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7、尾声(一) ...

  •   你没死……真的太好了。
      ==============================================
      
      白起和程七站在恋语市的最高处——恋语电视塔顶端。
      
      这座城市所有的一切都被巨浪摧毁了,只剩下这座电视塔还在孤零零地挺立。
      
      海水在脚下的世界川流而过,席卷着城市的残骸。
      
      程七看着眼前这一切,眼神空洞而迷惘。
      
      白起紧紧地攥着她的手,仿佛只要松开一秒,她便会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此时的她,看起来异常遥远。
      
      一张残破的报纸从不远处漂浮而过,程七怔了两秒,探出半个身子,把报纸从海水中捞起。
      上面是一条黑色加粗的新闻头条——
      《超级巨星周棋洛于B.S.大楼坠楼自杀身亡》
      
      程七死死地盯着这张报纸,嘴唇咬得发白。
      口腔中弥漫开血的腥味。
      她摊开手心,那道金色的六芒星光纹,真的,再也不见了。
      
      那不是她的错觉,是它真的消失了。
      
      啪嗒。
      眼泪掉落在报纸上,晕开一个小小的圆圈。
      前额的发丝垂下,遮住了她的半张脸。
      
      她无声痛哭抽泣,整个肩背都在痛苦地抽动。
      
      “全都是我害的……
      如果没有我,这个世界就不会这样……
      棋洛不会死,恋语市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别哭,小七。”白起伸手将她抱入怀中,她的眼泪濡湿了她的衣襟。
      
      “整座恋语市都毁灭了……
      还有罗嘉他们……
      所有人,是不是都死了?”
      
      她颤抖地从他怀中抬头:“所以到最后,我依然还是救不了任何人,我依然只能躲在别人的背后,是吗……”
      
      “不是这样的,小七。”白起觉得心脏蓦地一揪,痛得连说话都困难,“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
      
      突然,他们头上的天空宛如被摔在地上的玻璃镜子,狠狠地裂开了一道长长的裂痕,从天际的这边,一直到蜿蜒天际的那边,像一道丑陋的伤疤。
      而后开始破裂,剥离,坠落,变成荧光的粉末渐渐飞散。
      
      黑色的天空凋零,外面是金色的阳光,白色的云朵,是纯粹的湛蓝。
      
      程七睁大了眼睛。
      
      淹没了整座城市的海水开始退潮,被连根拔起的残树重新回到土地,被击溃的高楼重新变回完好无损的模样,一切,都还是这座城市最初的样子。
      
      偌大的恋语市空无一人,一切安详而寂静。
      
      白起说不出话来。
      
      为什么幻境现在就解除了?
      这与他们约定好的,足足提前了三天。
      
      他看着程七震惊的脸,突然不忍心再隐瞒她。
      “小七,其实一切都只是我们的计划。”
      
      程七怔怔地看他。
      
      “我带你去个地方。”
      
      推开医院长廊尽头最后一扇病房的门。
      
      李泽言站在病床前,病房里是仪器有序而安静的鸣响。
      
      看见躺在床上的人那一刻,程七用力捂住了嘴巴。
      
      那个金发少年,还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
      
      “棋洛……”她走上前,忽而失笑,他还好好的,四肢健在,没穿没烂,还是以前的模样。
      他还没死。
      他好像只是……睡着了?
      
      “你们聊。”
      说完,李泽言便走了出去,把空间让给了他们。
      
      “棋洛,棋洛?”程七摇了摇他,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他现在是假死状态,是听不见外界呼喊声的。”白起说。
      
      “假死状态?”
      
      白起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温暖的阳光洒满了整间病房,将白色的房间晕染成了温暖的金色。
      阳光底下,他的发丝散发着润泽的光,眼底是好看的琥珀色,恍惚间,他仿佛还是高中时那个十七岁的少年。
      “程渊通过许墨的血液样本,制作了他大量的复制品,一手策划了恋语市三起轰动的毁灭事件,引导了舆论走向。
      两天前,许墨找到我们,给了我们一些资料。
      是关于程渊本人的Evol分析报告。
      程渊原身的Evol是光能控制和意识控制,他的目标是整座恋语市。在世界最暗的时候,是人精神意识防备最弱的时刻,他想利用月全食控制整个恋语市的人,让整座城市为他陪葬。
      他想看我们所有人毁灭。”
      
      程七静静地听着,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凉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起看着她,抿了抿唇,喉咙有些艰涩:
      
      “七年前,你被程渊带走,他以你作为要挟,让许墨给他移植了一种名为‘掠夺’的Evol。
      这种Evol本身无法释放任何能量,他和你身体里的‘复制’Evol有些相似,它只能依靠吸取其他Evolver身上的能量维持,也就是依赖这个Evol,程渊才能活到今天。
      而正因如此,程渊变得越来越贪婪,他培育了一个很大的实验基地,把抓来的人关在里面,通过实验将他们改造,让他们体内植入各种系别的Evol,以作为自己吸取能量的食物。
      为了解救这些被困的人,以及阻止整座恋语市的毁灭,我们一手策划了这件事。
      小七,你昨晚看到的都不是真的,只是许墨创造的幻境,只是为了骗过程渊的眼睛。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更多的时间安排恋语市的市民撤离。”
      
