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B组演唱结束后获得台下观众的好评,温柏榆对下台的他们说:“很触动人心的音乐。”
      
      徐途远表演完了很轻松,笑了笑说:“多谢夸奖,你们组也要努力。”
      
      接下来要上台的是D组。
      
      温柏榆看白兴言等人从他身边经过,走上舞台。
      
      郝湖摇头,用玩笑的语气道:“他们脚底仿佛踩着蝼蚁般,脸上就差没刻个狂了。”
      
      沈天磊被他的形容逗乐,点头说:“不狂怎么说唱?气势第一嘛。”
      
      温柏榆看他们心态挺放松的,问:“你们是提前想到D组的节目才选择这首歌的吗?”
      
      徐途远嘴里叼着一根牙签,坐在后台的箱子上说:“对啊,以静制动,如果和他们硬碰硬没有优势的,总会有观众是喜欢我们这种风格。”
      
      “喂你悠着点,你可是走优雅王子路线的,翘二郎腿是干嘛?”郝湖提醒他。
      
      徐途远不在意的摆手:“我忍着烟瘾难受,放心吧,又不是直播,后期知道什么该播什么不该播,这可是我们公司出品的节目。”
      
      郝湖见状就没再说什么,他看向一旁的温柏榆,好奇的问:“你怎么不去做准备?”
      
      温柏榆不解道:“节目组不是说不能提前准备吗?”
      
      他这话一出,三人都睁大眼,仿佛看着稀缺动物一样。
      
      任谁都知道节目组这话是说给观众听的,这样可以让观众对表演的艺人们有更高的评价和好感,但暗地里肯定得排练准备以防意外。
      
      没想到温柏榆是个实诚人。
      
      徐途远算是彻底对他改观了:“你现在还来得及准备,还有两组表演。”
      
      温柏榆是真的觉得不需要准备什么,只要不让他唱歌,问题不大:“不用。”
      
      见他这么说,其他人便没有再说什么,不管怎样他们还是竞争的关系。
      
      以白兴言为C位主唱的演出获得了观众热烈的呼喊,在他们带动下,大部分观众都站起来随着表演,宛如变成了一个大型蹦迪场。
      
      温柏榆感觉到了他们内心爆发出来的能量,他们是真心喜爱这个舞台。
      
      这是他无法理解,却隐隐有些羡慕的模样。
      
      回想从前,他的目标就只有完成师尊的任务,管理好门派的事务,成为所有人称赞的存在。
      
      可是那样他开心吗?温柏榆此时怎么都回忆不起来当时的感受了。
      
      白兴言等人走下舞台,他发尾处随着走动滴落汗水,见温柏榆看着他,挑眉道:“怎样?”
      
      温柏榆知道他问什么,笑了笑:“很好。”
      
      白兴言得到满意的回答,他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毛巾,盖在头上,只有那嘴唇扬着:“那你可别被我吓到表演失常。”
      
      温柏榆神情沉静:“敬请期待。”
      
      郝湖一脸吃瓜模样,隐隐感觉到一股硝烟味了。
      
      C组的庄星洲,子然,宓正走的是阳光小奶狗路线,歌唱和舞蹈分工合作,但因为观众因为前面白兴言的表演中还没缓过劲,他们的掌声明显弱了几分。
      
      子然下台时仿佛浑然没发觉这样,跟温柏榆打招呼说:“大佬期待你表演啊,你这次是不是还会表演舞剑啊,想看。”
      
      温柏榆在他们演唱时候已经换了他那件标志性的青衣,他用的剑是节目组准备好的道具。
      
      其他人都来到后台准备看他们到底准备了什么节目。
      
      搬上去的是古琴,电吉他和架子鼓,舞台暗下来,观众见状逐渐安静下来。
      
      “一人一剑一江湖,这是他所走的路。”
      
      话音刚落,一束光照下,众人看见站立在舞台中央,青衣灰眸的温柏榆。
      
      白兴言在后台挑眉:“旁白是莫赵瑾吗?”
      
      时新知点头:“是啊,看来他们是要尝试舞台剧风格的演出。”
      
      “咚——”架子鼓敲响一声。
      
      “江湖强者为尊,他用手中的剑,讲述着坚持的义!”
      
      温柏榆古井无波的眼眸突然一变,挥剑,凌厉的目光随着剑光所指的方向一并刺去。
      
      “这基本就是无实物表演了,面部表情控制的很好。”徐途远没想到温柏榆除了剑法好,演技也不差,那些说他拉踩人的文章,没准是有人刻意想抹黑他。
      
      “斩,斩,斩!”莫赵瑾的声线愈发激烈,他弹奏着电吉他,陆誉配合着他的节奏敲击架子鼓。
      
      温柏榆代入感太强了,在这一刻他仿佛站在魔修的巢穴中,刀刀见血,划破血肉的触感让他无法停下来。
      
      邪魔不除,天地不宁。
      
      他仿佛杀红了眼般,手中挥剑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陆誉都快跟不上他的速度了。
      
      子然都看呆了,微微张嘴,半晌说了一句:“好帅啊,你们看剑都变成残影了。”
      
