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4.17/雨意 ...

  •   《雨意荒唐》
      著/州府小十三
      晋江文学城首发

      八月末,天气转凉,前两天才下过雨,空气中弥漫着粘腻的潮湿气。

      夏烛弯腰拧开空气净化器的开关,正准备把杯中的水倒进盆栽里,这多肉是一周多前在她家楼下买的,摆在这里几天了,她总是想起来了才浇浇水。

      正是午饭时间,工位大多空着,只有不远处的休息区有两个同事,一边用微波炉加热饭菜,一边小声聊着八卦。

      一个穿着粉色上衣,扎了俩麻花辫的女生从不远处急匆匆跑过来,脚下被翘角的地毯绊倒,夏烛看到,放下杯子,伸手托住她。

      扶着她站稳,夏烛才问:“干什么这么急?”

      姑娘捂着胸口喘气,撩脖子上的工牌:“宋章鸣让你过去,他办公室还有总公司来的大老板。”

      宋章鸣半年前从西北院调过来,现任景观部的副总,作为一个刚迈入三十五岁门槛的中年男人,发福秃顶都没有,但左看右看就是有点油腻。

      自两个月前,他晚上十点半打电话,让夏烛去陪甲方爸爸“喝酒”,被夏烛拒绝开始,这人就明里暗里给她穿小鞋。

      “还是跟前两天那个设计方案有关,东西交上去,甲方不满意,说咱门前种的棕榈他不喜欢,非要椰子树,北方谁去给他种椰子树啊.......”来通知夏烛的姑娘吐槽起来没完没了,“而且当时是宋章鸣让咱们这样出稿的,现在问责又把咱们拎过去教训,是不是有病!”

      夏烛握着手里的杯子,吐了口气,杯中剩下的水一股脑倒进身旁的盆栽里。

      直属上司找人背锅,自然是找既不是自己心腹当时又参与出图的她。

      夏烛把杯子塞进女孩儿手里,转身摘工牌:“帮我拿回座位上,我去一趟。”

      宋章鸣办公室在最里面,东南两面的落地玻璃窗,这层最好的一间房。

      夏烛站在门口,稳了下心神,推门进去。
      刚进房间,就听“啪”一声,文件夹摔在桌面的声音。

      宋章鸣西装撩了一半,叉腰,怒目瞪她:“说了多少遍,一切要以甲方的要求为准,你看看你做的东西!区里不满意,这项目跑了你赔吗??”

      来就是背锅顶骂的,夏烛情绪上没什么波动,扫了眼桌子上的方案图,低头,安静听着,面上没什么表现,但心里想的是等下要改的图纸。

      宋章鸣身旁确实站了个男人,但西装笔挺,模样也过于年轻。

      夏烛直觉他不是刚同事口中的那位“大老板”,倒是像个助理之类的。

      仿佛为了印证她的猜想,那男人跟宋章鸣交代了两句,绕过茶几往门外走,路过身后时,夏烛听到他接起电话,喊了声“老板”。

      那人一走,宋章鸣也没再做戏训人,拉开办公椅坐进去,拿起手边的报告,翻了两下,眉皱得紧:“行了,你回去吧。”

      夏烛点头,毕恭毕敬地退出办公室。

      -

      下午三点,项目组有会,她抱着东西跟进去,再度被骂了一顿。

      中午那个项目确实出了问题。

      那个不喜欢棕榈的区政府领导一票否决,整个河源山的项目都不给他们做了。

      河源山距离清潭市区一百二十公里,是省里近几年投资最大的旅游区,整个山体的灯光设计,景观绿化以及山脚度假区的规划,共注资三十个亿。

      本就是大投资,又跟政府有联系。

      这是宋章鸣自调任以来接手的最重要的项目,没了,他当然不好跟荆北的总公司交代。

      “脑子里都有水???”他抬手把身后的白板拍得哗啦响,“公司养你们是让你们吃干饭的??”

      “不会做别他妈给我做!”

      “你们组这个月项目奖金全扣了,还有那个谁,”宋章鸣点着笔看过来,一脸烦躁。

      夏烛如有所觉,抬头。

      宋章鸣眉心竖得紧,笔一摔,对夏烛:“你扣一个季度的!”

      夏烛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不好好干全他妈给我滚!”咣当一声,会议室的门被甩上。

      坐在夏烛右手边的是陶桃,此时掐着腰扭过来,没忍住出声:“他才脑子有水!!明明当时是他同意加棕榈的!”

      她跟夏烛同一时间进公司,工位又挨着,关系好,现在肯定是站在夏烛这边。

      方案组组长是个三十岁刚过的女人,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年,比在坐的都沉得住气,此时整了手里的东西,从桌子另一侧绕过来,示意陶桃小声。

      夏烛整理心情,抬头看她,叫了声组长。

      “项目没了上面肯定是要问责,”她拍了拍夏烛的肩,说得很明白,“就算并不怪你。”

      宋章鸣是什么行事风格,大家都知道,私下里明着暗着不知道骂了多少次。

      夏烛还在算扣了奖金这个月的房租还够不够缴,闻言推开椅子站起来,谢过组长的好意:“我知道。”

      “嗯。”对方没多安慰,拍拍她,转身出了会议室。

      有相熟的同事路过,也宽慰了两句,陶桃陪着夏烛在会议室多站了会儿,夏烛让她回去干活儿,不用管自己。

      会议室的门被砰一下轻声带上,房间里骤然安静,只剩了夏烛自己。

      她身上的力卸下来,肩膀有点塌,跑了会儿差,意识到这不是伤神的地方,从桌面上抽了几张纸,推门出去找洗手间。

      从中午被骂到现在,还被扣了工资,说不委屈是假的,本想去厕所隔间哭两分钟,然而刚出门就碰上活儿,隔壁组的人叫住她,说楼上工程部的喊她上去对图。

      夏烛深吸一口气,泪强制性憋回去,转了方向,往电梯间走。

      去了十二层的工程部,对完图,拿着核对过的u盘再下来,已经是半个小时后。

      另外一个建筑院落改造的图要返工,也就是说上周熬夜画了两个通宵的施工图,全部都要改掉。

      刚走两步,手机响铃,她心情还没完全平复,看也没看,接起来。

      夏老同志声音浑厚:“你那工作什么时候辞?”

