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余驰愣了一下,随即皱眉,脸色彻底冷下来:“不怎么样。”
      
      “为什么?”盛厘无辜地看着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个主意不错,欺负又乖又倔的小王八蛋可太有意思了。她忽略他冷酷的表情,语气温柔,“这不是很划算吗?从现在到你开学也就两个多月。想给我做助理的人从这里排队到法国都不止,我直接给你发1号牌,你还委屈了?”
      
      划算在哪里?
      她真当他卖给她了?还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余驰面无表情:“那我还不如去演尸体。”
      
      盛厘:“……?”
      她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心肌梗塞了。
      这意思是她在他眼里,连一具尸体都不如?
      
      “圆圆。”她也冷下脸,突然站起来。
      
      圆圆战战兢兢:“啊,我在呢……”心想不会又叫我去灭口吧?做助理怎么这么难!
      
      这几天化妆间没什么人进来,里面也没空调,只有一个立式的空调扇。一进门圆圆就把空调扇开了,但制冷效果慢,空气已经闷热。盛厘走路带风,快步走到余驰旁边,淡淡地扫他一眼,“我们去一趟餐馆,找老板和老板娘谈谈,没必要为难一个未成年。”
      
      余驰大概没想到她会去餐馆,他用一种极其冷淡的眼神看她:“这就是你的恶趣味吗?”
      
      那瞬间,盛厘似乎在他眼底看见一丝厌恶。他头发剪短了,跟高考准考证上的照片模样重合,眉眼里透着不驯。但很快,他便露出一个笑,露出整齐的白牙和一颗尖尖的虎牙,眼睛漆黑明亮,像个正常的十八岁少年,意气风发,坦率纯真,“接下来这段时间,我给姐姐做牛做马。姐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卖给你了,怎么样?”
      
      盛厘心莫名一跳,愣愣地看着他。
      
      下一秒。
      
      余驰已经收起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手插进兜里,站直身体,不咸不淡地问:“什么时候开始上班?”
      
      盛厘:“……”
      
      她有种余驰在跟她对戏的感觉,对方趁她不备,迅速进入角色,又擅自抽离。让她猝不及防,失了优势和先机,被碾压了。但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这么多年,没道理被一个未成年震慑得做不出反击。
      
      很快,她扬起笑脸:“好啊,后天早上七点准时到剧组,迟到有处罚。”
      
      余驰已经懒得去问有什么处罚了,他转身要走:“我先走了。”
      
      盛厘突然想起什么,叫住他:“等等。”
      
      “还有什么事?”余驰回头。
      
      “换个手机号吧。”盛厘建议,“应该不影响吧?”
      
      余驰倒是想换,但他身份证被她扣下了,没有身份证他办不了新号。
      他冷淡地提醒:“我的身份证在你那里。”
      盛厘:“……”
      她从来没自己办过生活业务,一时忘了现在办新号是要身份证的,她回头:“圆圆,把身份证给他。”
      
      圆圆还沉浸在“我是谁我在哪儿我怎么突然多了一个同事”的迷茫里,机械地摸出身份证还给余驰。等人走了,才堪堪回神,犹犹豫豫地说:“厘厘,容姐肯定不会同意。”
      “为什么?”盛厘把口罩和帽子摘下来透气。
      圆圆哀叹:“哪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助理啊!”
      
      “长得好看不好吗?”盛厘脑子里不经意又闪过余驰那个坦率纯真的笑,她拍拍圆圆的肩膀,“不要长相歧视,以后他就是你同事了,好好相处。”
      圆圆:“????”
      她哪有!
      盛厘威胁:“别跟容姐说,我自己去说,不然扣你工资。”
      圆圆:“……好。”
      
      —
      晚上,盛厘跟容桦和剧组主创吃了晚饭,餐厅就在影视城最繁华的街中心。因为第二天还有拍摄任务,大家都没喝什么酒,主要是容桦跟刘导在协商盛厘的拍摄工作,盛厘安静地做陪衬。
      
      深夜十点半,众人驱车离开。
      
      路上经过剧组订餐的餐馆,餐馆大门敞开,灯光大亮,貌似还有客人没走。容桦这人工作效率奇高,有什么事能马上做的就绝对不拖到下一秒,自律高效得仿佛一个设定好工作程序的机器人,她吩咐司机:“绕到对面去。”
      “等等等等!绕对面干嘛?”盛厘一听就知道她想做什么,她捂住肚子,“我肚子不舒服,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先回酒店吧。”
      她演得逼真,容桦不知道她是真是假,只好作罢:“那回去吧。”
      
