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你好牛啊! ...

  •   郭蔺用了一张传送符,直接回到了天衍宗传送大阵。
      他那张圆脸上已经满是汗水,而且在不断往下滴落。

      一直回到星罗门三重结界的大殿内,他才是松了口气,手里捏紧了那串佛珠,缓缓坐了下来。
      刚才在紫虚剑宗的时候,那种恐怖的汗毛倒立的感觉仿佛还遍布全身,那白衣男究竟是谁?为何给人如此可怖的威压?!

      他可是炼虚境!

      郭蔺喘了几口气,眉头紧锁着,那白衣男恨自己,他感觉出来了,而他怀中少女必定就是那只万年人参精,恐怕单凭自己的能力要从他手里抢走人参精极难,何况,他可能被盯上了。

      此事必须有个决断。

      现在整个天衍宗都在布结界,如临大敌防止檀骨魔祖忽然打上门来,虚妄老祖此时都没空搭理他,天支脉下所有门主,长老都听虚妄老祖的,分不出心神理会他这么一个地支脉的小门主。

      郭蔺咬了咬牙,当机立断起身赶往天衍宗中心定海神山。
      此事不能耽搁,以免突生事端。

      “地支脉星罗门门主郭蔺有极紧要之事拜见老祖!”
      神山大殿外,郭蔺跪在地上态度恭敬。

      他知道,虚妄老祖只差一步飞升。
      而那只万年人参精,就是破镜飞升的关键。

      如若老祖仁慈,或许能分他一根参须,万年人参精的参须,自然也不比寻常的,或许也能令他突破炼虚境,到达大乘境。

      而到了大乘境,已经是超越众人,就算是在天衍宗,他也能排的上号了,要知道,多少人一辈子一直停留在炼虚境,不能再进一步。

      守着神山大殿的弟子是虚妄老祖血脉后代,虽已经是不知道过了多少代的旁支,可神情还是那么高傲。
      他说道:“老祖如今不见人。”

      郭蔺咬着牙忍着这比自己不知道低多少辈分,修为也不如自己的柳家弟子的无礼与高傲,手在袖子里握紧成了拳头,但是嘴里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很恭敬:“还请仙侍禀报老祖,此事关乎老祖飞升,极其重要。”

      守山弟子一听这个,眉头皱了一下,这下不敢不去禀报,点了高傲的头,其中一人闪身消失。

      郭蔺便跪在地上等着,虽然从紫虚剑宗到天衍宗御剑需要最起码三天时间,但是他的心里太过不安了,直觉让他必须今天做点什么。

      很快,守山弟子便重新出现了,这一回的态度明显比起之前要好许多:“郭门主,请随我进殿。”

      郭蔺从地上站起来,跟在了守山弟子身后。

      神山大殿是位于天衍宗中心的这座大山上,这里灵源灵脉最多,所以灵气也浓郁,最益修行。

      天衍宗很大,虽被称为宗门,但更像是一个势力,这势力下分为天支脉和地支脉,天地支脉又包括各小宗门,只是,天支脉的小宗门天赋更高,得到的资源更高,高境修士也更多,地支脉则差一点。

      许多都是自愿成为被天衍宗庇护的小宗门的,按照实力被划分为天支脉,地支脉。

      而天衍宗如此吸引修仙界各宗门成为其附属的原因便是天衍宗掌握了修仙界大部分灵源与灵脉,在这块宝地上修行,因为灵气浓郁的关系,速度也比起其他地方要快得多。

      也正因为如此,天衍宗天支脉下的弟子修为总是长得更快,尤其是虚妄老祖的血脉柳家。

      一颗灵源,放在山脉里,便成灵脉。
      天衍宗有许多灵源,是许多年前积攒下来的,谁也比不上。

      郭蔺也是一百年前带着星罗门进入天衍宗后,才从化神境破镜为炼虚境的。

      “郭门主,到了,老祖在里面等你。”守山弟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郭蔺也收回了神思,已经到了这里了,他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么不安了。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座普普通通的竹制小殿。

      这是神山大殿后面幽径深处的虚妄老祖真正修行隐居之地。

      “地支脉星罗门门主郭蔺求见老祖。”他在门外鞠了一躬。

      “进来。”屋子里传来一道年轻的男声,听起来甚至声音还有些温和。

      郭蔺低着头推门进去,不敢抬头,在这天衍宗内,见过虚妄老祖长相的人屈指可数。

      屋子里点着檀香,他的余光看到前面的茶座旁随意坐着一个人,他穿着儒雅的蓝色长袍,鲛纱做的,十分轻盈,垂在地上的头发乌黑浓密。

      “说吧。”男人的声音动听,却极威严。

      郭蔺低着头便说道:“回老祖,半月前,我与门内长老黄岐去紫虚剑宗找无胤子,请他为了修仙界的存活派弟子去寻找灵源,那无胤子非说自己弟子要去秘境历练,我与他不欢而散去青音城途中,偶然发现黄岐的一个血脉惨死在紫虚剑宗外山门脚下。”

