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验孕 ...

  •   “……”宋淮一愣,差点没栽个跟头。

      卧.槽,他竟无言以对!

      沉默了一刻钟后,宋淮看着假和尚,假和尚看着宋淮,谁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宋淮瞪大了眼睛盯着对方,好一会儿才觉得自己大概穿书穿得脑子瓦特了。

      这个假和尚明显就居心不良,典型的江湖术士,要不然就是个神经病。

      那么问题来了……他为毛要跟一个骗子或者神经病较劲儿?

      宋淮忍无可忍,决定不理会这个疯疯癫癫的假和尚,正打算继续去找正经医院时,那假和尚又幽幽然开口:“我不仅能号出来你的喜脉,还能号出来你崽崽的生父,姓厉,对不对?”

      宋淮闻言,脚下一顿,若有所思地看着对方。假和尚非常惬意地给自己换了个姿势,一副天下尽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样子,老神在在得仿佛真的是个得道高僧一样。

      宋淮眯着眼睛,一双眼睛犹如伦琴射线一样将假和尚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地来来回回扫.射了两遍,还是没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要知道,就假和尚这么奇葩的造型,看过原著小说的他一定印象深刻,可是宋淮都快把脑浆给熬干了,都想不出来这个奇装异服的奇葩到底是谁。

      可能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路人,或者,穿书后新增加的人物吧,宋淮心想。毕竟,他都穿书了,还不能有点儿蝴蝶效应然后有新人物加入咋滴。

      他冷冷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假和尚一笑,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怀孕了,怀了厉城骁的崽,”他眼睛一眯,敛去了脸上的笑意,一字一句肃然道,“千真万确。”

      “确你大爷,”宋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个假和尚是谁他不知道,但是既然能够拦路将他截下,还说出厉城骁的名字,那八成是跟厉城骁熟悉的人了,而且知道原主迷恋厉城骁迷恋得不行。

      靠这么点信息就想匡他?
      当他是智障吗?

      宋淮冷冷一笑,决定还是不要理会这个疯和尚。

      “你要是不信,可以去医院里查查,”假和尚又开口了,“不过,男子怀孕是一件很奇特的事情,你要是贸然去检查,别怪我没有提醒你,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什么事情都传得快,到时候你就成网红了。”

      假和尚终于舍得离开那个石椅了,站起来指了指马路对面的一家药店,说道:“你可以去买验孕棒试试。”

      宋淮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没好气地说道:“要试你自己去试!”

      假和尚见宋淮一脸不信的样子,耸耸肩,无奈道:“行吧,信不信由你。”
      说完就真的转身离去,一副深藏功与名的潇洒模样。

      宋淮看着假和尚的背影,觉得这个书中的世界大概是有病。
      真的是……都碰到的是什么奇葩啊,气得他头不怎么痛了。

      他决定回去,还有两三天厉城骁就要回来了,他得赶紧回去做好跑路的准备。往回走时,路过一家药店。

      宋淮在药店门口顿了顿,鬼使神差地就钻了进去。

      “小伙子,买什么?”站在收银台的是一个中年阿姨,在看到宋淮踏进店里的第一刻就非常的高兴,原因无他,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到哪里都是吃香的。

      再加上宋淮看起来白白净净的,脸上的婴儿肥还没有完全褪去,一副乖宝宝的小模样,最受这些中年妇女的喜欢了。

      买什么……反正不可能买药的,宋淮讨厌吃那种有苦味的东西,总会让他想起小时候在孤儿院待着的那些不怎么愉快的事情。

      “呃,”宋淮站在阿姨对面,隔着一个收银台,有些手足无措,他挠了挠脑袋上的一根呆毛,兀自内心挣扎了足足有两分钟,终于鼓起勇气,“阿姨,您这里有验孕棒吗?”

      几乎是以可见速度的,宋淮看到阿姨脸上那慈祥的笑容不翼而飞,转而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嫌弃之色,脸上写着一行字:你个渣男。

      宋淮:“……”

      更年期的女人本来就啰嗦,现在听到宋淮的回答之后,更加忍不住了,阿姨开始叨叨:“年纪轻轻的不学好,不好好学习,天天只想着搞女朋友,现在搞出人命来了吧?还搞大女朋友的肚子了,怎么?就想着当爹啦?”

