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4.19/雨意 ...

  •   周斯扬赶时间,往停车的方向走。
      助理跟在他身后:“清源山的项目五月底招投标,虽然那位领导更喜欢华行出的方案,但项目最终归谁还是要看招标结果。”

      “刚电梯里的那位,”助理顿了下,如实道,“我上午在宋章鸣办公室见过,区领导不喜欢的庭院景观是她做的。”

      周斯扬合上手里的合同递给他:“让下面人背锅,故意说给你听的。”

      “方案从宋章鸣手里过,所有细节都是他肯定的。”

      助理也知道这个道理,点头:“是。”
      想了想又说:“宋章鸣扣了方案二组所有人这个月的奖金。”

      设计院每月的钱,项目分成占比非常大,没有奖金,干巴巴的基础工资没多少。

      “刚刚那个夏烛被扣了一个季度的。”助理说。

      特助的专业素养,见过一次的人,都会记得名字。

      周斯扬眼镜摘下来,捏了下鼻骨,略微皱眉,声线略沉:“奖金给他们补上。”

      高层犯的错,没必要克扣下面人的钱。

      声落,拉门准备上车,手机突兀地响起铃声。
      这电话是私人号码,能打过来的只有家人,周斯扬往旁侧两步,接起来。

      是他的姑姑周青。

      女人无比张扬的声音:“我的大侄子,结婚的事儿考虑得怎么样?”

      周斯扬按了按眉心,语气并不怎么亲切:“不结。”

      听到这话,周青啧了下,换了只手:“你爸妈马上就从国外回来了,你不结,我怎么跟他们交代?”

      中宁设计隶属周文集团,周家家族企业,爷爷辈是建国初期干实业的,周斯扬创业时单干了两年,做出点名堂后被他爸强行把公司并在了周家集团旗下。

      “而且你都三十了,”周青苦口婆心,“也该结婚了。”

      周斯扬单手撑着车尾:“您五十了,不也没结。”

      “我那是离了,你能跟我比?”

      “反正我不管,你快点找女朋友,要不我给你找联姻了,”周青咕哝,“当时为了不让你爸妈闹离婚,我骗他俩说你要给他们生孙子来着。”

      “现在他们人要回来了,你连个老婆都没有,知道我是骗他们的怎么办......”

      周斯扬头痛:“我就是现在结,也变不出来个孩子。”

      “那我知道,”周青语调微扬,“但结了总比不结强。”

      “结了没准明年就能生。”

      “......”

      他这姑姑结两次离两次,自己自由得狠,爱给别人当红娘。

      电话挂断,周斯扬抬眸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助理:“我爸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助理低头对日程表:“下个月中旬。”
      “您还有时间结。”他补充。

      周斯扬面无波澜看他。

      “......”
      助理绷唇,低头闭上嘴。

      -

      夏烛觉得这几天真是倒霉透了,周三重新改的图,周五再次被返工。

      被联系叫回公司改方案时,她正跟着副组长在工地汇报,压着安全帽往旁边走了两步,听到同事传达的话,血压几乎要升高。

      道路两侧的绿化带有规范限制,对方却非要额外加宽两米,有病一样。

      “做不了,不符合施工规范。”夏烛强调。

      同事语气跟她一样为难:“我当然知道,但他们公司来人了,我真服了,坐我旁边指挥我改。”

      那公司老板暴发户,只是有钱,专业知识屁都不懂。

      “怎么可能让他们指挥??”安全帽都压不住夏烛的头痛,“改的东西做不了,最后还是要扣咱们的钱。”

      “草了,就是说呢!”同事也气。

      相关道路规划是夏烛跟施工部对接的,汇报完,跟着组长回来,她连饭都没顾得上吃,直接找到上午跟她打过电话的同事。

      同事还在电脑前改他那CAD。

      夏烛气喘吁吁走过去。

      同事看到她,又是一句国骂:“挺到中午才走,就说绿化带太窄,让咱们想办法解决,我去哪门子给他解决,说一万遍了,国家不让这样修。”

      夏烛拉椅子坐下,拧开手上的矿泉水,喝了两口,对着同事电脑上的施工图,核对原先的设计方案。

      “停车场前面两排砖改掉,做露出型的花坛,多出来的那部分宽度给他算进去,然后往上虚报一点。”

