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不要乱吃东西(18) ...

  •   那只手温度很高,掌心微微粗糙,带着尖锐的褐色长指甲。
      
      尖爪并没有伤到白夙的皮肤,除了最初制止她动作的时候格外凌厉之外,温柔的就如同情人的爱抚。
      
      但尖锐就是尖锐,仍旧在白皙的手腕上,留下刺目的红痕,横跨过血管,随着脉搏起伏。
      
      格拉西亚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一瞬之间,眸中只有这一抹对比强烈的色彩。
      
      而就在白夙的目光撇过去的同时,这只手立刻变回了它平常的样子。
      
      白夙也看到了那几道刺目的红痕,唇角微不可见的抿了起来。
      
      当然,生气并不是因为这几道不疼不痒的痕迹,她的皮肤软而薄,一碰就会留下痕迹,这点红痕比起她洁癖发作忍不住抓自己时,不算什么。
      
      “怎么这么晚才找过来?”
      
      被契约者无理取闹的责怪,格拉西亚只是一摊手,恶人先告状:“因为你宁可伤害自己,也不肯呼唤我。”
      
      白夙轻哼一声,将钢针又收回了袖子里,指了一下简硕。
      “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遵命。”
      
      楼道里的鬼魂始终一声不吭。
      
      它方才试图控制这个柔弱的小姑娘,偷袭也成功了,只是侵入她体内的鬼气,在这个看不透本体的男人到来的瞬间,就消失殆尽。
      
      鬼脸隐没在黑暗之中,片刻后一个恢复人形的简硕被丢了出来。
      “交易,成立。”
      
      欺软怕硬,翻脸比翻书还快。
      
      白夙倒是不在乎鬼魂的态度,能达成目的就行。
      
      “看来‘净化’还真有效,都恢复如初了。”格拉西亚看着晕在地上的简硕,微笑着品评。
      
      其实也不算很好,简硕身上,几乎没一块好皮,如同被人绑在拖车上,在粗糙的地面狠狠摩擦过。
      
      白夙刚想说这鬼怕不是把简硕当抹布拖了楼道,突然回忆起来,好像这么干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那就算了,当无事发生。
      
      格亚回来之后,力气活自然不用白夙自己动手了,简硕被拖到花坛上,扇了两个嘴巴。
      
      他脸上的肌肉抽了抽,骂了一声悠悠转醒。
      
      白夙刚要开口问话,就听身后楼道里的鬼魂又开口了:“履行,交易。”
      
      先前没注意到,但如今,格拉西亚手中的箱子太引鬼主意了。
      
      “乖,等我问完话再给你。”白夙随口应付一句。
      
      转头再看一脸懵逼的简硕,刚要开口,背后声音又来:“履,行,交,易。”
      
      又是一阵阴森森,毒蛇一般要钻入皮肤。
      
      好烦,忍不了了。
      
      “格亚,让它闭嘴。”白夙命令道。
      
      “遵命。”格拉西亚微一颔首,转身走进了黑暗。
      
      刚死里逃生的简硕目瞪口呆。
      
      “你……养着一个是幽灵?还是精灵?恶魔?”
      
      格拉西亚从举止到样貌,都明显不是个传统小鬼。
      简硕是老手了,游戏里见过御鬼的旅行者,被人驱使的小鬼从没有这样的。
      
      他举一反三,联想到了西方的玄学体系。
      从影视作品里了解的那种。
      
      白夙没接他的话头:“现在是我问你,不是你问我。”
      
      简硕当初就知道白夙很强,是个只能套路,但惹不起的人。
      
      如今套路是不成了,只能低声下气的讲了自己的经历。
      
      他确实做了充足准备,食物跟水足够维持一周,根本不需要碰当地那些可疑的地产。
      
      是中了圈套不假,但并不是鬼怪的圈套。
      
      “都怪顾彩那个贱女人!”简硕咬牙切齿,“她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往带来的矿泉水里挤了草叶的汁水给我喝!”
      
      这白夙倒是不奇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狗咬狗也算喜闻乐见。
      
      但说不通。
      
      “只是喝了点汁水,就严重到你那个程度?”
      
      不可能只吃了一点点就会立刻变异,先前她在地下室,还有泥坑里看到的,都是还有人形的原住民。
      
      简硕摇头:“我怎么知道。”
      
      白夙捕捉到他闪烁的目光,心念一动:“所以顾彩为什么这么做?”
      
      简硕面上神情青一阵白一阵,不跟白夙对视:“情侣之间闹矛盾,吵了一架,她这个人很冲动,可能是鬼迷心窍……”
      
      吵架了就闹到要杀人?简硕之前刚救过顾彩的命呢,肯定不是什么小事。
      
      简硕不抬头,脸上缺了半边皮肉,疼的一抽一抽,目光落在白夙的鞋尖上。
      
      “现实里的冲动情杀也不少,你就别问太多了。”
      问了他也不会说的,说了就是死路一条。
      毕竟这个古怪的小姑娘,就是他跟顾彩吵架的直接原因。
      
      明明一开始只是存了笼络和利用的心思,却在第二次见过面之后,就念念不忘,这抹娇小又高傲的身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他可不是什么毛头小伙子了,更没什么□□,对个看上去还是介于少女和女人之间的姑娘,竟然忍不住有了那种心思,如今回想起来,简硕自己都觉着奇怪。
      
