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1 ...

  •   #1
      
      在漆黑一片的空间中。
      
      白鸟天晴睁开双眼,在迷雾似的黑暗中抬起手,却在这冰凉的空间中摸了一场空。
      
      [……这里是哪里?]
      
      她驻足原地迟疑片刻,还是决定继续往前探索。
      
      周围很空旷,空旷得她的每一个足音,都变成纠缠的回音在空间内回荡。
      
      杂音遍地开花,仿佛都在回应着她的疑问。
      
      终于,不断前进的她在这个空间内见到一个与自己身高相若的身影。
      
      小少年此刻背对着她,身板消瘦、腰杆挺直,墨色不及肩的短发上扎着一条小短辫。
      
      沉色的狩衣挂在他身上,对方背对着她,身形在这片黑暗中清晰地显了出来。
      
      [……你是谁?]天晴尝试开口搭话。
      
      对方没有答应,只是专注的看着自己手中那柄沉甸甸的长刀。
      
      在漆黑中,小少年显得不慌不忙,就像这无边的黑暗是他熟悉的地方一般。
      
      [……]
      
      天晴止步于他的身后,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别人的梦境”中,她开启了阴阳眼。
      
      一层幽蓝的光芒覆上她琥珀似的眼眸,随着术式展开,她惊讶地发现对方的灵魂上有一个很大的缺口。
      
      那缺口让他的魂体看上去就像被野兽咬了一口一般触目惊心,缺口附近萦绕着瘴气,不祥的气息转化为锁链一般的束缚绕着他的四肢,叫男孩无法动弹。
      
      [……是被困在此处的灵魂吗?]
      
      [他就不知道害怕的吗?]
      
      [真奇怪。]
      
      天晴抿着唇望那道迷惘的身影,看那一团快要把他吞噬的黑色瘴气,心知这样下去,他只会就这样下沉到梦境深处,再也无法触碰到光芒。
      
      ……妖怪的灵魂一旦破碎,就到哪都找不回来了。
      
      天晴认真的看着面前的小妖怪,鬼使神差地,她竟心甘情愿的从自己身上的灵魂中分出了一块光。
      
      那光并非等闲之物,只是从她身上分出来一些,就让她感觉到撕扯的疼痛——但她没有后悔,只是一步步的靠近男孩,再在对方转身之前,将那抹光拍进他瘦削的身板内,将缺口的大洞填满。
      
      ——啪!
      
      孤独的男孩突然感到后背灼灼,那庞大的力量压在他身上,他的脚步往前趔趄,再诧异的回头,但一双血眸映照着的就只有虚无的黑暗。
      
      把光给他的人并没有现出身形。
      
      “……是谁?是谁在这里吗?”男孩清澈的嗓音在空间内响彻。
      
      [这碎片,我借给你了,我——]
      
      女性的嗓音在黑暗中回荡,后续的话语已经被空间揉散,鬼切找不到声音的主人,却从声音消失的方向……感觉到一份让他不知所措的温暖。
      
      ……
      
      *
      
      江户时代,白鸟宅。
      
      外头雨水淅淅沥沥在下,落在屋檐与后院每一个角落。
      
      褐发女孩从床上意识朦朦胧胧的转醒,感受着湿润微凉的空气,再有所感应的推开被单望向房门处。
      
      在一扇木门之隔,有一道细小的影子投影在门扉的油纸之上。
      
      是妖怪么?但感觉……又有一点不对。
      
      天晴缓慢地爬到门边,抬手一拉,一只湿漉漉的小狐狸就从外头跌入她的手心,挂在牠皮毛上的雨水落在榻榻米上,留下许多深浅不一的水迹。
      
      “审神者……”
      
      狐狸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着陌生的词汇。
      
      [审神者?]
      
      她重复着,澄澈的眸子闪过疑惑,正想追问,就听见一些细碎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她忙的在家仆赶来前将湿漉漉的小狐狸拎起藏在身后,将手胡乱地往和服上擦,再以膝盖遮住地上的水迹。
      
      “天晴大人,您醒来了?怎么从房间内出来了?”
      
