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2 ...

  •   #2
      
      白鸟宅,天晴房间。
      
      在听狐之助恳切地请求同时,天晴仰头望向那几件挂在她房间内的羽织,上头的飞鸟形家纹像一道无形大山般向她压下来,象征了她在这个宅邸里所受的一切不合理限制与压迫。
      
      她一直想离开。
      
      而狐之助刚才提及的时空穿梭装置必然是牠冲破结界来到白鸟家宅邸内部的关键。
      
      她目前就很需要这一份力量,用以逃离这座牢笼似的地方——找回属于她的“碎片”。
      
      她明净的眼睛写着与外表不同的稳重和认真,有什么决心在她眼神中落定了。
      
      [……好,我答应你。]
      
      她的声线柔和。
      
      [现在就直接带我去那座崩溃本丸的所在。]
      
      狐之助脸上出现希望,牠的嘴角咧起一个弧度,正想把白鸟天晴的要求答应下来,将二人传送到本丸,但是……
      
      牠用小爪子拍了拍脖颈上的小铃铛,那里头发出清脆的铛铛声,除此之外却没有半点反应。
      
      狐之助脸上笑容煞是有点僵硬。
      
      天晴也察觉到不妥:[怎么了?]
      
      “因为刚才过来进行了远程跳跃,现在穿梭装置……似乎没能量了。”
      
      “最多就够我们进行一次短途跳跃,离开这座山头,却无法回到结界……”
      
      [……]
      
      “但、但是!呃,我知道这个时代的时政官员的根据点,只要找到他就能补给了!对方知道我在这个时代,侦测到我的铃铛也会主动来给我补给……我们再歇几天的话……”
      
      狐之助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但天晴却无心倾听。
      
      因为她听见,自己这偏厅的入口处,传来家族中三段阴阳结界师的谈话声。
      
      “那丫头醒来了?”
      
      “现在该还没到她该醒来的时间才是。”
      
      “以防万一还是去看看吧。”
      
      “对,听说她还主动和家仆说话了……”
      
      “家主说过,要悄声无息地把她带到……”
      
      窃窃私语透过风声传到天晴的耳中,挺直腰杆抱着狐之助的她眼色平静,内心却忍不住讽刺。
      
      ——那些人还真不愧是白鸟家首屈一指的结界师,她只有点异样,对方就看出来了。
      
      天晴垂眸想了想,怀中狐之助还在解释着能多休息再出发,她轻轻抬手就打断了:[不。]
      
      狐之助以为这个候任审神者生气了,哭唧唧的挽留:“为什么不?真的没事的,我们就等等……”
      
      [不是,我意思是……我们不能等了。我们现在,马上,就得离开。]
      
      天晴抱着狐之助,脸上噙着一抹笑。
      
      [然后,离开这里后,我还得自你身上讨回一样属于我的东西。]
      
      “我身上?”狐之助歪歪脑袋,不明所以。
      
      天晴没有解释:[我们还是尽快出发吧。]
      
      此刻她脸上的坚定,是与年幼外表不符的可靠。
      
      ……
      
      熊守镇外,熊守森林。
      
      时值中午,阳光穿过茂密的树丛稀疏的落在地面,阵风吹过,扬起沙沙的声响。
      
      在一声清脆的铃铛声响起后,一道白光于林间乍现,一人一狐的身影就凭空出现。
      
      狐之助脖颈上佩戴的铃铛终于失去了光泽。
      
      被白鸟天晴抱在怀里,狐之助懊恼的用小爪子反复检查,心疼地说:“一滴都没有了……真一滴都没有了……”
      
      面对狐之助的碎碎念,天晴不管牠,反而笑笑踏着木屐沿着森林中不明显的小径走向村落的方向。
      
      她认得森林出口路牌上的文字——熊守镇,这里是距离白鸟家最少十里远的小农村,是比平日家仆添购物资的平易町更远的地方。
      
      是偏僻落后了些,但正因为白鸟家的人平常都不会经过此处,所以她很满意。
      
      落脚点在这里就差不多足够了,她和狐之助应该都不会被家主追上。
      
      因为脚上穿的还是从家里拿出来的木屐,不太适合在崎岖的森林间走动,天晴每一步都是小心翼翼。
      
      也正因为走得慢,灵感敏锐的她也察觉到,这片森林和她想象中的有点出入。
      
      天晴脚步停下,用袖子捂住了口鼻。
      
      ……这里的怨气也太浓了些。 
      
      光是要走出这片森林,就有好些常人看不见的沉重怨气缠绕在她的双腿附近,似是要把她留在此处,让她动弹不得。
      
      “阴阳师的气味……”
      
      “是阴阳师……”
      
      “救救我们……”
      
      “吃人的恶鬼,夜里出没……”
      
      她屏息感受,那些阴魂的耳语就更加清晰。
      
      [狐之助,你听到吗?]
      