      空安歌看了一眼观众席的人,耸耸肩道:“光是舞剑不够,但是音乐和故事这么一融合,无敌了。”
      
      他有了非常悲观的念头。
      
      白兴言沉着脸,转身离开,他可懒得去演虚伪鼓掌。
      
      “终于——他身边空无一人。”
      
      电吉他和架子鼓同时停止演奏。
      
      温柏榆仿佛当头一棒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摄像机捕捉到他神色空茫。
      
      第二束光下来,他面前出现一张古琴。
      
      “少年侠客有一位心仪之人,他曾许诺与对方共白头,长相守,可最终少年选择了另外一条她无法同行的道。”
      
      温柏榆手一颤,斩落无数罪恶的剑掉在了地上,他却仿佛没有看到般,迈着不稳的步伐走到古琴面前。
      
      修长的手覆在琴弦上,指下的琴音袅袅,弦音低鸣间仿佛是历经沧桑,永失痛爱在诉说着。
      
      陆誉和莫赵瑾此时成了背景板,这段是属于温柏榆的独戏,他们并不知道温柏榆会选择什么曲目。
      
      陆誉是看不惯温柏榆的,起初的理由是那篇拉踩文章,但是后来他发现那理由其实站不住脚。
      
      或许他不是看不惯,而是嫉恨自己成为不了温柏榆。
      
      他内心深处相信温柏榆不会乱来,可以很好完成他们的表演。
      
      莫赵瑾恐怕也是这么想的,才毫不犹豫安排温柏榆独自一人完成这段表演。
      
      陆誉不由得对莫赵瑾多了几分忌惮,对方的大局观是比所有人都优秀的。
      
      但是恐怕对方没想到,温柏榆不但武艺高强,连琴艺技巧也十分专业。
      
      莫赵瑾的神色隐藏在阴影中,陆誉在他身旁都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他似乎是感觉到了陆誉的视线,转头过来,脸上的神色玩味。
      
      陆誉莫名的心里一跳,可转而莫赵瑾转过脸,开口继续用旁白的声线说:“少年侠客的江湖才刚刚开始……”
      
      “可少年的梦却醒了。”
      
      “噔——”温柏榆指下的琴弦断了,他猛然抬头,这时头顶的光灭了。
      
      待一分钟后重新亮起,温柏榆却不再是那身淡然如竹的青衣,而是一件白色的现代常服。
      
      他站在那里,怔愣了半晌,看着空荡荡的手,终于说了第一句也是整个表演唯一的一句台词。
      
      “我的剑……我的琴不见了。”
      
      观众席上没有人出声,似乎同少年一样没能从那江湖梦醒来。
      
      直到灯光全部亮起,陆誉和莫赵瑾来到温柏榆身边鞠躬,他们才恍然明白这个故事的深意。
      
      “啪啪啪!”如雷的掌声响起,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太棒了吧!”
      
      “我这是免费看了一个舞台剧,血赚!”
      
      “姐妹知道我看了现场版都扬言要暗杀我了哈哈哈哈!”
      
      陆誉和莫赵瑾往台下走,后者不经意的回头一看,发现温柏榆没有跟随他们一起下来,而是返回去把掉在阴影处的剑找到拿了起来。
      
      莫赵瑾等他回来后问:“为什么还特意把剑拿回来?”毕竟善后是工作人员负责,一般没必要去做这些事,也不会被录进去。
      
      温柏榆提剑,一本正经的说:“剑在人在!”
      
      莫赵瑾“……”
      
      你提剑的样子真帅但是你摸黑找剑的动作真的很狼狈。
      
      子然俨然成为了温柏榆的小迷弟,凑过去激动的说:“温大侠我想拜你为师!”
      
      温柏榆汗颜:“我不收徒。”
      
      子然并不失落,接着说:“没有提前排练的无实物表演,你是怎么做到的啊?你明明不是北影或者中戏毕业的。”
      
      温柏榆想了想回答:“顺其自然就可以了。”
      
      这是他的实话,但众人都认为是敷衍。
      
      唯有子然信了:“那温哥你是天生为演戏而生!天赋型演员!”
      
      这话一出和子然同组的两人没好气的瞪他,有他真的夸对手的吗?表面夸赞下就算了,还没完没了的彩虹屁输出。
      
      温柏榆脸皮薄,架不住他那炽热的眼神和夸赞,他自己是真的不觉得做了什么很厉害的事。
      
      “多亏了赵瑾和陆誉才能完成这段表演,我只不过是努力跟上他们。”
      
      喂喂你这是开始说获奖感言吗?太猖狂了!
      
      子然直接被半拖半拉带走,其余人也是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离开。
      
      温柏榆眨了眨眼,转头问莫赵瑾:“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莫赵瑾深深的打量他,摇头说:“你没错,你只是说了大实话。”
      
      能气死人那种。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届作者忏悔大会正式开始:
    “我错了,我不该被我家肉松(猫)迷惑,在它身上浪费了大量的注意力和时间,导致更新卡顿,我入戏写文,它跳到我键盘上走猫步,我遭不住啊,我是个撸猫人,我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撩拨!”
    “我保证,接下来持续更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