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又是一年盛夏。
      
      沈青禾望着刚发到手的四位数工资,算了算下个月要添置的东西,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房租水电费扣掉一半,日常吃喝玩乐的开销,网购买买买的消费……
      
      尤其重要的一点是,下个月的健身私教课!
      
      健身教练就是个吃钱的怪物!
      
      沈青禾对自己的身材管理那是下了血本,毫不吝啬。
      
      每算一笔账,沈青禾的脸就黯淡一份,靠在办公桌前,没骨头似的,托着下巴,生无可恋。
      
      路过的同事萧曼笑着拍拍她的脑袋:“沈,怎么啦?”
      
      沈青禾毫无灵魂地回答:“ 没什么,月薪百万,不知咋花啊……”
      
      萧曼“呸”了她一下,一边泡咖啡一边说:“醒醒,别做梦了,马上要下班了。”
      
      沈青禾看一眼墙上的挂钟,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收拾东西。见萧曼端着咖啡在自己的工位前坐下。
      
      沈青禾问:“曼姐,今天加班?”
      
      萧曼说:“对,策划案有问题,主编打回来让重做。”
      
      沈青禾:“您辛苦。”
      
      萧曼笑得温柔得体:“应该的,等我忙完,下周就该轮到你了。”
      
      沈青禾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雅西市,在全国知名的《雅西地理旅行者》杂志社工作。作为最普通的小编辑,接收来自世界各地的投稿,负责筛选其中的优秀摄影作品,并为之配上合适的文字,打造图文并茂的视觉盛宴。
      
      日子安稳,工作体面。
      
      偶尔加加班,周末双休大概率还是能保住的。
      
      一个女人,如果消费欲望不是很强,本杂志社的待遇足够她衣食无忧。手捧稳定的饭碗,慢慢熬年龄和资历,是大多数职场女性梦寐以求的生活状态了。
      
      沈青禾挎上小包包,手里提溜着车钥匙,脚下踩着黑色的猫跟鞋,哒哒哒的下楼去了。
      
      萧曼望着她潇洒飘逸的背影,手里的笔滴溜溜转了一圈,落在面前的A4纸上。
      
      萧曼带的实习生拖过一把椅子,笑着说:“青禾姐姐的生活真精致,今天穿的裙子好像是Prada?”
      
      萧曼:“昨天还是Fendi呢。”
      
      一两件Prada或者Fendi并不稀奇,身为都市白领,心一狠咬咬牙,谁都负担的起。然而,一天一件,一个多礼拜不带重样,这就比较令人惊叹了。
      
      沈青禾的消费能力仿佛与同阶层格格不入。
      
      实习生合理怀疑沈青禾家里有矿。
      
      萧曼:“何止是裙子,你看看人家的鞋,包,还有那车……人家和我们可不一样,吃着死工资过日子。”
      
      萧曼家里有个上小学的孩子,各种兴趣班的报名费和学费已经令她不堪重负了。萧曼忍不住感慨“还是单身好啊,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实习生很容易听出老师的喜好,于是笑着应和:“是啊,青禾姐应该更适合去隔壁的《雅西时尚》,怎么跑到我们这边来了。”
      
      萧曼笑了笑,没再说话,带上眼镜,神情严肃专注于电脑屏幕。
      
      雅西这个城市山好水好,钟灵毓秀,经济虽高攀不上一线城市,近几年也渐渐接入高速发展的轨道。
      
      雅西盘踞着全国最知名的两大杂志社,一个摄影圈,一个时尚圈,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平时没什么交集,但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每季度末都要在销量排行榜上遥相呼应。
      
      沈青禾摔上车门,兜里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来电显示“唐总(金主)”。
      
      金主来电,岂敢怠慢。
      
      沈青禾清了清嗓子,接通:“喂,唐总。”
      
      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直接开门见山:“青禾,这几天有时间?我们家秋季新款准备上市,你得空来试试衣服,定个时间,我们把宣传片拍了。”
      
      钱来了!
      