      更奇怪的是,他甚至还鬼使神差的直接跟顾彩商量,希望让顾彩跟他演戏,给白夙下套,跟她发生点肉【】体上的关系,这样才能更好的笼络她。
      
      真的是疯了,他想。
      
      倒也不怪顾彩下黑手,比起顾彩,他当时的奇思妙想才更离谱。
      
      简硕认为自己一定是被哪个接触过的鬼魂影响了,但白夙太熟悉他这心虚的神态。
      
      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肯定是她身上的神明眷顾又被动起了效果,让对她有恶意之人运势降到了谷底,所以才会被影响。
      
      这种影响,既包括让人情绪不稳定主动找死,也包括让他沾染的变异因子效果极为猛烈,差点死成另一物种。
      
      这时,白夙听到一阵令人牙酸的声响,就如同有人在她耳畔掰碎了饼干。
      
      似乎是什么东西裂开了。
      
      然后,就见原本有气无力的简硕突然就跳了起来,头也不回的逃跑。
      
      白夙转身,就见背后的那座居民楼,上头出现了无数皲裂,裂缝在扩大,半边楼都摇摇欲坠。
      
      她斟酌了一下,逃大概是逃不掉了,而且凭她的运气,这种情况也没必要逃。
      
      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让自己体面一点。
      
      于是,她将外套脱下来,将头脸盖了个严严实实。
      
      地震一样的巨响扑面而来,轰隆隆,还有大块的砖石落在脚边,不时有几颗小石头落在外套上又弹开。
      
      烟尘一片。
      
      白夙屏住呼吸好一会儿,在尘埃略少之后,抱怨道:“格亚!你拆房子干嘛?”
      
      “可不是我拆的,而是里头的鬼魂,嗯……现在已经没那么大灰尘了,你可以将衣服掀开看看它如今的状态。”
      
      白夙掀起衣服,就看到,原本裂开倒塌的楼房只有半边,而仍旧挺立的另外半边,楼内的一层层地板仍旧在崩裂。
      
      她刚才搞错了一件事。
      
      之所以出现这个事态,不是因为格亚猫故意留手,所以跟里头的鬼魂打的难解难分,而是因为里头的鬼魂长大了!膨胀的将整栋楼都挤碎了半边!
      
      “你是将先前抓的那些变异幸存者,都喂给它了?!”
      
      白夙飞快的扫了一眼手机。
      
      没错,她到底任务进度,已经变成了18/1,积分也变成了270。
      
      这————么大的一张鬼脸,都是格亚一把x一把x喂出来的。
      
      “所以你刚才装逼装的那么行云流水,根本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制造问题的?”
      
      格拉西亚双手一摊:“您刚才的意思,不是让它闭嘴吗?它吃着东西,自然不会出声了。”
      
      恶魔的企业级理解,无可挑剔。
      
      白夙被气笑了,不再理他,转头看向还在继续膨胀,近乎要胀大到顶楼的那张巨脸。
      
      原本跟干瘪气球似的一张脸,跟正常人差不多大小时,还只能说是丑和诡异,放大了数百倍,连上头的毛孔和细碎伤疤都看的一清二楚,就令白夙觉着有点……
      恶心。
      
      还好,这张人皮终于在即将充满整栋楼横断面时停下了生长,飘飘摇摇的开口:“我,还要,更多。”
      
      这一次,它开口时,能让人清晰看到,嘴唇之内什么都没有,吹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阴风,裹挟着细小的尘埃,往白夙的方向涌过来。
      
      如果被击中,就会不由自主的成为它的傀儡,白夙先前就疏于防范,差点着了道。
      
      如今这攻击更强,范围更大,但从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变成了看得见的东西,反而更好躲了。
      
      白夙一个滑步躲到了格拉西亚身后,矮身钻进了他风衣的下摆里。
      
      裹挟着尘埃,会拐弯的风撞在风衣外头,碎成几块灰扑扑的污迹。
      
      白夙掀开披风出来之后,气已经消了。
      
      事实上,格亚的行为没什么大问题,如果他偷偷的将白夙所不知道的某一只鬼魂喂养的格外壮硕,从而引发了她根本不知道的后果,事态只会更麻烦。
      
      “走吧,咱们需要去给其他旅行者提个醒了。”
      
      方才她被偷袭,还以为是自己站的太近,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这鬼魂的地盘。
      如今倒是可以确定了,就算鬼魂自己出不来,但它的能力,完全是可以从领地内延伸出来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明日本文入v,万字更新零点掉落!
    ————
    预收文《穿成傀儡女王之后》求戳专栏求收
    文案:秦羽死于一场意外,重生于异世界
    头戴黄金冠冕,身披天鹅绒长袍,是刚登基,君临王国的女王陛下
    唯一的小问题是,她没有王族血统,名不正言不顺。
    九成的贵族和大臣都知道这一点,心照不宣的要以此利用控制她,她会在三个月内失去权柄,一年内被剥夺出入皇宫的自由,成为任人宰割的金丝雀,在权臣控制着下达的互相矛盾的命令,成为百姓口中荒唐愚蠢,朝令夕改的昏君
    秦羽面无表情:昏君?不如当个暴君!
    多年后,铁骑所到之处万邦俯首,君临天下的女皇俯瞰疆土,冷漠的的眸光落在身边一脸笑意的宫廷魔法师身上
    “我亲爱的墨菲先生,当年你口中那些荒谬的命运轨迹是怎么回事,来解释一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