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骨碎片》雁潇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5-25 20:05: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猫死 ...

  •   
      雨在下。连天的水雾弥漫在眼前。树叶上流淌下来一串串的雨珠,就像止不住的眼泪。
      
      景峰茫然地看着四周,这是一个他从未来过的地方,周遭都是参天大树,像是一个公园,又像是一片丛林。
      
      忽然,树丛间闪过一个幽灵般的身影,眨眼间就不见了。虽是短暂的一瞥,但景峰看清楚了,那是一个穿着白色衣裙的女子,披散着黑黑的长发,是鬼吗?
      
      景峰有些紧张起来,虽然他一米八的个头,而且从小练武,但对于传说中的鬼魅还是心有忌惮。
      未知的东西其实才是最恐怖的。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缓缓走向树丛。
      
      那个白衣女子又出现了,背对着他定定地站着,黑瀑似的长发上没有雨水。
      
      没有雨水?!在这漫天的雨幕中?
      
      景峰站住了,他能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
      
      白衣女子慢慢地回过身来。雨雾中,景峰看见了她的脸。
      
      那不是一张脸,而是一块白森森的鱼骨碎片。
      
      景峰的心猛得一紧,他认得那块鱼骨碎片,是他妹妹临死前死死握在手里的!
      
      “你是谁?”景峰吼道,不禁攥紧了双拳。
      
      白衣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一座雕像,只是缺了一张脸。
      
      景峰冲过去挥拳便打,但那女子突然变成了一只面目狰狞的怪兽向他扑来。
      
      。
      
      景峰忽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昏暗寂静的房间里只有他从梦中惊醒的喘息声。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都在做着同一个梦了。梦中的怪兽长得丑陋无比,像是蜥蜴和犀牛的结合体,但身子更像是一条鱼。也许叫鱼兽更贴切。
      
      景峰觉得喉咙发干,起身倒了一杯水仰头喝了下去。他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面容憔悴,年近三十的他虽然长了一张帅气的脸,但眉宇间却显露出疲惫的神情。
      
      镜子前的桌上摆着一幅相框,合影里一个洋溢着青春时尚气息的女孩正笑着靠在他的肩上。
      
      那是他的妹妹景言。一周前刚刚跳楼自杀,等他赶过去时,只发现妹妹的手里握着那块鱼骨碎片。警方查不出景言的死和碎片有什么关系,作为遗物他留了下来。
      
      但就在他拿到那块鱼骨碎片后,每天晚上都做着同样的梦。梦里的白衣女子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让他愤怒地想要发疯。好几次他都在白天变得恍恍惚惚,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
      
      他有一种感觉,景言就是被这块碎片逼疯跳楼的。现在轮到他了。
      
      景峰从抽屉里拿出小小的碎片,那是一块晶莹剔透的鱼骨,乍看之下好似价值连城的美玉。但上面刻着一串谁也看不懂的图案,像是符咒,又像是一种古老的文字。
      
      他冲到窗边一扬手将鱼骨碎片丢了出去。
      
      解脱了!
      
      但当他回过头时,愕然发现那块鱼骨碎片竟然还躺在桌子上!
      
      景峰又一次抓起它丢出了窗外,回头时碎片还在。
      
      深深的恐惧袭来,他禁不住夺门而逃。
      
      从电梯一路狂奔到大门外,景峰喘着粗气,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兜里一沉,伸手进去掏出来的还是那块碎片。
      
      阴魂不散。
      
      午夜的街道上冷冷清清,景峰的心却比这寒凉的天气更凉,确切地说是害怕。
      
      周围的店铺早已关门,橱窗的玻璃上映出景峰失魂落魄的样子。就连街边的路灯也坏了一个,一闪一闪的,似乎在嘲笑着这个孤零零的疯子。
      
      “咦?你竟然有那玩意儿!”一声尖细的声音传来,显得格外刺耳。
      
      景峰四下里瞅瞅,没见到半个人影。他感觉全身的毛孔一下子都张开了,吸纳进去的是恐惧的幽灵。
      
      “谁?”他的声音有些发抖。
      
      “你能不能平等地对待一只不如你高的生物?往下看!”那个声音带着愤怒。
      
      景峰低头看去,只见脚边有一只白色的老鼠。纯白的毛色,两只豆眼正在仰头盯着他,而且像人类一样站立着。
      
      实验室的小白鼠什么时候进化成直立行走了?还能说人话?景峰诧异地想着,问道:“你。。。”
      
      那只白鼠满不在乎地说:“很惊讶是吗?实话告诉你,我是另一个时空的,论智力你和我不是一个层次的。”
      
      景峰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干嘛?”
      
      白鼠没有回答,捋了捋嘴上的三根短须说:“我叫猫死(mouse),你呢?”
      
      “景。。。景景。。。景峰。”
      
      猫死一撇嘴,不屑地说:“吓成这样了?尿裤子没?”
      
      景峰被激得吼道:“关你毛事!”
      
      “这样就对了。”猫死淡定地说:“你手里的那块鱼骨碎片是怎么得到的?”
      
      “关你毛事!”
      
      猫死一张嘴,露出了两排细细的尖牙。
      
      “再说毛事信不信我让你得鼠疫?还是你们这个时空无药可救的那种?”
      
      景峰老实了。看来无论哪个时空的生物都知道威胁别人。
      
      “这是我妹妹的。”
      “她人呢?”
      “死了。”
      
      猫死愣了一下,随即用和缓的语气说:“不好意思。不过你知道这鱼骨碎片的来历吗?”
      
