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14章 锁魂环 ...

  •   天萝其实不想和反派一起去苏师兄的秘密基地。
      她试图和反……和陆栖之讲道理。

      “我和我师兄联系一下师兄妹感情,顺便提前了解紫虚剑宗,您老人家真的不必跟着一起去的!不劳烦您的!您都辛苦一天了,肩膀老酸了吧,快早些睡觉养精蓄锐吧!”
      天萝苦口婆心。

      陆栖之漂亮的红唇轻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你确定不要我和你一起去?”

      天哪!!!夭寿了!!!你这反派是踏马赖上我了是吧?你就说你是不是赤/果果的威胁!!!怎么的你是不想喝泡脚水了嘛!!!那敢情是不是我洗澡上厕所都要跟着一起!
      虽然我现在也不需要上厕所!!!!

      天萝内心咆哮!!!
      但她脸上却镇定自若,甜美可爱,眼含热泪:“我想,有你陪着的话,我们一定会更加安全的,感谢您的无私奉献,占用了您宝贵的睡眠时间我很抱歉!”

      陆栖之点了点头:“嗯。”

      你就嗯!!!!你还嗯!!!!你是听不懂人话里的潜在意思嘛!!!

      天萝微笑脸:“好的哦!”

      一边的苏眠堂在听到天萝说三十里地道时也裂开了。

      他强装镇定,大大的眼睛里努力写满大大的问号:“啊?师妹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地道?”
      他的表情看起来真的非常迷茫。

      天萝抬手,满脸写着‘师兄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放下抵抗我已然掌握一切秘钥’的表情拍了拍苏眠堂的肩膀。
      她熟练招呼道:“师兄咱们快点走吧,早去早回,还能睡个好觉呀!”

      苏眠堂满脸写满抗拒:“师妹,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呀,什么地道,师兄真的不懂!”

      “上个月十五,元宵节那天,剑宗大食堂做饭的长老临时有事,找不到人只好给了你一千灵石下山买菜,师兄你买了五百斤猪肉,五百斤牛肉,五百斤青菜,结果等回来时,你制造了一起被抢劫事件,自己把脑袋往石头上磕,说自己回来路上被抢劫了,肉都没了只剩下青菜。”

      天萝回忆着书里剧情,头一回发现自己记忆那么好,一定是苏眠堂太过离谱!
      她一脸痛惜道:“然后你把肉扛去了地道里,以一万零三千的高利贷卖给了地道里的小可爱,却让整个紫虚剑宗吃了半个月的青菜汤,这事要是给……”

      苏眠堂抬手捂住了天萝的嘴,一脸惊恐地回头往竹屋那看了一眼。

      还好还好,师父没出来。

      苏眠堂已经放弃挣扎:“好吧。”

      他心情沉重地带着天萝和陆栖之去了自己的秘密基地,准备迎接师妹的拷问,没想到师妹来了这里看他搬开地道巨石后就挥挥手和他道别。 

      苏眠堂:“????”
      我准备好了然后让小的们喊我大王,结果真就早去早回?

      *
      真的就是早去早回,她就是确定一下具体位置,这样等到需要用到的时候才不慌不忙。

      天萝回到第十峰师父的那间屋子里,陆栖之也跟着进去。

      师父一个孤寡剑修,连床都是单人床,根本没多余的地可以两个人睡,如果两个人硬是要挤在一张床上,那就势必会非常暧昧,天萝看了一眼反派,他面色如常。

      她怎么能忘记,这是一个光着身体都没有半点羞耻心的反派。

      但天萝还是张了嘴,她用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道:“今晚上我们怎么睡?”

      陆栖之看了她一眼,又朝着床看了一眼,拧眉,“你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好吧,换个话题,天萝深呼吸一口气:“是这样的,今天你一共喝了八罐灵酿,一共欠我八千灵石,然后我现在没有库存的灵酿了,今晚上我得紧急酿制一点。”

      陆栖之在床边盘腿坐下,浓黑的长眉继续拧着:“嗯。”

      嗯什么嗯!!!我的意思是我要泡澡泡脚了!!!

      天萝内心咆哮,但脸上又露出那一副难为情的表情,脸红红:“还有就是,我要泡澡了,我们人参的身体要是被看见了就要嫁给对方的。”
      虽然她现在没有戴熊头帽,但浓密的头发落在颊边,小脸在烛火下看起来真是娇羞极了,“但我们两好像差着辈,老身今年一万岁,不合适,所以可不可以麻烦你出去一下下?”

      就连虚妄老祖年纪都没她大,这反派绝对不会比她大的。

      陆栖之:“……”
      他盯着天萝看,看起来又要发作了。

      天萝抬起头来,用更加娇羞的神色:“莫非你……我……啊这?”

