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不要乱吃东西(17) ...

  •   格拉西亚心情好的时候,会很主动替契约者排忧解难,他决定拿着白夙的手机,去附近将变异者幼体搜刮一空。
      
      这主线任务完成第一次才给100分,后续刷分不可能超过100,按着前人经验,一次给10分就不错了。
      
      刷它一百次,也才1000分而已。
      
      用这点进度来哄契约者高兴,对于恶魔来说,是很划算的买卖。
      
      白夙如今又累又饿,立刻接纳了这一建议,只是在将手机交给格亚之前,特意看了一眼地图,数了下残存的光点。
      
      除了堆叠在一起数不出具体数量的幼体之外,散落的光点也就几十个了。
      
      “不用全扫荡光,搜罗几十个就先回来找我。”
      
      她也不是什么大恶人,得给其他旅行者留点儿活路,不能自己一人把这些幸存者都丢给鬼魂嘎嘣脆了,否则她刷完分拍拍屁股走了,剩下的旅行者连个任务目标都搞不到,怎么活?
      
      大可不必为了这么点不够塞牙缝的积分断人生路。
      
      格拉西亚心内不以为然。
      
      白夙留手,却不代表其他旅行者也会留手。
      
      但她主动缩减一局游戏能刷到的分数,格亚自是欣然接受。
      
      就此兵分两路,白夙去休息,顺便研究一下返程出口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会弄脏手的重复性劳动则由格亚代劳。
      
      格亚离开时隐遁了身形,风过无痕,只轻吹动了白夙的裙摆。
      
      这座城市里干净的地方不多,先前只有人工湖里盘踞着一个幸存者的小公园算一个,白夙在公园里找了个长椅坐下,开始用穷举法记录她能想到的,所有跟出口相关的词汇。
      
      等格亚回来,就将这些词挨个输到app里,兴许哪个就歪打正着,指引向出口了。
      
      然而思考并不顺利。
      
      进入游戏不知多久,始终食水未进,一直在奔走,哪怕身为真正意义上的半仙,白夙也开始精神涣散了,她开始对着地上柳枝的影子发呆。
      
      昼夜不再轮转,温度不高不低,而除了那些变异因子之外,见不到什么动物,植物也多半死透,极顽强的也只剩最后一丝绿意。
      
      这棵柳树就是如此,整棵树都干枯了,只有手臂那么粗的一把枝子,上头还挂着新绿色的叶子,在白夙头顶随风飘摇。
      
      这是个连所有的物种一同碾碎的末日,寂静沁入毛孔,令人窒息。
      
      但白夙指觉着困倦。
      
      寂静什么的,她太习惯了。
      
      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下一秒,被泪水略微模糊的视线内,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影子,那影子笼罩下来,将白夙整个人都包裹在内。
      
      几乎是同时,白夙就如同离弦的箭一样冲了出去,迅速的远离了黑影的范围,随后一个漂移回身,盯着背后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个已经健壮的不太像人的人形。
      
      “简硕?”
      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白夙不得不自夸一句目光如炬。
      
      毕竟那张脸十分扭曲,不管是脸颊还是太阳穴的肌肉,都鼓胀出来,一个个瘤子似的,把血管顶的几乎紧贴在被拉扯到极致的皮肤上,每一次脉搏都清晰可见。
      
      “是……是我,太好了,救……救我。”
      简硕的声音嘶哑难听,仿佛喉咙也被他自身的肌肉挤住了一样。
      
      白夙没理他的话,只是看了一眼周围:“顾彩呢?”
      
      不会也是在危难时刻,被这人拉去挡刀了吧?
      
      “别管她,救我,救我……”
      
      简硕的喉咙里只能挤出这几个词,随后整个人就轰隆一声,倒在方才白夙坐过的长凳上,将长凳如同跷跷板似的压起了半边。
      
      空气逐渐安静下来,只有简硕破风向一样逐渐衰弱下去的呼吸声,证明他还算是活着。
      
      不对,如今还活着的,真的还是简硕吗?
      
      变异体不是鬼魂,说白了就是一种怪物,白夙携带的天女羽衣对其没有防御效果,她也就懒得掏出来穿上,只将手提箱放在一边,放轻脚步凑近简硕,用还完好的那只鞋子的鞋尖,踢了踢他的手臂。
      
      硬的跟石头似的,但并没爆体而出什么东西。
      不是陷阱。
      
      看来是误食了变异因子之后,凭借着他的能力,找到了她这个运势最高的人求解救。
      
      要救简硕,就要将他喂给鬼魂,趁着鬼魂将他净化却没来得及玩死他的恰当时机,再将人从鬼魂的领域内捞出来。
      
      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
      
      白夙陷入了纠结。
      
      简硕就不是个好东西,远没有替他劳心劳力的必要。偏偏她还很好奇,简硕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的!
      
      他是老玩家,有经验,跟顾彩两人背了两大包东西,里头是有食水的,明知道幸存者有问题,还去吃喝这地方长出来的那些,碰一下都嫌恶心的玩意儿?
      