      景峰摇摇头,他只知道这是个噩梦一样的存在。
      
      突然,猫死惊恐地张大了嘴,像是看见了死神一样。
      “它它它。。。它来了!”
      “谁?”景峰莫名奇妙地问。
      
      猫死冲着景峰身后猛得吐了一大口气,急急地说:“要是有什么东西来抓我,你就说往你后面跑了!还有,赶紧收起那块碎片!”
      
      它灵巧地一跃,瞬间消失在旁边的灌木丛里。
      
      景峰愣愣地站着,将鱼骨碎片揣进兜里。
      
      半分钟后,他的正前方走来一只黑猫,就像是将浓重的夜色披在身上一样,黑暗的氛围让景峰感到压抑和绝望。
      
      黑猫一步步走向他,琥珀色的眼珠像两只摄人的灯。
      “喂!你看见一只老鼠了吗?”它冷漠地问。
      
      景峰咽了口口水,又一只会说人话的猫!这个世界是不是要完蛋了?还是自己已经到了阴间?
      他咬了咬牙,冲着黑猫喊道:“你特么先告诉我我是不是还活着?还在我生活的这个世界?”
      
      “你还活着。”黑猫嘴里喷出了一团寒气,在昏暗的路灯下让人不寒而栗。
      “回答我的问题。”它咄咄逼人地走近了景峰。
      
      “好吧,我告诉你。那只老鼠往我身后的方向去了。”
      “是吗?”黑猫带着怀疑的口吻继续逼近。
      
      就在景峰刚要开口时,黑猫纵身一扑,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将他扑倒在地。
      
      景峰感觉就像一座山压在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黑猫毛茸茸的脸几乎贴着他的脸,两颗尖利的牙齿近在眼前。
      
      “你骗人!”黑猫的声音很冷。
      “我。。。是骗过人,但从没骗过猫!”景峰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在喊。他多么希望有人听到他的话赶来,往这满嘴喷着臭气的破猫头上来一棒子。
      
      但他失望了。此时的街道上除了被风刮过的落叶,就只剩下一只猫在欺负一个人。
      
      “那只老鼠。。。白色的。。。还会说人话,它说要去动物园找蝙蝠侠蜘蛛侠超人美国队长帮忙。真的!”景峰觉得自己胡言乱语的要崩溃了。
      
      黑猫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这种疯话确实像那只蠢货说的。”
      
      景峰一脸无辜地拼命点着头。蠢货?你个破猫!骂谁呢?
      
      黑猫慢慢地起身放开了景峰,它往景峰身后的方向使劲嗅嗅,展开身形跑进了夜色中。
      
      景峰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黑猫的爪子□□得惨不忍睹了。好在只是一件衣服而已。
      
      “嘿嘿,谢啦!”猫死从灌木丛里钻了出来嬉皮笑脸地说。
      景峰没搭理它,今晚自己还能再倒霉些不?
      
      猫死奔到他脚边说:“够仗义!既然你帮了我,那我也帮帮你。”
      景峰默默地冲它一伸手,“给一个亿吧,要美元。”
      “啥?”猫死瞪眼道:“真俗!连命都快没了要钱有个鸟用?”
      “你说什么?”
      
      猫死怜悯地看着景峰,一双小小的豆眼满是真诚。
      “兄弟,你手里的那块鱼骨碎片是个不祥之物。我劝你赶紧扔了。”
      
      “你以为我不想?”景峰无奈地说。
      “扔不掉?”猫死转着眼珠道:“那只有另想办法了。据我所知,有一个人也拿着一块鱼骨碎片。我带你去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新发现?”
      
      “在哪里?”
      “很近,就在不远的一片树林里。”
      
      。
      
      这是一片幽静的树林。
      
      远山巍峨,矗立在夜色中。树林边一条小河缓缓流淌,月光浮在水面随波荡漾,银白色的水花似梦似幻。
      
      “这叫很近?走了一个小时!”景峰怒道。接着便是弯腰喘气。
      猫死满不在乎地指着前面说:“就是这里了。”
      
      景峰环顾四周,高大的树木多是松树和杨树,深秋季节落叶铺满了地面,走在上面发出阵阵松脆的响声。林间隐约分布着几座木头房子,看上去很像度假村之类的地方。其中一间房子亮着灯。
      
      “这是什么地方?”景峰边走边问。
      猫死一脸委屈地回道:“这是你的时空呀,你问我?”
      
      “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本鼠会嗅探,嗅探你懂吗?估计以你的智商很难理解。”猫死得意地嘲讽着。
      
      景峰瞥了它一眼,“就是好好的老鼠长了一只狗鼻子。”
      “你!”猫死有些怒了。
      
      “过去看看。”景峰指着那间亮灯的屋子说。
      
      夜色如墨,诺大的树林里只有那盏昏黄的灯光带给人些许的温暖。
      
      这是一间简约的木屋,一扇门一扇窗,密实的木板上刷了一层松油,味儿还挺大。
      
      景峰来到门前听了听,里面没有动静。
      他敲了敲门。
      
      窗户上一个女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宛如幽灵。
      
      “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景峰急忙问,有人就好办了。
      那个女人没有回答,寂静的夜里就像从不曾有过之前的影子。
      
      景峰又敲了敲门。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
      
      猫死望着黑黢黢的四周有些胆怯地问:“那个。。。刚才里面是有个女人对吧?”
      
      是不是里面的女人出什么事了?景峰顾不得多想了,他使劲地拍着门。
      “喂!里面有人吗?。。。开门!”
      “再不开门我可要踹门了!”
      
      他往后退了一步,抬起脚猛得踹向木门。
      
      门被踹开了,景峰和猫死同时冲了进去。
      
      突然,景峰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便是惨叫一声。同时传来的还有猫死的惊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