      “听到什么?”
      
      天晴伸手揉了揉狐之助的耳朵,在上头施加了暂时增强灵感的术法,一下子狐之助就听得见了——
      
      那些嘶哑的声音在牠耳边萦绕,吓得牠皮毛直竖:“……审、审神者!这些都是什么?”
      
      [是啊,我也感到好奇,这里的阴魂数量,远超正常。]
      
      天晴一脸平常地说,垂眸望着那些狐之助看不见的紫灰色的浑浊气息,打消帮助狐之助“看得见”的念头,随手捡起其中一缕阴魂。
      
      [你们为何盘踞于此?你们口中的恶鬼是什么?熊守镇最近发生了什么?]
      
      她抓着灵魂抬手一拂,就为冤魂吸走了不少恶气,使得那团模糊的影子终于能透出一个人样来。
      
      那像嘴巴的位置一张一合,诡异至极:“恶鬼住在此熊守镇,日息而夜作……”
      
      另一缕阴魂也趁着这时缠绕到天晴的另外一只手臂上,用仿佛含着泥巴的声音嘟哝:“恶鬼拥有实体,以人肉为食,把熊守镇的男人带走……”
      
      狐之助一边听着这鬼故事一般的耳语,都快吓哭了,趴在天晴的脖颈上似乎不够,四只小短腿忙的钻进她的袖袋中,抱紧天晴的手臂死活不出来了。
      
      天晴倒是淡定的聆听着冤魂们零散的语句,在心中构筑事情的轮廓。
      
      简单而言就是林子前方的熊守镇内有不像妖怪的恶鬼以人肉为食,还是不能见到阳光的恶鬼,刚才冤魂们似乎还隐约透露了一个讯息,就是恶鬼的弱点在后颈。
      
      这样的描述让她想起辘轳首这种妖怪。
      
      因为辘轳首同样多在晚间出没,以人肉为食,平常的模样与人类无异,就是晚上头部会与身体分开、靠近看重的猎物……
      
      这时候辘轳首的身体一旦被人类先发现、并移到别处,辘轳首回到原处时就会因为找不到身体,而气得在原地跳动,接着死亡。
      
      而辘轳首这种妖怪,后脖颈恰好就有一块红色的印子,链接身体的脖颈切口也光滑平整,在民间流传的异闻传说多有差异,若论“要素”,辘轳首这妖怪与刚才冤魂提的恶鬼特征就挺像的。
      
      只是在吃了那么多人肉的村子里,天晴感觉不到这么强的妖气,反而是冤魂的阴气更多,这村子里更像潜伏着一种未知生物,让人心慌。
      
      “审神者,你怎么一脸干劲的样子?你现在是打算做什么……”
      
      狐之助在天晴怀中瑟瑟发抖,感觉这个小少女脸上的表情正意味着一个牠不期待的走向。
      
      而狐之助的预想也是正确的,只见天晴垂眸一看,就冲他勾起嘴角。
      
      [……当然是走进熊守镇,问问村内有关恶鬼的细节。]
      
      [不论是寻找时政官员还是路费都是钱,相逢即是缘,这里村民面对的情况我也不可能坐视不理!]
      
      她说得堂而皇之,狐之助实在找不到反驳的方法,就是没想到这个一身富贵的丫头,在首次离家,就这么精(hui)打(gao)细(shi)算。
      
      狐之助:狐生困难.jpg
      
      *
      
      天晴就这样带着不情不愿的狐之助走进小镇内。
      
      时值下午,柔和的阳光铺洒在以务农为生的熊守镇阡陌交错的田路上,一栋栋用泥石与稻草搭建而成的房子朴素简约,与她在白鸟家居住那种用上等木头雕琢建造而成的大宅子大相径庭。
      
      脱离了刚才那个满是阴魂的森林,这小镇渗着草青与湿润泥土气味的空气倒是让人心旷神怡。
      
      她才刚踏足田间,一个留着长须的老人就脚步趔趄的走来,用那双手扶着天晴:“天哪,请问是新的灭鬼人终于来了吗?我是熊守镇的村长……”
      
      [灭鬼人?]天晴用衣袖捂住自己半张脸问道。
      
      “对,专门灭鬼的灭鬼人,难道您不是吗?”
      