      说了这句后还不解气,阿姨又继续问责并着几分感慨的意思,叹道:“诶,我就想不通了,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开放成这样了?你一小破孩子知道怎么当爹吗?”

      宋淮一声不吭,默默扛锅:“……”

      阿姨许是今天又忘了喝静心口服液,一旦叨逼叨起来犹如唐僧再世,从指责现在的年轻人思想不端正和喜欢乱搞,上升到了“社会要是都是你们这种人,迟早要完”的高度。

      宋淮发誓,这个阿姨绝对是他见过的最能叨逼叨的人,比教导主任还能说,偏偏他又不能反驳。毕竟,如果他说要查是否怀孕的是他本人,而不是那个根本不存在的女朋友,那这位更年期阿姨大概会被吓傻。

      阿姨逮着宋淮数落了近半个小时,觉得自己口渴了这才终于放过他,告诉了他验孕棒的位置后,自己端着一杯枸杞红枣姜丝茶在悠悠地喝着,觉得自己身上闪耀着正义的光辉,于是把原本就挺拔的身体又挺直了几分。

      宋淮是硬着头皮把验孕棒给放到收银台上的,从钱包里拿出钱的时候,还能感受到阿姨那犹如教导主任一般呵斥的目光如有实质地打在了自己的背上,宋淮欲哭无泪,那一刻,他是真的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个会搞大姑娘肚子的渣男。

      但是怎么可能呢?

      宋淮叹气——他是个天生的gay啊,大姑娘就算是长得兼具了黛钗之美,他也是提不起半点儿兴趣的,而且他还只喜欢当下面那个!

      他付完钱,抓起验孕棒,飞也似的逃离了这个让人窒息的药店。

      出来后的宋淮忍不住深呼了一口气,头一回觉得外头的空气真特么好,神清气爽的。

      宋淮决定回家后再验,但是脑子里又浮现出假和尚那个一脸笃定他怀孕的样子,心里免不了就有些发虚:

      万一,真的怀孕了呢?被人发现在垃圾篓里有带了两条杠杠的验孕棒,再查到是从他那里流出来的,那岂不是很尴尬?

      虽然说男人怀孕是一件超级奇葩的事情,但穿书这件事情本身也是很奇葩的,既然穿书都变成现实了,那么怀孕……

      不是没看过生子耽美文的宋淮忍不住虎躯一震。而且……宋淮有些沧桑地望天,“生子”标签在晋江文学城上热度还挺高的。

      他收回视线,看了看周围,发现前面十字路口那里有一家商场,于是他加快脚步,直奔商场里的厕所。

      ……

      从厕所出来后,捏着六根都带着两条杠杠验孕棒的宋淮,失魂落魄,双目无神,仿佛人生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诶,吓傻啦?”

      突然穿进耳膜的声音让宋淮脑子一炸,全身哆嗦地想往后蹦哒,但是在脚后跟离开地面的一瞬间,又突然站稳了:

      他这么猛地来一下,对肚子的宝宝不好!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想法后,又惊呆了:这他妈突如其来的父爱是几个意思啊卧槽!

      他只是倏的瞪大了眼睛,便又看到了那个告诉他“您这是喜脉啊”的那个人的脸。

      “……”宋淮现在特别想撕了假和尚那张被乌鸦开过光的嘴。

      假和尚的视线轻飘飘地落在了宋淮那半打验孕棒上,一点也不意外,语气里反而带着一丝洋洋得意:“验出来了?我没骗你吧!”

      宋淮现在很恼火,是真的很恼火,一穿过来就莫名其妙做那种事情也就算了,他大人不计小人过,但是完事后发现自己肚子里揣了个小娃娃,这就不能忍了。

      这他妈什么沙雕设定!

      别人穿书,都是自带系统空间金手指,R天R地R空气。而他呢?

      带了个球!

      会喊他爸爸的那种球!

      可去他爸爸的吧!

      他不过是在看文后,把这狗血酸爽的剧情给抨击了一下,因为原著里的小炮灰跟自己同名同姓,每次看到跟自己一毛一样名字的角色被炮灰攻给欺负得很惨的时候,而小说里的宋淮除了对厉城骁有莫名的偏执外,本身其实是一个特别善良的人,任劳任怨的,还给主角攻和主角受提供过有利的线索,可以说是一个正面角色了。

      然而,这么好的一个角色最后却落得了那么一个不体面的下场,宋淮就忍不住骂那个作者,然后还洋洋洒洒地写了一千字的长评,顺带给作者投了个月石套餐……

      然后,就穿书了……

      辣鸡作者,还我清白!

