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向 ...

  •   
      真是不好骗啊……
      
      小聪明被识破,雁宁初放弃挣扎,一脸菜色地跟在原烈身后。
      
      两人刚到赛车区,迎面跑来一个大男生,兴冲冲问原烈:“哥,听说你要开车?这是真的?!”
      
      原烈“嗯”了一声,“等你们比赛结束,我借辆车溜一圈。”
      
      雁宁初诧异极了,她原以为原烈是个暴戾飙车族,可从兄弟俩的对话看来,原烈显然不常赛车,而且这个比赛也似乎和他没什么关系,用车都是说借。
      
      雁宁初不合时宜地走神琢磨:那原烈是做什么呢?难道是主办方用来镇场子的?像道士拿符纸镇煞驱邪那样?
      
      原烈走开了一些去接电话,留下雁宁初两人,对方立刻凑上前,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嗨,我叫原沅。原烈他爸是我二伯,原烈是我堂哥。”
      
      对方过分的热情让雁宁初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茫然地回道:“你好,我叫雁宁初。”
      
      意识到对方眼神中的问询,雁宁初只得继续道:“我是、咳,我来和原烈比赛的。”
      
      “我哥是和你比?”原沅震惊地朝后面一指,“不是那小子坏的规矩吗?”
      
      顺着他的指引,雁宁初就看到了被猛男环伺的雁宁景。她掀掀唇角,“嗯……是和我。那小子是我弟。”
      
      原沅大受打击:“看你们气氛很好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我哥的女朋友呢……” 
      
      气 氛 很 好 ?
      哪里好?
      
      “……”雁宁初,“你想多了,我——”
      
      “哟,这是原烈的女朋友吗?”对话被突兀打断。
      
      又一个摸不清状况的……
      
      雁宁初头疼地看过去,来人长相和原烈有几分相似,气度却差了很多,人还没走近,阴阳怪气的腔调先飘过来了。
      
      “哥,有女朋友怎么不和家里说一声?是不是自由惯了,忘了爸妈可都是你长辈。”
      
      身周气压瞬间降低,雁宁初侧看回原烈,他已经挂了电话,正微偏着头看向对方,狭长的眼微微眯起,唇角半勾着。
      
      明明是在笑着,却莫名让雁宁初脊背发寒,不敢再看,垂下眼的瞬间,她听见原烈低低笑了几声,好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等笑声停了,原烈就着笑意的尾音开口:“原慎,你妈还不配当我长辈。”
      
      原慎的眼皮抽了抽,面色难看至极:“原烈,你别太过分!”
      
      “你是在警告我吗?”原烈说着走前几步,似笑非笑地看着原慎,“是不是医院躺了太久胆子也大了,想继续躺回去?”
      
      原慎:“……”
      
      似乎想到之前的伤处,原慎立刻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被迫见证家庭纠纷,身为在场唯一的外人,雁宁初尽力地缩小存在感,她垂目自闭,却已经从三人对话捋出了重点。
      
      原慎不久前应该受伤住院了,原因大概和原烈有关。
      
      原慎应该是后妻所生,原烈父亲或者是喜新厌旧,或者是婚内出轨,总之对不起原烈妈妈。
      
      作为堂亲的原沅看起来和原烈更亲,比起原慎,他和原烈更像是亲兄弟。
      
      雁宁初甚至脑补出原烈一定有段孤寂少爱的童年,才因此变得性格暴戾。
      
      “戏看够了吗?”
      
      低沉的嗓音贴着耳侧蔓延,灼热的呼吸擦过皮肤,雁宁初瞬间清醒,她才发现原慎已经被原沅拉走,此时只剩下她和原烈两人。
      
      刚才原烈是俯身贴她耳侧说话的!
      
      察觉到这一点,雁宁初扭身看向原烈,又下意识想拉开距离,一瞬间身体失去平衡,她伸出手想去撑扶原烈,却发现对方立刻退离了几步。
      
      雁宁初:……
      
      雁宁初:?
      
      跳那么开是怕我碰瓷吗?!
      
      雁宁初震惊地摔向了地面。
      
      短暂的、无人说话的空白里,雁宁初呆坐在原地,表情还凝固在错愕中,似乎想不通自己居然真的摔倒,渐渐的,白嫩的脸颊染出绯红,眼角都浸出了些许委屈。
      
      带着些娇憨,却十足可爱。
      
      原烈终于没忍住,低笑出声。
      
      雁宁初默默看向原烈,对他有了新的认知:他哪里是童年缺爱,他是缺揍。
      
      原烈低笑着走近雁宁初,伸出手:“抱歉,刚才反应慢了没拉住你。起来吧。”
      
      雁宁初可一点也没看出他反应慢,但此时她大腿还麻着,确实没什么力气起来,只能借助原烈。
      
      她怕起身时原烈又突然撤手,拉住原烈时手上就加了力气。
      
      她的发力突然,原烈都被拽了过去,于是尴尬的一幕发生了。——雁宁初亲手把自己拽到了原烈怀里。
      
      额头触到对方胸口的那一刻,雁宁初的头顶传来一声闷哼,随之是原烈玩味十足的低语:“小妹妹,你是在故意投怀送抱么?”
      
