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两农家媳》徐徐一诺 ^第3章^ 最新更新:2018-09-13 02:00:56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夏婉欲为婢被揍 ...

  •   他大妗子到底顾及夏老爹一家之长的威严,讪讪然停止了叫骂声,自个动手把夹在鼻梁上的青蟹一把拽下来,当成夏婉似的狠狠贯到地上。
      
      可怜了那只螃蟹早就被春生玩的半死不活,也没啥力气,只把他大妗子鼻梁夹肿了一点,也没见点红。
      
      夏婉乖觉地装老实,低着头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往她大哥身边凑。春柳的事今个必得有个结果,夏婉怕自己人微言轻,要把她大哥往自己这边拉拢:“哥,咱不能把春柳嫁给傻蛋啊,大妗子没安好心,都是亲戚,她拿买粮种的钱逼咱们家卖闺女,没恁么恶毒的,春柳才多大点子,哥你得护着她呀……”
      
      边说边抬袖子抹眼泪,抹完了红着眼圈抬头瞅夏春树,直把夏春树瞅的也想哭。
      
      夏老爹和他大妗子前头朝堂屋走,夏老娘后头跟着,回头瞧了一眼不安分的大闺女跟瘪犊儿子,皱着眉头骂:“都给我老实点别作妖,你俩的帐我都记着,晚上再找你们算。”
      
      “娘,实在不行我也去找活做,别撵春柳走成么?”夏婉虽然知道夏老娘这个家里最疼的是幺儿跟大孙子,却没想过她能那么狠心把自家姑娘扔给一傻子,还想说服夏老娘改了主意把春柳留下。
      
      “那是你大舅家,春柳跟了傻蛋是她委屈,你大舅他们看在眼里,自然会对春柳好,”夏老娘也试图说服夏婉:“咱家现在一没口粮二没钱,种不上庄稼,都得饿死,还是你让你娘把你大侄子卖了?你个没良心的,就知道戳我心窝子!”
      
      夏春树一听要卖自个儿子,脸色白的下一刻就能昏过去,拽着拳头直往脑袋上敲,痛苦地道:“都是儿不孝,丢了挣口粮的活计,娘你不能卖了虎子啊……”
      
      夏老娘瞥一眼儿子,又看闺女,那眼神明明白白告诉夏婉:还能指望你大哥么?
      
      “还不进来,有啥话屋里说清楚。”夏老爹堂屋里坐定,烟杆子磕着板凳腿,“老大媳妇还不端水上来。”
      
      “他姑爷,水就不喝了,”她大妗子这会笃定了自个有理,倨傲的不得了:“先前同小姑子讲好,这买粮种的钱也已经给了,我今个奏是来带春柳走的。老大哥,你想啊,咱把春柳带走,你们家少一张嘴吃饭,还能宽裕点,等春柳长大,咱家该娶媳妇的酒席也不会少了,你觉得咋样?”
      
      “他大舅也是这样想的?”
      
      自个丈夫的意思是这事还得先问问看,夏家若是同意自然皆大欢喜,若是不愿意,那就当这买粮种的钱算借的,毕竟自个亲妹子家,也不能上赶着硬逼。
      
      他大妗子却不是这样想的,自家傻儿子眼瞅着这辈子都不可能讨上媳妇了,不趁着这一回强摁了小姑子家把春柳讨过来,哪里还有这样知根知底现成的媳妇等着儿子。是以,她顶着丈夫的名头,打定了主意怎么着都要把这事给定下来。
      
      “小姑子把钱都拿了,这事在俺这看就是定了的,”他大妗子见夏老爹抿着屁烟叶没有的烟杆子皱眉,心里讥讽,面上不显地劝着:“俺可是春柳亲妗子,就是他大舅平日里也疼孩子,说到底还不是这坑害人的世道给逼的。春柳进了咱家门,俺把她当闺女养,总比在家里吃了上顿愁下顿的强。俺可听说大外甥镇上的活计没了,老大哥,不是俺说丧气话,你不能拉着孩子随你们朝绝路上走吧……”
      
      “这不是有俺大舅么,俺大舅真能惜顾俺们几个,买粮种的钱算借的,等俺们熬过这阵子,砸锅卖铁也还给你们。”
      
