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你个老、男、人 ...

  •   宋淮咆哮完,就气呼呼地挂掉了电话。

      厉总的办公室内,犹如刮过一阵西伯利亚的寒风,偏偏还安静得可怕,针落地可闻。

      陈助理快哭了,他是命犯太岁还是咋地?

      十几天之前,也就是厉总跟宋淮一夜过后的那个早上,陈助理推开boss卧室房门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二人躺在那里——陈助理之所以可以不用敲门就进入boss的房间,也是厉总之前许可的,因为厉总这几天忙,睡觉也就睡得死,他怕自己会误了航班就给了助理用指纹开门的特权。

      然后,陈助理就悲剧了。

      无数电视剧和小说告诉我们一个道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陈助理在看到自家boss和宋淮躺床上的时候,心里就一直在瑟瑟发抖,并且在国外出差的这十多天,也是处于惴惴不安的状态下,生怕被厉总给炒鱿鱼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他还没从担忧中走出来的时候,又听到了这么一通电话,显然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怎么听都不像是你情我愿的样子……

      怎么想,都像是自家老板在逼人家宋淮。

      关键是,这电话还是他亲自接起来的……

      现在都不求能保住饭碗了,能保住这条小命就要烧香拜佛然后吃素三个月来报答诸天神佛的大恩大德了。

      厉城骁的手突然就停住了,修长的指尖还停留在键盘上,电脑屏幕的光照在男人的脸庞上,那张本来就冷峻的脸在这一刻就显得更加带着冰寒之意了,脸黑得犹如一尊杀神。

      他抬起头来,狼一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志章。陈志章心里一个哆嗦,差点没给跪下。

      “你刚刚听到了什么?”男人开口,音质带着能冻死三头牛的寒意。

      “没没没,”陈志章求生欲极强,脑袋恨不得都要摇得掉下来以死明志了,心里依旧在哆嗦,声音也跟着在打抖,“厉总,我,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厉总眼睛一眯,对助理陈志章说道:“通知下去,今天下午的会改到晚上开视频会议。”他将正在处理的文件保存到邮箱里,然后站起身来,男人高大的身体登时在办公室实木桌面上投下一大块阴影。

      “啊?”陈志章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有些懵。

      厉城骁已经抓起了自己的手机和车钥匙,冷声问道:“还要我说第二遍?”

      “……不,不用,”陈志章擦了擦脑门儿上瞬间被吓出来的汗,“我这就吩咐下去,”然后大着胆子问boss,“厉总,您这是……去哪儿?”

      厉城骁嘴角一挑,脸上登时浮现出一个带着邪气的笑容来,他咬着牙说道:“回家。”

      回家会会某个人去。

      他一刻都等不及了,在国外的这十多天的时间里,他只要不是在工作,脑子里就会自动回放那天晚上和宋淮在一起的场景,就跟中毒了似的,害得他一言不合就流鼻血。

      他自己淡定如狗,倒是把陈志章给吓了半死,还纯洁地以为他是水土不服。

      陈助理要是知道自己前段时间的担心只是因为老板个人那方面的原因,会不会觉得当年杏花微雨,终究是错付了。

      厉总非常高冷地甩门就走了,留下陈志章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风中凌乱。

      他想起刚刚厉城骁那句声音冷冷的“回家”,让他觉得自家boss不是回家,而是要去收拾哪个倒霉蛋。

      啊,倒霉蛋……

      陈志章自打跟着厉城骁出差后就没好好歇过,忙成狗的他都没有时间来好好消化一下十多天前的巨大信息量。

      其实,平心而论早在撞见厉城骁跟宋淮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陈助理虽然震惊,但是更多的是欣慰:

      厉总终于“长大”了。

      他登时有一种自家boss终于会拱别人家大白菜的那种老母亲心态。

      陈志章跟在厉城骁身边七八年了,从他毕业后开始到公司上班时就一直跟着他,比宋淮住进厉家还要早,没有人比他还了解工作中的厉城骁是一种什么状态了。

      像他们那种混迹商场的,逢场作戏是必不可少的,还经常选择一些暧昧场所谈生意。

      但每次进入那种场合,在其他人都搂着温香软的小美人时,厉城骁都是冷着一张脸坐在最角落的位置默默地喝着酒杯里的酒,身边既没有什么小美人,也没有长相精致男生,只是在谈到生意的时候会说上两句话。

      于是,外界都传言厉氏集团的大公子那方面冷淡得不正常,跟他那个发小王靖羽一样,都是遁入空门的和尚。

      在今天以前,陈志章也是这么认为的,认为自家boss和王家的公子是物以类聚,对那方面无欲无求。

      但是联想起那天早上那场面……

      堂堂厉家大少爷哪里是什么冷淡,他只是对爱情忠贞,一心喜欢着家里的那个有婚约的未婚男妻罢了!

