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向 ...

  •   
      被吵醒后,雁宁初恍惚了会儿才想起这不是老家,她已经回到星港。电话那边又唤了声,雁宁初回神,回父亲助理的话:“徐阿姨,我在呢。”
      
      “小初,地址查到了,就在星港城郊的花溪山路段。”
      
      “嗯,我现在过去。徐阿姨,麻烦和爸妈说要他们别担心,我带宁景回来。”
      
      挂断徐助理的电话后,雁宁初去卫生间冲了把脸就飞奔下楼。
      
      她下午才坐了四个小时高铁回星港,行李都没收拾好,就收到在国外出差的爸妈连夜下的任务:她弟弟雁宁景去赛车了,她得赶紧把人逮回家。
      
      出小区拦了辆车,说好地址后雁宁初略显疲惫地靠在后座,任夜灯的霓虹在脸上攀爬。
      
      司机探寻地看了看,没忍住搭腔道:“小姑娘,你也去那飞车啊?”
      
      雁宁初和司机笑笑,“没。我去找人。”
      
      “我就说嘛,看你这个样子也不是那群二五仔。天天飞车,漫山遍野跑!”司机不满地牢骚了几句,显然对雁宁初要去的地方了解一二。
      
      雁宁初等他说完,适时问:“师傅,你经常拉人到山上吗?这边经常飞车?”
      
      “可不是嘛,一群不惜命的二五仔把这山道给占了,每周末都来,这附近半夜都能听到闹人的引擎声!”
      
      “那没有人管管吗?”雁宁初想着等下要找弟弟,还不知道是什么样。
      
      “姑娘是外地人?”
      
      雁宁初点头:“算是吧。在外地住了许多年,才搬回来。”
      
      “难怪你不清楚。”司机话顿了顿,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这片赛车是一群年轻人自己组的,据说有原家那个原烈撑腰,所以没人敢管。小姑娘,你到了那就悄悄找人,再悄悄把人带走,可别闹大。那个原烈很邪性,而且不喜欢别人在他场子找事儿。你千万别惹到。”
      
      “原烈?”雁宁初想了一遍,发现记忆中的原家并没有这个人。
      
      她离开星港十多年,也许很多事都发生了改变。
      
      傍晚开往城郊的车不多,出租车很快就到了花溪山下。可能是看雁宁初长相乖巧,最后司机破例又朝里开了一点。
      
      和司机道别后,雁宁初沿着山道朝上走,虽然已经入夜,但入山的却不止雁宁初一人。直到进入山腰平地,雁宁初才明白这是为什么。
      
      山腰不小的面积上堆满了人,周围也改成了赛车场的样子,分成了候车场、比赛区和观赛区,还有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俨然一副成型的比赛规模。
      
      比赛区就是山腰以上的山道,已经有选手开始试车,跑道上一辆辆赛车极速冲出,引擎声瞬间响彻山间。
      
      听着那些赛车起跑时惊人的加速声,雁宁初难以想象雁宁景要以同样的速度在山道疾驰,甚至可能还要在弯曲逼仄的山道间和其它车产生摩擦、碰撞。
      
      她着急地四处找人,终于在候车场堵住了雁宁景,他正穿着一身赛车服站在跑车前发呆。
      
      雁宁初抿唇走到弟弟身边,不等雁宁景反应就把他抱在怀里的头盔拿到手里。
      
      雁宁景回神看到雁宁初惊讶极了,愣愣地问:“姐,你怎么在这?”
      
      雁宁初朝弟弟眨眨眼,叹气道:“找你呗。”
      
      虽然雁宁初没和雁宁景发脾气,但雁宁景从小就听雁宁初的话,此刻见到姐姐立刻丧眉耷目地垂下头,垮着音认错:“姐,我错了……”
      
      雁宁初了解弟弟,刚刚发现他站赛车前发呆就知道他是害怕了。
      
      喜欢赛车和真正要去参与比赛还是有很大距离的。
      
      雁宁初把头盔轻放在车顶后,对雁宁景说:“那咱就回家吧。”
      
      雁宁景摇头,小声嘟囔:“可我刚刚报名参赛了,主办方不能让走。”
      
      “我们不告诉他们。”雁宁初索性拉起雁宁景的手朝前走,“咱们悄悄走,就当自动退赛吧。”
      
      “可是——”
      
      没等雁宁景说完话,就被身后的工作人员叫住了:“诶,比赛要开始了,你不去试跑吗?”
      
      偷跑计划失败,雁宁初索性坦白:“你好,我们家有些事情,所以他今晚不能参加比赛了。”
      
      工作人员诧异地看了一眼雁宁初,随即瞟向雁宁景:“你确定?”
      
      雁宁景讷讷半晌,没说出什么。那人也不急,只是说了句:“比赛前所有的规矩都是清清楚楚告诉你们了,没有私自退出的道理。既然决定参赛就要为自己选择负责。而且原少的脾气你多少也了解吧?”
      
      因为考上大学,雁宁景比雁宁初早回星港一段时间,对星港已经熟悉,听到这话脸色一僵。
      
      雁宁初也想起刚刚出租车司机的提醒,她心里有些慌乱,又有些好奇。
      
      那个原烈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而且,他到底有多可怕,才让所有人忌惮得不敢多提?
      
