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杂草横生的荒野山腰,四周躺着数百具尸体,鲜血漫过杂草土地,将四周的杂草染成红色,又慢慢汇聚在一起,远远看去像是一条血河一般。
      
      修士们正提着剑检查有无活口,他们穿梭在尸体间,脸上并没有太多神情,对面前的场景习以为常。
      
      庄月重站在中央,身上繁重的衣物丝毫不乱,清冷月光洒在身上,他微微偏过头,俊美的五官如常年不化的冰山般,脸颊沾上一滴鲜血,冰冷中又带着几分妖冶。
      
      他神情淡漠,握着月冷的手动了动,剑身上正往下滴落的血液似乎落得更快了些。
      
      庄月重没看四周摆得像小山丘一样的尸体,抬手擦了擦脸颊沾上的鲜血,动作有些漫不经心。
      
      待楚宗骑着仙鹤来时,老远就看到庄月重握着一把红色的剑,还以为他收了新剑。
      
      等他靠近才看清原来那不是新的剑,而是被大量鲜血染红的月冷,散发着一股狠戾不好招惹的味道,看得他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楚宗自认不是什么好人,可比起庄月重的手段他还真可以称呼自己为大善人了。
      
      庄月重作为门派之首,嫉恶如仇。修炼那毫无人道的邪术的修仙人统一称为魔修。
      
      魔修隐藏地点都十分隐蔽,但每次只要显露出踪迹,庄月重就会带上修士们进行清理。
      
      四周弥漫令人作呕的血腥气让楚宗打开扇子扇了扇,是他错觉吗?庄月重的手段似乎越发凌厉了。
      
      庄月重瞥了他一眼,冷声道:“你怎么会来?”
      
      楚宗生性散漫乖张,从来不打理自身门派,也不与其他掌门为伍,更别提他多年前放纵自己徒弟和魔修女相恋。
      
      庄月重清楚好友和他不同,对方认为仙魔两道如同光和暗,共存好过不死不休。
      
      他当时听完对方这番言论暴怒,拍碎桌子和他打了三天三夜,没分胜负,不欢而散。
      
      楚宗一双凤眼微眯,眼眸流转间仿佛是在算计着什么:“我好歹是一个掌门,扫除魔道孽障这种事我当然得出面。”
      
      跟随庄月重来的人里有他的弟子,他们看见楚宗露出吃惊的表情,连忙抱拳道:“师尊。”
      
      “你们继续打扫。”楚宗随意的摆手,随后好奇的问庄月重,“哎?这暴尸荒野不太好吧你平时都怎么处理?”
      
      “把这里炸了。”庄月重淡淡的说道,他抬手往月冷剑身划过,那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像是一件上好的白玉瓷器。
      
      月冷很快恢复成原样,剑身在月光下反射着冷冽危险的光芒。
      
      楚宗:“……”难怪他最近游玩总发现大坑,原来是庄月重炸出来的尸坑。
      
      庄月重并没有就这么离开,而是往魔修藏匿的巢穴走去。
      
      楚宗自然同他并肩而行,他此行来的目的就是想和他说温柏榆的事情。
      
      这对师徒真有意思,师父忙着杀魔,徒弟忙着杀鱼。
      
      但还没等他找机会说,庄月重站在幽暗的洞穴中,阴沉着眉眼道:“这里没有沈清止的气息。”
      
      楚宗听到这名字时收敛了脸上嬉笑之色,沈清止是魔修之首,那些诡异的邪术都是他所创。
      
      心术不正,急于求成的修仙者就是被他蛊惑,堕入魔道。
      
      但沈清止生性狡猾,又极为擅长易容之术,修仙界除了曾和他正面交锋的庄月重外竟无人知道他真容。
      
      “这里只是其中一个隐匿巢穴,没有他的气息不是很正常?”
      
      庄月重冷声道:“这些天魔修频频有动作,我铲除的数十个地方均没有留下活口,沈清止身为魔尊,按理说早该找我报仇。”
      
      楚宗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要么死了,要么就是出了什么变故一时间没办法出现。”
      
      “最初的异样就是在柏榆和温间押送的宝物被毁时。”庄月重突然说道。
      
      这事早已以温柏榆勾结魔修残害同门,最终废除仙根,驱逐异世为结局,可楚宗从庄月重的态度得知此事没那么简单。
      
      倘若温柏榆没有勾结魔修,那为什么死的只有白温间,而他毫发无伤呢?
      
      楚宗看着庄月重墨色的双眸,意识到了什么说:“你这阵子如此频繁的清剿魔修,是为了逼沈清止出来了解真相?”
      
