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13章 微修粘人反派出街 ...

  •   血淋淋的一坨,就丢在面前。

      怎么的,我是拿我娇贵的人参须去吸收这一坨血肉的养分吗?
      反派十成十就是山顶洞人吧!

      但对方是反派,杀伤力贼大,不好得罪……天萝努力微笑,轻柔地说道:“宝,我不喜欢吃生的。”
      她本来想说自己不吃荤,但万一对方是个直脑子真以为她不吃荤,以后只让她吃素就完蛋了。

      陆栖之皱眉:“你不是人参吗?不会用你的根须吸灵气吗?这是穿铁兽,灵气包裹在铁兽皮下,极浓郁。”

      !!!!!
      他的语气那么得理所当然!!!
      甚至天萝觉得他一定是觉得自己还将那只穿铁兽给剥了皮是对她特别贴心了!!!

      对上反派看过来异常认真也异常隐隐要暴躁的神情。
      天萝话语一噎,思索三秒,沉吟道:“是这样的,我化形后,就不这样吃饭了,没关系的,我之前和你也不熟,你不知道也正常。”

      陆栖之用疑惑的眼神看她:“?”

      真的是那种求知若渴又好像是‘趁着我现在有耐心你快把你剩下的屁话给老子说完’的表情。

      “那现在我们都是一起来杀人的交情了,我想,我们必须要多一点深入的交流了,比如说告诉对方饮食的喜好,我就比较喜欢吃——”天萝顿了顿,道:“糖醋排骨鱼香肉丝油焖大虾板栗烧鸡四喜丸子酱爆牛肉香烤乳鸽红烧肘子桂花糕栗子糕芙蓉糕绿豆糕马拉糕南瓜糕。”

      如果不是看到反派的眼神越发阴沉沉了,天萝还能报菜名。
      她象征性地体贴地问道:“所以你喜欢吃什么呢?”

      反派没说话,却扫了一眼地上血淋淋的穿铁兽尸体,脸色沉郁。

      天萝:??
      不会吧,他不会是真的吃那些的?

      天萝想到那个山洞里粘稠的血液痕迹,破案了,她踌躇着准备开口让他安心吃,她可以等他吃完。

      结果反派开口了:“我不吃。”

      天萝也能理解,像是反派这么厉害,只吸收灵气就好了,但她不行,她馋。

      陆栖之忽然就按了按太阳穴,眉宇之间有些燥郁之色,他的气息也比往常要粗重一些。  

      天萝很敏锐地察觉到了,下意识去看他胸口。
      夜色下,他胸口那个大洞又开始撕扯开来了,血将胸前一片都染红了。

      她忽然明白为什么反派要穿黑色的长袍——耐脏。

      “怎么了?很疼么?”天萝关心地问道。 

      陆栖之看了她一眼,没吭声,将她往肩膀一甩,整个人犹如一支箭一样,直冲往镇灵大阵。

      天萝甚至觉得眨眼之间,他们已经飞出了镇灵大阵。

      当飞出去的一瞬间,天萝敏锐地察觉到身后,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恰巧就看到镇灵大阵发出一阵紫光来。
      那紫光,就和反派发出去的大招的光很像。

      一瞬间,整个天衍宗就像是被雷网包裹住了一样,就很气势十足。
      而刚刚赶到紫虚剑宗的虚妄老祖忽然神魂一荡,随即脸色大变,忽然就从原地消失,往天衍宗赶回去。

      这个时候,天萝忽然听到反派冷笑了一声,转回头去看他,就看到他笑得开心极了。
      他本就生得漂亮,原本一直阴沉着脸,一副暴戾毁灭世界的模样,看起来便阴沉沉的,可现在开心地笑起来,夜空下最明亮的那颗星都不足他此时半分。

      反派抬着头看她,两只眼睛都是弯弯的,盛着些许紫光,他说道:“柳家血脉完了。”

      天萝不明白,但见他高兴,忍不住也高兴起来,“怎么说?”

      反派愣了一下,忽然想起来天萝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如果要解释,那就要提起一些不高兴的事情。
      他的脸色便又阴沉了下来。

      天萝:“?”
      反派总是在生气。

      天萝想起刚才他笑起来时眼底盛满的星光,忍不住就说点甜言蜜语:“你真的好厉害,那什么柳家算什么,你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们!”

      反派听了,唇角又掀起一点笑,他看了一眼天萝,眼神里竟是多了几分赞赏,他低低笑了一下,说道:“你真这么觉得?”

