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宿舍在六楼,温柏榆和莫赵瑾进入门牌号601的房间,因为四周都要装好的摄像头,所以摄影师离开。
      
      温柏榆起初知道这些时颇有些不自在,但他很快了解到这是艺人需要适应的常态。
      
      甚至不止是艺人,就算是常人,也是时常出没在各种摄像监控下。
      
      温柏榆不由得想,倘若修仙界有监控,那他就不会被白温间和魔修陷害了。
      
      但有这些监控在,他行事需要更加小心,刚才虽然一时失言,但好在有他的人设在,莫赵瑾似乎只是当作了玩笑话。
      
      只是对方为什么和自己保持了一米的距离?
      
      莫赵瑾快步踏进卧室,他额前冒出冷汗,刚才他离温柏榆近,能够感觉到温柏榆说那句话时的杀气。
      
      他的哥哥是一名军人,曾经他就在对方身上感觉到那股气势,而温柏榆甚至更加凌厉。
      
      要命,莫赵瑾按住心口,喘了几口气缓缓,所以这么一个狠角色为什么要来参加一档选秀节目?
      
      难不成是执行什么秘密任务吗?莫赵瑾一时间陷入了各种阴谋论中。
      
      陆誉把节目组准备的床被都给拆了,换上自己的,他看见温柏榆走进来,就算他看对方再不顺眼,如今住在一个房间,如果还是不和睦不交流,那播出去多尴尬。
      
      “柏榆,我自己从家里带了床被枕头,我的给你吧。”陆誉自认为自己已经摆出最随和的表情了,嘴边还解释了一句:“不睡自己的我晚上睡不着。”
      
      温柏榆心知陆誉这是想求和,修仙者得长生,他活了几百个年头,陆誉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个轻狂小辈,他从来就没有计较过对方的刁难。
      
      而且他很清楚,这类性质的比赛和睦都是暂时的。
      
      “我收下了,谢谢。”温柏榆接过床被,见他们都选好了床,便走到最里面的床铺被子。
      
      陆誉收拾好一切后坐到床上,看到温柏榆背上的长剑,心里有些不屑。
      
      他们都是刚签约的艺人,公司在没有看到他们价值前是不会投入太多资源和精力,所以就把他们塞进这个节目。
      
      每个人的人设在公司也不是秘密,所以陆誉知道温柏榆的人设是仙风道骨的修仙人。
      
      讲真他当时听到时夸张的把没吞下去的水喷出来,这什么年代了,还设定这种人设,难不成要表演御剑飞行吗?
      
      他知道温柏榆的身手厉害,但就凭身手就想出道那是不可能的,难不成对方永远都在观众面前表演他那吓人的剑术吗?
      
      陆誉一想到对方引发的热搜和票数就酸成柠檬,下一个任务他一定要好好表现。
      
      他不可能输给一个只会耍武功的人。
      
      今晚节目组没有安排什么任务,主要是给他们一些相互了解的时间。
      
      温柏榆不能在镜头下把伴月收起来,只好放置在枕头下,一般没有事情时候他都会用手机在网上吸收异世的所有词汇和知识。
      
      他刚准备开始网上冲浪,就听到一阵脚步声,下意识握住剑柄,抬头看向门说:“有三人来了。”
      
      陆誉闻言一脸莫名:“什么三人?”
      
      此时紧闭的门响起敲门声,莫赵瑾从床上坐起来说:“请进。”
      
      门没锁,打开后是白兴言,他身后还跟着空安歌和时新知。
      
      温柏榆松开握剑的手,这纯粹是他的本能反应。
      
      “嗨。”白兴言打了声招呼,他穿着长袖,脖子上还围着一条黑色丝巾。
      
      陆誉探身往他们身后看了看:“就你们三人?”
      
      白兴言眉毛有一边特意修成断眉,挑眉看人时又酷又狂:“不然呢?”
      
      陆誉回头看了温柏榆一眼,又问白兴言他们:“你们提前约好过来的?”
      
      “没有,只是晚上无聊,就提议找你们打牌。”说话的是空安歌,他染着暖黄色头发,唱情歌起来专注深情,走暖男路线。
      
      至于为什么不找其他组的人打牌,那是因为A组出了第二名和第三名,和他们互动镜头才更多。
      
      莫赵瑾心思最细,很快明白他们的想法,笑着说:“好啊,我们正好也无聊着。”
      
      陆誉率先盘腿坐在地上说:“既然是游戏,输家得有惩罚才有意思,每输一次脱一件衣服?”
      
      “喂喂,这样节目要播不出去了。”时新知语气带着玩笑意味,但态度明确的否了陆誉的提议。
      
      白兴言说:“现在是夏天,大家都只穿一件,真要这么玩那我可输不起。”
      
      众人都知道白兴言手臂和脖子的纹身,那是绝对不能在节目组露出来。
      
      最后还是莫赵瑾提议:“赢家可以指定输家表演才艺。”
      
      他这个提议受到一致同意。
      
      他们围成圈坐在一起,温柏榆没玩过扑克,但不好出声拒绝扫兴,只好沉默着观察众人,一边迷糊的学。
      
      其他人没有发现温柏榆的异样,毕竟玩扑克就是需要观察别人的表情,以此揣测对方拿的是否是好牌。
      
      第一局,温柏榆光速的输了。
      
      他们是三对三,陆誉是个在乎输赢的人,这一下子就崩人设,质问他:“你有没搞错会不会玩啊?这牌能这么打吗?”
      