      环绕在庄月重身边的月冷发出嗡嗡声,似乎因为主人身上弥漫的杀意,愈发变得躁动。
      
      “真相和他的命——我都要。”
      
      两人沉默的走出巢穴,这时庄月重神色古怪的看着楚宗,问道:“你还没说你此番前来的目的。”
      
      “呃……”楚宗用扇掩面,本来是想来开庄月重玩笑,结果人家为了修仙界在拼命,自己哪好意思说那些话,“我来就是想说你徒弟在异世很好,你不用担心。”
      
      庄月重蹙眉道:“我担心那逆徒什么?”
      
      嘴硬心软的家伙,不担心你怎么不直接把人家逐出师门一了百了。楚宗没有挑明,一来他打不过庄月重,二来他可是斯文人,不动刀枪。
      
      他翻了个白眼说:“好吧,是我自作多情。”
      
      庄月重略过这个话题:“既然来了,就跟我去下一个地点清剿魔修。”
      
      “不是吧?还有?”楚宗以为一月一次的清剿活动结束了。
      
      “还有十处。”庄月重施展法术把楚宗偷偷召出来的仙鹤困住,抓着对方的肩就往天上飞。
      
      “十处?庄月重你还是人吗!你比魔修还残忍百倍!!!”楚宗在半空中大喊。
      
      跟随在庄月重身后御剑飞行的修士们低头装耳聋,这话也只有楚宗敢这么说。
      
      ……
      
      温柏榆卖鱼的摊子顾客络绎不绝,摊主大妈甚至还赶紧打电话让人多拉几箱鱼过来。
      
      虽然温柏榆拒绝签名合照,但没有阻止拍照行为,所以一部分为了他来卖鱼的妹子都拍了照。
      
      “哥哥加油!”
      
      “谢谢,要买什么鱼?”
      
      “哥哥好帅,想在哥哥睫毛上跳舞!”
      
      “谢谢,鱼已经切好了。”
      
      无论面对多少妹子发自内心的表白,杀鱼佬温柏榆不为所动,一心一意,神情专注把每一条鱼都杀得干干净净。
      
      三个小时温柏榆就把摊主大妈的鱼都卖光了。
      
      摊主大妈笑逐颜开,握住温柏榆的双手说:“谢谢你啊,我还是第一次生意这么好嘞!”
      
      温柏榆微微一笑说:“拿人钱财,这是我应该做的。”
      
      听到这摊主大妈立刻拿出三张百元大钞塞在温柏榆手里:“下次有空再来帮阿姨杀鱼哈,工资可以再谈!”
      
      温柏榆看着手里的钱,这算是他在异世靠自己能力赚到的钱,他多了几分成就感,点了点头道:“多谢。”
      
      “哎哎娃儿!”之前拒绝他的摊主叫住他,“来帮俺杀鱼不,俺出五百!”
      
      温柏榆足够租借古琴,所以他摇头婉拒:“抱歉,已经不需要钱了。”
      
      那名摊主闻言悔得肠子都青了,和隔壁满面红光的摊主形成鲜明对比。
      
      温柏榆拿出钱和老板租借了古琴,随后说好几点送去指定地址。
      
      解决完乐器的问题,温柏榆走出琴行,手里拿着老板给的矿泉水,他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半。
      
      现在离演出还早,温柏榆询问摄像师能不能回宿舍待着,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他只好在街上随意乱逛。
      
      在经过一处天桥时,他竟然巧合的遇见了陆誉,只见他坐着塑料矮凳子,面前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大小不同,方形的盒子
      
      他旁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用极为潦草的笔迹写了一行字:帅哥贴膜,手机,相机,笔记本,保全机……
      
      温柏榆拿出手机查了一下贴膜的意思,大概了解是保护手机的屏障。
      
      陆誉选的这个地方人来人往,大多数光顾他生意的都是妹子,眼睛都是盯着他看的。
      
      温柏榆走过去时陆誉正好贴完一个,他把手机递过去:“50,支付宝和微信扫这里。”
      
      妹子对着他那张帅气的脸连连点头:“我愿意!”
      
      温柏榆一听心生羡慕,这比他杀鱼赚钱多了。
      
      陆誉暗暗翻了一个白眼,撇过头懒得看对方花痴的表情,这么一转头就看到眼含羡慕的温柏榆。
      
      他下意识想遮掩自己毫不帅气的贴膜行为,但转念一想,眼前这位杀鱼佬才是在丢人链最底层。
      
      “先不贴了。”陆誉把牌子撤掉,挥退围在他身边的妹子们,转身从口袋掏出来一打零钱,手指飞快地数着。
      
      温柏榆蹲在他旁边问:“赚了多少?”
      
