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盛厘垂眼看屏幕,剧组群里的那个小姐姐却没再八卦下去,估计是去干活了。
      
      每个影视城都有上千个群演,男女老少皆有,一般拍古装剧需要的群演最多,尤其是拍战争戏的时候。《江山卷》这部剧里战争戏份很多,占用场地很广,所以剧组才挑中松山影视城。有战争的地方就有众多难民和成堆的尸体,剧组一开机,就有很多群演闻讯而来,在群演候场区等待。
      导演用群演一般都不喜欢长得太好看的,小孩还好,观众只会觉得这个小孩长得真好看,长开了就不行了,容易抢戏。像余驰那种过分优越的长相,在剧组混群演,肯定会被经济公司挑走,除非他演技太烂,毫无才艺。要么就是他本人或家长不想让他进圈。
      
      剧组里每天八卦都很多,消息一下就刷上去了。
      没人再八卦一个小群演。
      毕竟,他们没人见过余驰,连他长得是圆是方都不知道,听几句八卦就过去了。
      
      盛厘把手机塞回给圆圆,以余驰对自己冷淡的态度,她更倾向于他不想进这个圈子。
      
      第二天下午,盛厘出院回剧组。
      
      松山市区距离影视城有三个多小时的车程,盛厘在车上看了一路剧本,快到的时候,容桦提醒:“今晚我请导演们吃个饭,等会儿你过去跟导演和魏城几个主演打个招呼,打完招呼可以回房休息一会儿。”
      
      盛厘嗯了声,突然想到什么,对副驾驶的圆圆说:“圆圆,你再给余驰打个电话。”
      
      圆圆哦了声,好奇道:“今天早上打的时候还是关机,说不定是有什么事呢?”
      
      “所以才叫你打。”盛厘用看傻子的眼神看她,“他前天傍晚刚考完试就来医院找我,我见他第一句说了什么?”
      
      圆圆:“……”
      
      盛厘又补了句:“他还是未成年人,失踪24小时警方就可以立案了,现在已经三十多个小时了。”
      
      盛厘这句话成功把圆圆吓坏了,慌忙给余驰打电话,嘴里念念有词:“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啊,你长得这么好看,还没满十八呢,还没长大迎娶白富美呢。”
      容桦皱眉,转头问:“昨天你说了什么?”
      盛厘抿唇:“我叫圆圆把他拖出去灭口。”
      容桦:“……”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难得没立即骂人,压着脾气问:“还有呢?”
      副驾驶上,圆圆弱弱地说:“还说了厘厘一天至少值上百万,耽误七天……”
      
      接下来不到四个小时,余驰就关机失联了。
      有点细思极恐。
      盛厘对余驰的印象是不太好,但她并不觉得余驰是那种承诺后会搞失踪的人,现在失联这么久,确实有点慌。
      容桦简直不知道用什么语言去骂她们了,她压着脾气:“一个普通成年人被告知欠了几百万都不一定能承受,别说一个刚参加完高考,家庭有问题的未成年了。”
      
      盛厘跟圆圆双双沉默。
      
      她咬着唇看窗外。
      
      车正好经过群演等候区,乌泱泱的一大片人,她眼睛突然一亮:“停车!”
      
      司机连忙刹车。
      
      余驰换了件黑色T恤,皮肤白皙,身形挺拔修长,手抄在兜里倚在墙边,右脚抵着墙根,跟一群长相参差不齐的群演混在一起,简直帅得出类拔萃。
      盛厘忍住下车把人骂一顿的冲动,咬牙切齿道:“圆圆,去把那小王八蛋叫过来。”
      手机的女机械音正提醒对方关机,圆圆还没来得及哭丧,看向窗外,大喜道:“好咧!”
      
      她麻溜地下车,跑过去。
      
      夕阳的余辉在少年身上洒下一层金光,余驰掀了掀眼皮,看见圆圆跑来,目光往她身后那辆车一扫,跟降下车窗,戴着口罩的盛厘四目相对。
      对方跟初见一样,试图用目光杀人。
      圆圆喘着气跑到他跟前,开口便责备:“你干嘛关机啊!”
      
      余驰收回目光,他站直身体,低头说:“你们给我打电话了?”
      
      “我手机坏了。”他没说自己这两天一开机就接到骚扰电话的事,也没说他在这里等了两个小时了。他是今天中午到的,跟剧组的一个场务打听到盛厘今天出院,就在这里等候。
      
      车经过,就能看见。
      
      群演们都探头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辆保姆车,交头接耳地热议——
      
      “那不是盛厘吗?她回来了啊。”
      “是她是她,那双眼睛那么灵,除了她还能有谁。”
      “那余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圆圆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余驰点了下头,抬腿走过去。
      
      他人高腿长,没几步就走在圆圆前面,站在车前,垂眼看盛厘,语气平静:“你找我签字?”
      
