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节目第一期播出后获得部分关注,田秀看完后立刻剪辑出温柏榆的表演片段。
      
      天秀之人:@爱豆诞生记//@温柏榆//啊啊啊啊!我的爱豆宇宙第一帅!我宣布从今天起我就是哥哥的粉头![视频]
      
      有人看完视频评论讨论起来。
      
      “这剑法是从哪个门派下山体验生活来了?”
      
      “好帅啊卧槽,我想看哥哥演古装剧!话少冷酷侠客awsl!”
      
      “我该怎么和我的外国朋友解释不是每个中国人都会功夫???”
      
      也有人怀疑这是节目组为了引起热度造假,故意加快速度剪辑出来的噱头。
      
      “好假,后期加速了吧,为了节目热度。”
      
      “讲真他要是这么厉害干嘛当艺人?开武馆不香吗?”
      
      “他不该来参加选秀节目,应该参加武林大会才对。”
      
      但同样有人反驳:“如果是假的那另外十一名艺人会甘心当哑巴绿叶吗?自己傻逼就别把节目组看成傻逼!”
      
      一时间争论不休,#温柏榆竹叶#关键词上了前十热搜,很多人好奇点开节目观看,被温柏榆出神入化的身手秀到,因此温柏榆票数在第三名。
      
      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别是说唱的白兴言和表演腹语的莫赵瑾。
      
      节目组本想过澄清,但林惟阻止了,在她看来这是节目热度上升的好机会,从票数前三名就可以看出,如今观众对于千篇一律的歌舞型艺人有了审美疲劳,节目组接下来可以制造更多的看点激发观众对未来艺人探讨。
      
      她联系了几个公众号,以温柏榆的表现为开头写文章,安利这档节目。
      
      节目组本身没有造假,只要观众来看节目,温柏榆自身就会让谣言不攻自破。
      
      ……
      
      选手们即将前往公司准备好的宿舍,在这之前摄像师们会跟拍他们去家里拿自己的生活用品,拍下他们真实的环境。
      
      有一些人心生忐忑,毕竟自己那狗窝实在有点见不得人。
      
      温柏榆本身自己的东西不多,考虑要和摄像师去周墨墨家里取东西,就拿出手机给周墨墨打电话说明情况。
      
      周墨墨说:“尽管去没事,林姐给我指派一名艺人让我带,我不能常常去看你,如果有事你就给我电话。”
      
      “好的,多注意休息。”温柏榆结束通话,对扛着机器的摄像师说,“我们可以走了。”
      
      其他选手在前往住所时都会对着摄像机神态自然的说话,绞尽脑汁的想金句频出,博得更多的镜头。
      
      可温柏榆初到异世,对娱乐圈一知半解,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话少的人,没人搭话的情况下他就保持沉默。
      
      温柏榆坐在车内,扛着机器的摄像师手开始微微颤抖,不是累的,而是被凝结的气氛压得有点喘不过气,偏偏他只是个工具人,不能说话。
      
      最后他想了一个办法,用手机打字示意温柏榆说话。
      
      温柏榆看到那行字,神情疑惑:“说什么?”
      
      摄像师觉得自己真像操心的老父亲般,又打下一行字:多介绍自己的情况,还有要拿的东西。
      
      温柏榆知道对方是在善意的提点他,微微一笑说:“谢谢,我知道了。”
      
      摄像师松了口气,他觉得温柏榆和他遇到过的艺人都不一样,好像一点求生欲都没,完全不担心没镜头。
      
      到达住所后,温柏榆打开门说:“我刚到这里时举目无亲,是周墨墨帮助我,这段时间我住他家里。”
      
      摄像师精神一振,心想这是一段好的开头,接下来只要继续诉说一段悲惨过去就能博得同情和关注。
      
      可温柏榆说完这句话就没了,只见他拿出一个袋子,转身问摄像师:“宿舍那里有提供床被吗?”
      
      摄像师上下晃了一下机子,示意点头。
      
      “那就不用带被子。”温柏榆到洗手间把洗漱用品带上,想起了摄像师的提醒。
      
      “这是牙刷。”
      
      “这是洗漱杯。”
      
      “这是剃须刀。”
      
      摄像师:“……”
      
      “好了,走吧。”提着袋子的温柏榆说。
      
      摄像师:“???”
      
      温柏榆见摄像师站在原地,神情呆滞,问:“你还好吗?”
      
