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晚上到家时九点半。
      
      沈青禾在外工作仿佛永远不会累,唯独在踏进家门的那一刻,仿佛脱下一层皮,状态肉眼可见的颓了下来。
      
      同居室友兼发小田小蕾躺在沙发上追剧,养的狗子萨摩耶亲亲热热的凑上来,甩着蓬松的大尾巴,蹭她一身白绒绒的毛。
      
      “回来啦?”
      
      “嗯,回来啦。”
      
      “今天这么晚。”
      
      “有一点点忙。”
      
      客厅茶几上有切好的水果拼盘,沈青禾路过时,顺便叉了块西瓜扔进嘴里。
      
      到浴室洗个澡,吹干头发,换上干净的睡衣,清清爽爽的出门瘫在沙发里。
      
      田小蕾暂停追剧,抬手在沈青禾松软的头发上抓了一把,问:“吃饭了吗?”
      
      沈青禾:“外面吃过了。”说着,端起果盘,把里面的西瓜都挑出来吃了。
      
      今晚的烧烤又辣又燥,吃的她嗓子冒烟。
      
      那只傻狗又凑过来,湿漉漉的大鼻子在沈青禾腿边呼哧呼哧的闻。味道有点陌生,因为沈青禾今天换了新的沐浴露。
      
      沈青禾拍了拍它纠结的大脑袋。
      
      田小蕾:“我周末回家,你呢,我妈挺想你的,最近打电话总是提起你。”
      
      沈青禾:“我周末怕是走不开,要加班,你替我向阿姨问个好。”
      
      田小蕾点点头,表示理解:“我知道,快到月中了,你正是忙的时候……那傻狗就托付给你了,你周末帮忙照看两天,反正它也更喜欢和你玩。”
      
      傻狗没有名字,就叫傻狗。
      
      当初这小东西在街头流浪,一身伤病差点死掉,沈青禾抱它回来,固执的觉得贱名好养活。
      
      田小蕾是爱狗狂魔,沈青禾把康复后的傻狗洗的白白净净,送给田小蕾当生日礼物。
      
      二人关系再好也不能同居一辈子,等到将来散伙时,傻狗定是要跟着主人田小蕾走的。
      
      田小蕾的是平面摄影师,在雅西风尚工作,闲时朝九晚五。与忙忙碌碌的沈青禾不同,田小蕾满足于自己现有的薪水,下班后就躺在家里追剧玩狗,日子过得悠闲又舒适。
      
      沈青禾拉开茶几下的抽屉,拿出一瓶身体乳,挤出一大坨,用手心捧着,从小腿开始,慢慢搓揉。
      
      沈青禾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双腿,白皙匀称,线条流畅。
      
      “你想吃什么,哎对了,我妈又弄了两大罐樱桃酱,拿回来你吃了吧,不然放家里浪费。”田小蕾咕哝道:“一弄就是十来年,我和我爸早就吃够了,全家就你还对它不离不弃。”
      
      “好啊。”沈青禾欣然答应。
      
      田阿姨做的樱桃酱最合沈青禾的口味,十几年都吃不腻。
      
      沈青禾打开手机日历,新建日程计划,提醒自己明天下班去商场给田阿姨挑份礼物,不能白吃人家的樱桃酱。
      
      今天七月十五号。
      
      明天七月十六号。
      
      田小蕾还在感慨时间飞逝,转眼半个月过去了。
      
      沈青禾却猛地想起什么,抽出张纸巾擦干净手,趿拉着拖鞋跑回卧室。
      
      十五号,今天吃多撑了,差点忘了个重要的约定。
      
      狗子傻乎乎跟了上去,沈青禾却反手“砰”一下关上门。
      
      田小蕾扑哧笑出声。
      
      傻狗吃了个闭门羹,委屈的扯嗓子嚎了两声,又被田小蕾训斥,不许叫。
      
      在欢声笑语的背景音里,沈青禾打开电脑,登陆邮箱。
      
      私人邮箱中安安静静躺着一封未读邮件。
      
      邮件内容只有短短两行字。
      
      “最近杂事多,没有远行的机会,上月走了趟敦煌鸣沙山,没几张拿得出手的照片,凑合用。——野望”
      