      今天一天事情太多,夏烛这会儿脑子还有点懵。

      电梯间并排四个电梯,她按了最里面的那个,摸摸额头:“说了不辞。”

      “你怎么回事儿?”夏庆元声音提高,“我一直都不同意你跑那么远上班。”

      夏烛家在本省,但不在省会清潭,开车往返要四个小时。

      “你回来找个品行好的男人结婚,再找个安安稳稳的工作,不比自己一个人在外面好?”

      说话间电梯门开。

      夏庆元仍在继续:“前两天我才见过你二姨,她学校有个老师,那小伙子模样端正,今年考上的编制,我瞅着......”

      夏烛心里烦,没注意电梯里的人,一步跨进去,闷声:“我不结,能不能别操心了?”

      “你怎么说话呢,我们还不是担心你?”夏庆元给她下通牒,“要么你自己找个像样的,要么你就去见我们给你挑的。”

      电梯空,听筒传出的声音无比清晰,夏烛盯着脚下的电梯壁,低声:“我不去。”

      夏老同志线条粗,没察觉到她情绪不对劲,嘴上有点没遮拦:“你妹妹身体不好,我和你妈操心她已经很累了,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

      夏庆元确实是担心她,夏烛知道。

      放平时,这种话她听听就过了,不会怎么样,但这会儿她心情糟,各种事情叠加,鼻子一酸,泪唰一下就流下来。

      “我才二十四,为什么非要让我相亲,我也不想辞职,读书的时候我就想进中宁,好不容易进来了......”夏烛抹了把泪,头扭过去。

      “小姝身体不好,我也心疼,但我从小到大也没给你们惹过什么麻烦,现在就是想干个自己喜欢的工作。”

      听到夏烛哭,夏庆元刚刚提着的劲儿卸下去,但抹不开面子,嘴上还是絮叨:“没说不让你干喜欢的,但也不能就这么在外面飘着,找个男人还能照顾你......再说二十四,明年就二十五,虚岁都二十六了...”

      旧事重提,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不明白夏庆元为什么对结婚这事这么热衷。

      三言两语把电话挂了,手指抵着眼角把泪蹭掉,缓了两下神,再抬头才发现,自己刚上来忘了按楼层键,已经跟着电梯下到了最下面。

      正诧异愣神,恍然间发现电梯里有人,明亮的电梯门印着两个男人的身影,就在她身后。

      一个上午在宋章鸣的办公室见过,另一个......纵然镜面门把人照得变形,但还是能看出他身形落拓,五官俊朗。

      深灰色的衬衣罩在他身上,露出的腕骨戴着精致的腕表。

      本以为早上见到的那个助理已经算很好看了,但跟这人比,忽然就黯淡了许多,显得平平无奇。

      夏烛一时晃神,忘了按电梯键。

      “滴——”的一声,门打开,那人合了手里的文件,抬步往前,夏烛下意识避让。

      “四楼?”临出去之前,他摸上按键问她。

      低醇磁性的男音,震荡在安静的空气里,有一瞬间的扰人心神,声音明明是成熟绅士的,却能让人轻易地听出冷漠和寡情。

      夏烛退后半步,仓皇点头,对方眼神从她胸前的工牌收走,帮她按了楼层键,带上身后的人,消失在电梯门外。

      ......

      夏烛再乘这电梯上去,手里的图今天下班前就要交,脑子里装的事情太多,没细想刚刚那人的身份。

      出电梯门,遇到陶桃。

      陶桃怀里抱了一沓子文件,看到她一愣:“你怎么从这里出来?”

      夏烛反身看了一眼,没意识到不对劲:“怎么了?”

      她刚哭过,眼睛还有点红,手背蹭了下眼睛,平复情绪。

      陶桃伸手把她拉过来,下巴扬起,点她身后的电梯:“周末才重新装修过,荆北总部的老板要过来,中宁的创始人。”

      说起中宁的创始人,搞设计的基本都知道。
      本科期间斩获诸多国际性建筑设计的奖项,回国后创业,八年时间,中宁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设计公司。

      “他的私人电梯,”陶桃道,“你坐上要是碰到他,还不被开了?”

      私自用老板的专属电梯确实很冒犯。

      夏烛突兀地想起半分钟前,顿时心惊,所以刚刚那个......就是中宁的老板?

      陶桃晃她的手:“你愣什么?”

      夏烛咽咽嗓子,这电梯还没投入使用,没人通知,她也确实不知道改了,此时闭了下眼,心如死灰:“......已经碰上了。”

      “啊?”陶桃惊愕。

      夏烛抬手按眉心,不知道该不该说,她还因为她爸的催婚,给大佬直播......哭了一场。
      救命,不会真的被开吧。
note 作者有话说
第1章 4.17/雨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灌溉营养液]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布负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
    作者公告
    专栏可戳:《不是黄粱》伪兄妹/年上者为爱发疯(已开文)、《渴肤症候群》男主渴肤症/微强制(近期开)、《仲夏有雪》先婚后爱/男主蓄谋(9月开)
    ……(全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