      陆栖之一脸‘你有什么好看的’表情,飘了出去。

      安全!行动起来!

      天萝跑到师父房间的水缸旁,取了自己芥子囊里的木桶,以最快的速度洗了把脸,然后开始泡脚。
      她是万年人参,血气旺盛不怕冷,冷水也没事,主要是得把灵酿搞出来!

      二十分钟后,天萝开始往陶罐里灌泡脚水。
      整套流程下来干净利落,让人找不出一丝蛛丝马迹!

      陆栖之回来时,天萝已经躺在床上安心地睡着了。

      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她睡得很香,甚至打起了呼,声音不响,只是夜色安静,那轻轻的哼哼声便在耳畔回绕,犹如催眠。

      陆栖之又看了一会儿天萝,抬手去撩她的衣服。

      九麟盔甲完全放弃挣扎:大佬,您请您请。

      陆栖之看到天萝心口的斑驳青痕还有些痕迹,想了想今晚上喝的八罐灵酿,抬手又覆在了她胸口,继续上一次没做完的事。

      睡梦里的天萝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翻了个身把陆栖之的胳膊抱住,蹭了蹭。

      陆栖之眉头当时就皱了起来,抬手就去扯她胳膊。

      但睡梦里的天萝很倔强,非要抱着陆栖之的胳膊。

      陆栖之满脸都写满了不爽两个字,但在床边坐了会儿,也躺了下来,他金色的眼睛盯着天花板。
      躺下的感觉很陌生,上一回,已经是很多年前。

      上一回……
      陆栖之立刻想起了什么回忆,眉宇间的黑色戾气快要烧起来,他浑身紧绷着,体内的灵力在暴虐着宣泄出去。

      旁边却有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他下意识就想弄死她,可转脸仿佛能喷出火的眼睛看到天萝睡得安宁的模样,那股心中的气焰一点一点消了下去。

      他的身边,很久没有过另一个人了。

      陆栖之重新面无表情看着天花板,过了一会儿,积攒多年的困倦竟是一下如排山倒海一般袭来。
      陆栖之抵抗了一会儿,缓缓闭上了眼睛。

      自从那件事后,他就再也没有真的闭眼睡过觉,因为他不想做梦,不想梦到那一日那一时,梦到家中火海肆虐,梦到……

      如果天萝知道自己睡着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的话,昨晚上她坚决不会睡觉。

      现在的情况就是她两只手两只脚死死夹着反派的胳膊和腿。
      就这么说吧,她的膝盖再往上顶一顶,恐怕就要顶到反派的晋江了,这就很恐怖。

      天萝小心又小心地将手从陆栖之胳膊下面抽出来,抽一点点就看一眼他的脸,直到两只手都安全抽出来。
      她再小心翼翼将腿挪开,缓缓爬过他的身体,站到地上。

      然后天萝回头,不出所料,对上反派睁开的冷冷的金色瞳孔。

      人在很紧张和心虚的时候就必须找点话题,天萝低头余光正好瞥到反派光着的脚,看到了他漂亮的两只脚踝上的脚环,沉吟道:“是这样的,我在观察你这两只脚环。”

      陆栖之今日的心情看起来不错,眉宇间的戾气淡了许多。
      所以也有心情搭理她:“怎么?”

      没想到他会回话的天萝一僵,嘴巴不由自主开始说甜蜜话:“……我就觉得这两个东西特别碍眼,怎么样可以摘掉?到时候我帮你。”
      那天在山洞里,她一碰到这个脚环,掌心就好像被烧了一样的疼。

      陆栖之看着她,忽然笑了一下,低声问道:“你想帮我解开?”

      他好像心情还不错?金色的瞳孔看着比往日明亮?

      每当反派露出这样的表情的时候,就说明他的心情很好,天萝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忍不住就点了头。
      等点完头,她就有些后悔,这是她一只人参精能干的活吗?

      她好像一个被祸国殃民的妖妃蛊惑的君王!

      陆栖之:“这叫锁魂环。”

      天萝心头一紧,这竟然是锁魂环?!

      锁魂环,来源于妖魔界北魔城的一件上古魔器,能侵蚀人的肉身和神魂,就算是一个拥有天生仙骨的修士,只要被锁魂环扣上,就会日日经受肉身和神魂被折磨的痛楚。

      直到肉身和神魂都变成低等无智的魔物。

      怪不得就算是天地灵气蕴养而成的她都摸不上这玩意。

      书中分明写着锁魂环已经失踪几万年了,只曾在书中出现过的古物。
      但此时确实在反派脚踝上。

      “北魔城,万鬼狱,有一个人可以解开它,但他不会帮我解开的。”
      说到这,陆栖之似笑非笑地看着天萝,凑近了一些。

      天萝:“试都没试过怎么会知道他不会帮你呢?”

