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不要乱吃东西(16) ...

  •   孟君寻刻意表现出若无其事和爽朗笑容,化解尴尬的潜台词都被白夙给读出来了。
      
      白夙觉着有点心酸的好笑,她太过幸运,所以孟君寻会摔倒,这样就避免撞到她身上。
      
      神眷强运,就是这样一种容易引人误会的“好”东西。
      
      她懒得解释,只是默默的让出一条就算孟君寻闪转腾挪,也不会受她影响的空间,这才转头看向那鲜血淋漓的小巷子。
      
      才过了短短十几秒,巷子里已经改头换面。
      
      不管是墙壁还是地面,都不再只是深深浅浅的血迹,而是逐渐有纹理涌现,沟壑纵横,一条条紧密排列,像极了被剥皮之后的肌肉纹理。
      
      这些纹理不断被无形的力量撕开,昏暗光线下看不到底的裂口深处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孟君寻脊背紧绷,偷看看着白夙。
      他担心这个敏感的小姑娘会被吓到……不,白氏家主大概不会被这种程度的鬼魂吓到,该是担心她被恶心到才是。
      
      在担心之余,他才打量了一眼格拉西亚。
      
      英俊而姿态高雅,犹古希腊雕像一般的男人,只是眸子血红,神态傲慢,身周气息隐秘,哪怕已经展露身形,却叫人感受不到一丝鬼气或妖气。
      
      白夙这是,驱使了一位何方神圣?
      
      白夙没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定睛看着面前逐渐血腥的巷子若有所思。
      
      墙壁的缝隙之中挤出了两颗大眼球,围绕在它们旁边,还有一颗颗单独涌出来的,如果少一些,还能当成泪痣,但整串挤出来,如同打了激素的葡萄。
      
      地面上相对完整一些,没那么密恐,是一张逐渐延伸,嘴唇变了形状的巨口。
      
      往上呢,原本能瞧见暗沉天空的头顶,早就被互相缠绕的黑发所遮蔽。
      
      别的鬼魂是地缚灵,如今的这个则更狠一点,就是这条巷子本身。
      
      白夙抬手。
      
      格拉西亚立刻将装了变异幸存者,的罐子递到白夙手里,还贴心的将盖子打开了。
      
      藤蔓瑟瑟发抖的缩在瓶底。
      
      白夙没半点可怜它,用力一甩,将藤蔓从罐子里甩了出去。半空中,藤蔓徒劳的扭了几扭,最终落入了地上那张巨口之中。
      
      那张嘴原本在蠕动着靠近前方的二人,突然被投喂,反射性的闭上嘴,嚼了嚼,随后,吐垃圾似的吐出一团白花花的东西。
      
      白夙不害怕这鬼魂,但是对接触它的口水十分抗拒,一个矮身,那玩意儿就从她头顶飞过。
      
      原本她是打算让格拉西亚接住的,奈何格拉西亚似乎也很嫌弃,十分默契的也闪开了。
      
      于是那玩意儿直向着孟君寻飞了过去。
      
      孟君寻倒是接了,接到手之后忍不住就爆了粗口:“这什么东西!”
      
      白夙转头,就见孟君寻手里抓着一坨白色的软肉,头大身子小,四肢俱全,下肢扯落着不动,上肢则划水一样不断摆动着,用力舒张着粉嘟嘟的十根手指。
      
      “是个婴儿?”
      刚一出口,就听背后的格拉西亚纠正了一句:“是胎儿。”
      
      也对,如果说那两个巴掌大的东西跟正常婴儿比较,委实太小了点。
      
      那小东西浑身惨白,没有头发和指甲,面目模糊而扭曲,似乎想哭也哭不出,挣扎了几秒钟就断了气。
      
      “脊柱断了。”格拉西亚冷冷的给出结论。
      
      白夙知道格亚方才为什么躲了。
      
      作为喜好杀戮,通晓古今的上位魔神柱,他虽然对于人类加给他的诸多称号不屑一顾,但却认同“嗜血艺术家”这个说法。
      
      杀的基础是生,对于无善恶观念,也没犯下过罪的婴儿,他不愿意简单的杀死,却又懒得动用他脑子里的知识去照顾。
      
      所以会习惯性的避开。
      
      就见孟君寻将那个早产儿小心翼翼放到地上,手指在它不自然扭曲的身体上轻捏,花了点时间,最终得出跟格拉西亚同样的结论:这是个充其量六个月大的胎儿,腰椎断掉,活不成了。
      
