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喜脉 ...

  •   骂着骂着,转移了注意力,居然也不知不觉中到了医院。

      今天不是周末,医院里人不算多,宋淮没排多久就到他了。办理诊疗卡时他递给工作人员原主的身份证,然而对方却告诉他:“不好意思,您这身份证已经过期了。”

      宋淮一脸懵逼地接过证件,将其翻过来一看,果然,早在半个月之前就已经到期了。

      “算了,不就是发烧么?撑一撑就过去了。”宋淮从医院走出来,如是想着。他从小就怕吃药,能打针解决的绝不吃药,他从小受不了药的那种苦味,不然他早就去药店买药而不是来医院排队了。

      他现在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新身份证给补办下来,然后……跑路,毕竟现在坐火车和飞机,甚至是长途大巴,都要实名认证。

      反正他是不可能留在厉家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不然等着被厉城骁当做替身然后死得很不体面吧!

      他匆匆赶回了厉家的别墅,拿了需要办理新身份证的相关材料,又匆匆去了当地的派出所,等他办好手续后,太阳都已经下山了。

      可他不想那么早回家。

      他怕自己看到厉城骁那张脸,会忍不住挠他。

      但是又不得不回去,离他拿到新的身份证至少要半个月的时间,但他全身上下只有六百块钱,根本撑不了几天。

      他能做的只有老老实实地回厉家,然后在这半个月之内赚点外快,为今后的跑路攒路费。

      于是,他又在外头吃了顿饭后才磨磨蹭蹭地往厉家走,此时已经是晚上快九点了,可家里还是只有秦姨一个人。

      宋淮按下嗓子的不适,问道:“秦姨,其他人呢?”
      白天要上班,晚上应当回来才对。

      秦姨疑惑道:“你不知道吗?老爷和夫人一直在国外旅游,二少爷一个星期前就出差去了,大少爷今天也出差了。”

      宋淮好歹也是手握剧本的人了,在心里默默算计了一下,秦姨口中的二少爷就是原著中的正牌攻厉子凡,而大少爷则是炮灰攻厉城骁,至于老爷和夫人,就是这对兄弟的父母。

      不用面对厉城骁,宋淮心下放松了不少,又问道:“厉城……我是说大少爷,要出差多久?”

      秦姨:“好像说是至少要两个来星期。”

      宋淮拍拍手掌,兴奋道:“太好了!”
      这么算来,差不多正好可以赶在厉城骁回来之前,拿上新的身份证跑路走人。

      秦姨:“??”

      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于明目张胆了,宋淮一囧,干巴巴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宋淮那为跑路赚路费的宏伟计划最终还是没能实现,因为身上实在是过于难受,烧在他先是冰块敷额头、又是捂着被子除热汗等一系列骚操作土方法后果然是退下来了,但后遗症却纷纷找上门来了。

      偏偏这后遗症是一阵一阵的,每当他撑不住想随便去个小诊所时,身体又舒服了一些,而等舒服了一些之后,脑袋又开始疼了。于是,在后面的十多天的时间里,他的身体和脑袋就是“痛”和“不痛”中反复摇摆,跟逗他玩儿似的。

      就这么拖了十多天,宋淮觉得自己要是再不采取点措施,可能在新身份证下来之前,就要提前去见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了。

      宋淮最终还是出门了,他决定去找一家小诊所,因为小诊所不比大医院,不需要证件就能打针了——这要是他那天办完新身份证的手续后才想起来的,可能当时在医院的时候,发烧给烧得脑子瓦特了。

      然而,他忍着身体上的不适走了大半个小时后,愣是一个小诊所都没有看到!