      附件是一组照片。
      
      点击打开。
      
      照片横铺在屏幕上,高饱和度的黄沙冲击着视觉,一辆破旧的越野车,一只瘦骨嶙峋的骆驼好奇的往里张望,试图将脑袋塞进车窗里。
      
      沈青禾对着屏幕笑了。
      
      野望,曾经揣走无数国家级摄影大赛奖杯的青年摄影师。
      
      沈青禾刚入职雅西地理时,为了在杂志社站稳脚跟,厚着脸皮给野望写信,邀请他的作品入驻。
      
      十几封信石沉大海,沈青禾差不多也该放弃了,最后随便拍了几张自家狗子的沙雕照片和视频发送过去。
      
      野望终于在当月十五号回信一组作品,无偿。
      
      并且附送了一行小字:狗很可爱。
      
      沈青禾可谓相当上道。
      
      投其所好,此后傻狗的小视频和照片就像不要钱似的流进野望的邮箱中。
      
      礼尚往来,野望的作品也将于每月十五号准时投进沈青禾的私人邮箱。
      
      著名的摄影大师多半是位云养狗选手。
      
      沈青禾仿佛窥见了什么秘密,暗中与之默契地达成某项不可告人的交易。
      
      沈青禾掏出笔记本,珍而重之的记录下野望的足迹——敦煌,鸣沙山。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等到合适的时机,沈青禾也想去亲眼看看。
      
      上床滚了两圈,沈青禾翻了个身,星光从天窗泻进来,沈青禾目光落在床头柜上。
      
      那里支起一个架子,放置着一顶圆圆的红头盔。
      
      在空置的老房子里落灰五年,沈青禾回家收拾屋子时,用水将它洗干净,没想到它光泽柔润,依旧崭新。
      
      躺了一会儿,不困,微信正好振了一下,收到一条好友申请,备注——雅西风尚副主编周钧。
      
      雅西风尚?
      
      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
      
      沈青禾满怀疑惑地通过他的好友申请。
      
      双方自动打招呼,沈青禾想询问对方什么事,刚敲了几个音节,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来电显示陌生号码,雅西本地。
      
      沈青禾接通,那头传来一个很悦耳的年轻男人的声音:“你好,是阿稞女士吧,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我是雅西风尚的主编周钧……”
      
      听到阿稞这个名字,沈青禾恍惚了片刻,思维也出现了短暂的断层:“呃,我曾经用过这个名字……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阿稞”是她的微博昵称。
      
      沈青禾平常喜欢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写真,微博没有刻意经营过,但无意间发展了十几万粉丝。
      
      去年,沈青禾有点闲暇时间,在唐元珊的介绍下,为一本青春畅销出版物拍摄封面和插画。
      
      沈青禾便以阿稞的名字参与拍摄。
      
      周钧:“是这样的,我偶然在微博上浏览到了你的写真,我个人非常欣赏你的气质,想邀请你拍摄我们下期的内页……听说,你是雅西人?”
      
      沈青禾写真的取景地多在雅西。
      
      难怪对方会找到她。
      
      沈青禾说:“是的,我现在人在雅西。”
      
      周钧语气轻松:“那可太巧了,我看了你的所有照片,我觉得你的气质非常适合我们下期的主题……”
      
      半夜十一点,对方甚至还在加班。
      
      雅西风尚家大业大,一向喜欢邀请大牌明星,在业内人眼里,多少沾点势力眼,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礼贤下士,把主意打到一个素人身上。
      
      沈青禾从床上盘腿坐起来,圈内来来回回就那么点事,脑袋瓜稍稍一转,就琢磨明白其中的猫腻。
      
      雅西风尚再有钱,也不可能每个月都请得起大牌。雅西风尚这几个月的销量已有明显下滑,雪上加霜的是,他们杂志社本月还闹了场公关危机,就发生在四天前。
      
      雅西风尚本期刊登了某位污点艺人的独家访谈,作者阴阳怪气有替人洗白的嫌疑,遭到了全网抵制。
      
      网友们纷纷嚷嚷着不买!绝对不买!
      
      闹得声势浩大。
      
      想都不用想,下期销量定然难看。
      
      时尚圈与娱乐圈搅和到一起,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能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两相比较,还是她们地理杂志好,和平安稳,岁月静好。
      
      沈青禾靠在床头,顺手拿起一面妆镜,照了照脸,对那头的周钧说:“周副主编您想谈合作是吗?我想先问下报酬。”
      
      对方沉默了一瞬。
      
      沈青禾从这沉默中品出了吝啬的意思。
      
      周钧斟酌着开口:“我想你可能不太了解,我先向您介绍一下,我们雅西风尚创刊于1990年,一直走在时尚的前沿,引领时尚潮流体现时尚的权威,丰富了全国乃至全球的女性生活,全国畅销排名前三,阅读率高居榜首,我们对美学的研究……”
      
      吧啦吧啦吧啦。
      
      言外之意,能上我们杂志是你的荣幸,别心里没点数还想要报酬。
      
      周钧标准的播音腔,沈青禾觉得他放了个悦耳的屁。
      
      唐元珊请她拍每季的新衣,酬劳能给到十万,去年,沈青禾给那出版刊物走友情价,还拿到了两万的辛苦费。她的粉丝和流量就是她坐地起价的底气。
      
      雅西风尚店大欺客,居然想空手套白狼。在沈青禾的认知里,不赚钱就等于倒贴钱。
      
      已经很忙很累了,沈青禾轻咳一声。
      
      周钧稍有停顿。
      
      沈青禾立马插话进去,报价:“两万。”
      
      周钧:“什么?”
      
