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温柏榆还转头朝他们笑了笑说:“你们好,我已经开始赚钱了。”
      
      语气还带着丝毫没掩饰的骄傲。
      
      莫赵瑾和陆誉:“……”
      
      陆誉忍不住想,为什么这货票数是第三名,难道对方走的就是出其不意?
      
      杀鱼……那味太重了吧,好歹是朝爱豆路线出发的人,温柏榆这么做难道不会成为将来的黑历史吗?
      
      他真是越来越搞不懂对方到底在想什么了。
      
      莫赵瑾从当前情况问了句:“你帮忙杀鱼能赚到多少钱?”
      
      “三百。”温柏榆回答道。
      
      “三百!?”陆誉说话调子一下子提高,“你三百能买古筝吗?你别搞那些质量差的来!”
      
      温柏榆停下刀,耐心的说:“我和卖琴的老板说好了,以三百为租金租借了一把琴,质量的话是上乘,不用担心。”
      
      租借?莫赵瑾倒是一时间没意识到这个方法,节目组的任务让他们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思维,认为必须赚到大金额去买质量高的乐器。
      
      这样就会导致任务难度加倍,毕竟你想不到一天时间去赚几千甚至上万不是那么容易的,就算能赚到,大多数是托了节目组的福。
      
      他此时明白了温柏榆的行为,他这样反而足够真实,这才是能融入普通人生活的爱豆。
      
      真是不简单,莫赵瑾多了几分危机感,他能想到这期节目播出后,恐怕保不住第二名了。
      
      陆誉还没想通其中的关键,他反正是看不下温柏榆这副小家子气的模样,略显不屑的关掉了视频。
      
      莫赵瑾深深看着他说:“那么晚上见。”
      
      温柏榆继续利索的杀鱼:“晚上见。”
      
      节目组的选手们都是刚签约的新人,大部分路人都不认识他们,但温柏榆长得好还有摄像机,有人拿出手机录制视频上传到微博。
      
      他那竹叶的视频热搜刚下去不久,这视频一出,网上冲浪的大部分网友认出这标志性的长发灰眸,很快引发了新的热度。
      
      “节目组的任务吗?竟然让温柏榆杀鱼我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平平无奇杀鱼佬。”
      
      “你在吃屁!这么帅的杀鱼佬,我愿意一辈子吃他杀的鱼。”
      
      “不过这刀工确实是专业的,一位来自某东方的厨师认证。”
      
      田秀看到视频时惊呆了,这地方不就是她家附近的菜市场吗?
      
      意识到这点她立刻换上出门的裙子,提着菜篮子朝她妈妈喊了一句:“妈我出去买鱼!”
      
      田母:“你不是不爱吃鱼吗?咦?人呢?”
      
      田秀清楚温柏榆这是在进行节目录制,虽然不太清楚哥哥的任务是什么,但是光顾就对了!
      
      节目是网上投票的,所以胜负关键还是看谁能在网上引发更多的热度。
      
      田秀提着菜篮子站在菜市口,一眼就看到人群最多的地方,现在温柏榆所在的摊位已经排起了队。
      
      她拿出手机,借着屏幕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过去排队等候。
      
      有不少人卖鱼归卖鱼,还提出要温柏榆的签名和合照,但这都被耿直的温柏榆给拒绝了。
      
      他得认真杀鱼赚钱,那些花里胡哨的影响他工作。
      
      认真杀鱼的他终于在看到田秀时微微诧异:“是你啊。”
      
      毕竟是第一个当他面大声告白的妹子,他自然不会忘记。
      
      田秀神情有一瞬的激动,但很快她面上露出一抹黯然,和隐隐的哀怨:“你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温柏榆:“?”
      
      田秀轻轻叹气一声:“没用的,像你这么出色的男人,不管躲到哪里,就好像漆黑中的萤火虫,那样鲜明,那样出众。你那忧郁的眼神,乌黑的长发,神乎其技的刀法,还有那瓶开盖农夫山泉,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她拍了一下放置鱼的木板,眯了眯眼正色说:“不过,虽然你是这样的出众,但不管怎样,那晚的事情你必须付钱!”
      
      这可是她特意改动的电影台词,哥哥可一定要接下啊!为了给温柏榆创造热度,田秀可谓是拼了。
      
      这本是许多人看过的经典影片,但她万万没想到温柏榆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自然没看过那部电影。
      
      所以温柏榆当真了,田秀的话让他想到那天晚上,两人的对话和他最后送的符箓。
      
      田秀是支持他的人,只是送一张符箓让对方失望了吧。
      
      可是他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了。
      
      温柏榆垂下眉眼,细长的睫毛在眼睑打下一抹阴影,灰眸像蒙了一层灰似的珍珠般,不见半分光彩。
      
      “我原以为我们是君子之交,没想到是虚华的金钱买卖。”
      
      田秀对上温柏榆落寞的眼神心颤了颤,心疼得几乎快说不出话来了。
      
      哥哥你的演技太好了吧!
      