      摄像师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了。
      
      温柏榆思考其他人会是什么样,像是明白了什么说:“我带你看下我休息的房间。”
      
      摄像师本来都绝望了,一听差点都感动哭了,立刻屁颠屁颠跟在温柏榆后面。
      
      温柏榆开门进去:“就这里,其实没什么值得看的。”
      
      这房间是客房,墙是简单的白色,床被也是白色,还有木制的衣柜和床边柜。
      
      往好听点说是简约,难听点就是一点生气都没有,跟酒店房间似的。
      
      摄像师想到温柏榆是借住,终于死心的退了出去,在客厅时候突然注意到墙上挂着的剑。
      
      因为这把剑和房间的欧式风格不符合,所以他把镜头对准了长剑。
      
      温柏榆看到伴月剑时目光柔和,他把剑拿在手中说:“这把剑比我的性命还重要。”
      
      不愧是习武的人,摄像师心想总算录了一点有用片段。
      
      温柏榆最终还是决定带上伴月,上车前往宿舍。
      
      到达地点后温柏榆下车,正好看见陆誉脚边堆着大包小包的袋子,手还拉着一个行李箱。
      
      两人目光相对,陆誉低头看温柏榆提着的袋子,因为是透明袋,所以他一眼就看完了里面装着的洗漱用品。
      
      他不可置信的说:“你就带了这么点?”
      
      那不是把他衬托成了反面教材???
      
      摄像师听到陆誉的话,很想说不是温柏榆带得少,而是这就是他全部了!
      
      “是的。”温柏榆看了一眼陆誉带的行李,出于好意的问,“需要我帮你一起提进去吗?”
      
      陆誉当然不会给温柏榆助人为乐的机会,他说:“不用,我自己提进去。”
      
      “你确定?”说话的是莫赵瑾,他拉着行李箱走过来,拉杆上还挂着五六个可爱手偶,他看了一眼陆誉的行李,“每间宿舍只有一个衣柜,你一个人想占一间衣柜吗?”
      
      陆誉的为人干得出这种事,可他的人设干不出来,他这时只能略显慌张的说:“原来衣柜是共用的,早知道我就不带这么多衣服了。”
      
      莫赵瑾没有拆穿陆誉装无辜的姿态,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开口说:“你的衣服有很多吊牌都没拆,不如卖给我几件。”
      
      陆誉顺水推舟,大方道:“行啊,想要哪件挑。”
      
      莫赵瑾提起一袋说:“就这袋,我会按照吊牌上的价格转账给你。”
      
      陆誉挑眉,一般来说吊牌上的价格比实际买到的贵得多,他有点搞不懂莫赵瑾的操作:“那你可亏大了。”
      
      莫赵瑾笑而不语。
      
      陆誉带的东西多,放在电梯内加上他和摄像师就占满了,旁边另一个电梯正处于维修中,温柏榆和莫赵瑾只能先让他使用。
      
      莫赵瑾这时把那袋从陆誉手中买来的衣服递给温柏榆:“给你的。”
      
      温柏榆依旧像当时的小熊玩偶般拒绝:“我不能要。”
      
      “你只带了简单的洗漱用品,接下来节目组会有各种训练和任务,你恐怕不会有时间去买衣服。”莫赵瑾刚才一眼就看到温柏榆没带换洗衣服来,一方面觉得对方是粗心忘记,另一方面怀疑温柏榆的家境贫寒,怕拿来旧衣服被人看穿。
      
      莫赵瑾确实有心和温柏榆打好关系,更深一层来说可以借机让温柏榆的粉丝们对他有好感。
      
      温柏榆确实一时忽略这点,修仙时就算衣服脏了施加一个法术就可以焕然一新,哪里需要带什么换洗衣服。
      
      可他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温柏榆再次有种从梦里被强行拉出现实的不适感。
      
      “是我疏忽,我会让我的经纪人送过来,谢谢你的好意。”温柏榆依然拒绝了莫赵瑾,他并不认为对方短时间内频频示好是没有目的。
      
      莫赵瑾没有强求,反正他心意已经摆出来,屏幕的观众会看到就行。
      
      “对了,你知不知道自己上热搜了?”
      
      温柏榆了解过热搜的意思,蹙眉问:“我怎么会上热搜?”
      
      “还不是因为你斩叶的身手太过于反科学,很多人都在讨论真假。”莫赵瑾拿出手机,屏幕显示自己的微博,“我出声挺你,但我人微言轻,效果不大。”
      
      温柏榆拿出手机看了下,实在不明白这些人争论的点在哪,他说:“不相信的人为什么不亲自来找我?”
      
      莫赵瑾好奇,温柏榆性子不温不火,说话也不像祖安人,要是真有人当面来质疑他,他会有什么反应。
      
      “如果当面交谈发生冲突怎么办?”
      
      电梯降落,门缓缓打开,温柏榆率先走进去。
      
      莫赵瑾因为拉着行李箱慢了一步,电梯内他听到温柏榆用淡定的语气说:“不会发生冲突。”
      
      莫赵瑾拿起拉杆上的兔子手偶,用腹语问:“为什么这么确定?”
      
      温柏榆淡淡的瞥了莫赵瑾一眼,眼神好似不明白对方怎么会问这么一个傻问题。
      
      “你以为我带剑是为了好看吗?”
      
      莫赵瑾:“……”
      
      他一时间竟忘了这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