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风花与雪月(三) ...

  •   虽然清水爱花嘴上说着自己一点都不困,可是她大晚上被鬼将从睡梦里吵醒,又讲了半宿的故事,实际上她的精神要比身体疲惫得多。因此,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就连被茨木童子敲晕的时雨都已经醒了过来,她还搂着毛皮毯子的一个角,正呼呼的睡着。
      
      时雨有一些焦躁地用软软的爪子尖戳了戳少女的鼻子,不堪其扰的少女皱了皱眉头,拢着毯子转了个身。小狐狸正踩在毯子上面,她这么一动,时雨就脚下一滑摔倒在了床铺上。
      
      区区一摔,这放在皮糙肉厚的妖怪身上根本算不得什么,时雨就连疼痛都没感觉到。可是在他歪在床铺上看着清水爱花白白的后脑勺时,泪水一下子就从他圆滚滚的狐狸眼里流了出来。年幼的狐狸幼崽用两只前爪捂住脸,愧疚又后怕地哆嗦着细小的身子。他怕被少女发现自己在哭,所以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颤颤巍巍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时雨……"
      
      "!"
      
      听到清水爱花呼唤的声音,时雨立刻抬起头用舌头舔了舔自己被泪水弄湿的爪子毛,然后又艰难地像猫儿一般用爪子洗了两下脸。等到睡得迷迷糊糊的清水爱花支起身子时,时雨已经将自己重新收拾成了一个早起后在打理自己的美狐狸。
      
      "唔唔唔……"清水爱花用手按住额头,好半天才缓过来。
      
      从昨天晚上入睡到现在,她最多就睡了两个时辰,现在她的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呢。
      
      "爱花是笨蛋,那个时候逃走了就好了。"为了防止清水爱花注意到自己的不对劲,时雨拉高了声音,向着少女撒娇抱怨。"鬼都是任性妄为的家伙,不适合相处啦!"
      
      清水爱花还没来得及说话,房间的门就发出了碰的一声巨响。少女和时雨停下对话,一齐看向了大门。
      
      "什么玩意?"时雨晃了晃自己的尾巴,在将其中的一根变长后用它拽开了门。
      
      一个穿着黑底云纹小袿的鬼女正跪坐在门口,她的手正以一种奇妙的方向扭曲着,在她的脚边散落着一件绣着红枫的小袿。按理来说,以鬼的恢复能力这一点伤只要一小会儿就能恢复如常,但是她的手没有半点恢复的迹象,鬼女的眼睛里含着恨,看起来惊惧又不知所措。
      
      清水爱花从床榻上下来,一边快步靠近她,一边草草地整理好了自己滚乱的巫女服饰。在鬼女警惕的目光里,少女先是看了看那扇门上不知什么时候被贴上的符咒,然后蹲下身,动作轻柔地托起了鬼女的手腕。
      
      "喂!你要做什么!你这个巫女!"鬼女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清水爱花看过来的目光实在是严厉,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注视过的鬼女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看……看什么啊!你这个高天原的走狗!"
      
      "我叫清水爱花,而且就算是穿着巫女的服饰,我也不是巫女。"
      
      "哈??"
      
      "我是阴阳师,不是巫女。"说完,清水爱花就低下头,专心的看向了鬼女歪曲着的那只可怖的手。那手折断的位置上粘着一层淡淡的灵力,恐怕是对方刚刚用力砸门时触碰了符咒上的保护术式。"结界·守叠加着言灵·灭么"
      
      她曾经听安倍晴明讲起过这些术式,所以稍微分辨了一会儿后就认出了它们。
      
      不愧是晴明!像是这种将两种术式糅合在一张符咒里可不是简单的技术,而且从符纸以及术的效果来看,术式的效果也几乎没有削弱。
      
      设计上倒是有一些坏心眼,把言灵·灭覆盖在结界守上,在木门上的结界破碎的时候‘灭’骤然发挥效果,对方用了多大的力气就会返还多少伤害……被木门反弹伤害到手骨折断,说出去稍稍有一些丢人来着。
      
      几息之间,少女就已经想明白了鬼女受伤的始末,然后低下头捏了一个诀,将残留在鬼女伤口上的灵力驱散。虽然是对方自己砸门在先,但是也已经得到了断骨之痛,谁也不能说欠了谁。
      
      清水爱花想得简单,可是手腕被少女托着的鬼女却满脸的不自在。她见过不少不问是非,对妖怪赶尽杀绝的巫女——好吧,阴阳师。但是像清水爱花这种性格的家伙她却是第一次见,不止心大地主动告知了她姓名,还傻乎乎的替鬼治疗……横竖看上去都是个傻子。
      
      就不害怕被鬼女诅咒么?
      
      少女不知道鬼女在想些什么,但是落在她发旋上的目光却很炽热,于是少女就觉得估计对方是在憎恨地瞪视自己。时雨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边,左看一眼满面红云的鬼女,右看一眼一无所知的爱花,仰着狐吻叹了口气。
      
      这叫什么事啊,这鬼女真的不是在碰瓷么
      
      在将灵力驱散之后,没有了这一层妨碍,以鬼女的恢复力只消两息的时间,她的手骨就已经回复了正常。清水爱花转身捡起了那件散落的小袿,想要把它还给呆坐着的鬼女。看到她的动作,生得妖致的鬼女立刻满脸通红。
      
      "你别动手!"鬼女低声吼了她一句,然后才反应过来,又夹着嗓子小声补充。"鬼王大人派我接你,这是我的工作。"
      
      "嗯,那就麻烦你了,鬼女。"清水爱花没觉得哪里不对,她放松着眉眼,唇边也带着笑。虽然少女扣心自问,此时的她心里说不上怀有多么庞大的柔情,但是这个笑容依旧让原本就模样柔和的少女看起来格外的温柔。
      
      鬼女发出了一声细小的,有一些混乱的声音,然后她用指甲长长的手小心的夹住了清水爱花的脸蛋,往中间挤了两下。
      
      "唔…?"
      