      “报复,这就是报复!”宋淮在心里咆哮,全身都在发抖,暗自对作者进行无声的控诉,“不就是说你写的文狗血了点吗?至于让我穿书后还给我加上‘生子’这么折磨人的标签吗?”

      简直恶毒!

      宋淮好气,气作者,也气厉城骁。

      他压着火气问旁边的和尚,皮笑肉不笑:“既然你能算出来我怀孕,还是厉城骁的种,那你能不能‘算’出来厉城骁的电话号码?”

      他在“算”字上加重了语气,因为他知道,这个假和尚显然是认识厉城骁的,甚至还知道他和厉城骁之间的关系,不然之前不可能直接就说出了厉城骁的名字。他穿书后的世界挺正常的,并不是什么魔幻画风。

      其实他刚刚在厕所里看到验孕棒上的两条杠杠的那一瞬间,就想打电话给厉城骁,然后再把他给臭骂一顿,但是翻遍了原主的手机通讯录,发现都没有那个男人的任何联系方式,可见那个男人是有多无视那个一心想要嫁给他的小炮灰,居然不给人家留手机号,哪怕是公司里的固话座机号也不留一个。

      假和尚其实一路都在暗搓搓尾随宋淮,他就猜到对方一定会去药店买验孕棒的。

      听到宋淮的要求后,他还真的就摆出一副算命的样子,嘴巴里面念念有词,两个眼珠子一直往上面翻,露出大部分的眼白,活像一个骗吃骗喝的方士。

      宋淮就静静地看着他演,嘴角忍不住抽搐。

      假和尚眼白都快翻到外太空去了,然后“呔”了一声,棕色的眼珠子才终于落入了眼睛里,他一脸高深莫测地说道:“贫僧还真的算出来了。”

      宋淮:“……”
      他嘴角抽搐:我就静静地看你演。

      假和尚报了一串数字,宋淮忙不迭记在了手机联系人里,备注:

      渣男。

      和尚看着那明晃晃的“渣男”二字,眉毛都震惊得要飞起来了。

      宋淮却没有急着打厉城骁的电话,而是先跟假和尚说道:“我怀孕这件事情,不许告诉那个渣男。”

      假和尚闻言一顿,而后张开手掌,比划了一个“五”,最后悠悠开口:“封口费,五百万。”

      “……”宋淮被噎了一下。

      这下好了,他穿书后不仅没有金手指,还多了一个崽……以及,五百万的负债。

      别说五百万了,作为一个从孤儿院走出来的一穷二白大学生,他连拥有五万块是什么感觉都不知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宋淮忍不住嘲讽,甩手,语气坚决,“五块都不给!”

      假和尚挑眉,脸上笑意不减:“那行,那我跟厉城骁打电话,说他有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崽遗落在了你的肚子里。”

      说着还真的就在手机里调出了厉城骁的号码,宋淮看着假和尚,不为所动。

      直到假和尚从容地在号码上点了一下,过了近二十秒,电话终于接通。

      “喂——”

      一道男声响起,宋淮头皮一炸,慌忙从假和尚手里抢过手机,果断挂断。

      五百万虽然很多,但是如果自己怀孕这件事情被厉城骁给知道了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毕竟,像厉家这种真的有皇位要继承的豪门世家,对子嗣看得很重,万一因为孩子要把他给关起来生孩子怎么办?

      孩子他会生的,但是关起来生就不一样了,感觉跟没有尊严的生育机器似的。

      他肚子里的这个崽,用古代的话来说,怎么说也是他们厉家的长孙嫡孙,是“皇位”的热门人选。豪门是非多,他可不想自己的崽卷入什么豪门纷争。

      他不想打掉这个孩子,且不说他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只喜欢男人的男人以后恐怕没机会能有一个具有自己亲血脉的孩子,单说他从小生活的环境……

      他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被遗落在孤儿院的他根本就不知道“亲情”是什么,虽然莫名其妙穿书了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肚子里有了个崽也很突然,但退一步想,这算不算是上天给他的一种补偿?

