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向 ...

  •   
      雁宁初循声看去,立刻就发现了靠窗位置的原烈。
      
      她所在的店面是家广式甜品店,店内装修很有地方特色,没有大包间,桌子全都摆在大堂,所以店里的客人都注意到了原烈那桌的动静。
      
      两个人位置不算很近,但刚好方位对立,雁宁初很清楚地看清了原烈脸上的狼狈。——他大概是被对面的女生泼了一脸水。
      
      这是感情纠纷?
      
      撞见原烈的恐慌很快被有瓜可吃的好奇压下,雁宁初探头又朝对面看了看,顿时惊了。
      
      女主角居然是她表妹宁觅!
      
      他们怎么会扯上关系?雁宁初满脸问号。
      
      雁宁初和宁觅从小性格就不合,关系十分一般,离开星港后,私下里的联系一次没有。
      
      但在雁宁初印象里,宁觅一向注意形象,高冷女神的标签从初中就贴上了,即使是家人聚会的场合,她都没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
      
      这样的宁觅居然会在人来人往的大堂里尖叫,很反常。
      
      要不要去看看?
      
      一个是反常且生疏的表妹,一个是她不敢招惹的原烈,这两个人的感情私事该不该去掺和,雁宁初拿不定主意。
      
      好在没给她纠结的时间,大堂里又走进两个人。
      
      不用回头,只是听见声音雁宁初就知道那是她妈宁兰和舅妈陈琦丽。
      
      雁宁初姐弟俩从花溪山回家后,宁兰只是通过微信问了几句就再没联系过他们。
      
      她一直以为宁兰还在国外考察,没想到她已经回了国,而且第一时间就是出现在宁觅母女身边。
      
      她妈妈宁兰一向偏心宁觅,比起雁宁初来,宁觅才更像她亲生的。
      
      本来想去看看宁觅的心思彻底歇了,反正有两个长辈在,宁觅也不会吃亏。
      
      雁宁初带着些自嘲和酸涩地坐回椅子,埋在点餐牌里听那边的动静。
      
      宁兰多年没回星港,初一回来,没有认出原烈,见宁觅姿态狼狈,便准备去质问原烈,好在陈琦丽知道原烈背景,拉住激动的宁兰。
      
      宁觅这个时候已经冷静,面色又恢复惯有的冷凝,转身对宁兰陈琦丽两人道:“妈,姑姑,我有些不舒服,现在要回去了。”说着就朝雁宁初方向走,她走的很快,丝毫没有理会身后宁兰两人的问询。
      
      雁宁初赶紧又缩进点餐牌里,她没敢再露脸,只能听着动静猜测进度。
      
      见宁觅离开,宁兰和陈琦丽两人和原烈也没什么好说,也跟着离开。
      
      等确定几人走出大堂后,雁宁初才松了口气。
      
      她不想这个时候与三人碰上,以她对宁觅的了解,发现自己撞到她丢脸的时刻,肯定要被记恨上。
      
      宁觅最会背后使绊子了,偏偏她妈偏心宁觅,所以雁宁初惹不起躲得起。
      
      送走三位了,就还差一位阎王爷了。
      
      雁宁初仔细听着动静。
      
      动了!原烈离开原位也朝门口来了。
      
      很好,赶紧离开吧。
      
      雁宁初判断着方位和距离。
      
      七米、五米、一米……
      
      ——叩叩叩,桌角被敲响。
      
      头顶是可怕的男低音,带着开始习惯的玩味,懒声道:“热闹好看吗?”
      
      雁宁初僵在原地,缩着当蜗牛装听不到,原烈却不急,反而坐到雁宁初对面。
      
      听见落座的声响,雁宁初绝望了,绝望之中又升起了一丝智障。
      
      躲不起可以跑呀!
      
      于是在原烈坐下的瞬间,她立刻起身开溜。
      
      她脸上还罩着点餐牌,却方向明确地朝门口走。
      
      哪知道刚迈开一步,卫衣帽子就被人从后面拎住了。
      
      宛如一只被揪住后颈的猫,雁宁初定在了原地,手上的遮盖牌被抽走,眼前出现了原烈的脸。
      
      大概是刚刚被宁觅泼了水,原烈摘下了佩戴的眼镜,精致的眉眼彻底露于人前,雁宁初甚至看清了他眼尾处有一颗浅色的泪痣。
      
      原烈弯腰凑近她,雁宁初惊的直朝后躲,这次原烈伸手挡了一下,“还想摔?”
      
      “……”
      
      雁宁初绝望地摇摇头:躲不了了……
      
      “跑什么,不是来吃甜品的吗?”原烈把雁宁初拎回原位,自己则坐到了她对面。
      
      看起来像要拼桌似的。
      
      雁宁初扫了眼四周,位置还有很多啊!阎王爷你能不能去别处啊!
      
      原烈似有所感,从点餐牌抬起头,笑着问:“怎么?”
      
      “没事,随便看看。”
      
      原烈重新看回点餐牌。
      
      深呼吸数次,雁宁初强迫自己冷静,她连连换了几口气,还是很懵逼。
      
      这是怎么回事?
      