      盛厘装了两分钟肚子疼,等车开远了,就摸出手机查看信息。
      周皇后:【你出院了吧?】
      周皇后:【我实在有点好奇,你把那个帅哥弟弟怎么样了?】
      
      盛厘手小心遮着屏幕,回复:【我让他来给我做助理,我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周皇后;【什么?!】
      周皇后发了一个冷漠的表情包过来,才回:【人家一个未成年人,你至于记仇到这个地步吗?果然天蝎座的人不能乱惹。】
      周皇后:【我觉得你也别叫盛白雪了,改名盛皇后算了,我跟你比起来都白多了。】
      盛厘:【我跟你解释不清,反正你别给我乱透露出去,敢说出去我就买通稿黑你到明年。】
      周皇后:【……】
      
      快到酒店了,司机减速准备进入停车场。
      前面有辆车不知出了什么状态,堵在了前方不动。
      
      司机只好也把车停下。
      
      盛厘放下手机,往窗外随意一瞥,就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走在对面的人行道上,他拖着一个黑色大行李箱,肩上还挂着个书包,步伐迈得很快。
      
      路灯被枝叶繁茂的槐树遮挡住了,光线细碎地落在少年身上,一切都显得朦胧不清,盛厘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凭一个轮廓就看出来是余驰的。
      余驰走出那片细碎的光晕,穿过马路,看见了停在前方的保姆车。
      他只顿了一下,就收回目光,快步走向旁边的一家便捷旅社。
      
      这家旅社装修老旧,肉眼可见的房价便宜,跟盛厘住的酒店档次相差甚远,但距离倒是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到了。
      
      他不住家里?
      
      盛厘不知道他跟家里关系糟糕成什么样,放假了都不愿意住家里。
      
      —
      第二天早上,酒店房门被圆圆刷开。
      
      盛厘爬起来,摸着脖子坐在床上发愣。容桦过去拉开一点窗帘,想借自然光看看她的脸恢复得怎么样。她走近一看,皱眉道:“你昨晚几点睡的?怎么还有黑眼圈了。”
      “十二点吧。”盛厘有气无力地说,手还摸在脖子上,“没睡好,做了个噩梦。”
      容桦:“梦见自己毁容了?”
      盛厘:“……”
      这个梦不能说,跟谁说都不能跟容桦说。
      
      她梦见自己被余驰咬了一口脖子,那颗虎牙刺穿她的皮肤,咬得鲜血淋漓,梦里的痛感太过真实,以至于她醒过来还觉得脖子隐隐作痛。
      
      “没有。”
      
      盛厘想起余驰那个坦率纯真的笑容,莫名打了个寒颤,手飞快在脖子上搓了搓,“做噩梦没睡好,有点落枕。”
      
      圆圆闻言,马上过来给她揉捏。
      盛厘爬起来:“不用揉了,我去洗个澡。”
      
      容桦大概是太忙了,没再提去找餐馆老板的事。她手上除了盛厘,还带了一个男艺人,叫路星宇,比她还小三岁,今年刚20岁。容桦一直说自己唯一一次看走了眼,签了个不省心的,路星宇隔一段时间就给她捅个篓子。
      
      这次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容桦一直在打电话联系媒体压稿,盛厘见惯不惯,懒得关心这个不成器的师弟。
      
      傍晚,容桦要提前走了。
      
      盛厘的脸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有嘴角附近还剩下几颗零星的小红点,看起来像是被蚊子咬的,也像是故意点出来的雀斑妆。
      她画了眉目涂了口红,大大方方地送容桦下楼。
      
      司机已经在路边等候。
      
      容桦上车前还在打电话,说了几分钟才挂断,她看向盛厘:“助理我已经给你找好了,明天就安排她过来,是个女孩子,挺乖的。”
      
      盛厘目光看着前方,目光落在从路口经过的少年身上。
      
      她突然说:“不用了,助理我自己找好了。”
      
      “嗯?你还会自己找助理?”容桦皱眉,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然,盛厘指指余驰:“就他,他家开餐馆的,做饭应该不成问题。”
      
      容桦脸唰地一下黑了,她深吸了口气,气笑了:“我看你是疯了吧?找他做助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剧组包养了个小鲜肉呢。”
      
      盛厘心想,这个想法不错。
      但小鲜肉估计不愿意。
      
      “余驰。”
      
      她喊了他的名字。
      
      余驰本来想视而不见的,这会儿不得不回头。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楚盛厘的脸,她的脸已经恢复成荧幕上的模样,白皙漂亮,那几颗小红点并不影响她的漂亮,甚至平添了几分灵动。
      她笑容明媚灿烂,冲他勾勾手指,“过来一下。”
      
      余驰拧眉,脸上带着点不耐烦,朝她走过来。
      
      他在她面前站定,冷淡道:“什么事?”
      
      “容姐,你看看这位小鲜肉的脸色。”盛厘饶有兴致地看着他的脸,挑眉一笑,“他哪里像是愿意被我包养的表情?一脸的不耐烦加贞烈,恨不得离我十米远。”
      
      容桦:“……”
      
      余驰面无表情地看她,满脸写着“这个大渣女,离我远一点”。
      
      

  •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们,姐姐这渣女气质你们给几分?反正弟弟给100分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