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喝酒狂欢的下场就是清晨被导演组喊醒时,除了没有醉的温柏榆以外,其他人不是有人头疼,就是神情略显呆滞。
      
      至于气色有化妆品和后期美颜滤镜加持,个个还是稳住了颜值。
      
      他们聚集在宿舍楼下的门口,站成一排,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主持人扫了他们一眼,笑着说:“大家经过昨晚的嗨皮,看上去还有人没回过神呢。”
      
      众人闻言你看我我看你,终于找到那个最显眼的——半眯着眼的子然,他昨晚喝到睡死被温柏榆扛回房间去的。
      
      站在他旁边的庄星洲见不得他继续丢人,暗暗往他脚一踩。
      
      “啊!”子然猛地睁大眼,刚想问谁踩他,庄星洲连忙双手捧着他的脸说:“清醒点。”
      
      子然:“哦。”
      
      众人不由得笑出声。
      
      主持人同样觉得很逗,眼前这些人还没正式踏进娱乐圈,心思都还是纯粹的,喜好都摆在脸上。
      
      逗乐环节过去,主持人言归正传道:“今天你们有新的挑战任务,请好好听我接下来的介绍。”
      
      “我们在广场布置了舞台,晚上八点你们每组将进行表演,但是……”主持人意味深长的停顿了一下,“节目组不会给你们提供表演时需要的伴奏。”
      
      白兴言环手,自信的笑了笑:“无所谓,我就是行走的伴奏机。”
      
      主持人说:“你的个人能力毋庸置疑,但这是团体表演。”
      
      白兴言闻言沉下脸。
      
      莫赵瑾注意到主持人言语中暗藏的疑点,他问:“那我们需要怎么做才能得到音乐伴奏?”
      
      主持人赞赏的看了他一眼说:“从现在开始到出演时间,你们每个人都不能动用自己的资金,需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赚到买乐器的钱。”
      
      原来坑挖在这呢,众人很快开始思考自己要表演的节目和所需乐器。
      
      “那么就期待你们今晚的表演。”主持人说完就离开。
      
      原本站在一排的四组顿时纷纷保持距离。
      
      莫赵瑾率先询问:“今晚的表演你们有什么想法?”
      
      温柏榆保持沉默,倒是陆誉说:“跳舞唱歌都没有问题,但是白兴言那家伙唱功了得,寻常的表演会被比下去。”
      
      不动歪脑筋,回归到比赛的陆誉一言一行都十分正常。
      
      莫赵瑾点头:“论特点我们不会输给白兴言那组,我提议表演舞台剧。”
      
      “舞台剧?”陆誉想了想可行,“那剧本要选什么种类的?”
      
      莫赵瑾拍了拍温柏榆的肩膀笑着说:“我们有柏榆,自然要尝试剑胆琴心,侠骨柔情的古风剧。”
      
      陆誉心想那风头岂不是都被会武功的温柏榆抢了,他有些不甘愿的说:“那岂不是得准备笛箫古琴类的乐器,我只会吉他和钢琴。”
      
      这时温柏榆说:“我会。”
      
      莫赵瑾和陆誉同时看向他。
      
      温柏榆知道今晚是团体表演,担心自己会拖累两人,他说:“如果需要琵琶、二胡、编钟、箫、笛、瑟、琴、埙、笙、鼓的演奏我都可以。”
      
      陆誉跟看怪物似的看他。
      
      莫赵瑾同样有点震惊:“你样样精通?”
      
      “精通谈不上,但是演奏没问题。”这还是温柏榆去历练人间时,结交了一名喜好乐器的友人,在对方熏陶下他也学了一些。
      
      妈的我不信!你这么牛逼你干嘛来和我们抢饭碗!啊!!!陆誉心里土拨鼠鬼畜版咆哮,但顾及有摄像机在旁边,他只好憋着,导致面部表情十分怪异。
      
      莫赵瑾比他想得开,现在温柏榆越厉害,他们整体票数越能一直保持领先。
      
      “倒不用需要这么多乐器,有古琴就够了,我们还可以准备架子鼓和电吉他,加入一些摇滚类元素。”莫赵瑾看着温柏榆,对方长发灰眸,衣服虽然换成了夏日常服,但还是有古人的那种韵味,光是看着他就有无限的剧本灵感源泉袭来。
      
      他不由得想自己将来可以试试成为一名编剧。
      
      大致敲定了表演节目和所需乐器,他们分头行动,毕竟赚钱也是展示自己能力的重要一环,团队合作留给晚上,他们最终还是要靠观众投个人票。
      
      分开行动,温柏榆走在街上,思索该如何赚取钱财。
      
      卖艺?他想到初到异世时当众卖艺毫无收获,摇了摇头。
      
      跟拍温柏榆的还是原来的摄像师,他看温柏榆跟老爷爷散步似的慢悠悠走,心里都替他急了。
      
      温柏榆经过一家乐器行时停下来,心想正好可以询问下乐器的价格。
      
      他走进去,老板看到他身后的摄像机就知道是某个电视节目组,热情的上前询问:“欢迎,这位靓仔,想要什么乐器?”
      