      田秀颤着唇开口:“讲感情也要付钱的!”
      
      “我明白,但我现在手头拮据。”温柏榆实话实说。
      
      旁边的摊主大妈看不下去了,拿出一条鱼说:“妹子这条鱼送你了,别来打扰我做生意啊!”
      
      田秀看火候差不多了,微微薄怒接过鱼:“你有种,山水有相逢!”
      
      温柏榆看她要走,着急道:“你的鱼还没杀呢!”
      
      田秀一个踉跄差点没走稳,她头也不回走出去,远离摊位后回头望去,心想:哥哥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温柏榆整理好心情继续杀鱼,事有轻重缓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赚取钱财准备今晚的演出。
      
      同一时间,D组的人在街头成功举办了堪比演唱会的表演。
      
      时新知买来了矿泉水递给空安歌和白兴言,略显兴奋的说:“我们到目前为止赚了1000!现在金额还在上升。”
      
      白兴言仰头把矿泉水从头淋下,甩了甩沾湿的发尾,弯着唇说:“还会更多的,喏,那么多人帮我们拍视频,都是宣传。”
      
      空安歌看了一下手机便签说:“这钱距离我们要买的乐器还差得多,白哥,其实乐器可以考虑租借。”
      
      时新知皱眉说:“租借乐器不就是告诉所有人我们能力不足,赚不够钱?”
      
      空安歌没想到时新知连这点都要和别人攀比,反驳说:“我们参加的可不是经商节目,现在就为了赚钱这么用力,晚上的演出怎么办?”
      
      “以我的体力唱跳一天都没问题,你要是身子虚可以待在后面休息。”时新知只当空安歌是想偷懒,在他看来其他组的人一定都是拼命的用自身才艺在赚钱,没准数额早就超过他们组了。
      
      粉丝们怎么会讨厌赚钱少的爱豆呢。
      
      他们因为忙都没有看微博,如果他们看了,就能看到前十有#温柏榆杀鱼#这条热搜。
      
      “够了。”白兴言冷冷打断两人的针锋相对,旁边还有摄像机,这两人怎么能蠢到当面表现出不和。
      
      两人顿时闭嘴,他们这组是以白兴言为首,基本对方做什么决定,他们只有跟随的份。
      
      白兴言转头看向街道,空安歌说的有道理,但如今为了看他们表演的人越来越多,已经不可能取消表演。
      
      “就算只有一个观众,我们都该把表演进行下去,这才是一名歌手的修养。”
      
      白兴言把空瓶子丢进垃圾桶,起身道:“走吧,该开始了。”
      
      周静远持续关注温柏榆,加上她的妻子支持温柏榆缘故,他看到了对方在杀鱼的视频。
      
      周静远:“……”
      
      温柏榆在修仙界也是一名修为高强,惊才风逸,令许多女修爱慕的君子。
      
      现在竟然沦落到在菜市场杀鱼……真是世风日下啊。
      
      可是师尊说不用管,这样发展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他觉得温柏榆真是越来越接地气了,就跟他魔修媳妇一样,以前是那么妖媚勾人,现在都能一边抠脚一边喊视频里的人做老公了。
      
      “姓周的,快给我切个苹果来!”
      
      “好的。”周静远丧气的应了一声,有些哀怨的想,现在都不像以前甜甜的喊相公了。
      
      切水果的时候他感觉到一阵灵气波动,是从书房传来的。
      
      “你师尊弹视频来了。”作为几乎和普通人没区别的魔修,周静远的妻子同样察觉到了灵气。
      
      周静远拿抹布擦了擦手:“我去看看。”
      
      他来到书房,传世镜的镜面发出微光,他默念一段口诀,很快楚宗的身影浮现。
      
      “师尊。”周静远想距离上次联系还没多久,看来是因为温柏榆的关系。
      
      果然楚宗摇了摇扇子,他又不是庄月重,整天以修仙界安危为重,忙得跟陀螺似的,他自从知道温柏榆成为了艺人,每天就琢磨好奇这事,耐不住联系周静远,他故作懒散的问:“温柏榆情况如何?”
      
      周静远虽然敬重楚宗,但来异世多年,适应了人人平等的环境,没有以前那种畏惧感,他老实回答:“回师尊,温柏榆现在正在杀鱼。”
      
      “杀鱼?”楚宗不由得靠近几分,好奇的睁大眼,“为什么在杀鱼?”
      
      周静远摇头说:“具体我还不是很清楚,大概这是他的任务吧。”
      
      “啧啧,竟然沦落到去杀鱼,真好奇庄月重那个老古板知道后是什么表情。”楚宗眼底隐隐略过一丝兴奋的光。
      
      周静远:“……”
      
      师尊,你知不知道你这副模样像极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
      
      

  • 作者有话要说:  田秀那段台词来自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国产凌凌漆》经典桥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