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风花与雪月(二) ...

  •   清水爱花被茨木童子一路扛上了山,一开始的时候她还因为这样的姿势实在是不舒服而挣扎过,可是白发鬼将的力气太大了,抓在她腰背上的手像是铁块一样纹丝不动。少女没法反抗,就只能勉强接受。
      
      时雨有着奇遇,所以妖气也要比一般的妖怪来得浓厚。但是再怎么说,他放在大妖怪的眼睛里就是一只胎毛都没褪干净的小崽子,茨木童子嫌他烦,所以轻轻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黑色的小狐狸原本还在叫嚣,被他来了这么一下之后直接舌头一歪,晕了过去。
      
      "天赋不错,别耽误了。"说完,茨木童子拎着小狐狸脖子后面的皮毛,把他塞进了少女怀中。
      
      虽然说时雨的嘴巴有一点碎,但是作为一只奶乎乎的幼崽,他的天赋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茨木童子看得出,只要给对方时间,他迟早能再练出几根尾巴,变成能和他来回喂上几招的强者。所以他对待时雨的时候勉强还能算得上包容。
      
      至于清水爱花……虽然她也有天分,但是阴阳师打起架来永远不温不火,没有那种妖力之间、利爪之间激烈碰撞的热血。对比起来,就没有那么惹鬼注意了。
      
      清水爱花不知道这个大妖怪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也只会一笑置之。比起这个,现在的状况才更让少女觉得头疼。
      
      虽然已经是深夜,可是有的妖魔鬼怪原本就喜爱在夜晚活动,因此越靠近山顶的鬼殿,周围正在活动着的妖怪就越多。那些鬼女们在面对酒吞童子还有茨木童子时满面笑容,眼睛里甚至都快飞出星星了,可是在看向一身灵力的清水爱花时,她们看上去已经想要扑上来拆了她了。
      
      我好像,有一点无辜的
      
      本质上是被鬼王鬼将绑架回来的少女眯着眼睛,露出了非常和善的笑容。有一位穿着深红色衣裙的鬼女在对上她的眼睛时,甚至还咧开嘴露出了尖牙恐吓她。
      
      ……可以,很拼。
      
      清水爱花知道鬼女原本就是从怨气和含恨死去的女子灵魂里诞生的,因为这个诞生条件,她们中的大多数都偏执并且疯狂。像她这么一个一身灵力的外来女子,在她们眼中估计和敌人没什么两样。
      
      而酒吞童子他们两个鬼嘴上说着叫清水爱花做个消遣……实际上还真的就是拿她解闷逗趣。进了大殿之后酒吞童子就把她往铺着厚实毛皮的靠垫上一扔,自己则大刺刺地盘腿坐在了一边。茨木童子连犹豫都没有犹豫,直接就坐在了鬼王左手边的位置。
      
      几名鬼女托着酒坛、酒盏,还有上好的肉食和水果走进了大殿。酒吞童子托着下巴摆了摆手,叫鬼女们都出去。她们离开之前用很锐利且迷乱的眼神狠狠地瞪了清水爱花一眼,结果少女连抚摸着时雨脊背上绒毛的动作都没有顿一下。她端坐在上好的皮毛里,那头雪一样的长发如同溪流,像她的表情那般安静而娴雅。这反而让对方觉得自己被忽视了,所以恨恨地退出了大殿。
      
      酒吞童子叫她斟酒,喝了两口后又叫她讲故事。清水爱花挑了几个古籍上翻阅过的记载,结果鬼王刚听了个开头就说无聊。
      
      "这点子玩意,听了几遍之后耳朵都能长茧子,"酒吞童子掏了一下耳朵,把一颗鲜艳欲滴的桃子丢给了少女。"讲点别的。"
      
      清水爱花手里捧着香甜的桃子,也不知道在这个季节里鬼王是从哪里搞来的这种水果,上面还笼着一层鬼气。少女乖巧地啃了一小口,然后就因为果实里混杂着的那一丝丝鬼气被灵力冲散时带来的噼啪感而眯起眼睛。
      
      这个口感倒是不坏。
      
      少女咀嚼着桃子,稍稍想了想到底讲一些什么才会让鬼王鬼将不觉得无聊。她活过的年岁连鬼的零头都算不上,他们经历过的要比她多得多,小孩子的往事对他们来说大约也是耳朵都听烂了的事。
      
      "你干脆就讲讲安倍晴明。"茨木童子倒不是出于好心提醒她,只不过是他对一个人类的故事也没什么兴趣。矮子里挑高个的,安倍晴明这个强者对他来说倒是看的过眼。
      
      听见白发鬼将这么说,清水爱花还愣了愣。这个话题像是个钥匙一样,一下子就让少女陷入了回忆,露出了一个稍微有一些傻的笑脸。
      
      清水爱花还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可是与京里的贵女离了十万八千里。什么笑不露齿,束足屋宅都是不可能的,七岁的女孩穿着鲜艳的直衣,用指贯束着裤脚,连那头白发都绑成了男童的总角。看着她像是一团火一样从廊下跑过,有的时候她的爷爷还会小声怀疑自己到底是养了一个软绵绵的小孙女还是个淘气的孙子。
      