      晚风将他的笑声传到了她耳边,天萝猝不及防就被他苏到了。
      但参心很稳,她继续甜言蜜语,说道:“我真的这么觉得。”

      陆栖之确实心情很好,被关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心情那么好。

      那就多说两句,让她也跟着开心开心,他想了想,耐心说道:“柳伏龙那老东西,拿了我的东西,如今又想用我的东西来牵制我,但是,我的东西哪是那群平庸之人可随意操控的,就是柳伏龙都要掂量掂量,如若是他那一群没用的后辈,只能以神魂俱灭来祭我的东西了。”

      说完,他便又笑了起来,“我刚刚的雷息如今伤不了炼虚境以上的修士的神魂,可这些蠢东西一着急又无法联系柳伏龙,就只能合力自绝神魂了,我的东西吞了三十八名炼虚境修士的神魂,舒服。”

      这是天萝遇到陆栖之后,听他说过的最长的两句话。

      好像乍一听这确实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

      陆栖之直接带着天萝飞离了天衍宗,留下了天衍宗如临大敌却找不到檀骨魔祖的修士们。

      他心情这会儿心情好,所以带着天萝去了青音城的食肆里打劫了一番。
      食肆大堂里的人都被陆栖之阴沉着脸丢了出去。

      天萝感动得不行,看着这富丽堂皇东西又好吃的酒楼,左手拿鸡腿,右手啃蹄髈,问他:“我们真的不用付钱吗?这样不太好吧?”

      陆栖之一脸大魔王反派表情,高贵冷艳地看了一旁抖着手端菜来的店小二。

      店小二是个普通人,抖着腿,“不、不、不用了。”
      刚才那个青音城的地头蛇金丹修士都被丢出去了,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店小二,哪敢收钱。

      天萝用感激的目光看向店小二,说道:“你们家的蹄髈还挺好吃的,我一定会多来光顾的!”

      店小二:求你不要来!
      他余光瞥了一眼坐在少女身侧的陆栖之,立刻满含热泪地说道:“欢、欢迎常来。”

      天萝吃得肚皮圆滚,心满意足地离开。

      忘不了酒楼是被陆栖之清空了大堂的,所以天萝没有听到被丢去外面的人的闲言碎语,他们讨论激动,甚至都顾不上自己被丢出去这件事——
      “你们看碧水仙坛了吗?据说有只万年人参成精了,如今好像在紫虚剑宗呢。”
      “紫虚剑宗怎么敢?万年人参就这么私藏了?”
      “这件事真真假假还不得知,据说檀骨魔祖逃出来了,天衍宗顾不上管这些琐事,否则哪轮到紫虚剑宗?”
      “那我马上动身去紫虚剑宗一探虚实!就是如果没有传送符,赶过去要好几天。”

      ……

      天萝和陆栖之回第十峰,回去途中,她好几次偷看陆栖之,心想,他怎么不丢下自己这都还要跟着她回第十峰?
      究竟是怎么样的原因,难不成他真是要报恩这种离谱原因吗?

      第八次看陆栖之时,他面无表情看她:“?”

      天萝皱眉沉吟道:“你头发上有根草,我替你拿掉。”

      陆栖之没理会她,任由她去,他这会儿漫不经心的,不知道在盘算什么。 

      于是天萝也不理会反派在想什么,就想着今晚上得泡个澡灌满陶罐补个货才行。

      回去后,天萝奇怪地发现第十峰在下雨,对,就第十峰在下暴雨,她赶紧拿出伞撑在她和反派头顶。
      师父看起来已经习以为常了,头顶撑着一把大伞,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剔牙,师兄光着膀子在乌云黑夜里练剑练得呼啦响,剑气把雨水都挥掉了,用劲很大,看起来八块腹肌都快炸裂。

      “回来了啊!”
      无胤子抬起眼亲切地朝着天萝和陆栖之打了个招呼,还说了一句,“今天晚上的麻辣鸡爪抢到了吗?”

      天萝四十五度角忧伤仰望天空:“没有。”

      无胤子便一副下次赶早的表情安慰她:“没事,明天早上吃个饱也是一样的,熬一熬就一晚上,总比吃辟谷丹好呀。”

      然后天萝回道:“但我去了青音城的忘不了酒楼吃了红烧蹄髈糖醋排骨油焖大虾酥炸鸡腿外加一份佛跳墙。”

      无胤子:“……”

      练剑的苏眠堂听到后不小心晃了一下剑,淌着雨水立刻振奋激动地跑来,口水都要滴下来了:“下次师妹可以带上师兄一起吗?”