      陆誉挑眉,微微扬起下巴说:“不多,这里加上扫码的大概八百多。”
      
      说完还“啧”了一声,显然嫌弃赚少了。
      
      “八百多,很厉害啊!”身无分文的温柏榆眼眸微亮,用的时间一样,可陆誉比他优秀多了。
      
      异世人虽然武艺不精,但是真聪明。
      
      陆誉嘴角扬起,但是很快被他按下,他故作深沉的咳了一声:“一般般,对了你怎么不继续杀鱼了?”
      
      “鱼都卖光了,我用钱租好了古琴。”温柏榆起身坐到桥栏上,束在脑后的长发随风飘扬,明媚的日光落在他印花T恤上,宛如镀上一层淡淡的金粉。
      
      陆誉注意到原本黏在他身上的目光都转移到温柏榆去了,他气不打一处来:“既然你都搞定了,该干嘛干嘛去,我还要继续赚钱。”
      
      “我也想贴膜。”温柏榆对这赚钱法子十分好奇,将来他要是当不了爱豆,他可以靠贴膜为生。
      
      陆誉大怒,人设都稳不住了:“你干嘛跟我抢饭碗!”
      
      温柏榆无辜地眨眼,灰眸在光线明亮的地方泛着宝石般的光泽:“多个人帮忙,不是能更快赚到钱买乐器吗?”
      
      陆誉无言以对,挥挥手道:“总之就是不行,你要帮忙你去找莫赵瑾,他需要,快去快去!”
      
      温柏榆见状只好起身后退几步,只见陆誉重新把牌子挂上,继续他的贴膜生意。
      
      对方明确表示拒绝,温柏榆不好勉强,他拿出手机询问莫赵瑾人在哪,要过去找他。
      
      莫赵瑾没问原因,直接就发了所在的定位。
      
      温柏榆按照地址寻了过去,在一处公园见到了莫赵瑾,对方和陆誉不同,他坐在喷泉旁,围在身边的都是小朋友。
      
      莫赵瑾双手套着造型可爱的手偶,正用腹语进行对话,偶尔说到好玩的地方还能引起小朋友们的笑声。
      
      他带着金丝眼镜,气质贵气,他平日里说话有理有据,好似天生是领导者。
      
      但此时的他眼睛因为笑容成为月牙状,整张脸庞都带着暖意。
      
      温柏榆觉得这样的莫赵瑾更加真实。
      
      莫赵瑾看见了他,朝他笑了笑,操纵着手偶对小朋友们说:“看啊,另一个好看的大哥哥来了!”
      
      有小朋友跑过去拉着温柏榆跑过来,温柏榆好奇的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他们的父母临时有事,我负责照看他们。”莫赵瑾将自己手中的手偶套在一个女孩的手上。
      
      “这就是你的赚钱方式?”温柏榆环视公园的环境,“孩童性格活泼,你一个人在这里照看几十个,不妥。”
      
      莫赵瑾无奈的说:“我原本可不是打算照看孩子的,我只是在这里负责表演腹语,但是临时有一位家长有事,出钱拜托我照顾,一来二去就这么多了。”
      
      “这就是陆誉不欢迎我,而你却主动把地址告诉我的原因。”温柏榆算是知道莫赵瑾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些事情。
      
      莫赵瑾笑了笑问:“大家是一个团体,帮帮忙?”
      
      “这是自然。”温柏榆眼疾手快的扶住一个差点因为奔跑而摔倒的男孩。
      
      有了温柏榆帮忙,这几十个原本不算太调皮的孩子期间没有闹出什么意外。
      
      临近黄昏,孩子家长们陆续来带走孩子,莫赵瑾拿到了三千酬劳,他给温柏榆递过去一张纸:“辛苦了。”
      
      “谢谢。”温柏榆擦了擦额头的汗,他觉得照看孩子比修炼累多了,“你其实可以选别的赚钱方式的。”
      
      莫赵瑾的手偶送给了小朋友,他伸展活动了一下手指说:“我喜欢小朋友,喜欢在他们面前表演腹语。”
      
      温柏榆好奇的问:“那你为什么会成为艺人?”
      