      让他也尝一尝人间最普通也最珍贵的亲情?

      肚子里的崽是他不管穿书前还是穿书后的最亲近的人了,宋淮舍不得不要他,就更加不愿意这孩子卷入复杂的豪门里了。

      所以,宋淮决定带着孩子远走高飞,远离厉城骁那个危险的男人,不然真的会酿成一尸两命的惨案,都没地儿哭去。

      何况,这五百万,他有信心从厉城骁那里拿到。

      虽然这么做好像对那个叫厉城骁的人有些不厚道,可他也是无辜的啊,原主下药的锅砸下来,他实在是有些承受不来。如果只是平常的锅他背了也就背了,但现在那锅里,是一个小崽崽……

      小崽崽这种事情,肯定是双方促成了,宋淮心说,厉城骁也得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宋淮决定了,先让厉城骁替自己垫付那五百万吧,大不了等他把肚子里的货卸了之后,分期付款还给对方……

      但不能算利息——利息就当是姓厉的为自己那部分的责任买单吧——不然这利滚利的,他真的只能卖.身还债了。

      宋淮咬咬牙,看向和尚:“成交。”

      假和尚:“……”

      宋淮坚定的语气让他开始有些后悔了,刚刚应该多报一点的,万一他真的很有钱,根本不在意这区区五百万呢?

      那他要是帮忙瞒着厉城骁,等对方发现了……以假和尚对这位大少爷的了解,他还不得被那男人给弄死啊?!

      一想起厉城骁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假和尚就忍不住抬手给自己擦了一下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宋淮又继续补充说道:“不过我现在还不能一口气给你,但是我肯定不会欠你的钱。”

      “……”假和尚无语:那你刚刚还说得那么的理直气壮,仿佛自己就是个土豪一样。

      宋淮嘴角一挑,原主那张乖宝宝的脸上立刻是浮现出了一个与之气质完全不搭的邪气笑容:“这钱,就让渣男还你吧。”

      而后,拨通了厉城骁的电话。

      **

      厉大少爷很忙,因为工作上事情很多,那天晚上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之后,他第二天还来不及捋一捋,就被他的助理陈志章给叫起来去赶飞机了。

      他在出差的那段时间里也是加班加点的工作,这才提前了几天时间回来,飞机是早上六点多抵达星海市国际机场的,明明舟车劳顿有些累了,可还来不及去家里呢,就马不停蹄地坐车来到了公司。

      他在电脑跟前处理市场部刚发过来的报告,连水都没时间喝,一双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敲着,不是他不相信陈志章的能力,而是这报告太过于重要,而厉城骁又是那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人,经常亲力亲为,他得赶紧改好,然后下午晚点儿的时候开会,会上公司高层要讨论。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

      厉城骁连喝水都空不出手来,更别提接手机了,刚才和尚打来的那通电话就是陈志章帮忙接的。

      ——宋淮才穿过来,也就那天晚上跟厉城骁碰到过,还是那种乌漆嘛黑的尴尬场合,根本就没听过厉总在正常场合下的声音……所以他刚刚听到假和尚的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后,还以为那就是厉城骁的。

      这会儿手机又响了,厉城骁还以为又是假和尚那个无聊的人,他现在忙得很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心情接电话,就说道:“如果是和尚的,直接挂掉。”

      “不是王少爷,”陈志章盯着手机屏幕,说道。

      厉城骁目不斜视,问道:“谁?”

      陈志章:“未知号码。”

      哦?厉城骁眉毛一挑,响着的这个手机是他的私人号。他有两个号码,对应两个手机,一个用来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一个用来私下跟朋友联络,知道他私人号码的人很少,他估摸着应该是哪个朋友换了手机号。

      厉大少爷自认为自己交朋友交得坦荡,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让外人听到,况且陈志章是自己的助理,就算听到了什么,没有他的吩咐也不会到处乱说些什么,就吩咐他:“接。”

      顿了顿,他又加了一句:“开免提。”

      大忙人厉总可没手去接电话了,刚刚和尚那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他倒是忘了还有开免提这么一种操作了,这样就不用让陈志章替自己说话了。

      陈志章照做。

      只是刚按下免提,话筒里就传来一个年轻的意气风发的咆哮声:

      “渣男!”
      “五百万,赶紧打过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