      程七想起许墨离别时那个背影。
      想起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鼻尖一酸。
      
      “可是老爹跟我说,当时周棋洛把我带走了啊……”
      
      “对。”白起看着病床上的周棋洛说,“程渊畏惧你的Evol,所以将它一分为二,植入了其他人的体内。而作为容器的,就是周棋洛。
      程渊虽然无法精准无比地控制你,但是他可以通过封印来控制周棋洛体内的Evol波动,让他失控——而拥有同种本体分离出来的Evol能量的Evolver,彼此都能够产生感应,程渊想利用这点,继而让你失控。”
      
      “所以棋洛现在……”
      
      “七年前周棋洛将你带走后,许墨找到了他,根据那道封印研究出了一种特殊的办法,可以让Evolver短期陷入假死状态,将他的生命体征降到最低,骗过程渊。”
      
      程七怔了怔,又问:“可是棋洛打给我的那通电话……”
      
      白起失笑,从病床前的柜子里翻出一个信封,递给程七:“喏,这是周棋洛交代要给你的,你看看吧。”
      
      那信封是小熊的图案,和周棋洛一样的阳光。
      她拆开,信纸上是他清秀的字迹。
      
      上面这样写道:
      
      亲爱的小七,我得暂时离开你一段时间了。
      放心,我不会走的太远,我只是睡着了。
      
      我猜,当你看到这封信时候的心情,一定很想把我打死吧哈哈哈。
      是的,我骗了你~
      谁叫我是你的另一半?当你记起和Doctor.X的往事的时候,你们那些秀恩爱的虐狗行为同样强行在我脑海里过了一遍……
      你知道看着自己喜欢的女生和别的男人一起亲亲抱抱的感觉有多么凄惨吗!而且就在自己脑子里上演!简直就是精神和心灵的双重折磨!
      太虐了!实在是太虐了!
      那段时间我天天只能靠吃巧克力和蛋糕安慰自己,以至于足足胖了十斤!还得被经纪人勒令减肥!
      唉。我好惨。
      所以我不让你为我哭一下,我简直对不起自己……
      
      记得第一次在实验室里遇见你的时候,你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很瘦弱,不仅嫌弃我的薯片而且还丑的要死……(啊对不起这句划掉,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可爱的)
      七年后你在街头不小心撞到我,在看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
      不是因为你的模样,而是因为身体里那种本能的呼喊。
      
      尽管Doctor.X跟我说,这是因为本体Evol分离移植的结果,导致了Evolver对分离Evol的本体产生一种天生的亲近感,而这种感觉,类似于男女之间的爱情。
      
      但是我想,即使不是因为Evol的关系,我也还是会喜欢上你的。
      
      你肯定会问我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啦,直觉嘛。
      
      我想看到你为我哭,但是我又不舍得你哭。
      算了算了,你还是千万不要哭,免得看见你哭,我也难受,我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就这样啦,我要去睡觉了。
      晚安,小七。
      ……
      希望我醒来的第一眼,能够看见你。棋洛。
      
      程七读完了信,眼泪濡湿了眼眶,恍然失笑:
      “周棋洛,你这个白痴……”
      
      要是他现在醒着,她非得狠狠地教训他一顿不可。
      居然……跟她开这么混蛋的玩笑……
      
      可是……
      
      “可是你没死……你真的没有死,真的太好了……”
      她自语地喃喃,说着说着,眼泪便掉了下来。
      
      白起伸手为她擦拭眼泪,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发顶,柔声安慰道:
      “是的,他没有死。”
      
      “嗯!”程七用力点头,破涕为笑。
      
      白起看着她,也笑了。
      
      程七久久地站在病床前,看着那个金发的少年发呆。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回头问白起:
      “你说昨天我看到的一切都是许墨制造的幻境,那他现在人呢?”
      “他去找你了,他还好好的,是不是?他现在在哪呢?”
      
      白起想起和许墨约定三天后才解除的幻境却在今天就解除了。神情一暗。
      
      其实临走前,许墨还交代了他一句话。
      他说,如果他真的回不来了,记得要帮他对她说声抱歉。
      
      可白起看着女孩眼里期冀的光,没能忍心说出口。
      没能忍心告诉她,许墨独自去了Black Swan的事情。
      他身上所有的监听器,追踪器,被人全部卸掉,失去了和外界的联系。
      

  • 作者有话要说:  今儿520,不虐了,祝大家节日快乐!
    (来自一个浑身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某作者)
    (是的,没错,过了520再继续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