      莫赵瑾勾起唇角:“我喜欢小朋友,这不代表我不喜欢大人啊,能让全世界看到我,这种感觉我拒绝不了。”
      
      “原来如此。”
      
      “既然说到这个话题,我想采访你一下,大侠,你身手不凡,为何选择成为一名艺人呢?”莫赵瑾问。
      
      温柏榆没有什么选择,起初只是因为碰到了周墨墨,为了报恩和赚钱成为了艺人。
      
      在遇到周静远后,对方替他解决了身份证的问题,加上他对异世逐渐了解,艺人这个身份对他来说不是那么需要。
      
      他想要平静低调的生活,可是艺人偏偏相反,一举一动都受人瞩目。
      
      有时候他也会冒出一个念头:要不要放弃当艺人。
      
      可是当一个普通人,平淡的度过余生,这就是他的结局吗?
      
      【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
      
      田秀那番话出现在他耳边,他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攥紧。
      
      他想成为这样的人,不想碌碌无为。
      
      他可是师尊的弟子,纵然回不去,也不能丢了明月派的面子。
      
      “我想成为站在顶端,最闪耀的星星。”温柏榆有了目标,摆脱了暗藏于心的的灰霾,俊逸的脸庞绽放的光芒令人移不开眼。
      
      莫赵瑾看了半晌,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该问这个问题。
      
      他一个直男看温柏榆都看愣了,这要是播出后得迷倒多少人。
      
      ……
      
      距离演出还有半个小时,四组都在做最后的准备。
      
      节目组禁止他们提前排练节目,这也是为了考验他们。
      
      莫赵瑾拿出写好的剧本交给两人:“每个组表演时间是五分钟,我们要用一首歌的时间来完整的表达一个故事,这有难度,可是只要完美演绎出来,我们一定能成为本期最大的看点。”
      
      温柏榆翻开剧本,剧本上面有故事的名字,叫做《英雄梦》,讲述一个少年侠客行走江湖,用手中的剑匡扶心中正义。
      
      但既然名字有个梦,自然是会出现反转,到最后少年醒来,才发现一切只是他的梦,他只是一个不会武功,平平无奇的少年。
      
      “不是吧?过程那么爽怎么安排这个结局,看得我憋屈。”陆誉放下剧本,不明白莫赵瑾为什么要这么设定情节。
      
      莫赵瑾推了推眼镜,闪过一道白光,只见他平静的说:“你们认为什么样的故事能让人念念不忘,皆大欢喜的结局还是失去爱人的悲痛结局?”
      
      没等他们回答,莫赵瑾又道:“每个人的一生多少会有遗憾的时刻,甚至无数次幻想回去改变,那就是意难平。”
      
      温柏榆闻言心口仿佛被一根细针轻轻扎了一下,他何尝没有意难平的时候。
      
      他对师尊终究是一生念念不忘却得不到回响。
      
      “就照你说的演。”
      
      二对一,陆誉也只能答应,他嘀咕道:“要是观众不喜欢大家就一起倒霉。”
      
      上场顺序是通过抽签决定,莫赵瑾上前抽签,运气极好的抽到最后上场,这样他们有了更多的准备时间。
      
      第一个上场的是B组徐途远,郝湖,沈天磊。
      
      温柏榆和他们只是点头之交,只知道他们无论是唱唱歌还是跳舞都十分擅长。
      
      他们选择的是一首安静优美的英文歌,只买了一架钢琴,由郝湖弹奏出美妙的音符,加上他们三人不同声线,两者完全融合,让台下的观众听得如痴如醉。
      
      温柏榆听着感觉整颗心都平静了下来。
      
      “哐哐——”一阵脚步声传来,还伴随着一些叮叮当当的细响。
      
      白兴言穿着马丁靴,朋克牛仔风的黑衣黑裤,腰带链接口袋的两条银色链子因为走动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
      
      他画了黑色眼线,眼神多了几分攻击性,他瞥了一眼台上的三人,勾起嘴角道:“听着都犯困,我已经迫不及待炸裂全场了。”
      
      说完他搭着温柏榆的肩笑着问:“高手,你这次还准备耍剑?”
      
      他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刻意咬重了音。
      
      温柏榆表情不变,仿佛没听出他暗藏的嘲讽,点头说:“我只会发挥自己擅长的。”
      
      白兴言不屑的轻哼,心想这期播出后票型应该能远远领先了,一个只会武功的人是不可能成为他的对手。
      
      他不知道的是,温柏榆能握在手中的不仅仅是剑。
      
      十大乐器,他都在友人的指导下学会,那名友人被人称之为‘乐仙’。
      
      而曾经那名友人便对温柏榆说:“如果不是你专注剑道,我的乐仙之名早就该易主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病名为爱地雷,今天更新到此结束,谢谢支持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