      "你不许讲话!"说着,鬼女瞪起了自己那双猫眼,手脚麻利地给清水爱花整理好了有一些乱的巫女服,鬼女又将小袿给她穿在了外面。
      
      巫女服的前襟远远看上去本来就与小袿里面的单与长袴有一些相似,披上袿之后一眼看上去倒是看不出里面的巫女服了。只不过这件袿的颜色过于艳丽,让清水爱花有一些不习惯。
      
      "不用看来看去了,很合适。"鬼女轻哼了一声,表情看起来有一些嘲讽,可是那双眼睛里却异彩连连。"跟我走,鬼王叫我送你到山脚,阴、阳、师。"
      
      于是时雨重重地又叹了一口气。
      
      鬼女在前面引路,而清水爱花抱着时雨跟在后面,这一路上虽然她的态度说不上好,可是却一次都没有朝爱花露出鬼牙。白发的少女大约是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点什么,虽然有一些无奈,但是什么也没说。
      
      在樱花林外,鬼女就察觉到了一股细微的灵气。这股灵力虽然比起身边的清水爱花要微弱,但是身为鬼的直觉不断地警告着她,让她警觉的退后了一步。她虽然有一些疯狂,却不是没有脑子,林子里的这人虽然气息微弱,但是灵力却像是不可撼动的山——这是灵能深厚的人能够尽善尽美地收拢起力量的证明。
      
      "没事的,鬼女。"清水爱花察觉到了鬼女的僵硬,于是轻轻地拽了一下她的袖子。全身心警惕着林子里那人的鬼女浑身一震,像是只受惊的猫儿一样瞪圆了眼睛。"那是我熟识的人,不要怕,他人很好的。"
      
      蹲在清水爱花肩膀上的时雨用尾巴见扫了扫清水爱花的鼻子,算是认同了她的话。他虽然觉得安倍晴明表里不一的蔫坏,但是那男人并不是恶人。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是时雨见过的人里,极为通透的家伙了。
      
      鬼女稳了稳心神,总算是记起了这里是大江山,是属于酒吞童子的地盘,什么样的阴阳师都不会轻易在这里撒野。
      
      清水爱花松开了鬼女的袖子,拖着及地的红枫小袿走进了盛开着的樱花林。她的那头长长的,雪色的长发披散在后背上,像是积雪盖住了猩红的枫叶,鬼女看着她的背影,突然就有了一些失落。
      
      少女走进了林子,绕过了一颗高大的樱树后就看到了停在空地里的胧车。那胧车看到了清水爱花立刻就露出了歉意的表情,少女分出了心思向他摇了摇头,然后就看向了正站在胧车边上的那个被她视作榜样八年之久的男人。
      
      虽然这几年里偶尔有书信往来,可是两个人确确实实是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再见面过了。当年那个尚且年幼的少年已经长大,长成了一个清贵的白狐般的男人。他的身姿挺拔,俊秀的玉一般的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虽然是一张正直的面容,可是他眼尾晕红的神前妆又平添了一丝狐狸的妖异。他穿着一件蓝色的狩衣,垂落的袖子上点缀着鹤羽,头上并没有带着他那顶上班时要戴的乌帽子。
      
      大概是又随便扯了一个理由旷班吧。清水爱花一眼看透了他那副清闲表象下的真相。
      
      雪中樱花一般的少女站在了月色一般的男人面前。实际上都与狐狸的血脉有着不解之缘的两个人都有着白色的发丝,可是这样放在一起看之后却又是风格不同的两种风采。
      
      "那位鬼女一直在瞧着你呢。"
      
      "我知道的,"清水爱花没有回头,只是小声的说道。"鬼女天性如此,我不能害了人家。"
      
      鬼女从怨恨里诞生,于是她们作为鬼的一生也被这种怨恨束缚着。也许最真实的她们都有着各自的美好的样子,可是疯狂,依恋,占有欲,执拗……这些情感依旧变成了她们的笼子。
      
      "不说我的事……晴明的符咒怎么在鬼王的鬼殿里而且还贴在我的门上。"
      
      少女这么一提,安倍晴明就明白过来了是怎么回事。
      
      "酒吞童子说让我求他,那符咒就算是我服软了,叫纸式送来求他的。他大概是又笑话了我几句,就把符咒随手贴到你那里去了。"
      
      酒吞童子也知道那符咒是好东西,但是他也不屑‘骗’朋友的东西来用。既然清水爱花是安倍晴明的预备弟子,那给她用了跟还给安倍晴明也没什么两样。不过估计鬼王自己都没想到,这么随手一贴一还却把自己手下的一位鬼女的半颗心给搭了进去。
      
      真的要算起来,这回的互坑是他略输安倍晴明一筹。
      
      掀开了胧车的挂帘,安倍晴明引着清水爱花登上了胧车,领着她一路朝自己的宅子飞去。
      

  • 作者有话要说:  我流晴明出现啦!是一个有一丢丢坏心眼的家伙(确信)
    按本文的设定,sr的妖怪是有种族的,但是ssr就基本上是天底下唯一只有一位了。
    而爱花这一局抓到的是对温柔毫无抗性的鬼女(bushi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三月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