      温柏榆自然觉得对不住队友,正打算开口说出实情,但莫赵瑾先他一步说:“愿赌服输,你们想看什么表演?”
      
      陆誉这时才被点醒,对啊,输的人可以表演,这不就多了在观众面前展现的机会。
      
      他深深看了一眼温柏榆,原来他是存着这份心思,真是不能小瞧了他。
      
      白兴言托腮,看似在思考,可是眼神却不留痕迹瞥了一眼时新知。
      
      时新知是目前票数排名最低的,不是他不优秀,而是比起另外十一人他表演的不够突出。
      
      他庆幸自己和票数第一的白兴言是一个组,这样到时候综合票数比其他组多,就能进阶到最终个人赛。
      
      私下他早就对白兴言表示言听计从,看到对方眼神示意后,他看似随意的笑说:“柏榆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唱歌一定很不错,来一首。”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要求,甚至在陆誉看来简直就是白给的得票机会,他羡慕不已。
      
      莫赵瑾不觉得白兴言等人是好心,但他现在看不出对方的目的。
      
      等等。莫赵瑾突然想起当时温柏榆曾经说过自己不唱歌,且不会跳舞,难道那个时候白兴言听到了温柏榆说的话。
      
      “来一个来一个。”白兴言拍手起哄,他来之前查过其他人的资料,唯有温柏榆的资料极其简单,看不出深浅。
      
      抽词汇表演才艺时对方不唱歌不跳舞,他怀疑对方是这方面不擅长,现在逼对方表演,就是为了把他从第三名拉下去。
      
      毕竟A组现在总体票数是最高的。
      
      温柏榆没察觉到这友好氛围下的暗潮汹涌,在他观念里输就该罚,纵然对歌唱几乎一窍不通,他还是点头说:“那我就献丑了。”
      
      莫赵瑾:“你要唱什么歌?我帮你和声。”他担心温柏榆唱歌走调。
      
      空安歌双手打了个叉说:“哎哎,不可以求外援啊。”
      
      莫赵瑾似笑非笑道:“一起输的也能叫外援?”
      
      正当两人眼神交锋时,温柏榆说:“不用,这是一首很简单的歌。”
      
      莫赵瑾见温柏榆这么说就没有强求,他知道温柏榆不是像陆誉那种爱逞强犯傻的人。
      
      “阿嚏!”莫名在大夏天打了一个喷嚏的陆誉揉了揉鼻子。
      
      温柏榆深呼吸了一下,看向时新知,后者被他看得有些莫名。
      
      接下来他张嘴唱了出来。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幸福祝你健康,祝你前途光明……”
      
      众人:“……”
      
      众人:“???”
      
      歌简单到一分钟内就唱完,白兴言第一个回过神,笑出声说:“还真是够简单的啊。”
      
      知道对方唱歌的能力,他算是放心了。
      
      陆誉捂住发红的脸,太丢人了吧唱生日歌。
      
      空安歌和时新知都是一副努力憋笑的模样,打出666手势。
      
      莫赵瑾看温柏榆一脸淡定,问他:“为什么选择唱生日歌?”
      
      “因为今天对于某人来说是值得庆贺的日子。”温柏榆转头再次看向时新知,微微一笑,灰眸覆上柔和的眼波,“时新知,祝你生日快乐。”
      
      时新知愣住了,下意识拿出手机查看日期,才发现今天是他的阳历生日,这些天忙着节目,他根本没有关注其他事情,更别说是生日了。
      
      自己都不记得的日子却被一个视作对手还暗地针对的人记挂,他顿时有些无措:“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温柏榆:“屏幕展示过你的个人资料。”
      
      莫赵瑾不可思议的问:“当时每个人登场都有显示资料,难道你记得所有人的生日吗?”
      
      “这对我来说不难。”温柏榆言下之意就是记住了。
      
      过目不忘。这个能力实在令众人羡慕。
      
      白兴言看了一眼神情恍惚的时新知,如果不是知道对方需要依靠自己,他都要怀疑对方和温柏榆联合了。
      
      事已至此不能让温柏榆继续秀下去了,他伸手勾住时新知的脖子:“你小子生日也不说声,害我们蛋糕礼物都没准备。”
      
      时新知勉强笑了笑:“我自己都忘记今天是我生日……”
      
      “现在还来得及。”白兴言拿出手机订蛋糕,不一会外卖就送来一个精致的三层蛋糕。
      
      这动静还吸引其他组的人过来,十二人就聚在601房间里,拿出房间冰箱的饮料零食,纷纷庆祝。
      
      “祝你生日快乐!干杯!!!”
      
      “不醉不归!嗨起来!”
      
      都是年轻男孩,最容易增加感情的方法就是玩乐,气氛被炒热,此时都忘记了比赛的事,借着酒意谈天说地,聊着梦想。
      
      温柏榆的体质百毒不侵,酒精也无法使他产生醉意,可他看着眼前众人欢乐模样,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热闹,哪怕当年去凡间历练,也是抱着斩妖除魔,替天行道的念头行走江湖。
      
      曾经触不可及的,如今却是触手可及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