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不许哭。” ...

  •   努力微笑,天萝保证这话是摸着自己的良心说的!

      看看,他们踩着乌云,脚下雷云密布,闪电噼里啪啦烤着下方那一个个修士,把人一个个变成了一根根紫光棒,这紫光棒还能将舞台都烧起来,场面就非常燃。

      假如这里在开演唱会的话,那陆栖之就是舞台上最耀眼的星,下方的紫光棒代表了他是那么地受欢迎。
      至于她,那就是陆大明星的绿叶,只为衬托他的闪耀。

      神山大殿这么大的动静,天衍宗其他地方的火光也都亮了起来。
      凭借她万年人参精对天地灵气的敏锐程度,天萝觉得,他们要被包围了。

      陆栖之盯着她的笑容,却忽然冷笑了一声。

      天萝:“?”
      怎么了,我的笑容还不够完美吗?

      陆栖之就好像一个拿到玩具没玩两下就腻了的人,“你这么容易就满足了?可惜了,这风景差得远了,柳伏龙这老东西不在里面。”

      天萝立刻说道:“没关系没关系的,下次给我看也可以的呀,我们有的是时间。”

      陆栖之脸色却更差了,“不行,我等不及。”

      “好嘛,那我们找找看,这里这么大,或许他去了别的山看风景了。”
      如果可以,天萝还想拍拍他的脑袋安抚他,像是那种猫科动物,都喜欢被撸的。

      “好,找找看。”陆栖之却应了一声,眯着眼睛环视了一圈四周,“你选一个方向。”

      天萝没想到自己竟然作用这么大,不由自主紧张了起来,努力回想了一下书中关于天衍宗的描述。

      天衍宗延绵十万里,当然不止这一处仙宫,只是这中心的神山大殿仙宫是最大也是最宏伟的,这里住着的,都是当初创立天衍宗的虚妄老祖的后代——柳家血脉。

      书中遵行的是南尊北卑这条规则,天支脉占天衍宗南上地段,地支脉占天衍宗北下地段。

      而星罗门是地支脉里都排不上太前的小宗门,所以……
      天萝瞄准了北面下方靠近天衍宗边缘地带,抬手一指:“我们去那里!”

      陆栖之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天衍宗北下方位,柳伏龙不可能去那里,或者说,今日柳伏龙根本不在此。
      所以,是郭蔺在那里。

      陆栖之抬眼瞥了一眼天萝,正巧对上天萝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天萝语气甜美:“我们快走吧!”

      陆栖之收回视线,身形一转,带着天萝已经从神山大殿上方消失。

      神山大殿内一片狼藉,头顶上方紫云里落下的雷电让人毫无防备,谁都以为那是有人破镜迎来的紫雷,毫无防备,硬生生扛着。

      哪想到,这不是劫雷,却是沾上身就烧得神魂灼痛的雷火。
      神魂被一点点吞噬的痛楚无法忍受,即便是炼虚境的修士,都无法抵挡,任何防御手段都无用。

      “如何了?”天衍宗宗主柳弈痛苦地倒在床榻上,看向飞回来的道侣。

      方清月满眼含泪地看着浑身都是紫雷的柳弈:“老祖并不在竹制小殿中,夫君,我该如何?”

      柳弈咬了咬牙,想不出何人能毫无声息地破开镇灵大阵进来神山大殿降雷息之术。
      “拿剑来!”

      方清月拔剑,柳弈双手握住剑刃,本想布下血咒通知老祖,却没想到,血流出来的一瞬便化作空气。
      “怎么会这样,这雷息之术竟如此厉害!”

      柳弈抬起脸来,那张脸在雷火里隐约可见,竟是与陆栖之有五分相似。
      “恐怕是他找上门来了。”

      方清月一听,心里一紧,想到今日神山大殿内的惨况,脸上也露出惊恐来,“他……到了如今竟还是有这种力量吗?”

      柳弈听着周围一声声柳家子嗣的哭嚎,闭上眼,再睁眼时,里面是下了决心的神色,“去取那枚魂珠来!”
      老祖今日必有极其重要的事,否则不会丢下柳家子嗣离开,他身为宗主,必须要有所决断了,只要那人在镇灵大阵内,那么,只要有那枚魂珠,则一定能制住他,虽只能合如今所有炼虚境以上的柳家血脉来驱动。

      方清月咬唇点头:“好!”