      “这样行吗?”同事问。

      夏烛矿泉水放一边:“不行也得行,先这么给他改吧。”

      “那所有图都要重新调,他们说今天晚上十二点前就要。”

      夏烛想到了,转身,认命地开一旁的电脑:“改吧,我跟你们一起改。”

      整一下午,她都在施工组和方案组之间往返,画施工图的人现在不够,她只能暂时放下手边的活去帮忙,晚上六点,终于改的剩最后两张。

      工程部的那个同事老婆生病,得去医院陪护,夏烛没办法,把最后两张图拷走,回自己那层改。

      一张CAD两个小时,十点之前差不多能改完。

      晚上九点半,最后一张图还剩点没调整完,她端着水杯站起来,却眼前一白,撑着座椅站稳,缓了两秒,感觉到手抖才意识到可能是低血糖。

      从中午到现在没吃东西,只喝了两杯咖啡。

      本来不用这么拼,但她想快点成长,往上走走,不做底层画图狗,所以这个季度有两个项目她都主动找组长揽下来,做甲方包括施工部的对接。

      她低头看了眼时间,水杯放下,想着把东西拷回去再改,住的地方离公司不近,真改到十二点,地铁都没了。

      拔u盘,关电脑,提上包往电梯间走,刚下到一楼,手机上来了电话,是在医院值班的朋友林冉:“我刚去楼上科室,帮你把体检单取回来了。”

      夏烛正翻包找钥匙,没注意林冉的语气:“怎么样?”

      林冉顿了顿:“你前颈有没有觉得有肿块,或者吃饭的时候有没有梗塞感。”

      电梯终于到了,夏烛抬步进去:“还行,我今天忙得都没顾得上吃饭。”

      林冉想骂她:“什么叫还行,而且跟你说多少遍了,少吃点也是吃,你脑子是猪脑子?”

      “行了行了,我今天这不是忙吗?”电梯到一层大厅,夏烛把包背好。

      说完想起来,问林冉:“我体检情况怎么样,没什么问题吧。”

      林冉少有的说话没那么爽利:“甲状腺有点问题,你周末有空来做个超声和核素扫描。”

      林冉说得太专业,夏烛听不懂:“什么核素扫描,我干嘛做那个?”

      林冉没直接回答她:“甲状腺十个人八个都有问题,而且就是有瘤一般也都是良性的......”

      夏烛抓住关键字眼,抓在背包上的手无意识松开:“什么瘤?”

      林冉:“你有个甲状腺瘤。”

      夏烛脑子一懵,她从小没生过什么大病,瘤这个字听到她耳朵里特别突兀。

      林冉一个直女,不知道是安慰人还是添堵:“跟我同期进医院的那男孩儿上个月查出来甲状腺癌,做了个手术,现在活得好好的,这东西真没事,更何况你这百分之八十的可能都是良性的,做个小手术就好了......”

      外面下雨了,雨点不大,但雨丝飘飘扬扬,割开墨色的天空,夏烛有点听不到林冉说话。

      正巧又有电话进来。

      “我先不跟你说了,等会儿打给你。”夏烛看手机。

      林冉在那边应声,喊她记得回。

      夏烛失神地嗯了两下。

      还是施工组的同事,跟她说甲方要求图里有个植物种类要换,让她没改完的先别改了,反正还要全部再来一遍。

      同事声音嗡嗡响在耳边,夏烛几近崩溃。

      设计院常态,甲方需求一遍一遍更改,他们就要一遍一遍跟着修,但现在u盘里是她改了一下午的,现在又要推翻重来。

      再挂电话,她整个人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雨滴渐大,打在写字楼外的台阶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风从玻璃门灌进来,混着水汽,撩在她的脖子。

