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骨碎片》雁潇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6-23 19:16:1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夜宿 ...

  •   外面的月光冷冷地,寒意瘆人。一片落叶悄无声息地在月光中一闪,径直落了下去。
      
      与此同时,砍它突然向西月扑去,月光下的它就像一只幽灵!
      
      西月早已做好了准备,没等黑猫近身,银链已经甩了出去。
      
      但砍它却在银链挥来的霎那间忽然改变了方向,一条长长的红舌从嘴里吐出,如一把利剑直插向愣在一旁的景峰。它从没忘记它的目标。
      
      景峰陡然一惊,他根本没想到这只破猫竟然还有中途变方向的本事。更没想到会死缠烂打地追着他。
      在猫死的惊呼声中,西月一挥银链,口中念念有词。
      
      房屋在震动,银链上突然发出一束寒光,宛如流星划过,屋顶的灯被寒光击得粉碎。一道电流被引下来直接打在砍它伸出的长舌上。
      
      景峰几乎已经闻到了长舌发出的糊味儿,脑子里却是混沌一片。想动,腿脚却不听使唤。就在他准备慷慨赴死的时候,猛然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那是砍它发出的。
      
      它“呜呜呜”地叫着,身子一缩,像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惊吓一般蓦地从房间里窜了出去。无尽的黑夜里传来它恐怖至极的惨叫声。
      
      屋里变得一片黑暗,月光柔和地洒进来,照出西月朦胧的身影。此刻,在景峰的眼里,竟是那样的唯美动人。
      
      “走啦?耶!”猫死惊喜地从床下探出头来。
      
      西月姗姗地走过来拍了拍景峰的肩膀,“没事了。你的魂儿可以回来了。”
      
      景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偷偷地瞄了西月一眼,还是刚才那个女子,但现在看起来怎么多了一份英姿飒爽?人与人的感觉,有时一瞬间就会是沧海桑田。
      
      “谢谢。。。”他眼含笑意望着西月。
      
      猫死转着豆眼盘算着,这个西月很厉害嘛,如果有她在那就不用怕砍它了。
      它咳了一声对西月说:“妹子,这次多亏你了。以后还要多靠你喽。”
      
      西月白了它一眼,没好气地说:“妹子?我可不想和你是同类!”
      
      “哈哈。。。”景峰畅快地笑了起来。
      
      猫死一脸委屈地缩在墙角不说话了。
      
      西月察觉到了,大方地走过去蹲在猫死身边和缓地说:“虽然不是同类,但帮忙还是可以的。”
      
      猫死总算是找回了面子,立刻蹦起来点头道:“嗯嗯。”
      
      “你找到出去的路了吗?”西月问。
      
      猫死摇摇头,“还真像你说的那样,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这片树林。”
      
      “奇怪!进的来出不去,而且没有手机信号。这里是传说中的结界吗?”景峰摆弄着手机思忖着说。
      
      “结界?”西月站起身来望着外面的夜色,一切都应该和鱼骨碎片有关。
      
      她转头对景峰说:“把你的碎片给我。”
      
      景峰一怔,立刻掏出碎片递了过去,忙不迭地说:“就交给你保管了。”
      
      西月接过碎片,又拿出了自己的那块拼在一起,能看得出来是鱼骨的中段,而鱼头鱼尾还没有。
      
      景峰也凑过来观察着,两块鱼骨严丝合缝,应该是相邻的两段。但除了泛着白光之外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我说,你扔得掉碎片吗?”他问西月。
      “当然扔得掉。”西月纳闷地看了一眼景峰问:“怎么?你扔不掉?”
      
      景峰诧异地望着西月,额头不禁渗出了一层冷汗。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能摆脱这碎片,似乎这碎片格外喜欢他似的。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西月将两块碎片摆在桌上,走到门口关上了门。
      
      景峰和猫死看着她,这是要同处一室吗?不过在这危险的境地,他们巴不得呆在彪悍的西月身边。
      
      “呃。。。你睡床,我睡地。”景峰自觉地一下子躺到了地板上。
      
      西月一笑,也不推辞,直接坐到了床上。将那条银链摆在手边。
      
      银链在月光中泛起一层淡淡的白色光晕,竟像屋里点了一盏朦胧的灯。在这昏昏欲睡的氛围里,猫死已经打起了呼噜。而景峰虽然很累,但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在思索着今晚发生的事情,似乎都来得那么突然,又似乎是那样的巧合。鱼骨碎片究竟代表着什么?
      
      “你睡着了吗?”西月躺在床上轻轻地问。
      “没有。”
      
      西月头枕在胳膊上,出神地望着窗外。外面是流瀑似的月光,静静地宛如一层轻纱。
      
      “你是做什么的?”她问,眼睛依然定定地望着窗外。
      “大学老师,教古典文学的。”景峰回答。
      
      “哦?”西月惊讶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够高够帅,没想到还是个文化人。
      她调侃道:“你上课学生爱听吗?不会是你说你的,他们睡他们的吧?”
      