      行叭,也挺好的,反正阴阳术的修行也没有落下,活泼一些就活泼一些吧。
      
      贺茂清水总是在嫌弃过她之后,再这样说服他自己。
      
      她那副每天风风火火的样子让头疼的老人想起了那个远在京中,正和源氏学艺的白发少年。在那孩子年幼的时候也是这般在背地里上蹿下跳,招猫逗狗,把他贺茂家小辈的保宪那猫又的两根尾巴都撸秃了一根。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少年总算是收敛起了狐狸幼崽的淘气天性,展现出了白狐应有的清贵。
      
      清水爱花经常听爷爷这样提起那位安倍晴明,于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就对少年产生了好奇。她说得上是天才,所以对于另一位更胜一筹的天才人物充满了挑战欲。只是没有想到,她的这些自傲还没来得及摆到台面上,就被一股巨大的无力给击碎了。
      
      想到了这些,清水爱花就带着笑意,与两位大妖怪讲了起来。她没有掩盖自己年幼时的傻事,也讲出了自己的那份恃才傲物。本来茨木童子是想对少女轻哼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的,可是她话锋一转,直接把鬼将的声音堵了回去。
      
      她一带而过的讲到了自己与小狐狸时雨的初识,讲到自己在救不回濒死的小狐狸时的崩溃,以及自以为无所不能的那份傲气的崩塌。身边带着风龙的‘神明’伸出了援手,可是一身风骨的风神更加让那时的她羞红了脸,羞愧得想要把自己埋进土里。
      
      她带着小狐狸回到了宅子里,换下了男童的装束,重新换上了女孩的衣裙。可是她的傲气碎掉了,于是宅子变成了笼子,小袿变成了锁链,她惧怕着庞大的天地与未知的前路。
      
      安倍晴明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
      
      白狐的少年卷着满袖的风花与雪月落在她的面前,他的发中藏着梦山的雪,他的衣袖张开着,让他如同一只展翅欲飞的幼鹤一般向她张开了羽翼。梦山的主人啼鸣着,摇晃着红白二色的狐尾,用狐吻磨蹭着少年的侧脸。
      
      【我是安倍晴明,携拜帖前来拜见长辈,】那年不过十四岁的安倍晴明像是小大人一样拿着扇子,向她轻声问候。【可是清水老爷子的孙女,爱花】
      
      说到这里,清水爱花从回忆里脱身,露出了有一些害羞的表情。
      
      "我那个时候就想着,我也想要做晴明那般的人物。"
      
      "哈哈哈,虽然是学着那家伙,可是你们给人的感觉可不一样。"酒吞童子笑了两声,又丢了一颗梨子给她。
      
      虽说是以安倍晴明和那个神为榜样长大,可是少女的眉眼间却没有刻意模仿的痕迹。她的天性不坏,意识到错误后也改正了,此时的这个性格也是属于她自己的东西了。
      
      这梨子就算是鬼王的奖励,不过清水爱花吃了一颗桃子后已经吃不下了,所以就握在手里,继续听着对方讲话。
      
      "晴明那家伙一肚子的坏水,说他如玉如琢,哼。"说着,鬼王从鼻子里发出了一声冷哼。"那小子从小时候起就没变过,满脑子搞事。"
      
      "那源氏的墙角他也没少挖,梦山之主,那把妖刀,哪个不是源氏的东西。"茨木童子也哈哈大笑了两声
      
      清水爱花坐在边上以一种旁观者清的态度看过去,捧着梨子笑而不语。
      
      说实话,依我看来,这大江山的墙头不是也被挖过了么还是不仅被人家凿过,甚至都已经松动到一推就倒那种了。
      
      听少女讲了个故事又远距离嘲讽了安倍晴明两句,两个大妖怪虽然说不上心满意足,可是起码算是放过了清水爱花。
      
      少女被酒吞童子随意的塞进了一间屋子休息,鬼王记着她是姑娘家,所以还好心情地丢给她一张毛毯子。清水爱花之前在胧车里睡过了,现在也自认为并不困。但是她听着怀里的时雨打着小呼噜,不知不觉地眼皮就黏在了一起。
      
      一人一狐窝在还算柔软的床铺上,很心大的在大江山鬼王的地盘睡成了一团。

  • 作者有话要说:  在酒吞和茨木没注意的时候,其实他们大江山最重要的两个墙角已经很松了x
    没错,这篇文的晴明就是这么一个交朋友从源氏交到大江山的人x
    (看向爱花)
    加油爱花,起码挖回来一两个妖怪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