      夏烛被凉的一个激灵,想起刚刚林冉的话,一边无意识地往外走,一边用手机在网上搜索甲状腺瘤。

      网上说的比林冉严重多了,什么开刀,手术,后遗症,她每往后看两行,心就惊一次。

      从右侧滑坡走下来,没了屋檐的遮挡,感觉到淋在脸上的雨珠,已经是晚上十点,地铁还有最后两班,她后知后觉的看向自己的手,意识到没带伞。

      再抬头,突然就绷不住了。

      垃圾天气,垃圾甲方,还有不确定是不是真病了的身体。她后退两步,走进屋檐的遮挡下,撑着腿蹲下去。

      电话再响,是夏庆元。

      按了接听键,开了免提放在脚边的地上。

      聊了千八百遍的话题,先是问她上班怎么样,再就是劝她回家相亲,她心累,敷衍的力气都没有,随便扯了理由搪塞,挂了电话。

      想跟父母说她现在过得很好,真不想回去,也不想相什么亲,但憋了半天,实在是没办法夸现在的生活一个好字。

      公司侧门并不是主干道,从门前到马路有宽七八米的人行道,因为下雨,道上没人,只有远处的马路上偶尔开过两辆车。

      飞驰着,车轮卷起雨水。

      夏烛抱腿蹲在台阶上,盯着路旁的香樟看了几秒,忽然手捂上脸,泪抑制不住地从指缝里流出来。

      夜深人静,人总是更能释放情绪,从两天前被扣工资就堵在心头的委屈,终于在这一刻爆发了。

      ......

      周斯扬是在两分钟前,夏烛和夏庆元通电话时路过的。

      有份文件落在了公司,他左右没事,从家宴离场,过来取。

      没想到祸不单行,车载广播说受降雨影响,中山路段拥堵,司机在请示他后绕行,没想到又遭遇施工,临到公司前,还接连等了三个红灯。

      耐心被磨没,车子再一次因为红灯而缓慢停住时,周斯扬松了袖口,降下车窗。

      雨飘得密,豆大的雨点切割着天空,倒是没闪电,就是稀稀拉拉的雨滴,扫的人心烦。

      家宴上,老生常谈,能说上话的长辈都在催他结婚。人年龄大了,就这点爱好。

      都是自家长辈,不好冷脸,但烦不胜烦,只能提前离席。

      衬衫的袖扣打在车内的扶手上。发出“咔哒”的响声,他合上手里的文件,捏着鼻骨往后靠了靠,再接着偏眼,看到不远处蹲在屋檐下的人。

      穿着深灰色的阔腿裤和白T恤,头发凌乱,脚边放了个亮着屏幕的手机。

      断断续续的通话声飘过来,不甚清晰。

      “你回来见见,行就行,不行就算了,咱再找下一个……”

      没多久,电话挂断,停了两秒,女生捂脸开始哭,起先是小声抽泣,后来越哭声音越大,跟天塌了似的。

      前座的助理罗飞也听到声音,转头看了一眼,认出是夏烛。

      老板喜静,司机知道,询问后座的人需不需要关窗。
      周斯扬没答。

      一路上有两个合同需要修改,一直堵车,罗飞已经做完了,此时抬头,透过后视镜往后看了一眼。

      周斯扬还维持刚刚的姿势,微微偏头,目光落在窗外。

      男人侧脸线条冷峻,隐在阴影里。

      罗飞跟着周斯扬时间长了,不是工作时间,有时候说话没大没小:“周女士刚才不是说,实在不行,您从路边随便拎一个结婚也可以。”

      后方男人视线收回,冷冽的目光落到前面:“给你安排活儿少了?”

      公司在前方右拐,不是直行,红灯时间等了一个九十秒,又等了一个九十秒,窗外的哭声没有停下的意思,于是他们被迫……听了完整的三分钟。

      不远处红灯数字跳至零。

      司机挂档启动,却在这时听到周斯扬的声音:“等下。”

      “老板。”罗飞转头看向后座。

      车门已经推开一半,雨丝从外飘进来,雷鸣声响起,白色的闪电划破天空,雨丝打在罗飞的后耳廓,有些凉。

      周斯扬伸手,微沉的嗓音对他道:“伞给我。”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2章 4.19/雨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专栏可戳:《不是黄粱》伪兄妹/年上者为爱发疯(已开文)、《渴肤症候群》男主渴肤症/微强制(近期开)、《仲夏有雪》先婚后爱/男主蓄谋(9月开)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