      女仆的话声带点慌张,透过房门敞开手掌大的空隙见到里头清秀的女孩,她抬手就想把门再次拉上。
      
      毕竟身在白鸟家的家仆都知道,偏远深处这座属于天晴的房子……门开不得。
      
      若天晴想出来,则要由家中拥有五段以上实力的阴阳师跟随,即使只是在后院的花丛间走动,也没有例外。
      
      天晴亦同样晓得这规矩,更清楚家主在她房门附近都布置了结界,一旦她动了这扇门,附近的术法就会启动,即便是没有阴阳之力的下仆,都会知道她有所动静。
      
      面对眼前的女仆,天晴眼神无波地命令:[我饿了。]
      
      “……原、原来是这样!我马上让厨娘给您制作点吃食,但天晴大人,您不能再从房间迈出半步了。”
      
      [……]天晴没有任何应答,只是规规矩矩的跪坐在地上。
      
      “天晴大人,您还有别的想吩咐的吗?”
      
      [油豆腐。]
      
      天晴垂着眸,纤长的眼睫在眼窝上投影下半圈阴影,朱唇紧闭,脸上表情冰冷。
      
      “什么?”
      
      [油豆腐。]
      
      “哦……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让人准备。”
      
      女仆点点头,虽然并非第一次与天晴沟通,但看到她能面不改容、不张嘴巴就把声音传到她心中还是毛毛的。
      
      说实话,这种沟通的方式就让天晴看上去特别像那些邪崇之物。
      
      该说“不愧是”由妖怪和阴阳师所生下来的孩子吗?
      
      素衣家仆越想越害怕,也不想在这阴恻恻的院子里久留,再叮嘱了几句,就把门合上匆匆离去了。
      
      听着家仆的声音越走越远,天晴才转身看向小狐狸,戳戳牠的脑袋。
      
      而那戴着铃铛的小狐狸抬起头来,与天晴视线对上,一脸尴尬。
      
      “……”
      
      毕竟,牠是循着前任审神者白鸟初的气息寻来这个地方的。
      
      他们本丸的前任审神者是一位极其温暖的女性,可惜对方于二十年前失踪了,之后本丸了无起色,前些天牠看诸位付丧神快要熬不下去,牠才踏上寻找审神者之路。
      
      牠以为,与“白鸟初大人”拥有近乎相同气息的人该和她一样柔和温暖,却没想到牠千里迢迢到此,遇到的居然是面前这个像人偶般表情空洞的女孩。
      
      她看起来还不过七、八岁,和服穿在她身上都是松垮垮的。
      
      她真的拥有和初大人一样的能力吗?
      
      不、不只是这个问题……她似乎还被家人软禁在房中,若是她这样的女孩,估计不能拯救此刻的本丸吧。
      
      狐之助有点担忧,牠来前准备和天晴说的话全都被牠咽了回去,反而由衷的担心起天晴起来。
      
      就在狐之助感觉自己是不是该说些什么时,一人一狐身上就有一道浅浅的灰影笼罩下来,看来是家仆回来了。
      
      天晴的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起,也没转过身,只是抬手将狐之助藏入袖口中。
      
      后方的门刷拉拉的被拉开。
      
      “天晴大人,您请慢用,用过的器皿您留在房间里就可以了,晚上我自然会来取。”
      
      披散着一头柔顺头发的女孩没有反应,大门再次合上,回归一室安静。
      
      油豆腐的甜香气味从门边蔓延过来,刚才忧心忡忡的小狐狸从她袖口中探出头,都要馋哭了。
      
      “油豆腐?为为为什么?这个是给我的吗?”
      
      天晴抬手将油豆腐取了过来,而狐之助不管面前的木头女孩藏的什么心思了,只知道有油豆腐就行、扑上去大快朵颐。
      
      同时,也因为埋头专注着餐点,牠不察觉天晴眸中的冷意已渐渐消融,琥珀似的眼眸染上了兴奋的颜色。
      
      她终于对牠开口了。
      
      [……请问,你是狐妖吗?你是这么来到这里的?]
      
      [刚才一直听你的心音说着油豆腐,你喜欢就好了!]
      
      [白鸟家的宅邸四周布满了多重结界,若非家中阴阳师允许,小魔小怪肯定进不来!]
      
      [你真是让我太好奇了!]  
      
      方才还像木偶的小女孩脸上绽放出光彩,虽然是被关在牢笼似的房间内,她却满脸都是阳光。
      
      *
      
      望见女孩侃侃不绝地说话时脸上的光彩,与刚才判若两人。
      
      狐之助眨眨眼睛,口中一口豆腐还没咽下,只觉得自己在瞬间看见了白鸟初大人的身影。
      
      甚至,她刚才提及了“心音”,他们本丸的前任审神者白鸟初也同样拥有这个不可思议的读心能力!
      