      前方坐着的男人没有说话,可郭蔺却忽然觉得周身的气氛忽然凝滞了一些,令他浑身紧绷着,呼吸都困难起来。
      他知道,是自己说了太多前情提要,令老祖不耐烦了。

      郭蔺立刻拔高了音量,语速极快地说道:“经过我们二人调查,发现他是被一只万年人参精杀死的!”

      万年人参精?

      郭蔺明显感觉空气里凝滞的感觉散去了不少,松了口气,老祖显然是感兴趣了。
      “那只万年人参精成精了,灵力精纯雄浑,想必吃掉她就能令老祖瞬间突破,飞升成仙!”

      “继续。”
      虚妄老祖笑了一声,倒了一杯茶,淅淅沥沥倒茶的声音明明很轻,但莫名还是让郭蔺头皮发麻。

      他不敢在虚妄老祖面前撒谎,所以,自从发现人参精到现在半个月了,他才来禀报,难免泄露了自己想私吞人参精的意图。

      额头上的冷汗往下滴落,他说道:“那人参精进了紫虚剑宗成了弟子,之后我与黄岐去找无胤子,让她交出来,无胤子不肯,且已经将她送入历练秘境中,如此,我与黄岐便等了半个月,哪知道,半月后,人参精跟着其他人从秘境出来,不肯承认杀死黄家弟子一事,无胤子包庇,黄岐气不过出手,被人参精身边跟着的白衣男子一招杀死,那白衣男后又杀了另一名长老,我……是逃回来的。”

      “没用的东西。”
      虚妄老祖温吞的声音让郭蔺低下了头。

      “那白衣男是谁?”虚妄老祖又问。

      郭蔺不敢隐瞒:“不知,修为高深莫测,应在我之上,穿着白衣,面容俊美。”

      “白衣……”

      郭蔺:“我曾怀疑对方是不是檀骨魔祖,可若是檀骨魔祖,定会一口吞了人参精增长修为,但显然他与那人参精关系不菲,极为亲密,应当是那人参精的道侣,才会替她出手。”

      说完,他抬起手,给虚妄老祖看了留影镜里天萝穿着熊头帽露出来的半张脸。

      “下去。”
      虚妄老祖挥了挥手。

      郭蔺连说别的话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赶了出来。
      他愣住了,老祖会保护他么?他现在被那个白衣男盯上了啊!

      他还想再说什么,可显然竹制小殿的门不会再开了。

      郭蔺惴惴不安,又觉得自己把人参精的秘密就这么说出去是不是过于草率了,他抿着唇想了想,拿出传信玉简,把万年人参出世一事匿名在仙坛上说了出来。
      随后,他看了看大家的讨论,收回传信秘境。

      如此,那白衣男不会腾的出手管自己。

      郭蔺本想回星罗门,可是他又觉得,天衍宗虽然大阵安全,可目标太大,容易找寻。
      想了想,他直接遁逃出了天衍宗。

      郭蔺走后,神山大殿的竹制小殿内,飞出一缕极快的白影。

      *
      “今晚月色真美,你说是吗?”
      天萝坐在反派肩膀上,路过了群山,也路过了许多城,不知道那些灯火通明的是凡界之城还是修仙界的仙府大城。

      此时离开紫虚剑宗已经很远了。

      反正她深刻领悟到了一点,今晚是绝对赶不回紫虚剑宗吃晚饭了。
      毕竟,那群剑修吃饭靠抢的,等他们回去,黄花菜都凉了。

      “乌云密布,哪里好?”
      一直阴沉着脸沉默的陆栖之竟然回了她这么一句。

      天萝晃着腿,心情还算是舒畅,倒不是不害怕,而是此时除了努力让自己心情舒畅点外,没什么别的办法了。
      “你好看呀,你真是不懂风情。”她一脸深沉。

      陆栖之是不懂她说的什么莫名其妙的鬼话,懒得听,他看着不远处那座被镇灵大阵笼罩着的连绵十万里的山脉,眯了眯眼。
      他提醒天萝:“到地方了。”

      浑身懒散着想着一会儿怎么样能让陆栖之带自己去热闹的城里面吃一口没吃的的天萝:“?这么快?”
      她一下坐直了身体,手腕一翻,也象征性地召出了自己的那把紫虚剑宗外山统一发放的剑。

      陆栖之浮空站着,没有再前进,一张脸阴恻恻的,他忽然笑了,当然,笑容也阴恻恻的。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在碧洗秘境里忽然昏厥过去么?”

