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五年前,沈青禾高中毕业。
      
      高考结束的第二天,正好是她的十八岁生日。
      
      盛夏午后,阳光毒辣,酷热的暑气在大街小巷中肆无忌惮地流窜,新修的柏油路面黝黑滚烫,就像被烧热的铁板,城市洒水车轰鸣着驶过,留下的水汽几乎瞬间蒸发。
      
      市中心商业街的一家奶茶店里,沈青禾刚做完一笔大订单,浑身是汗,白色的T恤湿成半透明,隐隐透出里面浅色的内衣轮廓。
      
      她再三核对订单,确认没问题后,终于长舒了口气,打开微信开始给好友发语音:
      
      ——“我真是受够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今年夏天格外热,早知道当初老板娘要调我到有空调沙发的分店的时候我就不该拒绝,不过是少拿几百块钱而已……”
      
      她单手撑着下巴,半个身子靠在柜台上,语调轻轻的,不疾不徐犹如春风过耳,连抱怨都是一副温文柔和的气质。
      
      微信里传出朋友的哈哈大笑:“你那居然没有空调?太倒霉了吧!”
      
      沈青禾一囧:“你干嘛呢?”
      
      对方说:“嗷,我正在咖啡厅里吹着空调喝热水呢!”并附送了一张自拍照,一个长相很清爽的女生,鹅蛋脸,高马尾,正穿着咖啡厅服务生的制服,端坐在柜台后面,手捧粉红色保温杯。
      
      沈青禾笑容逐渐消失:“……再见!”
      
      对方又笑:“哎,别气别气,你今晚下班后去我家吧,我妈炖了牛肉小馄饨,喊你去吃。”
      
      沈清禾也不是真生气,说:“好。”
      
      对方说:“那下班后我去接你,路上顺便买点樱桃,回家让我妈做成果酱……”
      
      正是樱桃刚上市的季节,新鲜的樱桃去核切成小块,用绵白糖煮烂,调制成果酱,酸酸甜甜,沈青禾非常喜欢。
      
      炎炎烈日之下,寂静空旷的街道上,忽然传来引擎的声音,轰天彻地,一辆机车摩托忽然从街角处拐出来,由远及近。沈青禾探头看了两眼,便掐断了语音:“好像我的小黄人来了,回聊。”
      
      刚放下手机,骚红的机车就已经停在了店前。
      
      沈青禾看了两眼,心道:“这么拉轰,不是小黄人外卖公司给配的车吧。”
      
      小黄人个高腿长,两步冲上台阶,朗声喊道:“3706号单。”
      
      他身穿黄色工作T恤,外头罩了件薄薄的防晒衣,黑色运动裤休闲鞋,头戴外卖员专用黄头盔。他身材很好,黄金比例赏心悦目,腰背笔直挺拔,即使隔着衣服,仍能看出肌肉线条的流畅。
      
      沈青禾忍不住想看他的脸。
      
      可惜他眼睛以下被口罩蒙得严严实实,连根汗毛都不露。
      
      沈青禾指了指柜台上码的整整齐齐的四十杯冰饮。
      
      小黄人顿时惊呆:“这都是我的!?”
      
      沈青禾点点头,主动与他搭话:“你不热?”
      
      “热。”
      
      “那还捂这么严实?”
      
      “怕晒。”
      
      小黄人把奶茶装箱,一抬头冲她弯了弯眼睛,似乎是个礼貌性的笑:“哎,小妹妹,有冰块吗?”
      
      那双眼睛,不知该怎么形容,水光潋潋,黑白分明,清澈的过分。
      
      当五官的其他部分被遮住,眼睛带给人的感观将会无限放大。
      
      沈青禾脸上莫名发烫:“当然。”
      
      小黄人掏出他的塑料水壶,毫不客气地递过来:“麻烦了,给我加几块冰好吗?”
      
      他的壶里水剩不多,沈青禾二话没说,一铲子冰块给他填满了,大方至极。
      
      “太客气了……”
      
      沈青禾没说话,目光落在他的手腕上——某个知名奢侈品牌的钻表,全球限量款,目测价格是她高中三年总开销的十几倍。
      
      小黄人骑上电摩托,顶着烈日走了。
      
      沈青禾叼了片柠檬,用毛巾擦了擦柜台上的水渍,心想:这是谁家的小少爷出来体验生活的吧。
      
      那天以后,每个工作日的午后,那位身价不菲的小黄人都会从她的店前经过,停下车来向她讨冰块。
      
      那只看似廉价的塑料水壶里,每天都转满了免费的冰块和水,偶尔运气好,赶上沈青禾心情不错的时候,里面还会多加几片鲜柠檬或金橘。
      
      来而不往非礼也,小黄人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经常会给沈青禾带些小礼物。
      
      譬如巧克力、糖果。
      
      但这些东西本就不耐高温,又被捂在小黄人的口袋里奔波了半天之久,最后到达沈青禾手里的时候,往往都融化透了,又粘又软,一捏就变型。
      
      吃,下不去嘴,
      
      扔呢?
      