      宋淮在崩溃的边缘疯狂试探,有气无力地走在宽阔的大马路上,眼睛无焦距地盯着自己脚面前几十厘米的地方。

      突然,一双锃光瓦亮的皮鞋赫然映入了眼帘。

      宋淮缓缓地抬起了自己眼皮,从下到上把对方给扫描了一遍。

      首先是那双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私人订制的皮鞋,往上是平直的裤子、衬托出完美腰身的西服下摆,再然后就是裁剪得体的西装。

      本来是非常完美非常洋气的装扮,如果……脖子上没有挂那一串显得格格不入的佛珠的话。

      宋淮看清了对方的脸,看起来估摸着三十岁左右,五官不赖,尤其是那双眼睛,透露着洞悉一切的精明,偏偏对方又喜欢端出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来……整个人看起来既和谐又矛盾。

      对方双手合十,开口:“阿弥陀佛。”

      宋淮:“……”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对方继续说道,语气虔诚:“施主,我看你印堂发灰,头顶一团乌云,我掐指一算,是不是有什么烦心事啊?”

      宋淮根本不想理这人。

      这个人一身的衣服和脚下踩着的鞋子虽然看起来很昂贵,但是也阻挡不了宋淮给他打下一个“骗子”标签。

      人家卖保险的为了卖出更多的保险都能忍痛买死贵死贵的西装,你一个和尚骗子,还不能提升点职业素养,为了冲业绩而从服装道具抓起了?

      去他妈的“印堂发灰”!
      还“掐指一算”?

      呵,简直可笑。

      要知道宋淮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接受了十多年的文化教育,早就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了,神他妈“掐指一算”。

      ——即便穿书这么诡异的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但从小接受的教育实在是太过于刻骨铭心,且也只是穿书的那一瞬间觉得不可思议,穿书后的世界也没有怪力乱神的事情发生,是故宋淮这会儿还基本算得上是唯物主义者。

      他朝假和尚摆摆手,没耐心地说道:“你最好还是走远点,耽误了我看病我跟你急。”

      假和尚登时来了兴致,更加不愿意让宋淮就这么走掉了,他抓住宋淮的手腕,宋淮发现这个假和尚力气还挺大的,怎么也挣脱不开。

      假和尚兴致勃勃:“看病?那敢情好!医术方面,贫僧正好略懂一二。”

      懂个屁,宋淮心里默默吐槽,但奈何被对方给单方面压制得死死的,只好带着满满的怨念,被对方给一路拉到了马路边上供行人休息的石头椅子上。

      假和尚老神在在地摸着宋淮的脉搏,看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摸着摸着,他眉头一蹙,脸上表情凝重。

      宋淮:“……”
      他怀疑可能自己得的不是什么退烧后遗症,大概是绝症。

      然而下一秒,假和尚眉头松开,而后一脸内涵的盯着宋淮看,眼带笑意。

      宋淮:“……”
      笑得这么不正经,果然是个假和尚!

      但见假和尚一脸兴奋地说道:“恭喜施主,您这是喜脉啊!”

      他一脸黑线地盯着假和尚看:“……”

      去你的喜脉!

      他是如假包换的汉子,这几天上厕所、洗澡什么的,都看得明明白白的,怎么可能会怀孕?!

      而且,就算他有生孩子的能力,但是……距离那天晚上过去也才十三四天,不是他怀疑中医的本事,可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号脉号出他怀孕了,怎么可能?

      当他没文化?

      宋淮以一种“你以为我是智障吗?”的眼神看着假和尚,冷嗤一声:“江湖骗子!”

      然而假和尚面上却没有一点恼怒的意思,淡定地继续说道:

      “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受.精.卵是得一个月后号脉才能号出喜脉来,但你这不是受.精卵,跟受.精卵是不一样的,像你这种情况,呃……从本质上讲……”

      假和尚还真的托腮思考了一会儿,继续说道:“嗯,是个受.精精。”

      “它跟普通的受.精.卵不一样,十天后就能号出喜脉来。”

      “总之,施主,恭喜恭喜!”

  •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穿书和男男生子本来就不是真的,所以希望读者大大们不要纠结怀孕才半个月时间号脉号不出来,道理我都懂,我也查了一些资料,但是剧情需要,所以请大家忽视这一点好吗?本文后面不会有这种明显的bug了。而且,我也强行解释了一波,对,就是那个沙雕的受.精精……
    受.精精对受.精卵唱道:我们不一样,不一样。
    【强行解释一波,就当个沙雕文放松放松叭~毕竟穿书和男男生子都不是真的,就让我凹一个新名词出来吧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