      天萝当然不知道了,但是天萝非常虚心下问,也非常懂别人明明知道对方不知道还要这么问的心理,所以她乖巧问道:“为什么呀?”

      陆栖之:“这里有一座镇灵大阵。”
      “嗯嗯,所以呢?”

      “镇灵大阵,是用我的东西布成的。”
      “哇,那你真的好厉害,然后呢?”

      “它吸走了我的力量。”
      “嗯?所以我们怎么进去?”

      听到这里,天萝就精神大作了,也就是,天衍宗有一个保护大阵,名为镇灵大阵,这大阵是用陆栖之的东西搞出来的,还会吸收他的力量,那这么说的话,就是他靠近这个大阵,就会因为力量被吸而昏厥过去。

      当初布下这阵的人,是专门防着他的吧!

      陆栖之听到天萝这疑问,便笑了起来。
      是真的笑了起来,那种很开心的笑容,就是家长为了不让捣蛋二哈在家拆家将它放在笼子里,结果二哈忽然智商高地,自己开了笼子出来,高兴地转圈圈继续去拆家的那种开心。

      当然,此处不是说陆栖之像二哈,毕竟不管他从长相到气质,都不像二哈。

      但天萝还是情不自禁地跟着笑了出来。

      她一笑,陆栖之就不笑了,偏头盯着天萝,满眼写着‘我笑是有我的理由的,你笑什么?’

      天萝一本正经回答他:“我想,你肯定是想到办法了,所以笑了,我想到你想到办法了就很开心,然后也笑了。”
      整一个废话文学,但是反派肯定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反派果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他又笑了起来,阴沉暴戾的声音此时都变得动听起来。
      他说道:“我的确想到办法了。”

      说完,他直勾勾地偏头看着天萝。

      天萝:“???”
      忽然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陆栖之:“你是万年人参,天地灵力蕴养而成,无处不可去,任何结界于你而言都是摆设。”

      这么说,她还挺牛逼的,但是……
      “你不会让我自己进去然后杀掉郭蔺吧?那不是参入虎口?我说不定会被里面的人大卸八块分尸,那这样的话你以后再也喝不到灵酿了!”
      书里她的结局就是这样的。

      陆栖之面无表情像是看智障一样的表情看着天萝:“牵着我的手,用你的灵力镀满我全身,我们就可以进去。”

      天萝松了口气,然后问道:“怎么做?这个灵力怎么镀?”

      陆栖之眉头又拧巴起来了,一脸匪夷所思:“你不会?”
      那眼神好像在说‘你不会使用灵力的话是怎么修炼出人形的?’

      天萝眨巴眨巴眼,低头就这么无辜看着他。

      陆栖之将天萝从肩膀上扯下来,再蛮横地搂住她的腰抱住她,再霸道地握住她的手。
      他们还是腾空着的,只是天萝不是坐在他肩膀上了,而是靠着他抱着腰稳住身形不往下掉。

      当然当然,这过程没有半点旖旎可讲,她现在就是个工具人,天萝非常明白自己的定位。

      “闭上眼睛,感受周围的灵力,冥想,感受灵力与身体的联系,窥探灵力在身体里顺着经络流动的方向,看最后灵力汇聚到的丹田。”
      陆栖之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

      天萝其实是不懂的,要她一个从小接受科学价值观的人一下子去搞这些神神道道的东西……
      闭眼,感受,丹田,灵力。

      灵力从天萝脚底处轰然而起,强悍而精纯的天地灵力环绕在天萝身侧。

      她睁开眼,看到周身环绕着的带着点绿色的光松了口气,还好她聪明。

      “镀给我。”陆栖之指挥。

      天萝便将灵力通过她的手,镀到了陆栖之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

      然后,她看到陆栖之浑身都被包裹着一团绿,或许是心理作用,总觉得他头顶那团光最绿,绿得让她忍不住想笑,但她努力严肃,问道:“是这样吗?”