      沈青禾终究没舍得扔,她将融化的糖果扔进冰库里,二次凝固成了奇形怪状的形状,剥开舔一舔,甜得发腻,梗在嗓子眼里。
      
      逼仄的奶茶店里依然没有空调,但沈青禾再也没有抱怨过。
      
      一个习惯的养成需要21天,沈青禾在今天的日历上画了个圈。
      
      与小黄人相遇的第42天,生活中隐隐多了点期待。
      
      沈青禾性格安静,甚至有点自闭,社交圈子有限,曾经的同学毕业之后就没了联系,能一起聊天作伴的人寥寥无几。奶茶店的方寸之地一坐就是一整天,望着时而安静时而繁华的马路,沈青禾闲暇之余,脑袋里总是空落落的。
      
      六月天,孩子脸,说变就变。
      
      上午还艳阳高照,午饭后,顷刻间,瓢泼大雨倾泻而下,没有一点点预兆。
      
      大雨冲刷了夏日的暑气,沈青禾浑身上下凉爽许多。夏天的雨来势虽急,却持续不了多久,沈青禾没当回事。
      
      可生活处处有惊喜,今天就是个意外。
      
      雨持续到晚上,丝毫没有消停的趋势。
      
      晚八点,天已然全黑,奶茶店打烊。门外雨幕切碎了昏黄的路灯,迷迷蒙蒙。路面积水没过脚踝,沈青禾换上拖鞋,准备滴个车回家。
      
      刚锁上店门,熟悉机车的引擎车响起在耳边。
      
      沈青禾站在台阶上,循着声音,回身去看。
      
      那小黄人也没带雨具,冒雨冲了过来,停在台阶下,长腿支在地上,吼道:“你也才下班?”
      
      不等沈青禾回答,他掀开头盔,又说:“上来,我捎你一程。”
      
      小黄人没有穿工作服,也没有带口罩。
      
      果然很年轻的一张脸,只是有点狼狈。
      
      当然,沈青禾也好不到哪去,头发湿漉漉贴在脸上,大雨迷的人睁不开眼。
      
      这时,一辆白色的小轿车缓缓停在街边。
      
      沈青禾的网约车到了。
      
      司机师傅摇下车窗,冲她挥手,大喊着她的手机号码后四位。
      
      沈青禾当机立断,冲司机师傅举了个躬,手机按下取消订单。
      
      准备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雨中行。
      
      小黄人抬手把自己的头盔扣在沈青禾头上。“上来!”
      
      卸除了外卖保温箱,后座宽敞又舒适。
      
      沈青禾贴在他耳边,大声报了个地址,约莫二十分钟的路程。沈青禾一双手有些局促,不知该往哪里放。
      
      还是小黄人吼了句:“抱紧!”
      
      沈青禾才试探着,将双手环上他的腰。
      
      两具身体贴在一起,温度不足以抵消冷雨的凉意,沈青禾还是觉得冷。
      
      尤其是机车风驰电掣的速度,沈青禾一颗心吊在嗓子眼,只觉得惊心动魄。
      
      这可是她平生第一次坐机车。
      
      小黄人送她到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
      
      沈青禾从车上跳下来,大声喊谢谢。
      
      小黄人摆摆手,什么也没说,掉头一骑绝尘。
      
      沈青禾在楼下愣愣的站了一会儿,感觉脑袋上沉甸甸,抬手一摸。
      
      那颗圆圆的头盔还顶在脑袋上。
      
      她忘了。
      
      他也忘了。
      
      沈青禾淋过雨,第二天病了。高烧不退,上吐下泻,强撑着到社区医院,诊断为胃肠型感冒,老板娘批准她休息。
      
      打了两天点滴,身体终于好转。
      
      第三天,沈青禾便拎着头盔去上班。这一整天,小黄人都没有来。
      
      第四天,
      
      第五天,
      
      一天又一天,时间飞快的滑到月末。
      
      沈青禾始终没有再见到那小黄人。
      
      萍水相逢,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的陌生人。
      
      头盔怕是还不回去了。
      
      临近开学,高校录取通知书正式邮寄到家里。
      
      沈青禾辞去兼职,找老板娘结算工资,抬头看了看奶茶店的门头招牌。
      
      离开这里,真是后会无期了。
      
      那个雨天里,小黄人终于摘下口罩和帽子,沈青禾轻鸿一瞥,却没记住他的样子。
      
      只记得他非常非常的白,非常非常的俊秀。
      
      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双眼睛。
      
      以后不会再遇见了。
      
      即使遇见,也未必能认得出对方。
      
      两个多月的漫长暑期,沈青禾就这么坐在奶茶店里,嚼着柠檬和冰块度过了整个盛夏。
      
      九月初,大学开学。
      
      沈青禾背上行李只身来到北京。
      
      那只头盔锁在没人住的老房子里落灰。
      
      那位萍水相逢的、连名字都没留下的、却深深的牵动了她懵懂的心的小哥哥,就这么被她温柔地抹杀在回忆里。
      
      再见。

  •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自己的新文《猫绅士》,娱乐圈姐弟恋,小甜文,不甜不要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