      温柏榆并没有迷失在老板靓仔的称呼中,他微微一笑说:“我需要古琴。”
      
      老板笑得脸上都是褶子:“这边请。”
      
      这家琴行规模很大,有员工推荐顾客乐器,老板还是眼尖看到有摄像机才特意过来。
      
      来到古琴区,老板指着面前的琴说:“这款是木乙古琴—落霞式,乐圣琴弦,杉木琴面,梓木底板,漆面是用天然大漆。”
      
      “质量方面不用担心,本店每一张古琴从选材到成型都采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完美保存了木材的天然品质和音色。”老板为了增加知名度,努力的推荐和介绍。
      
      “如果您不喜欢这款,还有其他的琴。”
      
      温柏榆摇头说:“这款就很好,老板。请问价格多少?”
      
      “不贵,7880元。”老板认为温柏榆是明星,这点小钱自然是出的起。
      
      可他万万没想到温柏榆下一秒就露出遗憾的表情说:“我买不起。”
      
      温柏榆自认为仅凭半天时间他是绝对赚不了这么多钱买乐器的。
      
      老板面色僵硬,看温柏榆样子也不想开玩笑,只好说:“那您……买琴的预算是多少呢?”
      
      温柏榆稍加思索说:“大概几百块。”
      
      几百块你在逗我???那是练习琴的价!老板没想到迎的不是财神爷而是穷鬼。
      
      但是难得有个免费宣传的机会,真要卖给对方一把练习琴多亏,老板咬咬牙说:“练习琴的音色一般,我还是建议您用这把琴,价格方面如果您觉得贵,可以考虑按照天数租借,比如一周就只需要三百块的租金。”
      
      温柏榆闻言眼前一亮,还可以借的,他说:“多谢,我这就去赚钱。”
      
      说完他便走出琴行。
      
      老板整个人都愣了:赚钱???三百块还得现赚???这得多抠门的节目组啊。
      
      温柏榆有了确定的赚钱数额,顿时觉得浑身有了动力,这种感觉就和他当年要去斩杀魔修一样。
      
      摄像师在经过蛋糕店和咖啡店时都很想提醒温柏榆可以试试,毕竟以他的长相打半天工都可以替店里吸引很多顾客,店面老板不会拒绝这么个摇钱树,轻轻松松几百块就能到手。
      
      可任务需要选手自身去发觉,他只能等温柏榆自己发觉这生财之道。
      
      然而等他站在菜市场门口时,他惊恐的发现温柏榆正往一条完全和美型不搭边的道路狂奔。
      
      温柏榆走到一处卖鱼的摊位前,问老板:“你好,请问你们缺不缺一位杀鱼的,我的刀功很好。”
      
      卖鱼的摊主打量温柏榆,用带着口音的话说:“娃儿,你长滴白白净净怎么想来杀鱼?”
      
      温柏榆笑了笑回答:“叔叔,我是为了赚钱才来的。”
      
      摊主拒绝了温柏榆:“俺这小本生意,不聘人,都是自己杀的。”
      
      倒是他隔壁卖鱼的摊主大妈见温柏榆长得俊,又注意到他身后的摄像机,于是主动邀请他说:“孩子,我正好今天手腕不太舒服,你来帮我杀鱼,一百块一天怎样?”
      
      温柏榆走过来看了一下摊位上摆放的鱼,说:“如果今天这些鱼能全部卖光,可以多付给我两百块钱吗?”
      
      大妈根本不认为能卖光,便一口答应下来:“当然可以。”
      
      摄像师找了一个能清楚拍摄到温柏榆的位置,满脸透着一股心如死灰。
      
      他都能想象别的摄像师此时跟着艺人在街头表演,或者安静的店进行唯美拍摄。
      
      温柏榆拿着菜刀熟练的拍死鱼,去鳞去肝脏,然后飞快的在案板上切块。
      
      “当当当当——”
      
      他长得好,切起来又快又利索,加上有摄像机,引得不少人围观,看到鱼新鲜便顺带买了。
      
      摊主大妈很开心,照这么下去今天生意会很好。
      
      “铃铃铃!”此时温柏榆的铃声响起,他空不出手,便拜托摄像师,“麻烦帮我接下。”
      
      工具人摄像师傅帮忙取出温柏榆手机,是来自微信讨论组的视频邀请。
      
      这是刚才莫赵瑾建立的,群里只有他们三人,为的是方便联系。
      
      摄像师替温柏榆接受视频邀请,然后把摄像头对准温柏榆。
      
      莫赵瑾和陆誉的脸分别出现在两个窗口中前者在公园喷泉旁,后者在一棵树下。
      
      他们都想好了赚钱法子,特意开视频一方面是看下情况,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对方是怎么做的。
      
      在温柏榆接受视频前莫赵瑾和陆誉早已进行了交锋,都没有透露自己的赚钱方式。
      
      当温柏榆的视频窗口出现,他们一看,进入视线的就是温柏榆按着鱼在案板上切的画面。
      
      陆誉看得眼睛都直了:“他在干嘛???”
      
      莫赵瑾声音难得多了几分颤抖:“如果你和我都没瞎,那他应该是在菜市场杀鱼……”
      
      陆誉:“……”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病名为爱的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