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风花与雪月(一) ...

  •   在神明行走在人世间,并且连电灯都没有一盏的时代,属于月读命的那片夜空上几乎是挂满了星子。像是水一样的月光展现了那位月之贵子的另一类温柔,那些光裹着月下的樱花,让每一片微微盛开的花瓣都发着光一样。
      
      丹波国,大江山……这片山头虽然是鬼的囊中之物,但是如果以人类的眼光看过去,这座山依旧是美的。野山樱围绕在山脚,越往上就越‘云雾缭绕’,那些烟雾般的瘴气笼罩着山间的宫殿。即使是在夜晚,这里依旧美丽得如同仙境。
      
      大江山的鬼王一向肆意,手里端着酒水随意地散步,也不管自己走到了哪里,看到樱花很美就席地而坐,把月亮下的这幅美景充当下酒菜。手里的酒还没喝完一坛,酒吞童子就听到了熟悉的铃铛靠近的声音。果然,不一会儿他那个白发金眸生着红色鬼角的鬼将就找了过来。
      
      "挚友,怎么一个人在喝酒"茨木童子的那只鬼手里捏着一个酒碗,看酒吞童子看过来,他还扬了扬自己的手。"我来作陪,怎么样"
      
      "如果是个美人和我这么讲,我能再喝进五坛酒啊,茨木。"酒吞童子与同样席地而坐的茨木童子碰了一下杯子,打趣道。
      
      "如果是我的话,挚友就喝不下五坛了吗"
      
      "不,再来十坛本大爷都不会皱眉毛,挚友。"
      
      两位大妖怪喝酒喝得正尽兴,白发鬼将的眉头却突然一皱,抬头看向了天空。从大妖怪的视角看,正从天空飞过的那只妖怪就像是星子一样引人注目,妖气混杂着灵气,一看就是哪个阴阳师驾驭着妖怪从大江山上空飞过,这让茨木童子有一些恼怒。
      
      "挚友饮酒,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家伙还敢跑过来打扰。"茨木童子冷笑了一声,左手还端着酒碗,而右手的指尖却捻出了一缕地狱之火。"你等着,挚友,我来给你找些乐子玩。"
      
      说完,那缕地狱之火就像是有眼睛一样,带着可怕的热度飞向了那只速度不慢的妖怪。本来按照茨木童子的妖力,这种程度的妖怪不死也会受不轻的伤。可是在攻击砸在对方身上之前,一道清冽的灵气却猛地炸开然后化作了一层坚实的灵力屏障,没让妖怪胧车受到一点伤。
      
      那辆无辜的胧车在空中摇晃了两下,估计是车里坐着的人说了什么,他壮着胆子停在了樱花林的空地里。酒吞童子本来对这只妖怪和乘坐他的阴阳师不大感兴趣,可是刚刚的那一手却让鬼王稍稍有一些兴味,想要瞧一瞧这个阴阳师的真容。
      
      那只胧车与别的同类妖怪没有什么区别,一样都是一张挂在前方的大脸,青面獠牙有碍观瞻。只不过在他的身上贴着一张蓝色的符咒,此时正在散发着一丝淡淡的微光。虽然胧车的妖气他们不熟,但是这个符咒上的咒印他们倒是认得出来。
      
      平安京里独这一家,别无分号,感情这车里载的还是晴明那家伙的熟人啊!能让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把术式刻进符咒里,任由别人拿灵力随意催动…有点意思。
      
      酒吞童子随便勾勾嘴角,茨木童子就能明白他在想什么。再说了,对于能给安倍晴明添麻烦的事,白发鬼将也挺感兴趣的。
      
      他们不说话,车里的乘客就说起了话。一只黑色的小脑袋瓜从车帘后面探了出来,跳着脚,龇牙咧嘴地瞪着他们。
      
      "喂!你们喝酒就喝酒,干嘛砸我们车啊!这不是扰人清梦嘛!睡着觉都被你们吵醒了!"
      
      鬼的眼神一向很好,所以两个大妖怪都能看得清这只黑色狐狸崽子那一身的绒毛。虽然妖气浓郁,而且屁股后面还长着三根狐狸尾巴,但是这只叫嚣着的小狐狸不过是只幼年的妖狐。他这么蹦跳着的样子在他们看来,就和小婴儿吵着反抗大人没什么区别。
      
      "时雨。"
      
      在那名叫时雨的狐狸幼崽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明显是属于女孩子的声音从车里传了出来。酒吞童子听见这声音,稍稍地挑起了半边眉毛。
      
      哟,还是个女的。
      
      沉静中,一只白皙的手掀开了胧车的挂帘,最先出现的是樱色的衣袖,然后才是白色的发丝以及秀丽的容颜。那少女看上去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光景,可是身上的灵气却比大多数的阴阳师都要浓厚。
      
      她生着纯净的白发,那长长的发丝像是山头的积雪一样旖旎的披在樱粉的小袿上,那双灰色的眼瞳像是清泉一样透彻。虽然生的妖异,可是她一眼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只是一个人类,裹在清冽灵气中的少女就像是一株秀美的樱树,绚烂但又柔和。在她的右手腕上系着一截上等的绸缎,像是在掩盖什么一样牢牢地占据着那一节手腕。
      
      有意思,真有意思。
      
      明明穿着京中贵女才会穿着的小袿,可是少女既没有拔眉也没有染齿,素净的面庞满满的都是年轻女孩特有的细嫩,看上去倒是顺眼。她那身粉色的袿里面穿着的是一身巫女的服饰,可是要说她是巫女,在她的身上却没有来自于神的刻印,这说明她并不是任何神明的所有物。以女子的身份掌握沟通阴阳的力量,可是偏偏不归从于神,放在现下看上去倒是离经叛道,却很合酒吞童子的口味。
      