      夏婉见夏老爹半天没开口,忍不住上前分辨,既然大舅家已经把买种子的钱给了夏老娘,说明大舅家有这个能力拿出闲钱来。夏婉最恨的就是这点,明明可以拿出来钱,非逼着春柳嫁给傻蛋,这不是想逼死人么,“实在不行,俺们给你算利息,到时候多还你们钱,这样总行吧,爹,春柳不能就这么送走了,她才八岁呐。”
      
      夏老爹抖了下嘴唇,抬眼问他大妗子:“亲家觉得小婉的主意成么,春柳的年岁确实小了点,还是个半大孩子,咱家里也不缺她那半碗汤水。”
      
      他大妗子算是把夏婉恨狠了,明明都快说成的事,都是这丫头搅屎棍子似的乱搅和,当下扬了脸,口气也横起来:“俺们可不敢跟姑奶奶家要啥利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让人跟后面戳俺脊梁骨啊。小婉一小丫头片子不晓得事,亲家姑爷也不晓得事?这是想把苛待亲家的屎盆子往俺们头上扣?俺可不认这回事。还是那话,咱就按先前说的,既然收了钱,就把春柳让俺带回去。还钱的话也别提了,这年头,人命都是大风刮过就没了,那借出去的钱还想有回转的时候?那也得亲家全家命硬能挺到灾荒过去。”
      
      那意思,借钱给夏家才是有借无还,更别提什么加利息,人家压根不觉得夏家人能活过灾荒年。
      
      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夏婉气不过被人这么诅咒,刚想上前说道,被夏老娘一把抓住定在原地,“孩子他爹,先前是俺想岔了,以为只要全家能活下来,春柳去了他大舅家也是个出路。现在看来,这卖闺女得来的钱就算买回种子种进地里,保不齐也得颗粒无收,这钱咱不要了吧。”
      
      “成吧,”看一眼被亲妗子的话逼得青筋暴露咬牙忍泪的大儿子,夏老爹直起身,烟杆子背到身后,“他大妗子,回头跟他大舅讲,买种子的钱老夏头自个想点子,就不劳他忧心了。俺们老夏家这一遭是不是就得绝了户,也不劳你们操心了,孩他娘,送客吧。”
      
      夏老娘听了丈夫的话,从兜里掏出一块布包塞进他大妗子怀里,“你数数,给俺的钱都在这儿了,拿稳了,路上可别让人给抢喽。家里眼见没口粮了,还得省着养活孩子,就不留你吃饭了。”
      
      夏老娘一反常态,出奇地平静,也没吵也没闹,撵人撵的干脆利落,推着发呆的他大妗子往院子外走,任他大妗子怎么破口大骂都没还口。
      
      “你们,你们把俺们当猴耍呐,说反悔就反悔,不讲道理,俺们好心资助你们老夏家买粮种,就这样把俺撵出去了,没天理,做孽的……”他大妗子一边搂着布包生怕里面的铜板丢了,一边横着劲不给夏老娘推动她,踉踉跄跄的好不狼狈。
      
      夏婉见爹娘主意已定,心里高兴,上赶着帮她娘一起撵人,嘴上振振有词:“大妗子快走吧,一会乡亲邻居听见了,过来还得看笑话,你不能想着给了俺们买种子钱就要把俺妹领去嫁给俺傻表弟呀,这钱烫手,俺们不能要呀,大妗子你快回去吧,别逼俺家了,再逼着俺们全家都得去上吊呀……”
      
      他大妗子要闹,夏婉比她还能嚷嚷,就是要把他大妗子不地道的主意嚷给相里相邻听到。
      
      院门轰隆一声关上,他大妗子啪啪拍了几回没得到回声,终于不甘不愿地朝老夏家大门“呸”地吐了口唾沫,对零散几个看热闹的乡人恨声“瞧个屁瞧,没见过活人咋滴”,骂骂咧咧的越走越远。
      
      夏老爹院里等着撵人的娘俩回来,先对夏春树吩咐:“你搁后头远远跟着你大妗子,看她到了他们村你再回来,好赖别让她这一趟再出个什么事,咱家也不能因着这事再跟你大舅家结了仇。”
      
      夏家大哥既为妹子没被嫁给傻子高兴,又为家里境况发愁,听了夏老爹的话,“嗯”着点头,起身走出院子,乖乖跟上他大妗子去了。
      
      夏婉知道往后才是家里严峻的时候,保住了春柳的兴奋早就过去,此时只能默默无声地站在爹娘面前,听他们怎么打算。
      
      “才刚不是跟猴子似的一窜老高,这会就老实了?”虽然没把孩子给卖了,可买种子的希望也就此破灭,夏老娘瞅着闺女就骂。
      
      “她当姐的都是为了亲妹子,你也少说两句。”夏老爹叹口气,问起夏家大哥的事:“春树咋的从镇上回来了?”
      