      “我……”盛厘被他云淡风轻的样子气坏了,她深吸了口气,弯起笑眼,“签你妹。”
      
      余驰:“……”
      圆圆:“……”
      容桦侧身,冷声:“在外人面前,注意你女明星的形象气质。”
      
      余驰看到容桦的脸,有一瞬愣怔。
      他其实知道她,几年前也见过,业内有名的金牌经纪人。
      
      盛厘恢复面无表情,冷声道:“是啊,几百万呢,电话打不通,人找不到,我不怕你跑路了?”她看他垂下眼,睫毛纤长浓密,看起来又恢复了那副承受不了金钱压力的乖模样,只是紧抿的嘴角泄露了几分倔强。
      这家伙,又乖又倔,看起来有点人格分裂。
      盛厘嚣张的气焰突然灭了一半,觉得自己也有点分裂了。
      
      “去剧组那边,在我化妆间等我。”
      
      她说完这话,快速把车窗按上来。
      
      车开出去,容桦从后视镜看见少年转身,不疾不徐地跟在车后。    
      圆圆扭过身,说道:“他说他手机坏了。”
      盛厘没表情地“哦”了声,容桦收回目光:“长得倒是不错。”
      
      —
      剧组正在拍男主跟配角的戏份,盛厘跟容桦站在监视器后,刘导都没发现。
      有人看见盛厘,惊喜地看过来,盛厘竖起食指:“嘘。”
      十分钟后,刘导拿起喇叭:“过了!”
      
      “厘厘回来了。”有人喊。
      
      刘导很快转过身,看见盛厘还戴着口罩,高兴劲儿去了一半,问道:“小厘啊,这脸上还没好啊?”
      
      盛厘不是第一次拍刘导的戏了,刘导的古装剧一向是业内的典范,画质堪比电影,三年前盛厘就是借他的戏人气才串得那么快的,她乖顺道:“已经消肿了,还有点印子,可能还要跟您再申请一天假期。”
      “行行行。”刘导摆摆手,“准了,拍好看比较重要,慢点就慢点。”
      容桦跟刘导客套了几句,才问:“今天什么时候可以收工,咱们去吃个饭,边吃边聊。”
      刘导看看时间:“快的话,半小时。”
      
      男主角魏城是个拿过影帝的演技派,今年三十四岁,刘导花了不少功夫才把人请来拍电视剧。虽然盛厘有时候总想着休假,累死累活的时候甚至想罢工,但她热爱这个演员这个职业,也很尊敬前辈。
      这部剧集聚了许多前辈,耽误了前辈们好几天,盛厘心里过意不去,笑着跟大家卖乖:“我会尽力少点NG,努力不再拖后腿。”
      在剧里演她父亲的演员哈哈笑道:“女儿乖。”
      
      “卧槽!那帅哥谁啊?”
      
      某个演员的助理小姑娘惊道。
      
      盛厘侧头看过去,余驰已经到了,正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棚檐下,看着这边。
      
      圆圆咳了声,说:“就……那个餐馆老板的……”说儿子好像不对,又不是亲的,她挠了挠脸,“就餐馆老板家的那个小孩,刚高考完的那个。”
      有人长长地“哦”了声:“跟餐馆老板长得确实不像。”
      这时,魏城说了句:“这孩子,有点眼熟。”
      
      “哪里熟?”盛厘看向他。
      
      魏城笑了笑:“不太记得了,只是看着有点熟。”
      助理小姑娘嘀咕:“长得帅的都有点眼熟。”
      
      招呼也打完了,盛厘心里惦记着收拾小王八蛋,带着圆圆走过去。
      
      经过余驰,她看了他一眼:“跟我过来。”
      余驰没说话,跟在她后面走了一段,走进她的化妆间。
      
      盛厘的化妆间东西很多,桌上就一大堆的化妆品,余驰只扫了一眼,便目不斜视地站在化妆桌旁。盛厘在小沙发上坐下,抬眼审视他几秒,才开口:“几百万,你真打算赔我?”
      余驰有些心不在焉地看她:“你没打算让我赔这么多。”
      盛厘:“……”
      
      “如果我真打算呢?你怎么还?”她眯了下眼,“你刚刚是在群演那边等工作?”
      
      群演大特最高一天大概是一千左右?那也不是天天有。
      
      “你做不了群演,要做,你也只能演尸体。”
      
      “……”
      
      余驰不耐烦地说:“我没等工作,等你。”他顿了一下,“我手机坏了。”
      
      盛厘:“……”
      她愣了一下,眨了眨眼。
      
      一时间没人说话。
      
      盛厘看着他漆黑的眼睛,人格又分裂成心软的那部分,她手指在桌上轻轻敲了敲。圆圆的手机叮咚叮咚地响,打破了沉默,她摸出手机调静音,顺便看了眼消息。
      盛厘还在思考要拿余驰怎么办的时候,圆圆把一张图点开,放到她眼皮底下——
      
      “圆圆圆圆!前两天有人把余驰的个人信息发到一个粉丝小群里,虽然被管理员骂了一顿,但还是有部分男粉把号码记下来了。今天他们在群里聊天,说漏了嘴,群管理下午私信我,我看见了才知道他们给余驰打了骚扰电话。”
      “余驰就是那个,餐馆老板的儿子,不是亲儿子。”
      “已经打了两天了。”
      
      圆圆偷偷抬头看了眼余驰,手指一滑,下一张截图——
      
      “那小子关机两天了,你知道他有多狂吗?我让他去死,他说,有人说我的命值几百万,你有这个钱吗?没有我就死不了。”
      
      盛厘:“……”
      
      她抿了抿嘴角,抬头盯着余驰看。
      余驰被她盯得有些发毛,下意识皱眉。
      
      “余小驰。”盛厘笑眯眯地看着他,眼睛亮晶晶的,“姐姐有说过你的命值几百万吗?”
      
      余驰:“……”
      他原本放松的站姿僵硬了一下。
      
      盛厘抱住胳膊,笑得很温柔:“那你从明天开始,就来给姐姐做助理吧。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直到你开学为止。这件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做主,把弟弟卖给姐姐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