      正常人都知道这句话只是一句鼓励话,结果反派思索两秒,笑容更大了一些:“好,我们今天就去北魔城。”

      “等等!能不能让我学点剑术再陪您去好吗?”
      天萝抱住反派站起来的腰,小脸一垮,本参辛辛苦苦好不容易苟进紫虚剑宗,只想学点生存手艺!!!

      反派脾气不好,反派嘴角一拉,天萝心里一紧,却听到他疑惑说道:“他们有什么可教你的,我教你不就行了。”

      她其实还想在紫虚剑宗里过点悠闲日子的,看看男女主的感情大戏,偶尔凭借着剧情预知力推波助澜一波,再跟着师兄师姐们一起吃吃瓜。

      一点不想跟着反派过踩钢丝的生活,救命!

      陆栖之盯着天萝哭丧的脸,好心情忽然消失了干净,他阴郁着脸推开天萝,抬腿就往外走。

      天萝这一回好像感受到了反派藏在阴郁暴躁情绪下的失落。

      怎么回事,心里忽然好内疚。

      *
      紫虚剑宗大广场,已经乌泱泱都是剑修了。

      南容和天樾在最前面练剑,他们身为这一代最优秀的弟子做出了杰出表率,远远看去还赏心悦目。
      就是不知道他们感情线到哪一步了,可惜她在原书是个边缘角色,没太多机会凑上去助攻。

      天萝拿着剑排在最末尾。
      紫虚剑宗习的杀剑,招招杀伐果决,和外门学的那些皮毛无法比,可光是看剑招,那就不是一个难度的。

      一个招式回身的时候,她看到反派倚靠在不远处的树下背对着她,一身白袍衬得他身体清瘦无比,他不远不近站在她十米距离,却也没离开,明明依照他的本事可以直接飞走的。

      天萝忍不住冲着他的脚看了一眼,那两个幽黑的铁环如今怎么看都怎么刺眼,心里更加莫名内疚了。

      正想着得罪了反派怎么办要怎么哄他,因为局部地区下雨而排在最后的苏眠堂忽然紧张兮兮地靠过来,“师妹,捂不住了!”

      天萝莫名其妙,然后苏眠堂就把帖子递给她看,嘴里还在忧心忡忡:“师妹,不瞒你说,那条地道直通东妖森,这什么万年人参精肯定顺着这地道偷渡过来的。”

      帖子标题——【东妖森一株万年人参成精,如今被紫虚剑宗幽禁妄想独吞。】
      万年人参精.天萝:“胡说八道!”

      一定是郭蔺那个王八蛋传出去的谣言!
      但他为什么这么做?原书里不是一直想把她独吞吗?
      怎么办?紫虚剑宗怕不是要修仙界公敌了!

      天萝已经开始考虑跟着反派到处流浪了,她不想紫虚剑宗有事。

      苏眠堂:“这还不算大事,你看看这个。”

      天萝凑过去——【修仙界毒瘤檀骨魔祖从镇压的万仙阵逃离,修仙界又要掀起腥风血雨了,怎么办,我得囤多少粮宅在家里不出门能渡过难关?】

      苏眠堂满脸八卦:“据说天衍宗几位女长老都是檀骨魔祖的相好的,当初让她们爱得死去活来却残忍抛弃了他们,妖魔界里的女妖女魔十个里面有九个都和他发生过爱恨情仇,简直仙妖魔通吃!”

      这种绯闻书里倒是没详细写过,天萝忍不住好奇。
      苏眠堂就塞了她两本话本子,小声告诉她:“都是当年被他玩弄的女长老写的,绝版了,一百灵石一本,剑修不骗剑修。”

      天萝:“……”
      钱多的没处花,就买了下来。

      刚买完转身,就对上悄无声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脸色就没阳光起来的反派。

      天萝:“我决定了,我们即日启程去北魔城,我已经想好了路上你可以教我本事,闷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看话本,正好你一本我一本。”

      陆栖之眉头一皱,接过天萝递过来的话本。

      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檀骨魔祖与我纠缠一百夜那不得不说的故事》。

      天萝为自己的体贴而感动:“我这本是《檀骨魔祖为人不知的癖好二三事》,修仙界八卦必读本,看完我们还可以交流一番。”

  • 作者有话要说:  77:有人不想活了。
    天萝:啊?你说什么,我好像聋掉了,什么都听不见。
    新年快乐!红包照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