      “啊,仔细一看小姐您的确没有配刀,”老人苍老的眼神染上绝望:“既然您不是,还是速速从这条村子中离去吧,约莫一月前,恶鬼潜伏在我们熊守镇,每到晚上就挟走镇里壮年男丁……”
      
      “抱歉,本来是应该招待路过的旅人的,就是现在村子没有这个余裕,您最好是趁着天暗下来之前速速离去,我不想小姐您留下不好的回忆……”
      
      那个老人说起话来身体颤巍巍的,估计是看见她身上穿着的振袖和服,不论质料、染色还是刺绣都是上乘,就觉得她身份非富则贵,不可耽搁。
      
      天晴将老人身后的村子收入眼底,有些怀中抱着婴孩的女性弯着腰小心翼翼的从屋内探出头来,村子里的人眸中写着期盼和疲惫,连旁边的田也没好好打理了,该是受恶鬼的问题困扰。
      
      天晴想了想,忽而微笑起来,眸中亮起了光。
      
      [村长,您大可以告诉村民们都放心。]
      
      “什么?”
      
      老人仰起头来,视线模糊地望着眼前的小少女,只见她白皙的瓜子脸上笑意轻浅,温暖的融在阳光里。
      
      [我虽不是灭鬼人,却是最可靠的阴阳师。]
      
      *
      
      “审神者,你是有什么打算吗?”
      
      在天晴要求后,村长就马上恭敬的按照她的要求给她安排了一个空间。
      
      那是一间干燥的储物房,狐之助从天晴的衣服内跳出来,来到这个没有冤魂的地方,牠终于是好过一些了。
      
      就是熊守镇的怪异事件,牠还在犹豫,审神者真的要参与其中吗?
      
      “审神者,你不会觉得刚才的事件,听上去就挺危险的吗?”
      
      [对我们来说危险,对那些手无博鸡之力的村民来说就更是危险了。]
      
      “那你知道那些恶鬼是什么吗?是妖怪吗?”
      
      [大概真不是妖怪吧。]
      
      天晴蹲在狐之助面前,招招手,而狐之助亦听话的走近。
      
      “不是妖怪,那你有把握吗?你不是才刚刚从那宅邸里逃出来,而且你看上去……就挺弱的。”
      
      狐之助说的也是大实话。
      
      虽然她此刻身穿材质上乘的和服,但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阴阳师该有的法器、也没有灭鬼人该有的刀刃,狐之助之前是知道阴阳师的,阴阳师好歹得拥有召唤式神的能力吧?
      
      但来的路上,天晴却跟牠说过,因为家族对她的制约,她不曾拥有过任何一个式神。
      
      “……我们到底能用什么战斗?”
      
      狐之助一脸困惑,假若他们先回去本丸与本丸刀剑男士取得联系,要回来和恶鬼一战倒不是不可,但天晴这细胳膊细腿的,光鲜漂亮的小丫头,到底能做些什么?
      
      与狐之助操心懊恼的样子相较,天晴倒是淡定。
      
      她的视线直勾勾的望着狐之助,把牠从头到脚的打量,那视线看得狐之助浑身发凉,毛发直竖。
      
      “审神者你该不会在打我的注意吧……”
      
      [嗯,在想你的皮毛到底值多少钱……]
      
      “等、等等!我狐之助为时之政府卖命却不卖.身的!”
      
      [诶,但这可是一条财路,反正你的皮毛没了会长回来,把你送走了你也晓得自己回来找我……]
      
      “你、你是魔鬼吗?!!”
      
      狐之助哇的一声哭出来,正要逃走,却被天晴精准的抓住小后腿,将牠像襁褓婴儿那样抱到怀里。
      
      而狐之助四脚朝天的躺在她膝上,都以为她真的要把牠的皮毛取下来了,结果天晴却只是抬起手,将狐之助脖颈上的小铃铛取下来。
      
      “审神者?”
      
      狐之助有些奇怪,却见天晴认真的端详着他失去光泽的铃铛,接着修长的指尖做了一个取物的动作,缓慢地……她居然从平平无奇的铃铛中取出一小块像绒毛雪一般的发光物体。
      
      “啊,这是!”
      