      直到一周后的早上,雁宁初顶着一头乱发从床上坐起时,脑海中还回荡着原烈的这句问话。
      
      扑向对方怀里的那一幕太让人羞耻又尴尬,雁宁初恨不得立刻失忆,却又不受控制地反复梦见。
      
      明明已经过了一周,可是梦境却愈发过分,最后连她扑向原烈胸口后,对方的心跳声都变得清晰无比。
      
      简直是放慢倍数的特写镜头,反反复复地自动回放,还自动细致化了很多当时并没有的细节。
      
      雁宁初被自己折腾的精神衰弱,一周内的时间几乎足不出户,天天在家补眠,就这样宅到唐棣亲自上门逮人。
      
      雁宁初回到星港后,最想见的就是唐棣。
      
      两人一起长大,在雁宁初离开之前,她们几乎没有分开过。
      
      如果不是意外招惹到原烈,两人的见面也不会拖了这么些天。
      
      简单洗漱后,雁宁初被唐棣带出了门。
      
      她离开星港很久,对现在的星港还有些陌生,一路上唐棣都很兴奋,长久没见并没影响两人间的感情。
      
      唐棣从吃喝住行到世家新闻,恨不得一天之内让雁宁初把这十几年的事情都了解清楚。
      
      在讲到花溪山最近出的新闻时唐棣最为兴奋。——几天前,临近后半夜,花溪山腰那突然传出几声闷响,听着很像爆/炸声,人群立刻乱了,都往山下跑,赛车自然也被迫取消。
      
      “据说到月末赛车就不办了,那天是倒数几次了。结果就被人涮了!”唐棣神秘兮兮地看向雁宁初,“对了,你猜那几声闷响是什么?”
      
      雁宁初咳了一声:“遥控玩具吧。”
      
      “嗯!就是过年糊弄小孩子玩的遥控玩具。按一下开关就发出鞭炮的动静,还会闪亮光,傻里傻气的。不过比炮仗安全多了,我堂弟他们很喜欢。”唐棣叹了一声,“真没想到有人敢用这玩意儿砸原烈场子!”
      
      雁宁初陷入沉默,唐棣没注意到她的反常,手撑着下巴继续琢磨:“也不知道哪位勇士这么不珍爱生命,敢去招惹活阎王。”
      
      “那个……”雁宁初满脸尴尬地指了指自己,“那位勇士就是我。”
      
      “……”
      
      唐棣:?
      
      雁宁初将那晚的事情告诉了唐棣。
      
      大半夜的满山道漂移,这太危险,所以虽然应下了原烈的赌约,雁宁初始终都没放弃找办法避开。
      
      多亏原慎出现,原家兄弟关系复杂,似乎又有家事要谈,才给了雁宁初趁机捣乱的机会。
      
      至于那几个用来作乱的小玩具,还是当时下车时出租车司机随手送她的。
      
      刚刚还兴奋吃瓜的唐棣沉默了,半晌后,她神色严峻地看向雁宁初:“宁初你逃吧,去国外呆俩月再回来。”
      
      雁宁初没有唐棣那么紧张,安慰道:“我是趁乱把东西放在山腰那的,山里也没有监控,不会有人知道的。”
      
      除非原家人钱多到满山装监控,就算装了监控,这些天都没人找她麻烦,也证明根本没拍到。
      
      雁宁初理了理思路,转而问了一直好奇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很怕原烈?他看起来并不是很恐怖啊。”
      
      雁宁初想着那天两人的接触,原烈虽然很难缠,但却不是让人厌烦的凶恶。
      
      唐棣啧了一声:“疯子谁不怕?惹到了没命的。”
      
      “疯子?”
      
      “嗯,大家都这么传的。”唐棣做了个追忆过去的表情,“ 当时我没在星港,听别人提的,几年前原家办了次家宴,那会儿他刚被原老爷子接回来,家宴也是为了介绍他才办的。星港说得上话的基本都去捧场了。有人大概喝多了没了顾忌,开了什么玩笑话,不知怎么就惹到原烈了,他伸手就揍。据说把人揍得血都淌了一地,人当场就晕死了。”
      
      雁宁初有些错愕,低声问:“原家由着他乱来?”
      
      “打架时原家人都在场,但没人阻止,原烈把人揍得快不行了原老爷子才出声。那时候他也就十七、八岁吧,但下手特狠。之后似乎又闹了点传闻,大家基本就不太敢接近原烈了。”接着,唐棣又咬牙切齿地补了一句,“当然,特别变态的除外。”
      
      雁宁初刚想问她口中变态的是谁,唐棣就拍拍脸颊道:“不提糟心的玩意儿了!不然心情都变不好。”
      
      两个人逛了一上午,此时都有些累,但唐棣还要去一家店给长辈取礼物,便先带雁宁初到了甜品店等着。
      
      唐棣走后,雁宁初忍不住又想起原烈,唐棣的话让她第一次从另一个角度认识了原烈,也清楚知道原烈真的很可怕。
      
      所以如果她做的事被发现,会不会死的很惨?
      
      “……”好像会。
      
      再想下去怕是要吓哭,雁宁初赶紧吸了口奶茶,自我安慰着:以后避开原烈好了。反正星港这么大,两个人交际圈也不重合,很难轻易遇到。
      
      “嗯!肯定碰不到!”
      
      雁宁初刚说完话,对面就传出一道尖锐的女声。
      
      “原烈,你太过分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