      天萝看到这张凑上来的冒着雨水的俊朗脸庞,猛然想起来书里关于他的番外隐藏设定,因为作者拖更,她隔了一年看的,完全当两本书看了,所以当时第一面见苏眠堂时没记起来。

      苏眠堂,其实原本是全紫虚剑宗天赋第一的剑修,但由于太倒霉了,每次宗门大比排名赛总得出点事情,所以排名很低。

      还有,他原先睡在弟子峰,就是每座峰头专门弟子群居之处,但因为有他在,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下雨,严重影响其他人练剑,所以,无胤子咬着牙把他带在身边,牺牲自我成全大家。
      误会了!所以他真的不是师父私生子。

      由于男女主自带气运,他祸祸不到男女主,和他们在一起时倒是一切正常。
      但第十峰自从他来了后,就开始三百天都下雨了,就像现在这样,暴雨只落在第十峰。

      天萝回忆,有一次,他和天樾,南容代表紫虚剑宗出门参加弟子交流大会,不小心混入合欢宗大院,无胤子美滋滋等着合欢宗来下聘礼,他准备把这倒霉蛋给入赘过去祸祸合欢宗,结果第二天找到他时,他和三个女修打了一晚上麻将,把三个女修的灵石赢完了,激起了合欢宗女修愤怒值,送上门的强壮处/男剑修都不要。

      最出名的番外剧情里,作者终于揭晓了书里的一段伏笔,是关于苏眠堂后期人妖的称号的。

      当时,苏眠堂为了挣钱养剑,被人骗去了边远东妖森挖矿,挖了一个月,回来都晒成煤炭了,还一分钱没挣到,因为那家挖矿组织是个剥削劳工的传销组织,每天饭都吃不饱,看守他们的还是极强的大妖。

      最后他是挖地道回来的,从东妖森,足足挖了三个月,一路挖到了紫虚剑宗,不少低等妖兽都偷渡了过来,因此紫虚剑宗遭了不少麻烦。

      那段时间,苏眠堂每天晚上看起来勤恳练剑到半夜,实际上他每晚都要去地道里喂妖,当然,是收费的。

      因为那些都是小妖怪,大家都是一起挖过矿的苦工,差点成了拜把子兄弟,苏眠堂虽然是个正道也不好对他们下手。

      久而久之,他成了东妖森一方人妖大王——这个称号是小妖怪们请愿妖皇给他册封的,因为他虽然不是妖,但在妖族声望明显,毕竟挖矿小妖实在是太多了,妖皇为了让他和他们妖显得不那么格格不入,便封他入了妖籍,是为人妖,占据一城,是为人妖王。

      这件事,一直到书里番外才揭晓——一个平平无奇的角色实际上丰富的人生经历。
      作者意在表现书中每个角色其实都有自己的人生,尽管他看起来那么平平无奇。

      天萝看着面前这张凑过来的正直俊脸,心情复杂,苏师兄这是离谱他祖宗吧!!

      而东妖森,是一方瑰宝之地,妖族都在那生活。

      她穿书来时,就在东妖森外面的一座山上,那一章番外里还写了,被分尸而死的万年人参精就是出自东妖森的。
      虽然书里面没写她有没有亲戚,但这世上肯定不止她一根人参,反正,多一个逃生通道就必须要先去探查虚实。

      按照原书里埋的伏笔,如今,苏眠堂每天晚上都要去地道喂小妖怪,这也是他太穷要一直赚钱的原因之一。

      “师兄,你看其他地方都没下雨,我想和你出去逛逛,了解了解紫虚山。”天萝一副咱哥俩好的表情。

      苏眠堂瞅了一眼一边半眯着眼睛的陆前辈,觉得不太妥,这陆前辈长了一张要吃人的脸,他刚要拒绝,就见师父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赶紧赶紧去!”

      无胤子一听说天萝要找苏眠堂去夜游紫虚,立刻收伞回屋催促他们赶紧走,那表情恨不得他们今晚别回来了。

      天萝:“……”
      苏眠堂:“……”

      平平无奇的苏眠堂如往常一般故作镇定地穿上外衣,贴心问道:“师妹要从哪里逛起?”

      天萝掷地有声,毫不留情粉碎他的镇定:“那就从那条三十万里地道逛起吧。”  

      说完她顾不上看苏师兄表情,转头就对陆栖之欢快地用‘你可以下班了’的表情说道;“你去屋里睡吧,晚安!”

      回来后一直安静的陆栖之顿时皱眉,眉宇间的风暴就此聚拢。
      他看向天萝的眼神里好似一个被留守在家的看着妻子和别的小白脸出去浪的愤怒和暴躁的丈夫,然后他阴恻恻地说道:“我也去。”

      天萝:“……”
      反派为什么这么粘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苏眠堂:我要社死了,怎么样才能告诉那群小妖千万别喊我人妖?
    天萝:破案了,反派肯定是贪我那一口泡脚水。
    留言发红包啵唧!
    大家都喜欢泡脚水书名吗,可我可爱编编说有味看着不太想点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