      白夙看着那面目模糊的小东西,无心悼念。
      
      她自认跟坏心眼的恶魔毫无共同点,唯有不知道如何应对孩子这一点很相似。
      况且这玩意儿也算不上是个孩子。
      
      于是,白夙默默掏出手机,在看到页面上的字发生了变化:
      
      【主线任务1/1,获得积分100点,旅行者可选择回归,也可能者多劳,继续重复完成主线任务,以获取更多积分。】
      
      与此同时,象征这个胎儿的光点从地图上消失了。
      
      白夙没藏私,将这件事分享给了孟君寻。
      
      孟君寻还是注视着地上那具小小的尸体,神情沉重:“永夜之地的鬼魂们,吞吃的是这些幸存者身上的‘异变’,剩下的渣子它们不稀罕,但也不会对其仁慈。”
      
      巷子鬼在吐出这孩子的时候,如同人吃瓜子吐皮,不会在意这皮有没有碎,甚至是有意的弄断了他的脊椎。
      
      而且肯定还有更恶劣的,比如车站里那位收集头颅的女鬼,就是一盘核桃的。
      
      鬼魂都是在把人当玩物。它们之所以不会对幸存者赶尽杀绝,是因为还等着旅行者们去给它们当捕猎机器,抓变异了的幸存者给它们吃呢。
      
      到此为止,永夜之地的生态链很明晰了。
      
      鬼魂是最上位,它们吃幸存者身上结合的异变因子;
      幸存者没变异的时候,吃地里长出来的异变因子,变异了之后则会去狩猎同类,所以最下位的,就是还有点人样,没被污染同化的,真正的幸存者。
      
      App所指出来的任务目标,从始至终都只包括变异者。
      
      幸存者在干涸炎热的永昼之地无法生存,只能在昼夜夹缝吃变异因子,异化后甚至能够繁衍,可一旦落入鬼魂的领地,就会被吸干“净化”,重新沦落成最低等。
      
      好像战旗类游戏,白夙想。
      而这类游戏,从前她跟格亚在老宅打发时间时玩过,大部分都以她掀桌子收场。
      
      她突然莫名理解了,玄门中人所说的“功德”是怎么一回事。
      
      规则上,将幸存者从怪物变回人就是最大的救赎了,之后他们能不能活下去,根本不重要。
      
      这份功德她愿意领,但对某些人来说,怕不是烫手山芋。
      比如孟君寻。
      在白夙摆弄手机的同时,他用外套将早产儿尸体包了起来,放到墙角的箱子里。
      
      白夙好奇:“你是打算做一个任务,然后就准备回去了?”
      
      孟君寻神情失落的点头:“没错,但白宗主你是要刷分的吧?”
      
      白夙没回答他,反而问了句:“想回去,也不是这么容易的吧?”
      
      他们过来的时候,是乘坐列车,可下车之后,列车并不是开走,而是消失了,直到旅行者们离开车站,都没有再出现的迹象。
      
      白夙觉着,也许孟君寻对此了解的会比她多。
      
      现实中,大部分玄门中人对游戏内的信息,其实藏的挺深的,哪怕有所谓的论坛,也多数是私密房间,白夙之前的知识,是耗费了很多人脉资源才打听到的。
      
      但当时她想当然的,没去打听完成任务之后该怎么回去。
      
      孟君寻说,根据他同门师兄的经验,想回去确实困难,而且每局游戏都不一样,如果思路进了死胡同,或许找出路耗费的时间,会比完成主线任务本身还长。
      
      白夙听到这儿,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
      
      刷分虽好,时间可不等人,她已经饿了两顿饭了。
      
      “那咱们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孟君寻一愣,随后看到了白夙面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他猜不到,这是如释重负的笑。
      
      走过拐角之后,格拉西亚解除了隐遁,跟白夙并肩而行。
      
      白夙莫名觉着他的脚步很轻快:“你好像心情很好?”
      
      “没有,只是想起高兴的事。”比如截断契约者不该出现的一些烂桃花。
      
      白夙不明所以,但也没细问,一只苟了那么久的老恶魔,经历过的开心事儿肯定很多。

  • 作者有话要说:  母胎solo的真相就是这么残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