      *
      天萝一直牵着反派的手,做一个合格的工具人。
      毕竟天衍宗各小宗门都有一层层结界守着,要是没有她,那多少就要费点力嘛!

      就是她很敏感地发觉反派的手很冷,冷得像一块化不开的冰,令她非常想要甩开。
      他之前虽然也体寒,但没那么寒。

      天萝偏头仔细看反派,他的脸上还罩着一层她布下的绿光,整张脸绿油油的,所以很容易忽视了他此刻越发惨白的脸色。
      她想起刚才那一招,再想起这反派的身体素质,视线忍不住就看向他胸口。

      果然,她看到了反派胸口位置晕开来的鲜红,整片衣衫都红透了。
      看一眼,再看一眼,实在没法忽视,天萝沉吟道:“要不要来一罐灵酿?”

      天衍宗已经乱糟糟的了,到处的气氛都紧绷着,可无人察觉得到如鬼魅一般到了北下位置的他们。

      陆栖之朝着天萝手里的陶罐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心口,开口的嗓音都似乎嘶哑了一些:“没用的身体。”

      反派不愧是反派,生起气来竟然还会骂自己。

      他接过了天萝手里的陶罐。

      天萝本想说这一罐就友情赞助了,不收钱,作为他们来杀郭蔺提前的庆祝,结果陆栖之将泡脚水一饮而尽后,道:“还有吗?”

      她立刻看向陆栖之胸口,虽然光线昏暗,可她依旧看到那血肉模糊的大洞愈合的速度好慢好慢。
      比之前慢。

      好吧,装逼是要付出代价的。

      天萝环顾四周,整个天衍宗明显开始行动起来了,不知道他们多久会被发现,而她就是个废物,会拖后腿,若是那虚妄老祖柳伏龙来了,依照反派现在这身体,恐怕遭不住。

      她抬起手臂,“来吧!”

      陆栖之拧眉:“?”

      天萝英勇就义:“我给你咬一口,但就一口,不能咬得多,我怕疼,你最好动作快一点,我的肉比灵酿好用的,没关系的,我愈合很快的,如果你感动的话,那我希望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不要把我丢下,能够保护我一下下。”

      万年人参精的肉,那肯定比她的泡脚水有用呀!
      书里面郭蔺天天割她肉吃的。

      而且这样的话,她也不欠反派的,要知道,根据她看小说多年的经验,反派的人情最欠不得了。

      陆栖之漆黑的瞳孔映着绿光直勾勾地朝着她看来,又盯着她的手臂看。

      天萝也觉得自己的手臂白嫩嫩的,看起来特别好咬,但就好像一个人知道自己要被枪毙之前的时间最难熬一样,你咬就快点咬嘛,时间就是金钱懂不懂!

      “你当我是什么?”陆栖之脾气真的很差,竟然一把推开了天萝的手。

      当你……当你是反派,保镖,司机,打手,或者,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陆栖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眼睛里都是暴躁,语气恶劣:“你以为我吃人?”

      其实严格来说,我不是人,我是万年人参来着,虽然我不会变原型。
      但是,你这话说的,咱们第一次见面时,你不还往我脖子里探,想啃完肉吸我血嘛?
      好吧,事情都过去了,我不翻旧账。

      陆栖之看着天萝收回了手,脸上的神情变化,忽然就又生气了:“给我灵酿。”

      反派不识好货,非要喝她泡脚水,她也没办法。
      天萝很无奈地从芥子囊里又取出了两只陶罐:“欠账四千灵石。”

      陆栖之没说话,接过陶罐仰头就喝。
      他仰起头时露出来的喉结说实话还挺性感的。

      天萝觉得,陆栖之这会儿的身体应该很差,因为他一口气喝光了她存储的所有泡脚水,一滴不剩。
      “没有了,得回紫虚剑宗后再酿才行。”

      说着话,天萝看到反派的胸口大洞勉强好了一些,快愈合了,可还是没有完全愈合。
      其实最好还是咬她一口,可是反派有反派的坚持,他不肯。

      还有就是,在反派喝泡脚水的时候,他也没停下步伐,如鬼影一样环绕在下方的几个小宗门里。

      明明那些奔走的神色警惕的修士就在身侧,但他每次都能安全避开。

      天萝的心就一直揪着,就好像在走钢丝一样,虽说她知道陆栖之能随手捏死他们,但还是有些刺激。

      反派没有随意对这些地支脉的宗门下手,只是面色依旧很难看,暴躁得额头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他们没有找到郭蔺。

