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从十点开始,余驰的手机就不断接到陌生电话。
      第一通骚扰电话打进来时,余驰站在KTV的洗手间门外抽烟,电话一接通对方就开始骂他,把他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余驰从拧眉听到面无表情。
      那边骂到最后,总算放了句狠话:“要是我们厘厘脸上留什么疤,你就死定了。”
      
      余驰咬着过滤嘴,猜测是盛厘住院的事曝光了。
      
      盛厘正当红,剧组那么多张嘴巴,她住院三天才曝出来已经算晚的了。松山影视城这两年很少有大剧组去拍摄,每次有剧组开机,几百号群演都在边上等工作,有很多都是本地人,想知道是哪家餐馆给剧组提供盒饭,只要多问几句就知道了。
      
      或许那边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挨了半天骂也不回喷的人,安静了两秒,那人疑惑道:“你没什么说的?”
      
      “你们厘……”余驰顿了顿,很淡地笑了声,“几个小时前,有人说我的命值几百万,你有这个钱吗?”
      
      “什么?!”
      
      那人惊叫,大概以为他疯了。
      
      “没有我就死不了。”
      
      余驰挂断电话,手机塞进裤兜,转身把烟头摁灭在垃圾桶的烟灰缸上。有个男生从身后搭了下他的肩,问他:“你刚说什么死不了?出什么事了?”
      
      有一点盛厘猜对了,余驰给人的感觉就像灵魂里藏着叛逆因子,骨子里透着点痞和不驯,这种男生的确很吸引女生,但人缘不会太好。徐漾是学声乐的,前段时间就过了北影的艺考,是余驰在学校最好的朋友了。
      徐漾只知道他跟家里关系很差,但余驰平时很少提这些,具体如何并不太了解。
      “没事儿。”余驰不想多说。
      
      又一个电话打进来,一接通,又是一顿国骂。
      
      余驰听了开头,就挂了。
      不到五秒钟,手机又响了。从洗手间走到包厢门,不到一分钟,电话响了七次。徐漾不知情,还笑问:“谁啊打这么多骚扰电话?是不是追你的女生?”
      “不是。”余驰不想解释,毕竟事关盛厘这样的女明星,他直接把手机关机了。
      
      徐漾还算了解余驰,问了两遍,余驰不说,那再多问也无果。他换了个话题:“高考完学校宿舍就不能住了,你有什么打算?要是暂时没地方去,可以在我家住一段时间,我家好几个空房间呢。”
      “不用了,我回松山。”余驰推开包厢门。
      刚进包厢,就听见有个男生喊:“卧槽,到底是谁害厘厘女神过敏的?!让我知道,我肯定去揍人一顿。”
      余驰脚步顿了顿,往那边看了一眼。那男生是他前座,是盛厘的脑残粉,迷盛厘迷得快走火入魔了。
      
      男生被班主任一巴掌拍在后脑勺上:“刚高考完就想搞事?平时少看点女明星,多看点书,高考还能多考几分!”
      
      众人哄笑。
      
      余驰在沙发角落坐下,捏着手机转圈,目光在包厢里扫了一圈,看来不是班里的人把他手机号爆出去的。有个女生在他旁边坐下,包厢里有点吵,她靠得很近,几乎是凑到了他耳边:“余驰,你要去哪里上大学?”
      余驰不动声色地往后撤,淡声道:“还不确定。”
      女生长得很漂亮,垂下眼遮去失落,勉强笑笑:“我去北京,同班这么久了,以后常联系啊。”
      余驰靠在沙发上,随口嗯了声。
      
      “大家拍几张照片吧!”有人凑过来,朝大家招手,“留个念!”
      
      一群人涌过来,把余驰和女生挤在了C位。
      
      —
      
      第二天早上,盛厘刚起来,圆圆就说:“厘厘,剧组问我们,要不要换一家餐馆?”
      