      狐之助一眼就认出来了,牠在天晴的怀中瞪圆眼睛,都差点忘记这件事了。
      
      此刻望着那颗绒毛雪一般的发光体在天晴的手心上悬浮,牠又想起自己找到天晴前发生的奇妙事情。
      
      一个牠找到白鸟家之前的奇妙经历。
      
      [……狐之助。]
      
      “是、是的!”
      
      [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找到‘它’的?]
      
      “啊,那是……我从本丸出发时跟装置许愿,要找到与白鸟初大人拥有相似气息的你,那之后时空穿梭装置运行起来了,却、却把我传送到一栋废弃的寺庙面前。”
      
      “我独自走进去,那里头有一口锈迹斑斑的青铜大钟,然后在无人的寺庙内,大钟突然响起,里头飘出这个光球……”
      
      “当时真是吓死我了,时之政府的穿梭装置甚少出差错,也不知为何会把我传送到那个诡异的地方,那时候我也不不知道这光球跟上我了,只知道急步再离开,之后,再一次传送……我就来到你房门前了。”
      
      “说起来,若不是这个失误,我们现在也不至于没有回到本丸的能量……”
      
      狐之助小小的脑袋凑近天晴,忽然觉得这小光球不像最初看到的诡异。
      
      在见到天晴后,光球像是有生命一般出现了些兴奋似的情感,比刚才要更亮了一些。
      
      “这到底是什么呢?”狐之助好奇地问,开始忘了经历过的恐怖。
      
      [这个是我的碎片。]
      
      “碎片?”
      
      [对,是我在八岁的时候,白鸟家因为畏惧我在灵力方面的成长、担心我会堕入邪道,刻意打散的我的魂魄碎片……拜这所赐,我一直没能力与式神签订契约,但因为你在找我之前找到了这一片,情况又不同了。]
      
      [想来,可能也是这碎片引领你正确穿越到白鸟家的宅邸。]
      
      [所以……这不是失误,而是必然。]
      
      天晴说罢,就抬手将光球毫不犹豫的吞入口中,狐之助阻止都来不及。
      
      ……就、就别乱吃东西呀!!
      
      只见那光芒被小少女吃下,在那之后,她披散着的一头秀丽长发似乎更亮了一些,她一双圆澄澄的大眼睛也本来更清澈通透了些。
      
      虽然不明显,却有几分天晴在刚才变得更“完整”的感觉。
      
      狐之助看得目瞪口呆,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这奇妙的事情。
      
      毕竟天晴看上去也若无其事,甚至还慢条斯理的从衣袋中翻出一张泛黄的符咒。
      
      那张符咒看上去太有年代感了,泛黄的纸张上头用朱红的颜料潦草地写下了几个牠看不懂的文字。
      
      直觉告诉狐之助,那不是人类看得懂的文字。
      
      “审神者,这个是……”
      
      [嘘。]
      
      她示意狐之助安静,下一秒,天晴就将这看上去脆弱的符纸狠狠地往地上一贴,咬破指尖在符咒上写下她的名字,覆盖那些红色的文字。
      
      ——晴。
      
      “回应我的召唤、助我一臂之力吧,雪童子!”
      
      她突然张嘴,干净清亮的声音在念出陌生名字的瞬间,符咒上的两个血色文字也产生了变化。
      
      深红的名字与朱红的颜色在符纸上奇妙的混在一起,眨眼间,一阵刺骨的寒风在室内刮了起来,整个空间扭曲了起来!
      
      “……发、发生了什么?怎么了?!”
      
      狐之助怕得躲回天晴的怀中,小爪子卑微地抓紧天晴的衣服,再望着那在风雪中渐渐凝出的雪白身影。
      
      一个合着眼睛、身穿白色狩衣的短发男孩在雪中出现,再慢慢苏醒、与天晴对上视线。
      
      男孩稚嫩的嗓音温柔又清澈。
      
      “天晴大人,你今后都不是一个人,我雪童子,会和你在一起。”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说明本文其中一条重要主线。
    不知道宝贝们有没有看过翼年代记,反正我们天晴要到处寻找自己的碎片啦!
    碎片一般都依附在妖怪或者妖物身上,所以在寻找的过程中,会遭遇很多怪异事件
    后面还会融合花子君的传闻与怪异的设定,以及鬼灭的设定……因为还没写到所以之后再解释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