      "你这丫头叫什么名字,和晴明又是什么关系。"红发的大妖怪满身的酒气,可是神情又清醒的不得了。他注意到少女瞄着自己手里酒碗的眼神,于是嗤笑了一声,端着酒碗靠近了她。
      
      那酒碗抵在清水爱花的唇边,熏的少女那张脸都挂上了晕红,倒是好颜色。
      
      "啊啊啊,你这妖怪做什么啊,不要欺负主人!"时雨跳着脚在原地蹦跶了两下,然后俯下身摇晃着屁股想要冲上去给酒吞童子一口。因为看上去太过于不自量力,所以茨木童子轻蔑地哼了一声。
      
      "女人,挚友在问你话。"茨木童子的语气不大好。
      
      诚实点说……清水爱花觉得自己快要吐了。
      
      对一个不喝酒的人来说,满身酒气的酒吞童子还有唇边的酒液都过于呛人了。如果不是怕惹恼这两个大妖怪,清水爱花就连自己的脸部管理系统都要失效了。
      
      少女定了定神,用清明的眼神看向了酒吞童子那双如同野兽一般的紫色眼瞳。意料之中的,在那双眼睛里没有暴虐,甚至还带着浓浓的兴致。这位有着鬼的凶性,同时又有着类似于人类的清醒的鬼王就像是在说,只要你放低了姿态以弱者的模样取悦他,那么放过她也不是不可能。
      
      清水爱花用自己的行动回答了他。她没有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求饶,少女看似顺从的用手指尖抵着酒碗的碗底,将一口柔滑却辛辣的酒水喝进了嘴里。
      
      少女生的并不矮小,但是这个身高在身量很高的酒吞童子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红发的鬼王把清水爱花遮得严严实实。茨木童子以为她服了软,所以勉为其难的压低了皱起的眉毛。在他心里,这少女的灵力虽然强,但是目前来看也就那样,看在安倍晴明的份上倒是能勉强让她去斟酒。
      
      白发鬼将看不清,可是站在清水爱花面前的酒吞童子却看得一清二楚。少女虽然喝了她的酒,可是就算是被辣得小脸通红也没有皱一下眉,脊背也挺得笔直,哪有一丁点服软的样子。
      
      "你倒不怕本大爷杀了你。"
      
      "被杀死是因为我的弱小,活着却不应该是靠着卑躬屈膝。谁都会死,现在,或者将来。"
      
      少女作为一个阴阳师被贺茂清水养大,那位老人不止希望这孩子健康的成长,更希望她能活得通透,如琉璃,如白玉。曾经作访她生命的白狐少年袖中裹着平安京的风花与梦山的雪,那位守护她长大的风神拥抱着千山的寂寥和万顷的狂风,于是清水爱花就想要变成同样美好的样子。
      
      在这个时代弱小是罪,是由他人随意为弱者决定的罪责;而对少女来说,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溃不成军是另一种罪,这种罪来自于自身,比起前者要丑陋得多。
      
      "哈哈哈哈,你倒是和晴明有那么点相似!"说着,鬼王直起身子,悠哉地又喝了一口酒。"再问一遍,你这丫头叫什么名字。"
      
      噫,那位鬼将的目光好刺痛啊(棒读)。
      
      "名叫爱花,清水爱花。"少女把目光从眼神锐利的茨木童子身上移开,接住了急吼吼地扑进她怀着的时雨。"这孩子叫做时雨,晴明目前是我的半个老师。"
      
      "目前。"
      
      "等进了京,我要做晴明的整个弟子。"
      
      酒吞童子笑了一声,朝胧车摆了摆手。
      
      "你回去告诉安倍晴明,他这半个弟子我扣下了,要是想带回去就自己过来讨。"想了想,鬼王又添了一句,"最好是低声下气地过来讨。"
      
      "可是……"
      
      "嗯?"
      
      "好的,我明白了,祝鬼王大人身体健康,鬼将大人万事如意,告辞!"说完,胧车跟屁股后面着火了一样,嗖地一声窜到了空中,朝着平安京那边冲了过去。
      
      "哼,扰人兴致。"茨木童子说道。"不如我等回去殿里,叫这女人讲点故事,为我们斟酒,再喝过。"
      
      清水爱花怀里抱着时雨,刚一抬脚,茨木童子的鬼手就已经伸了过来,一把把她抗在了肩膀上。少女的腰本来就纤细,那只鬼手又比常人的手大了一倍不止,光一只手就拢住了她的腰背。
      
      少女还没说点什么,茨木童子却先感觉到了不自在,完全感觉不出这种脆弱的身体有哪里好,一捏就能碎掉。
      
      "走了,茨木。"
      
      "好,这次我定会喝过挚友。"
      
      "哼,在酒上打败本大爷你还早一百年呢。"

  • 作者有话要说:  他们来了,他们互相喊着挚友走来了!!(bushi)
    这只酒吞是还没有被退治的酒吞,按绘卷里的确是这位眉清目秀的鬼王先开口喊的挚友,哦吼吼
    因为痒痒鼠的背景设定啊之类的是不能使用的,所以平安京部分的副本中,基本不会出现游戏里的设定和剧情(高亮)
    但是人都是那个人哈哈哈,除了这位非失忆版本的晴明。他是纯我流晴明x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