      沈青禾听那边的背景音比较嘈杂,说:“您现在在厂子里?我现在就有空,马上过去。”
      
      唐元珊立刻说:“好,那你过来,我们今晚加加班。”
      
      沈青禾家境普普通通,三代平民,只是不甘平庸,额外开展了几项副业罢了。
      
      这年头,不发展点副业,谁好意思出门见人。沈青禾的副业之一就是模特,近年新兴品牌麦穗是合作甲方,每季新款上市,沈青禾要给他们拍宣传照、MV。
      
      刚七月初,蝉鸣正猖狂,秋装就已经预备起来了,其实他们的时间并不充裕,一系列宣传工作耗时耗力,能否按时上市还是未知数。
      
      沈青禾到了麦穗的厂子里,二话不说就开始试衣服。厂商提供给沈青禾的衣服与其他流水线作业不同,都是按照她的尺码单独定制。沈青禾今天主要是来试衣服合不合身,裁缝和设计师就在一旁等着,哪里袖子略短了,哪里腰需要改一下,事无巨细全部记录下来。
      
      二十来套衣服,折腾完已经天黑了。
      
      唐元珊,三十七岁,麦穗原创设计公司的老板。唐总从早忙到晚,脸上妆容已经有些黯淡,一双眼睛遍布血丝却仍然神采奕奕:“约个时间,先把这部分拍完,周经理,你那边改衣服需要多久。”
      
      “最快一个星期。”
      
      唐元珊望向沈青禾:“你的时间能配合吗?”
      
      沈青禾心里算了笔账,下周杂志社要忙上一段时间,但也不会太久,加班加点,昼夜赶工,最多四五天,从这个周末开始值班,下周末调休可以挤出四天假期,于是答道:“没问题。”
      
      唐元珊一锤定音:“好,到时候电话联系,走吧,今晚一起吃个饭。青禾,从现在起到拍摄结束,你给我保持现在的身材,不许胖也不许瘦,听见了吗?”
      
      沈青禾说:“行——”最后尾音拉的长长的,听着有点无奈的意思。沈青禾早就换掉了身上那件娇贵的裙子,连带鞋子一起打包扔进了后备箱,从厂子里随便找了件体恤套在身上,下身短裤,人字拖,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她蹲在塑料矮凳上翻手机,琢磨晚上去哪吃。
      
      “撸串吧,顺便要两斤麻小,我好久没开荤了。”沈青禾说。
      
      唐元珊此时也换掉身上的通勤装,打扮成休闲的风格,上来一指头戳在沈青禾头上:“想都别想。”
      
      沈青禾笑:“唐总,咱俩合作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给你整过幺蛾子,尽管放心,长多少斤甩多少斤,胖一两我就算给您打白工,好啦,今晚我请客,欸?干嘛呀……”
      
      “打白工是吧,行!称呢?站稳!?”唐元珊拖着沈青禾上称,指着电子数字:“49.7,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大伙都听见啊。”
      
      沈青禾一米七五的个子,体重能维持不过百,非常令人惊叹。
      
      一把岁数,还越活越较真。沈青禾在心里腹诽。
      
      在场的工作人员,包括几个项目经理都笑眯眯没当真。
      
      麦穗发展到今天已经初具规模,线下实体店近二百家,分布在全国各个省市,网购平台的年销量成倍增长。
      
      谁能想到,五年前,麦穗还只是个龟缩在北京某大学城的商圈角落里苟且求生的小门店。
      
      沈青禾和唐元珊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合作,相识于微末,沈青禾在麦穗的资历比他们这些总儿都要老。
      
      沈青禾在北京读书时,拍摄地点在北京总部进行。沈青禾回雅西老家,拍摄地点紧跟着挪到雅西货仓。
      
      唐总看重沈青禾。
      
      大家看在唐总的面子上,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
      
      哪怕沈青禾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业余小模特。
      
      烧烤摊就在货仓附近,几步路的距离。二人随便要了点烤串,两斤麻辣小龙虾,露天坐着,唐元珊又多点了两个炒菜,问道:“啤酒要不要。”
      
      沈青禾忙拒绝:“啤酒就算了,还开车呢。”
      
      唐元珊目光往边上一扫,一辆路虎停在不远处与这里的街景格格不入。唐元珊打趣:“哟,我们守财奴舍得花钱买车了啊!”
      