      夏婉这才想起还有她大哥这一堆烂摊子,连忙打起精神把夏春树镇上的事讲给爹娘听。
      
      听完夏婉的话,夏老爹原本饱经风霜的脸上更添忧愁,拎了小板凳坐在院子里,啄着烟杆子皱眉寻思。
      
      夏老娘捂着额头直喊晕:“天杀的,怪不得老大家的又窝进屋里不出来了,自家男人理亏可不就得缩着脖子躲了去,老天爷不想让人活了呀,生生的断了人活路哇。”
      
      “娘,大嫂怀着孩子呐,你少说两句,大哥也不想丢了活计呀。”
      
      “合着他们都有难处是吧?”想起扔给他大妗子那一包铜钱,当时是快活了,这会呕的肺管子都要吐血,夏老娘又把没安好心的亲嫂子骂了一通。
      
      春生那个机灵的早就躲爹娘屋里头都不露一下,春柳还趴在窗户上瞧动静,夏婉背对着朝她摆手,让她别出来惹得夏老娘不痛快,自个赶紧把亲娘一顿好话哄着。
      
      “我跟春柳上午在野塘里网了两条鱼,晚上煮鱼汤喝,”夏婉给夏老娘捶背顺气,“车到山前必有路,只要咱一家人全须全尾的,总能撑过去。”
      
      “小孩子没经过事,懂个啥,”夏老娘暂时平静下来,能跟夏婉好好说两句话,“俺小时候遇上饥荒年那会,饿的受不住吃孩子的都有,老天爷不让人活命就把人往死里逼啊……”
      
      “实在不行,把俺送镇子上做工得了,”夏婉也是没办法了,“我听王二嫂子说,镇上富裕人家买丫鬟也有签活契的,过个五年十年的还能家来。”
      
      话音刚落就被夏老娘一巴掌拍到后背上,“你个不成器的倒霉孩子,爹娘养你那么大,奏是让你去为奴为婢的?”
      
      夏婉跟他大妗子那么吵吵都没挨揍,没想到搁这里被她娘给揍了,或许是观念的不同,夏婉眼里,她去富贵人家帮工,又不是一辈子做奴婢,好歹带着家里人熬过这段日子,她自个没觉得低人一等,也不怕被人说道。
      
      在夏老娘眼里,为奴为婢就成了自甘堕落,再没比这更丢祖宗脸面的事了:“你要是敢把自个卖了,我非打断你腿,也省得叫你出去丢人现眼。”
      
      连平时一直挺好说话的夏老爹都不赞同地说了她:“婉儿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咱庄户人家不能连祖宗姓氏都给丢了,咱家还有你爹我,还有你大哥呐,轮不到叫闺女出来顶事。”
      
      夏婉想不通,比起把闺女嫁给舅家的傻儿子,去给人家当奴婢显然对她来说接受度要高得多,自少是靠自个双手吃饭的。奈何爹娘坚决不同意,夏婉也只能当这话没说过。
      
      晚上,例行的红薯稀粥之外,夏婉用两条鱼煮了一大锅汤,逮来的青蟹被他大妗子摔死一只不能再吃,夏婉只好把另外一只拿锅蒸了,因为全家没人愿意吃,最后聊胜于无地进了她肚子里。
      
      春柳夜里睡觉又不老实,钻进夏婉被窝里抱着她一条胳膊,夏婉怕把人捂着,想把春柳往上提一提,一摸一手的眼泪。
      
      “没事啦,大妗子不是被撵走了么,”夏婉轻轻拍着小姑娘细弱的后背安慰她,“往后你想在家里待多久都成,没人再拉你走了。”
      
      “姐,俺害怕,”小姑娘摇头从被窝里钻出来,拉着夏婉一只手,“要是因为俺没嫁给傻蛋,咱一家都饿死了咋办?”
      
      “不会的,”夏婉把小姑娘重新拉回被子里躺好,摸着她头哄她睡:“有姐在呐,姐想办法,一定不叫咱家的人饿死,快睡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