      陆栖之以实际行动告诉了她确实是这样。

      他抱着天萝,牵着天萝的手,跨进了这个已经离开很多年的地方。

      一进这个地方,天萝明显感觉到陆栖之的心情变化,整个人阴郁得仿佛能滴出墨汁来,一股暴躁的戾气无声息地环绕在周身。

      他几乎是没有停顿,直接飞向了天衍宗中心。

      就是说,难道他知道郭蔺在哪里?书里好像写郭蔺是天衍宗地支脉星罗门门主,应该星罗门在老边缘地方了。

      天萝发现,现在虽然是夜晚,但她还是能认得出来,他们到了依山而建的仙宫就是那一日在碧洗秘境看到的那一处云雾霞光处的仙宫上方。

      夜色下,橘色的灯火星星点点的,仙宫衬得犹如月宫一样。

      “老畜生,跑了。”陆栖之冷笑了一声,咬着牙声音很沉。

      “郭蔺跑了?”天萝以为是郭蔺跑了。
      想想也有可能,这人阴险狡诈,假如算计到他们会追来这里,那肯定不会留在这里等死。

      这郭蔺警觉性也实在太高了吧?

      陆栖之没回她这一句。
      抬手之间,灵力暴虐,天萝便觉得身旁这个男人危险极了,果真是大反派的气息。

      一般狂拽酷炫的反派的灵力都和火有点关系,就一挥手,火烧万里,铁扇公主的芭蕉扇灭不了的那种火。
      但陆栖之没有放火。

      四周的灵力都被他的掌心吸了过来,不断压缩,不断融合,到最后,掌心里隐隐有紫色雷电闪烁着的光,在夜色下特别明显。

      “那老畜生派了人出去找灵源灵脉,但自己生的这些畜生大多在这里养着呢。”
      陆栖之开口说道。

      天萝这个时候就领悟到他说的老畜生指的并不是郭蔺,而是其他人。
      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天萝坚决同仇敌忾:“真是一个品行低劣的人!我坚决和你一起谴责!”

      陆栖之看了她一眼,又笑了一下,显然这会儿被天萝的态度取悦了。

      天萝很懂的,这就好像女朋友很生气地跟你吐槽某个东西情绪低落时,你正确做法不是列出一二三建议巴拉巴拉还建议她调节情绪,正确做法是:跟她一起吐槽,跟她同仇敌忾,跟她一起谴责。

      陆栖之抱着天萝,忽然飞到仙宫上方,他掌心的灵力雷球已经越来越大了。
      他盯着下方,冷笑一声,周围无风自动。

      天萝的头发,陆栖之的头发,就这么被风吹着,纠缠在一起。

      天色异变,乌云密布的夜晚,雷云在仙宫上方搅动着,等待着,漆黑的夜色下,紫光隐隐乍现 。

      而他们就站在云层之上,俯瞰下方。
      陆栖之问天萝:“看到过别人渡劫吗?”

      “没有看过。”
      这个确实没有见过呀,但是她穿书后修成人形那一晚,也挨了几道雷,但可能因为她是天地灵气蕴养而成的关系,或许天道特别疼爱她,那雷打在自己身上就和挠痒痒一样,一点都不疼。

      这导致天萝对雷劫两个字,没有那么多的诸如害怕之类的感触。

      “那我今日请你观赏。”陆栖之说道。

      天萝点头:“好。”

      陆栖之在她身侧,犹如天神降罪于罪民一般,抬手往下一挥,带着紫雷的灵力瞬间扩散出去,将整座天衍宗中心的仙宫笼罩在内,如一张织得繁密的网,能瞬间扼住命脉。

      紫色的电光炸开了第一声轰鸣之声,合抱粗的雷自陆栖之脚下蔓延,非常精准地朝着仙宫内的人劈去。
      好似那个人今夜注定要遭一次雷劫一样。

      陆栖之的脸都被紫色的雷光照得在夜色下明亮了些许。

      场面实在太过震撼,天萝捂着胸口说不出话了,但脑子里总结成一句——保镖.打手.司机.反派.山顶洞人.陆栖之真的不好惹。

      仙宫内传来一道道惊呼与呐喊。
      “怎么回事?是谁要破镜渡雷劫了吗?”
      “怎么这么多人破镜?啊我也,我没有破镜啊!好疼……”
      “救命,救命!”

      仙宫内不断传来一道道惊呼,雷火劈在房子上,烧起来了,那紫色的火焰,仿佛能把人的神魂也吞噬掉。

      天萝看到下方的空地上开始跳跃着一个个浑身被紫雷包裹的人,在夜空下星星点点,却无能为力,只能任由自己连着神魂电成灰烬。

      陆栖之歪头问她,眼里除了紫色的雷火外,就只有一脸保持镇定的她。
      他的脸色很苍白,比之前都要苍白,他问:“好看吗?”

      天萝脸上扯出一个百分百完美笑容,对他竖起大拇指:“这真是我看过最美的风景,你好牛啊!”

  • 作者有话要说:  确实好牛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