      星罗门占据在一座小山头,山头有一块巨石,巨石上也不知道是哪个写字如鸡爬的还非要留字在上面写了星罗门三个大字。

      所以说,他们今天来天衍宗,反派没找到他要杀的虚妄老祖,而她也没找到郭蔺。

      这就是反派的气运吗?
      天萝悟了,下次或许可以绑了南师姐或者天直男一起,说不定运气会好点。

      陆栖之停在一座不易被人察觉的山头上,看着以神山大殿为中心扩散的紧绷的气氛,忽然就问天萝:“郭蔺对你做过什么?”

      天萝觉得反派一定把自己当做朋友了,所以才会关心朋友曾经遭遇过什么。

      虽然郭蔺还没来得及割她肉,喝她血,但不妨碍天萝忽然用手背抹了眼睛一脸哭相地对他上郭蔺的眼药:“呜!他割我肉,喝我血,把我囚禁在一个地下室里,日日受他折磨,我真的好惨好惨,往事不堪回首,唯有杀他泄愤。”

      陆栖之语气差命令道:“不许哭。”

      乖巧懂事天萝立马把手拿下来。

      反派忽然又带着她飞。

      陆栖之飞到星罗门内,揪出了一个人,当时那人正在和他的宠姬发生不可描述之事,被拽出来时,浑身光着,嗷嗷惨叫。

      “割,这是郭蔺唯一的血脉。”
      天萝听到反派面无表情说道。

      是的,郭蔺是有个儿子,废柴,用了丹药堆着才堆到了元婴,荒淫无度,郭蔺并不看重他,但因为他是自己血脉就这么养着。

      天萝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还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揍人和真的杀人不一样。

      陆栖之看了她一眼,拿着她的剑,漂亮的剑花快得如一道白影,天萝只听到地上躺着的那人嗷嗷惨叫,眨眼间,白花花的身体血肉模糊。

      天萝有点反胃,但她努力想想书里郭蔺的这个儿子也吃了她许多血肉便将这反胃硬生生咽了下去。
      反派将剑重新还给她。

      好吧,来都来了,她笑眯眯地对下面那坨说道:“会有点疼哦,不过忍忍也就过去啦。”
      天萝抬手,挥剑,剁了对方胯//下那一两肉,对,最多一两,二两都没有,比起反派来差得远了。

      对方的惨叫比之前都要更惨烈。

      天萝发现自己挺变态的,竟然听着对方这样惨叫,心里很痛快。
      爽啊!

      接着天萝发现反派抱着自己直接瞬息千里往天衍宗外面飞,她好奇:“不找了?”

      “你不觉得看着他们惊恐却无可奈何还找不到我很有意思么?”反派阴恻恻地笑了一下。

      天萝:可是刚刚看你的气势明明是不顾身体也要今天弄死他们的样子啊。

      他们马上就要出镇灵大阵了,大概凭着陆栖之的速度,再过十分钟就能出去。
      十分钟很快的,但天萝还是忍不住问道:“那我们现在去哪儿?”

      反派用一种很疑惑不解的语气反问道:“你不是饿了么?”

      天萝感动得热泪盈眶,依照套路,这个时候反派应该要带她去各种什么食肆酒楼吃饭了!

      三分钟后,反派从天衍宗养兽林杀了一只不知名猛兽,剥了皮丢到天萝面前。
      他说道:“吃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天萝:真的好感动!
    书名又换了一个《反派黑化后发现我在骗他钱》这几天上榜,换一下试试看QAQ,编编说泡脚水有点那个太有味道了……
    新版本女主是有点天然黑的哦,大家不要养文呀,信心大减哭给你们看!求营养液呀,留言还是发红包哦,谢谢小可爱们的等待!
    ==
    感谢在2021-12-22 22:24:17~2021-12-29 18:14: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清争大虾 2个;蔚蓝海的星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群星回望 75瓶;云中竹、马冬梅 20瓶;欢乐的嗨嗨 13瓶;小笼包子 8瓶;陈星旭老婆 6瓶;米虫是不会挂科的、白鹭归庭 5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瓶;迟小宛、XXXXXL 2瓶;猴子心心心心、何所夏凉、咸鱼不翻身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