身体却被他勾引着,他朝我扑了过来,他的晋江撞……”

      “师妹!”南容两只手握着剑,一张婉丽的脸已经涨红一片,“我出去看看到没到花雕镇。” 

      师姐落荒而逃的身影是多么令她羡慕。

      天萝默默看向修无情剑的天樾师兄,却见高冷的他默默地朝自己看来一眼,他的耳朵尖都红透了,可他在先走一步的南容面前起码挽住了一点尊严,他高冷说道:“我出去看看苏师弟还有没有在下雪 。”

      人都走完了,天萝看向反派。

      反派闭着眼,慵懒地靠在窗沿口,他毫不受影响,他很不知羞耻,他非常有吃瓜欲,他冷冰冰地说道:“继续。”

      天萝沉思两秒,说道:“这样吧,我教你识字。”

      反派睁开眼,威胁:“读。”

      天萝重新朗读的声音是多么慷慨激昂:“得我一江春水向东流,我咬着唇,不敢出声,我心里竟是爱上了这种不可描述的感觉,可我的心是绝对不会被征服的!”

      她翻开第二页,缓缓合上了话本,第二页不是她能朗诵的内容。
      这一刻,天萝已经生死看淡。

      去踏马的文盲!

      反派却笑了起来,他盯着天萝看淡生死的表情,笑得身体微微颤了颤,然后撑着下巴,问她:“你觉得檀骨魔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天萝中肯评价:“一个各方面能力都非常突出的美男子。”

      陆栖之听了这话,笑容更大了一些,他凑近了一些,又问:“比起我呢?”

      天萝给了他一个‘瞧你这话说的在我心里当然你最厉害啦’的表情:“他哪里比得上您!”

      陆栖之靠在天萝肩膀上哈哈大笑,好像很开心。

      反派的心情真是莫名其妙的。

      陆栖之总是暴躁的脸上此时都是漂亮的笑,他接着问:“如果你见到檀骨魔祖,你会做什么?”

      天萝稍加思索,为了迎合反派,她答得中气十足,并拍足马屁——
      “美人计,迷惑他的神智,玩弄他的身体,趁其不备,攻其下路!让他的晋江无处可走,断裂当场,为广大妇女群众报仇!再向大家隆重推出新的修仙界第一美男——您。”

  • 作者有话要说:  77心情急转而下。
    天萝:救命,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我老公就是檀骨魔祖!
    今天发红包能改变我的命运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