      不把他救活,就别想知道他是怎么中招的。
      
      思前想后,白夙还是打算救他。
      
      只是格亚还没回来,白夙很多路都是他带着飞的,如今自己走,没地图就是抓瞎。
      
      唯一能确认找得到的鬼魂,就是先前在电梯间里不断给她放小电影吓人的那位。
      
      挺招人烦,但也没别的选项。
      
      白夙不情不愿的掏出手套带上,拽起简硕的背包袋子就拖。
      
      简硕如今看着足有先前两倍壮,但体重没增加,仍旧是普通成年人该有的体重,白夙这小身板,扛起来是做不到,拖死狗一样倒还算轻松。
      
      至于简硕的脸会被粗糙的地面摩擦掉多少皮肉,就不是白夙所关心的问题了。
      
      来到那座被垃圾桶和改装电梯堵了大部分通道的居民区之后,白夙敲了敲电梯的玻璃墙。
      
      没动静,她又凑近一步,就见昏暗当中,突然冲出一张鬼脸,张开血盆大口,对着白夙的头就咬了下来。
      
      白夙没躲。
      
      这张嘴咬合下来,也仍旧在玻璃墙内侧,仍旧只是作弄人的幻觉。
      
      她又敲了两下墙:“送外卖了,开门。”
      
      片刻之后,鬼脸隐去,单元门方向传来清脆的“咔哒”一声,防盗门锁自己打开了。
      
      将门拉开,里头黑洞洞的一片。
      
      永夜之地的室外还不算特别黑,远处光线折射而来,足够人看得清周围,只有在没门窗的地方,才会陷入彻底的黑暗。
      
      而眼前的楼道里,黑暗却好似有生命一样,主动吞吃着光线,就连楼梯扶手,都只能看到距离门最近的一小截,延伸出一米开外的部分,就完全看不到了。
      
      看起来分外可疑,但简硕如今已经是气若游丝,白夙没犹豫,将人推了进去。
      
      起先还挺艰难,可当简硕的上半身已经没入黑暗之后,就有一股极大的力气,要将他拖进去。
      
      白夙没撒手。
      她又不是真的来送外卖的!
      
      且不说旅行者变异之后再被净化,到底能不能给她计算分数,她可还需要这人给她答疑解惑呢!
      
      赔本的买卖,她才不干!
      
      “你怎么吃都行,但这人的命我要留着!”她一边跟里头的鬼魂拔河一边讲条件。
      
      里头的鬼魂恐怕也没见过这场面,强横的力道竟然停下了。
      
      片刻之后,从黑暗中,逐渐浮现出一张人脸。
      
      那是一张很扭曲的脸,就如同是显影液中上浮的老照片,阴森而诡异。
      
      白夙歪头看了下侧面,发觉这是一张漂浮在半空中的人皮,没有厚度。
      
      然后这张人皮开口了:
      “命令我,你,付得起,代价吗。”
      
      每个词之间都有很长的停顿,阴森森,冷飕飕。
      
      白夙觉着后脖颈一阵发寒,寒意蛇一样顺着血管游走,迅速让她半边身体都动弹不得。
      
      她方才没想着进去,又怕披了羽衣鬼魂就不露面了,所以没穿。
      
      如今就被这鬼魂的能力给影响了?
      本体出不来的鬼魂,能力竟然可以影响到他活动范围之外?!
      
      不好办啊,白夙想。
      
      她方才为了拖简硕,皮箱直接抽出袋子背在身后,现在拿过来打开穿上,少说也要5秒。
      
      5秒时间,对鬼魂来说,够做很多事了。
      
      白夙心内焦急,面上却仍旧镇定,不慌不忙道:“不是命令,谈条件而已,你把他给我净化好,我接下来再抓了别的变异怪物都给你带来,能给你喂得饱饱的。”
      
      原本是打算让格亚把抓回来的变异幼体都从半空丢进巷子鬼的嘴里的,但如果眼前这位,也还行……
      
      “不,谈,条件,你必须,将,供养,带来。”
      
      在白夙身体内游走的蛇,随着这句话找到了方向,顺着血管一路往上,经过颈部的动脉,就要冲进白夙脑子里。
      
      然而就在被控制思想的前一刻,白夙用她硕果仅存,还能动的那只手松开了简硕,自袖中滑落一根闪着银光的细针。
      
      她不假思索,将长针刺向自己的颈动脉。
      
      黑暗里的鬼魂看着这一幕,露出扭曲的笑容。
      
      要么,是她在极端恐惧之下被吓疯了想自杀;
      要么,是她要借疼痛来摆脱鬼魂的控制。
      
      哪种都不会成功,哪种都很有趣……
      
      就在针尖即将刺破皮肤的瞬间,突然有一只透明的手,带着灼热犹如火焰般的温度,将她的动作强行定格。

  • 作者有话要说:  (并没有必要的)英雄救美环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