      陈志章是见过宋淮的,那位淮少爷长了一张漂亮干净的脸,活脱脱就是少女漫里走出来的男主角,精致得要命,也难怪他家厉总会忠贞不二,舍不得背叛对方。

      印象中,自家boss对淮少爷冷淡得不行,甚至可以说是把他当做空气了,爱理不理的,不论淮少爷对他如何的好,他就是不给人正眼,仿佛给人家一个正眼,他自己会折寿十年似的。

      可谁能想到呢,原来喜欢得紧呢,都是在外头装出来的。

      啧,厉总可真是个闷骚男。

      而大少爷对自己被自己助理给冠以了“闷骚男”的称号,一无所知。

      **

      那头,看着秒变咆哮帝的宋淮,而且咆哮对象还是大名鼎鼎的厉大少爷——要知道,厉城骁可是出了名了不好惹,假和尚王靖羽对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宋淮肃然起敬:

      敬你是条汉子。

      王靖羽作为厉城骁的发小,很少去对方家里,一方面是因为他沉迷修佛无法自拔所以懒得走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不喜欢厉家对厉城骁的态度。

      所以对于眼里只有厉城骁一个人的原主宋淮来说,对那个带着佛珠的假和尚没什么印象,这也是为什么穿书后的宋淮从原主的记忆里继承不到任何与王靖羽有关的信息。

      在王靖羽为数不多的印象里,宋淮对厉城骁可以说是唯唯诺诺,卑微得活像旧社会里的小媳妇儿,柔声细语的,怎么这会儿……居然敢对着人厉总大吼大叫了?

      还喊人家为“人渣”!

      真的勇士,敢于对着厉总大吼,敢于直呼厉总为“人渣”。

      前后变化这么巨大,就是因为……跟厉城骁共度过良.宵?

      王靖羽陷入了沉思,觉得自家发小大概有毒。

      宋淮隔着无线电波把厉城骁给骂了一顿后,这才心里爽了些,不然这莫名其妙就怀孕这档子事,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宣泄口。

      ——强迫自己已经怀孕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很简单的事情,他需要发泄一下,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厉城骁也是受害者,可……原主已经不在了,他不得已把一部分怒气转嫁到肚里崽崽的另一个爸爸身上。

      谁让你百发百中、一发入魂的?

      人一旦开心了,连病痛都自己麻溜地滚犊子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太阳穴,发现果然不怎么痛了!

      心情大好的他,跟假和尚互换了微信号和手机联系方式并承诺会尽早把五百万打到他账上后,甩开膀子,回家了!

      王靖羽看着宋淮兴高采烈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

      他刚刚在路上碰到了宋淮,真的只是出于好玩儿才把人给拦下来把脉,只是万万没想到没想到这一把,还真的就把出问题来了。

      他磨磨牙,被佛学给激发出来的善意让他心中觉得忿忿不平,给厉城骁发了条微信:

      禽兽。

      刚坐进自己最新设计出的汽车里的厉大少爷正打算发动发动机,手机就发出了信息提示音,他偏头看了下被搁在中控箱里的手机,在被点亮的屏幕上看到了“禽兽”二字,消息来自:和尚。

      不过很快,界面上又显示对方将信息撤回了。随后,又有一条来自和尚的微信:

      “出家人不能说脏话,这种****的心意到了就行,阿弥陀佛。”

      还自动打了码。

      厉城骁:“……”

      从渣男变成了禽兽的厉大少爷只觉得莫名其妙,但他现在赶着回家,就没有理会那个整天吃饱了没事干就知道念佛经躲避家族企业乱七八糟事情的叛逆假和尚。

      厉总到家的时候,宋淮早就回来了,他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宋淮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打游戏,打得特别的认真,特别的投入,连他进来了都没有发现。