      沈青禾也望着自己的爱车,笑:“我这些年的所有积蓄都压这车上了。”
      
      二人这时才真正寒暄起来。
      
      唐元珊:“你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啧,变化挺大的。”
      
      沈青禾确实和大学时候不同,无论是生活习性还是消费观,沈青禾都刻意将自己改变。
      
      仿佛如此就能和过去划清界限。
      
      这时,新来两个年轻女生在隔壁桌落座。那桌的椅子好像不太稳当,一女生坐上去晃了晃,目光溜了一圈,往这边瞄。
      
      沈青禾她们占了个四人桌,余出两张椅子。唐元珊不拘小节,将椅子往那边一送,说:“拿走吧。”
      
      那女生轻言细语的道谢,搬走了椅子,用纸巾反复擦了几遍,然后双手提着裙摆坐下,半个屁股悬空在椅子外头。
      
      沈青禾歪歪斜斜靠在椅背上,右脚架在左腿上,看戏似的,八风不动。
      
      唐元珊忽然压低声音:“有意思吧。”
      
      沈青禾点点头:“有。”
      
      唐元珊:“有些人盛装出门,只为坐在路边摊的塑料椅子上蹭一身灰……不知道怎么想的。”
      
      沈青禾收回目光,与唐元珊对视一眼,说:“是啊,我们蹭灰之前好歹还晓得换身衣服。”
      
      服务生用不锈钢盘端上两把烤串,两瓶冰可乐。
      
      隔壁女生的嘻嘻哈哈的交谈声传了过来,原来是雅西大学的学生。
      
      唐元珊:“我第一次见你,你和那俩小姑娘差不多大……”
      
      沈青禾弹开可乐瓶盖,灌了一口,心想:又来了……
      
      唐元珊如今事业有成,年纪渐长,有事没事总爱回忆当初创业时的峥嵘岁月。多少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都要被刨出来鞭尸。
      
      可沈青禾不想听。
      
      一点也不想去回忆。
      
      唐元珊:“你在超市卖榴莲,嘴里喊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大家都来尝一尝!”
      
      沈青禾:“……”
      
      唐元珊说到这,笑出了声,继续回忆:“你的老板嫌你叫卖声小,隔着柜台喷的你狗血淋头,哦,你那老板还是个吝啬鬼,榴莲那么贵的东西,怎么舍得让人随便尝,恰好我路过,你红着眼圈逮住我,问我要不要买榴莲。”
      
      沈青禾说:“我当然记得。”
      
      然后,唐元珊自己不知脑补了什么玩意,当场怒砸五百块人民币,买了两个大榴莲。
      
      沈青禾木着脸听。
      
      唐元珊一拍手:“哎,当时我就想撬墙角!”
      
      沈青禾回忆起当时,唐元珊拿着一本过期的时尚杂志,追在她屁股后面怂恿她当平面模特,像个搞传销的。
      
      后来沈青禾之所以屈服,是因为唐元珊开出了超高的酬劳。
      
      拍两天照片的报酬约等于卖七天榴莲,于是沈青禾毫不犹豫的跳槽。
      
      沈青禾干一行爱一行,兢兢业业替唐元姗干活,尽心尽力替麦穗宣传。
      
      当学校大型晚会或者典礼举行时,沈青禾穿着麦穗的衣服去舞台上露个相,晚会结束,便有不少人围在后台,问她穿的谁家衣服,涂的哪个口红色号。
      
      也许沈青禾的安利带来的收益只是杯水车薪,但唐元姗领这个情。
      
      “处对象了吗?”唐元珊问。
      
      “没有。”沈青禾说,“我太忙了。”
      
      “我相中一个小男孩,25岁,研究生毕业,在我们公司工作,搞财会的,做事挺缜密,人长的也俊俏。”唐元珊拿出手机:“给你看看照片。”
      
      沈青禾就着她的手机看了一眼,平平淡淡。
      
      唐元珊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没相中,说:“有机会见一面?有没有眼缘还得当面见见才知道。”
      
      沈青禾:“他现在雅西?”
      
      唐元珊心道有戏,平静的说:“下次来我带上他。”
      
      沈青禾沉默等于同意,见就见吧,见一面又不吃亏。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基友的文《鸵鸟鸵鸟你别跑》,医疗小甜文,纯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