      沈青禾微笑着说:“两万,周副主编,您那边如果能接受这个价格,我们可以抽时间面谈。”
      
      ……
      
      沈青禾知道对方正在凌乱,于是继续道:“我的报价绝对合理,保证让您物超所值,考虑一下?”
      
      周钧既想要控制预算,又不想让本期的制作显得太Low。
      
      沈青禾理解他的想法。
      
      说实话,这个价位,真的很难找到性价比更高的了。
      
      沈青禾给对方流出足够的考虑时间,礼貌的道了声晚安,并真诚的建议对方注意身体早点休息,然后挂断电话,拉开卧室门。
      
      田小蕾正在刷牙,电动牙刷震出一嘴泡沫。
      
      沈青禾直截了当问:“周钧你认识吗?”
      
      田小蕾叼着牙刷含糊不清:“喔,我的男神之一。”
      
      沈青禾:“你的男神是看脸吧!”
      
      田小蕾:“当然,赏心悦目啊。”
      
      沈青禾忍住没吐槽,说:“他想让我给你们下期杂志拍内页。”
      
      田小蕾一口泡沫差点吞下去:“他给你开多少钱?”
      
      沈青禾歪了歪头,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没说话。
      
      田小蕾漱口完毕,道:“说实话,我们周副主编那人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抠门。”
      
      话音刚落,田小蕾放在桌上的手机接二连三的振了起来。
      
      划开一看,田小蕾的工作群里深更半夜炸开了。
      
      周钧自己不睡觉也不让别人睡。
      
      “我刚联系过阿稞了。”
      
      “MD开口就跟我要两万,以为自己是谁啊。”
      
      “脸都不敢露,真拿自己当盘菜了。”
      
      “合作方随便推个小模特来都比她上道。”
      
      主编说什么都是对的,主编放个屁都是香的。周钧这番话炸出了不少夜猫子,你一言我一语的附和起来。
      
      田小蕾把手机往沈青禾面前送了送。
      
      沈青禾看清聊天记录,挑起眉毛,瞪圆了眼睛。
      
      “没想到你们周主编在日常工作中还挺放飞自我啊。”
      
      平心而论,给钱只要别太过分,沈青禾内心其实挺想接这活的。
      
      她喜欢拍照,喜欢换上各式各样的衣服,在任何热闹的或荒芜的景致中拍摄写真。喜欢结交摄影师,田小蕾的摄影技术不赖,还有传说中的神秘摄影师野望,沈青禾做梦都想见一见他。
      
      但是,工作是工作,爱好是爱好,倒贴钱是不可能的。
      
      田小蕾一抹嘴:“看我的。”然后当着沈青禾的面开始噼里啪啦打字——“喔,周主编您说的是摄影博主阿稞吧,下期您想找她合作吗?哎呀巧了,我一朋友曾经拍过她,我这正好有几张她的货。”
      
      经过沈青禾的同意,田小蕾在图库中筛选出几张沈青禾的写真照投进群里。
      
      群里安静了片刻。
      
      田小蕾扔完照片就遁了,暗搓搓窥屏。
      
      内行人好赖总是能分清楚的。
      
      有理智的同事尝试着挽回说辞:“嗯……如果是这个质量的话,两万其实不算亏……大家觉得呢?”
      
      周钧:“……”
      
      接着又有人发言:“我们本期经费预算有限,但也绝对不能做的太Low,不然面子往哪放。我的意思是,宁可请个靠谱素人,也好过去那些十八线的小Low鸡,拉低我们的逼格。”
      
      “是啊是啊,万一请的小明星私下里作风不好,再让媒体爆出来,我们岂不是又翻车喽。”
      
      “阴沟里翻船,一翻再翻,哎呦!”
      
      “小破社怕不是要破产了喂!”
      
      周钧:“……闭嘴吧你们!”
      
      他们七嘴八舌,没个正经,很久之后,终于有人出来一锤定音——“可以,明天请她来。”
      
      沈青禾看到了那人的名字。
      
      “贺航?”
      
      “是哦。”田小蕾捧心一脸花痴相:“我的男神之二,超超超超帅超有魅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