      ——原主宋淮心里眼里只有厉城骁,虽然同龄人都去上大学了,可他在高中毕业后就一直窝在家里,每天研习菜谱,并且心甘情愿地给厉城骁洗衣服,可以说是非常的恋爱脑了,完全没了自我。

      不过,这也倒是方便了宋淮了,如果原主还要上学,那么他以后肚子显怀的话,就会非常的不好办。

      厉城骁觉得有些诧异,还有那么一丢丢的不爽,要知道放平时,宋淮早就已经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跟前,软着声音问他渴不渴,要不要喝水之类的。

      现在,居然没反应?

      虽然平时被他给鞍前马后的伺候时觉得没什么,甚至觉得可有可无,但是现在……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一会儿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会儿想起刚刚电话里宋淮那一声“渣男”的指控,再看看现在对方这无动于衷的样子,厉城骁总觉得心里跟空了一块儿似的。

      闷闷的。

      被忽视了的厉总很不高兴,忍不住强行给自己加了一波戏,清了清嗓子:“咳。”

      沙发上,宋淮控制着手里的狙,给了对手一个干净利落的爆头,然后迅速躲回了屋子里,下楼继续找对手刚枪,对外面的世界置若罔闻。

      “咳!”厉总加大了嗓门儿,继续给自己找存在感。

      然而,宋淮为了不被外界吵到自己听脚步声,全程戴耳机吃鸡,这会儿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手机屏幕,整个人犹如入定了一般,一动不动。

      厉总这一强行给自己找存在感的戏码并没有引起宋淮的注意,反而让在厨房的秦姨探出了脑袋,她是看着厉城骁长大的,对待厉城骁就跟自己的亲儿子一样。

      看到厉城骁回来了,显然是震惊了一下,而后发自内心地笑了:“大少爷,回来了?”

      “嗯,”厉城骁朝秦姨点点头,惜字如金。

      他扯了扯领带,垂眸看着手里的那个领带结,厉总又忍不住思维跑马了:这要是搁在平时,某人已经伸手过来双手接住领带了,今天……好吧,还在玩手机。

      厉总忍着一脑门儿想要把人摁扁的冲动,赌气一般地就是不去喊他,但是心机的大少爷……刻意从宋淮跟前走过去。

      果然,不出意外的……无事发生,好吧,年轻人总是会被电子产品给吸引,厉大少爷表示他忍。

      厉家的家母,也就是厉城骁和厉子凡的母亲,大概是处女座有洁癖,她受不了任何人把在外面踩得脏兮兮的鞋子给直接走进家里,所以规定每个人进别墅前,都必须把鞋子脱了放在门口的鞋架上,然后从鞋柜子里拿出专门在家里才会穿的鞋子换上。

      宋淮打完了这把,并且顺利吃鸡,终于舍得将眼睛从手机上摘下来,他抻了抻懒腰,扭动脖子时发现门口的鞋架上多了一双一看就特别昂贵的、被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

      他一愣,正好看到秦姨从厨房出来去冰箱拿食材,就随口一问:“秦姨,那个老男人回来了?”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老男人”在晋江文学城上是一个热点,很多明明也就三十岁左右的男主,都被冠以了“老男人”的头衔,一些读者在文章下面也是一口一个“老男人”的说起文中的男主角。

      而这本《霸总和他的反派大哥都爱我》的小说,也不例外。

      受原著文下读者评论的影响,宋淮也暗搓搓喊厉城骁为“老男人”了,尽管厉大少爷还没过29岁的生日,而不论是宋淮本人,还是原著中的原主宋淮,也不是小孩子了,而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两人的年龄差了还不到九岁。

      但也不影响宋淮随大众在心里喊厉城骁为“老男人”。

      很好,他还以为老男人要过几天才会回来,正好他改变计划了,等拿到五百万再跑路,既然老男人回来了,那么这钱也就提前会进他的腰包了。不然被假和尚告密了,他就算一时侥幸跑了也还是会被抓回来。

      被忽视了一路的厉总走在去往二楼房间的楼梯上,在听到宋淮的声音后,身形猛然一顿:

      老、男、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