      狐之助被这份熟悉感震撼得记起了自己出现在此处的目的。
      
      马上伸出两只湿漉漉的小爪子揪住白鸟天晴的衣摆,可怜兮兮:“拜托了,请您来接任我们本丸的审神者吧!”
      
      “……我们本丸快不行了!”
      
      牠眼泛泪光,这一瞬的哀切与方才见豆腐忘义的样子似乎搭不上边。
      
      瞧见牠这幅样子,天晴眨眨眼睛,眸中的光彩逐渐回归平静。
      
      她缓慢将狐之助口中的关键词重复了一遍。
      
      [你口中的审神者和本丸……是什么?]
      
      “这个……”
      
      狐之助的爪子从她膝上收回,一脸认真地解释。
      
      原来,牠是时之政府认证的“狐之助”,负责协助审神者执行维护历史的职务。
      
      牠口中说的“本丸”,其实是时之政府制作的特殊结界,这个结界架空于时代与空间,就只有审神者、刀剑男士与时之政府的官员能够进出。
      
      至于审神者的日常职责,就是利用时之政府的时空穿梭科技,安排刀剑付丧神前往各历史重点,阻止时间溯行军扰乱历史发展。
      
      狐之助为免天晴听不明白,在吃油豆腐的同时亦列举了一些审神者的职务与他们时之政府已开发的历史点。
      
      “……以上就是审神者的职责。”狐之助说到这里,脑袋上两只毛耸耸的耳朵耷拉下来:“……本来是这样。”
      
      [本来是这样。]
      
      “嗯,相信您已经察觉到了,我来找您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寻找守护历史的合适人选。”
      
      [你刚才说要我‘拯救本丸’。]
      
      “对,因为我们这座本丸……早已因为第一任主人的管理而暗堕过一次,暗堕本丸并非稳定本丸。”
      
      “虽然,我们幸得白鸟初大人接手恢复了一些……”
      
      听见“白鸟初”的名字,天晴脸上的表情不变,嘴角维持弯弯的弧度。
      
      那之后本丸的命运不言而喻,天晴已经猜到了,因为狐之助口中的白鸟初……
      
      已经不在。
      
      [所以,本丸现在是无主状态?]她都猜到了现况。
      
      “是这样的,更糟糕的是……本丸的刀剑男子必须依赖主公的灵力维持形态,所以现在本丸的大家与本丸本身都在面临崩溃危机!”
      
      狐之助一双黑豆子眼写满沉重。
      
      “假若再无人接管的话,大家肯定就要消失了——拜托了,请您、请您救救我们吧!”
      
      牠诚恳地低着脑袋,就生怕眼前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要失去。
      
      却不知,自己的出现对天晴来说,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
      

  • 作者有话要说:  [写在前面的话与避雷针]
    本文男主已定,是日本平安时代的□□鬼切——文中的鬼切设定基本遵从百度那个典故:
    鬼切(原名:髭切)与膝丸同为源氏重宝,其中源赖光将鬼切给了渡边纲,鬼切在渡边纲的操纵下于五条渡口切下了鬼神茨木童子的手腕,并在各种战斗中与渡边纲赢下辉煌显赫战绩——私设渡边纲与鬼切的感情深厚,所以在渡边纲寿元快尽时鬼切因无法承受主人的离去而差点碎刀。
    而在鬼切碎刀之前,在灵魂崩溃边沿时于梦境中得到女主的帮助,他一直不知道自己是被谁帮助直至二人真正见面——知道了当然要谈恋爱啦!是这样的甜文,所以是1v1还会HE的那种神仙恋爱(闭嘴)
    由于在我的设定下,鬼切是属于渡边纲的妖怪,所以本文的本丸中不会出现源氏重宝的髭切,只有属于渡边纲的鬼切!这一点宝贝们注意啦~
    ——
    避雷针结束后,碎碎念一波:我又开文啦!这文存稿方面其实已经写到20w以上、进入完结倒数了,所以不会坑,会稳定更新到完结的,希望宝贝们好好看下去啦(有bug请温柔告知,作者写文不只慢热还玻璃心,受不住太大刺激_(:з」∠)_)
    PS.这文的融合的设定有点多有点夸张,翼年代记的知世和花子君的源辉与夏目全部都和女主一同存在于江户时代,是神怪类作品的大杂烩文了~
    PPS.好久没开同人坑了,如果这次也能和可爱的小天使们度过愉快的旅程就好了呢
    .
    么么啾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