      景峰微微笑了一下,“没有不爱听课的学生,只有讲不好的老师。”
      “这话我爱听。”
      
      景峰继续说:“把学生感兴趣的融入教学内容我就不信他们不爱听。”
      “我就没有遇到过你这样的老师。”西月笑了。
      
      “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景峰问。
      “体院。学的就是散打专业。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武术,家里也是练武的。不瞒你说,我还拿过全省散打冠军呢。”
      
      “哦。”景峰摸着隐隐作痛的腮帮子,心里好受多了。输给一个散打冠军不丢人。
      
      “我们大学里有片丁香林,还有一个湖,花开的时候我就常常坐在湖边看书。那时候真好啊。”西月回忆着,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景峰的心中微微一动,湖水、花海,那里也曾留下了他多少难忘的记忆,还有初恋时的喜悦与惆怅。但在与女友分手后他便将这份记忆锁了起来。不想更是不愿去碰触那段微雨的日子。
      
      “你就没发展个师生恋什么的?”西月抿着嘴笑道。
      “师生恋没有。早在上大学时就把写给女友的情书都埋了,校园恋情也算就此终结了。”景峰望着天花板幽幽说。
      
      “埋了?”
      “嗯。我找了个校园的小土坡挖了个坑,把情书都烧了埋在里面,还垒了个小坟堆,前面插了一块木板算是墓碑。”景峰又回想起了那一幕。不过此时说来已是淡了很多。时间真得会冲走心痛,留下的疤痕只是一个时期的印记而已。
      
      西月“咯咯“地笑了,捂着嘴说:“你还挺浪漫的哦。”
      
      “浪漫个毛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猫死咕哝着,显然是被吵醒了。
      
      景峰正要答话,却见窗外闪过一个身影,忽地就不见了。但就是这短短的一瞬,他看清了,那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女子,和他梦里的白衣女人一模一样!
      
      西月已经拿起银链冲到了窗边,她也看到了。
      
      景峰从地板上跳起来望着西月小声问:“怎么办?”
      
      西月将身子藏在窗边往外面看了看,一地洒满月光的落叶,几棵斑驳的树影,哪里有什么人?
      她想了想说:“我去看看,守在这里迟早会被吓死。”
      
      景峰急忙说:“要去一块儿去!”
      
      西月点点头,流露出欣赏的眼神。
      
      她平息了一下呼吸,伸手拉开门和景峰一起冲了出去。
      
      猫死吓得钻在床底下喃喃自语“还是这里安全。。。安全。”
      
      。
      
      外面夜深露重,光秃秃的树杈像幽灵一样张牙舞爪,西月和景峰背靠背站着,扫视着这片惊悚的树林。
      
      “那里!”景峰用手一指,西月回头看去,只见树林间一道白影晃过,宛如鬼魅。
      
      西月抖起银链向白影奔去,景峰抄起地上落下的一根断木紧紧地跟在后面。
      白影又不见了,似乎在和他们捉迷藏。
      
      “这样不行,咱们追不上她。”西月皱眉道。
      
      此刻,她和景峰都没注意到,就在他们旁边的屋顶上,一个白衣女人正在注视着他们。而在离西月仅仅几步的地方暗藏着一个陷阱,上面铺满了落叶。
      
      西月手中的银链闪着寒光,上面的符篆让白衣女人望而却步。那是一串古老的符咒,可以消弭一切有形和无形的邪秽。
      
      白衣女人见西月和景峰不再往前走了,慢慢地从屋顶上飘落下来,悄无声息地往陷阱飘去。
      她在引诱。
      
      “站住!”景峰冲着白衣女人吼道。
      
      白衣女人已经飘过了陷阱,而后面是已经追上来的西月。
      
      忽然,砍它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两只眼珠死死地盯着白衣女人,仿佛一只猎豹看见了难得一见的猎物。
      
      它猛得一跃扑向白衣女人,张开的四肢带起了一丛丛的枯枝落叶,无意间暴露了隐藏的陷阱。
      而西月此时已追了上来,她看见了脚下的陷阱惊呼一声,但却没能刹住脚步,直直地跌落下去。
      那是一个诡异的坑,深不见底。坑里弥漫着五彩的雾气,似霞光,又似迷幻的彩烟,诱人却致命。
      
      “嘭”的一声,西月的胳膊被一只手抓住了,身子悬在坑里,她抬头望去,是景峰。
      
      景峰匍匐在地拼命地扒着坑边大叫道:“我快抓不住了,上来啊!”
      
      西月拽着他的手,猛得用脚一蹬坑壁,身子凌空而起像一只飞雁从坑里跳了上来。
      
      景峰长吁一口气,整个胳膊都酸麻得难受。他定睛看去,只见砍它正在与白衣女人争斗着,嘴里还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声,要是之前没有被西月伤到,估计那吼声会很霸气。
      
      白衣女人显然并不想与砍它鏖战,躲闪了几下之后便飘飘忽忽地远去了,而砍它却不依不饶地追了上去,一副誓死不放过的样子。
      
      “这个砍它被西月打疯了吧?连个鬼影似的女人都不放过,很好吃吗?”景峰想着从坑边爬起来,抬眼看见的是西月笑吟吟的面容。
      
      月光下,西月的笑容显得清秀温婉。
      
      “谢啦。”西月说。
      
      景峰潇洒地回道:“小事一桩。你不也救过我吗?”
      
      西月笑笑,看了看四周道:“这里不安全,还是回木屋吧。”
      
      “我看也是。”景峰点点头。
      
      两人快步往回走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