      这个问题,之前盛厘刚住院第二天,导演就问过了。确实是餐馆的责任没错,但整个剧组那么多人,只有她一个人过敏,总不能让这么多人因为她的事就折腾一遍。
      当红明星最怕传出“耍大牌”的传闻了,容桦当时就拒绝了。
      估计是昨晚热搜的事,有部分粉丝评论有些过激,剧组才又问了一遍。
      
      “不用。”
      
      盛厘拿起手机,给容桦打了个电话。
      
      死缠烂打了一番,才把自己的微博账号和密码要了回来。
      容桦说:“既然微博账号给你了,你自己再发一条微博安抚一下粉丝。”昨晚公司已经在官博上表示盛厘没事,过几天就可以正常拍戏了。她也用盛厘的微博转发了一下,或许太官方了,粉丝还是有点担心。
      
      盛厘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好像触感没那么吓人了,斗胆去洗手间照了下镜子。确实好了不少,起码不怎么肿了,她戴上帽子和口罩,背着光站在窗前拍了张只露了双眼睛的自拍,发上微博。
      
      盛厘V:我这不是很好吗?过两天再给你们露脸。还有,希望不要有人去打扰剧组,也不要去餐馆问责,真的只是一个小意外。大家不要把这件事放大了。
      粉丝评论来得飞速,激动表示:厘厘终于露脸啦!就算只看见眼睛也是超美的!
      还有粉丝说:这才是厘厘自己发的微博,昨晚绝对是官方!官方!
      
      粉丝都是什么机灵鬼?
      
      盛厘刷了会儿评论,突然想起什么,又给余驰打了个电话。
      依然关机。
      她转头问圆圆:“没有人去人肉余驰和餐馆吧?”
      
      圆圆跟几个大粉和后援会都有联系,平时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能知道。
      
      “应该没有,我昨晚也担心,还去看了一下。”圆圆昨晚就观察风向了,“粉丝知道你最讨厌人肉行为,我们家粉丝还是很听话的,不会有事的。”
      
      那余驰关什么机?
      
      盛厘皱眉,她还以为他被粉丝骚扰了。
      
      下午五点,容桦从上海赶过来,她还不知道余驰过来的事,看到桌上的身份证,问了一下才知道。容桦淡淡地说:“把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推过来处理,那家父母是怎么做人的?”
      圆圆弱弱地举手:“刚刚剧组群有个小姐姐八卦,说餐馆老板的大儿子不是亲生的,余驰从来没有叫过老板爸爸,好像叫叔叔。”
      盛厘愣了一下:“确定?”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怪不得余驰自己来找她了,还说了那种话。
      
      圆圆点点头:“当地的群演知道你住院后,当八卦说起来的,应该是真的吧。”
      
      三人沉默了一下。
      
      盛厘抿唇想了想,把身份证从容桦手上抽回来,“这个事情我自己处理吧。”
      容桦看了她一眼,把她接下来的工作安排说了一遍,盛厘听得头都大了。因为住院几天,之前的工作节奏全部被打乱了,进组期间有几天是容桦跟剧组协商好的,用来拍广告和参加品牌活动的,拍广告和活动时间也都是商定好的。
      可想而知,接下来三个月,盛厘可能一天休息时间都没有了,还要面对的高强度的工作量。
      
      “容姐,你这么压榨我,我要是过劳死,你以后是要遭报应的。”盛厘感觉人生暗无天日。
      
      容桦难得温和:“等这部戏拍完,我给你排一个星期的假。”
      
      盛厘讨价还价:“两个星期。”
      
      “行啊,我干脆给你放一年假,你早点退休算了。”
      
      “……”
      
      “明天等我跟剧组详谈再说。”容桦忽视她愤怒的眼神,“我再安排一个助理过来给你做饭,免得再出状况。”
      
      盛厘想也不想,就说:“不用了吧,圆圆就够用了。”
      
      圆圆跟了她四年了,忠诚度很高,勤快又机灵,一个顶两个用,是她出道以来最中意的助理了。
      
      平时圆圆肯定会附和:“对对对。”
      这会儿看着手机,一个字也没吱声。
      盛厘拍了她一下:“干嘛呢?”
      
      “啊没有。”圆圆把手机递到她面前,“还是那个小姐姐八卦,说余驰小学的时候就在剧组混群演自己赚钱了,可能就十一二岁。”
      
      

  • 作者有话要说:  余驰弟弟满十八岁很快的!十八岁注定不平凡~
    祝大家2021年新年快乐,努力多一点,开心多一点,心有所愿不畏远方~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