      姐弟俩都陷入沉默。工作人员也不急,笑了一声说:“我劝你还是老实去赛,大不了这次以后不再来。不过还是要提醒一句,消极参赛也是不可以的,时速必须在这个以上。懂吗?”
      
      雁宁初看见工作人员比了个手势,顿时倒吸口凉气:那个时速雁宁景肯定不行。
      
      这和强买强卖有什么不同?工作人员态度看起来平和,但说出的话从始至终都非常强硬,完全没有给雁宁景留退路。
      
      弟弟被这样软刀子吓唬让雁宁初很气愤,于是把来时司机师傅的嘱托都忘了。她抿着唇对对方说:“临时退出如果造成什么损失,我们会赔偿给主办方。但你们不能逼人参赛。这样的规矩太霸道了!”
      
      从来没有人敢在这里与工作人员冲突,在雁宁初话说完后,候车场顿时一阵静默,直到一声嗤笑从角落传来。
      
      雁宁初循声看去,一道人影正斜靠在雁宁景刚刚停留的赛车上,姿态慵懒,带着一点漫不经心。
      
      那人微偏着头,半张脸都隐没在夜色中,直到对方转过头,雁宁初才看清楚他的样子。
      
      那是一张极为出色的脸。轮廓深邃,高鼻深目,带着银边的眼镜,下巴微抬着,凸起的喉结半隐在衣领中,看起来既矜贵又性感。
      
      外表出色的男人很容易被人记住并认出,雁宁初隐约听见有人说了声“原烈”。
      
      身后的雁宁景也听见了,他哆嗦地拉了拉雁宁初衣角,这让雁宁初不得不压下慌乱,安抚地回握住弟弟的手。
      
      雁宁初紧绷着神经注视原烈,然而对方并没有开口,他只是懒散地摆了下手。
      
      紧接着,雁宁景就被两个工作人员架住胳膊朝赛车区拖去。
      
      雁宁初愣了会儿才想起阻拦,但力气根本抵抗不住两个成年男性,只能被拖着一起动。
      
      注意到原烈已经起身朝另一边走,雁宁初不得不松开雁宁景,快速跑向原烈。
      
      她紧闭着眼,伸展出双臂,以一往无畏的架势拦住了对方,急声道:“先别走!”
      
      周围早就围满了人,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在雁宁初身上。雁宁初也不好受,她又尴尬又惊慌,但却知道自己必须扛住。
      
      因为一旦退让,弟弟雁宁景就要受苦。
      
      “你这是在干嘛呢?”静立半晌,原烈的声音自头顶传来。
      
      这是雁宁初第一次听见原烈的声音,比起传闻中暴烈乖戾的个性,原烈的声线并不张狂,反而带着些清冷的低沉。如果忽视掉话音里十足的戏谑,音色可以说是动听的。
      
      雁宁初尴尬地放下手,抬起头与原烈对视,干巴巴道:“你、你好,这件事……咱们换个方式解决吧?”
      
      “换个方式?”原烈似笑非笑地看着雁宁初,慢悠悠问,“你确定?”
      
      “……”雁宁初后退两步,抿紧唇,“合法范围内的。”
      
      原烈轻“啧”了一声,好像这要求对他来说有多为难。
      
      见此雁宁初脸色又白了几分,配上本就精致柔和的眉眼,泫然欲泣的娇弱感强了数倍。
      
      可爱娇俏的异性总会引起男人的保护欲和疼宠心,愿意软下心接纳她们所有的请求,可惜这里面不包括原烈。
      
      他居高临下地看向雁宁初,眸间的淡漠一览无余,半晌后,他压低声道:“要退赛也可以,来打个赌。”
      
      雁宁初仰头问:“赌什么?”
      
      “你,换你弟。”原烈从烟盒里磕出根烟点燃,话语含混着烟气继续,“坐我的车在山道兜一圈。直到我停车,不吐、不晕、不喊叫,这事儿就平了。我保证,以后这儿的人都不会找你弟的麻烦。”
      
      雁宁景已经被拖出候车场,雁宁初不敢多耽误,试探着确认:“直到你停车我都不吐、不晕、不喊叫的话,我们就以后都不会再有牵扯,对吧?”
      
      星港交际圈很窄,雁家初回星港,雁宁初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碰到原烈。
      
      即使只是这几分钟,对于原烈的可怕雁宁初也有了实感,所以她下意识想扩展约定的界限。
      
      如果以后真的遇到,也可以因为赌/约关系变成不得接触。
      
      原烈凑近雁宁初,伸手拍了拍她肩膀,嗤笑道:“小妹妹,有自信赢是好事。不过,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别和我玩文字游戏。懂吗?”

  • 作者有话要说:  ①原烈:虽然都说我是暴戾乖张的混混头子,但我知道我不是。
    出场群众:不,你是
    ②原烈:虽然传闻我抽烟、喝酒、爱飙车,但我是个好男人。
    雁宁初:不,你不是。
    原烈:……
    -
    划个重点:恋爱小甜文。
    男主:直线球,冷系温柔。
    女主:会开大摩托的反转美小可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