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骨碎片》雁潇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26 08:38: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西月 ...

  •   
      景峰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嘴边带着血。
      
      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女人,约莫二十六七岁,瘦高挑的身材,短发,一身精干的运动服,只是秀气的外表下带着一种彪悍的姿态,正在怒目瞪着景峰。
      
      “你。。。人。。。鬼?”景峰觉得自己的嘴不听使唤了,应该是被这个女人揍的。
      
      女子先是一愣,随即警惕地问:“你是谁?”
      
      “关你毛事!见人就打,女汉子啊?”猫死在确定了这个女人是人不是鬼后立刻嚷嚷起来。
      
      听到猫死的话女子又是一惊,一只会说话的老鼠确实容易让人引发联想。女子的脸上立刻显露出“你们是妖孽!”的表情。
      
      她一抖手中的银链,灯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银链甩出直接打向站立着的猫死。
      
      猫死大叫一声往景峰身后窜去,那根银链顺势一绕绑住了景峰的脚踝,女子怒斥一声猛得一拽,景峰又一次摔倒了。这一次摔得更重,沉沉的身子砸在木地板上,就像一个秤砣掉了。
      
      景峰怒了,双脚一蹬挣开链子,轮圆了双臂像一个泼皮无赖似的打向女子。
      他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能将他打倒两次,一定是个练家子。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他要用毫无章法的拳头狠狠地教训教训这个敢对他撒野的小娘们。
      
      女子躲闪了几下之后长臂一伸,劈面就向景峰抓来。
      
      景峰“啊!”的下意识往旁边歪头,却没想到当胸就被踹了一脚,他连滚带爬地第三次摔了出去。
      
      景峰惨兮兮地爬起来,只觉得胸口一阵恶心。这娘们腿脚上的功夫也太厉害了吧!踹得爷。。。
      他揉了揉胸口,大叫一声向女子扑了过去,用的是他苦练了十几年的虎扑!(其实他也只是扑过树而已)
      
      谁知女子一矮身,猛得向上一蹿,右手的拳头像铁锤一样一记勾拳正正地打在了景峰的下巴上。
      猫死惨不忍睹地一捂眼,“哎呀妈!牙都还在吧?”
      
      景峰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风筝一样飞了起来,眼前晃过屋顶昏黄的灯光,极其听话地又摔了出去。
      
      这是第四次。
      
      这回他瘫在地上没了动静。兜里的鱼骨碎片也掉了出来。
      
      猫死咽了口吐沫,战战兢兢地自言自语“被。。。被打死了吧?”
      
      女子惊讶地“咦”了一声,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碎片仔细地看着。
      
      此时景峰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感觉头晕目眩,腮帮子一阵阵的剧痛,喉咙里甜甜的。
      
      女子抬起头问:“你也有碎片?”说着从裤兜里掏出了另一块小小的鱼骨碎片,一样的质地,一样的让人琢磨不透。
      
      “我就说这里还有人有这东西嘛。”猫死得意地说。
      
      景峰没有回答女子的问题,他现在关心的不是碎片,而是眼前这个出手凶狠的女人。
      “你是谁?”他问。
      
      也许是确认了景峰没有什么威胁,女子答道:“我叫梅西月,散打教练。”
      
      怪不得!景峰心道:“实在是太。。。彪悍了!”
      
      “他叫景峰,我叫猫死。我是从另一个时空来的,所以会说人话。”猫死解释道:“我们也是刚刚遇到一起。我探到这里也有一块鱼骨碎片,所以就带他来了。没想到你能这么揍他。这得是有多大的仇啊!”
      
      异时空来的老鼠?西月好奇地打量着猫死,在确认和地球上的鼠类没什么区别之后便不再看他了,而是抱歉地对景峰说:“对不起。我也是莫名奇妙地来到了这儿。这里的一切都很诡异,没有一个人,也走不出去。所以深更半夜的,我把你们当成了。。。”
      
      鬼?妖怪?坏人?反正都不是好东西。景峰明白了。
      
      他揉着被打肿的腮帮子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打量着四周。
      
      房子里一张大床,床上还铺着崭新的白床单;一张实木桌子,两把椅子,靠墙有一个大衣柜,还有一个小冰箱。旁边一个小门里应该是卫生间。怎么看都是一个标间的配置。
      
      西月将景峰的那块鱼骨碎片递给他,“还给你。”
      
      景峰像躲避瘟神一样连连摆手道:“呃。。。送你了。真的!”
      
      西月却不由分说地走过来将碎片塞进了景峰的兜里。
      “我不拿别人的东西。”
      
      景峰苦着脸,看样子这碎片是送不出去了。
      
      “对了!你刚才说莫名奇妙地来到这里?”猫死问。
      
      西月拢了拢头发靠在桌角说:“嗯。我本来在训练房里正在打拳,突然兜里的鱼骨碎片发出了一道光,我掏出来一看,那道光就把我带到了这里。”
      
      “除了你这里还有别人吗?”
      