      原烈这个态度太奇怪了,他也不像是随便和人拼桌吃饭的人啊。
      
      雁宁初一时间如临大敌,但从原烈的反应来看,她又觉得自己没有暴露,原烈不像是找她算账的。
      
      她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于是试探着开口:“原、原先生。”
      
      她有意地用了“先生”的称谓,既表示自己的尊敬,又暗示两人的距离。
      
      “嗯?”升级成原先生的原烈停下动作,偏头看向雁宁初。
      
      雁宁初眨眨眼,“你是想点餐,却没带钱吗?”
      
      所以才拼到她这桌,又不让她走……雁宁初只能想到这种可能了。
      
      因此,她对原烈道:“我买单就好。你点吧。就是我还有点事,所以得先——”走。
      
      到底没走成。
      
      因为原烈好笑地把钱包丢到了桌上,接着晃了晃手机。
      
      哦,装备双份。
      
      怕雁宁初不明白什么意思似的,原烈又把钱包里的卡晃了晃。
      
      ……
      您可真有钱。
      
      原烈:“别多想,这么巧又遇到,作为好朋友不该在一起吃顿饭吗?”
      
      雁宁初小声道:“咱们好像不用这样。”
      
      “嗯?我们不是朋友吗?”原烈皱了下眉,好像十分困惑。
      
      朋友?什么时候的事?
      
      没等雁宁初有所表示,原烈拿过手机操作了几下,边把手机转向雁宁初边问:“啧,这视频里的意思不是朋友间的玩笑吗?”
      
      “……”
      
      看到视频的那一刻,雁宁初只有一个想法:原家人真的很有闲钱,居然真的满山装监控!
      
      “不是朋友的话,请问雁宁初小姐,这是什么意思呢?”原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苦恼着叹了口气,“组织比赛的人和我关系不错,所以见是我朋友也没追究。不过,如果我们不是朋友关系的话,可能就不是很好办了。”
      
      “当然是朋友了!我是有点喜欢,嗯,恶作剧……”雁宁初端正身子,狗腿地递过点餐牌,“朋友你想吃什么?”
      
      原烈挑眉接过,偏头问:“你想吃什么?这家甜品很不错。”
      
      整个人都很苦的雁宁初干巴巴道:“拿破仑……”又心大地补充了句,“多加些榛子仁。”
      
      “小孩子口味。”
      
      原烈叫来侍应生,低头点了餐。雁宁初仔细听着,点完多加杏仁片的拿破仑后,原烈又要了两杯红茶。
      
      接着,他又指了指点餐牌,补充道:“多加些杏仁片。”
      
      雁宁初视线落在原烈手指的地方。
      
      哦,成年人口味就是多加榛子仁的黑森林。
      
      嗬。
      
      “我似乎听见有人在吐槽我。”点完餐,原烈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地看向雁宁初。
      
      “有吗?”雁宁初好奇地四处看了圈,“原先生还有朋友在这吗?”
      
      “可能我判断错了。”原烈笑了笑,探身靠近桌面,“刚刚心情差点就不好了,很想死个朋友什么的。”
      
      死个朋友
      
      死 个 朋友
      
      被迫做亲友的雁宁初脸白了。
      
      “不明白意思?”看够她的惨像,原烈心情很好地勾起唇,善解人意地解释,“我意思是和朋友绝交,网络术语不都这么表示吗?”
      
      “哈哈。”
      
      您也在网上冲浪啊!真是太时髦了!
      
      雁宁初也想死个朋友了。
      
      餐点上齐后,雁宁初视线一直放在甜品上,不主动开口,极力缩小存在感。
      
      原烈靠在椅背上,偏头问:“好奇刚刚的事吗?”
      
      雁宁初动作顿了顿,试探地问:“能说吗?”
      
      原烈笑意扩大:“不能。”
      
      “……”雁宁初脸色淡淡的,“噢。”
      
      不能就不能!一点都不好奇!幼稚!
      
      小姑娘藏不住事,想什么都在脸上,被揶揄后就垂下头,红着眼盯餐具盘。
      
      像是被欺负惨的小兔子,没什么攻击性,只能拿手里的胡萝卜撒气。
      
      原烈来了兴致,声音里藏了丝/诱哄,道:“其实也不是不能说。”
      
      小姑娘果然抬起头,又看向他。
      
      原烈手撑桌面,偏头看雁宁初:“发展到互聊心事的关系前,是不是得彼此坦诚下?”
      
      雁宁初才想到原烈确实不知道她是谁呢。
      
      她谨慎地开口:“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对吧?不互相伤害的那种朋友。”
      
      “当然。”原烈笑着看雁宁初,“我对朋友一向很好。”
      
      雁宁初放下心,大方道:“我叫雁宁初。”
      
      “年纪?”
      
      “22。”
      
      “是学生吗?”
      
      雁宁初困惑地看了眼原烈:“这很重要吗?”
      
      “当然。”原烈借着喝茶的姿势掩去眼睛的笑意,语气正经的继续,“读到哪了?”
      
      “……博二。”
      
      “有男朋友吗?”
      
      雁宁初停下来,抿唇看向原烈,不答了。
      
      “我猜没有。”原烈偏过头,语气慢条斯理的,“不然也不会一个人来这。”
      
      “……”那你真是好聪明。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