      西月摇摇头,“我曾经出去找过,周围的几座房子都是空的。而且好像怎么都走不出这片树林。”
      
      景峰和猫死都傻眼了。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能进来就能出去,我就不信走不出去!”猫死不屑地说。
      “你可以去试试。异时空来的。”西月平静地回道。
      
      猫死撇撇嘴一纵身跑了出去。
      
      屋里很安静,仿佛都能听到景峰和西月的呼吸声。
      
      “你是怎么得到那块碎片的?”景峰打破了沉默。
      
      西月双手抱着肩,一丝忧郁的神情写在脸上。
      
      “我的这块碎片是从姐姐那里得到的。有一天晚上她跑来找我,神秘地拿出了一块鱼骨碎片,说这碎片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可以让人心想事成。我当然不信了,也没有在意。后来。。。姐姐把它放在了家里就离开了,据说她临走前嘴里一直在念叨‘碎片。。。碎片。。。”
      
      “她去了哪里?”
      “死了。”西月的眼中含着泪,“从山上跳了下去。”
      
      景峰浑身一震,景言也是从楼上跳了下去。
      
      西月抹了一把泪水说:“所以我把这块碎片带在身边,我想看看姐姐的死和这块碎片之间究竟有什么关系。”
      
      “看来咱们都是一样的目的。”景峰叹了口气,缓缓讲出了妹妹的事情。
      
      西月愣愣地听着,她没想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竟与她的境遇完全一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油然而生。
      
      景峰讲了半天,脸颊火辣辣的肿痛不禁让他微微皱了皱眉,不由自主地将手捂在了腮帮子上。
      
      西月看到了,急忙到冰箱前拉开门找了一阵,从里面拿出了一瓶冰镇的饮料又回到了景峰身边交给他。
      
      “把这个捂在脸上会好受些。”她有些尴尬地说。
      
      景峰接过来笑笑,将饮料贴着脸,感觉舒服多了。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猫死惊慌失措的叫喊声。
      
      “它。。。它来了!”猫死冲进门一头钻到床底下,牙关在“咯咯”打颤,身子蜷缩成一团,仿佛看见了恶灵一般。
      
      “谁?”西月和景峰几乎同时问。
      
      月光将门外照得一片银白,就在这白色的月光中陡然出现了一只黑猫,全身的毛都耸立着,两只琥珀色的眼珠此时正看着他们。
      
      西月诧异地看着那只黑猫,隐隐地感觉到了一种不祥之感。
      
      黑猫悄无声息地跳了进来,半蹲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景峰。
      
      景峰觉得头皮发麻,无论如何,被一只凶巴巴的黑猫盯着看都是一件很不爽的事。而且还是他骗过的猫。
      
      景峰尴尬地看了看黑猫,问道:“呃。。。你回来了?”
      
      黑猫点点头,嘲讽地说:“你从来不骗猫?”
      
      此刻景峰只有岔开话题,“敢问英雄贵姓?”
      
      “砍它(cat)。”黑猫高傲地答道,那双眼睛狠呆呆地瞥了一眼藏在床底下的猫死。
      “哇!你们好有趣啊,起的名字都这么有个性。”景峰夸张地说着,心里却在盘算着该如何是好。
      
      砍它又将目光聚焦到景峰的身上,在它眼里,这个骗猫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它猛得张开猫嘴,露出了两颗尖利的牙齿,冲着景峰低声嘶吼着。浑身的黑毛一抖,根根乍起,竟好似一只准备进攻的刺猬。
      
      “小心!”猫死叮嘱着景峰,“它可是我们那个时空的斗兽!”
      “斗兽?”
      
      “兄弟。。。你可小心了!听说它会把人活活剥了皮,然后再一块块把肉啃下来。”猫死战战兢兢地说着,整个身子在床底下不住地发抖,仿佛自己已经被活剥了一样。
      
      景峰有些懵了,求饶吗?看样子这只黑猫不买账;逃走吗?无路可逃。那就只有拼了!
      他一咬牙,“不就是个死吗?爷我活够了!”
      
      他索性甩掉了手里的饮料指着黑猫道:“别竟呲牙!你以为你的牙很好看吗?有种就来剥了我的皮看看!”
      
      砍它嘴角竟微微浮现出了一丝冷笑,这样傻的对手它还是第一次见。
      
      “噌”的一下,砍它身子一弓,像一支箭直向景峰扑来。两只利爪已经张开,鼓荡的风夹杂着它身上的臭味让景峰感到了一阵心慌。此刻他才明白,这只破猫完全可以和猛兽相提并论!
      
      就在砍它即将抓到景峰的瞬间,一道寒光闪过,接着便听到了一声惊叫。
      
      一条长长的银链抽在了黑猫的身上,将它打了出去。而银链的另一端攥在西月的手上。
      
      就在刚才景峰和砍它对峙的时候,西月已经悄悄地走到一旁拿起了银链。有着丰富搏斗经验的她明白,这只黑猫可不好对付,应该还是个邪物,所以她拿起了家传的银链。这是她爹留给她的,
      
      银链上篆刻着驱邪的符咒。可以说这是一条伏魔链。
      
      景峰惊愕地看着西月,他很想感谢她。但此时还不是说“谢谢“的时候。
      
      西月走过来,身子已经巧妙地挡住了黑猫攻击景峰的路线。她这么做,是因为她知道景峰完全不是砍它的对手。而她也绝不会允许一只邪物在这里撒野,甚至是杀人!
      
      砍它窜到一边,静静地伏在地上,两眼凶狠地注视着西月,这个细皮嫩肉长相标致的女子原来才是最难对付的。
      
      房间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各方都在蓄势。谁都明白,像这样以命相拼的搏斗绝不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大战三百回合,而是一招制敌。要么干掉对手,要么就是死。
      
      寂静的空间里,只有猫死牙齿打颤的声音在响。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