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镖局 ...

  •   就在柳飘飘为工作犯愁之际,谢氏稍微露出了那么一点意思,就是经过她的精打细算,家里还是有点余额的,不用为家里担忧,可以找个人嫁了。

      看着谢氏那柔弱的身体,说话也是轻轻柔柔的,虽说生活磨砺了她,但是她没有就此消沉下去,柔弱中带着为母的坚韧。

      她知道了,那默认的与董家的结亲已经吹了,虽说以前董卓也不来这里走动,但是她询问着自己姑娘的话语中,也知道两个人是彼此有意的。再者,他们以前也是要好的邻里,那时的振兴镖局是董卓父亲所开办的,柳原乃是镖局里的副镖头,父辈的两个人给两个孩子定了娃娃亲,待两个孩子大了后就结为亲家。

      奈何造化弄人,约定的人早已不在,剩下的孤儿寡母各自为了生活在奔波,那口头的约定在也没人提起,只是又遇到了一起时,她以为孩子也有意,就等着哪天董卓家上门提亲,就也没提前给柳飘飘张罗人家的,再说那倔丫头也不听她的。

      可是没想到多出了一个林倩倩,她已经听说了董林两家的亲事了,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想一想也能想通不管是图财还是图人,都跟她家姑娘没关系了,还是给她家姑娘找一个合适的人家吧。

      她不知谢氏托人给相看了人家,正在为这犯愁,这稚子寡母的人家,哪能有好的人家愿意结亲的。

      等柳飘飘知道后,她看着这17岁还很干瘪的身体,现在还是高中生吧,谈个恋爱还可以,结婚嫁人还是先算了吧,况且她现在的头等大事是挣钱,是挣钱……。

      现在她每天也继续以前的习惯,早起练武,开始时有点用力不当,刚高高兴兴的飞起到屋顶,正得意古人诚不欺我,武功真的是能飞起来时,忘了运力的她就从屋顶上华丽丽的滚下来了,树上掉下来的,墙上摔下来的,各种翻车现场,叫一直羡慕飞来飞去的小易兴目瞪口呆,对一面说哄着他玩逗他开心,一面揉着屁股的他姐的话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就他最近的观察他姐要是以凑他屁股为她自己开心,这他还是能信的。

      就在刘飘飘吃过早饭后,重振镖局来了伙计,叫刘飘飘过去一趟镖局,林镖头回来了。

      林重,重振镖局的总镖头也是老板,原是振兴镖局的镖师。

      几年前的一次走镖中,振兴镖局大大小小的镖师十几人外加十几伙计全部被杀,京城四大镖局之一的振兴镖局也就此关门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这是当时轰动京中朝野的大案,上下动怒,发兵西南剿匪。

      而剩下的京中几名镖师也都各自离京,除了林重之外。

      一年后,他重开镖局,取名重振镖局。

      刘飘飘来到这里之后还没有去过镖局,眼前两个石狮子,大门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重振镖局,虽没有振兴镖局一样院落那样大,气势震慑,但是柳飘飘站在这里仿佛看着了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那小小的少女沉默的抱着一把大刀走在再荒山野岭中,走过城镇走过村屯,风雨兼程,风餐露宿,没有抱过怨,没有喊过苦。

      她心中一时有股悲烈的情绪,院中几个伙计正在整理着镖车,看到她来了,纷纷和她打招呼。

      走到正屋中,林重正和宋光朝在讨论着,看到她进来赶紧招手。

      柳飘飘依着以前的习惯和二人打了声招呼。

      “伤养的怎么样了。”林重黑脸粗壮中年男子,说话声也洪亮。

      “已经没有大碍了。”

      上次走镖去西南,途经老虎山,被人截了道,柳飘飘左肩上挨了一刀,现在左臂已经能正常用力了,就是留下了刀痕,柳飘飘已经看过了自己,虽瘦确并不羸弱,马甲线明显,在现代那也是苦练帕梅拉才能练就的身材,只是皮肤有些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也是有不少的。

      “有一个镖,要去西南,我打算让你,光朝,武镖师带几个人走这一趟,一会去看镖,你一起去吧。”

      看着一如往常安排事情的林重,他这是知道了所有事装作不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从那黝黑的脸上,她也没瞧出什么来,你家姑娘拱了小爷的后方,还想着小爷在你手下卖命的。

      就凭这一身武艺,柳飘飘绝对有跳槽涨工资的资格。

      “□□头,我不走镖了。”她在宋光朝的对面坐下来。

      她的话叫两个人一愣,尤其是年轻的宋光朝,听见这响亮清脆的声音一愣,他这才仔细地看向对方,依旧是粗布短衣长裤,挺直的坐在那里,眼睛在他看过去时回视着。

      明眸干净清凉,没有表情。

      原来她的眼睛很亮,只是平时大多都偏低头,除了与敌人对视之外,很少这样直直的大大方方的正视人。

      坐在主位的林重听到这话也是一愣,一向对工作安排无异议的人,这次怎么拒绝了。

      他不解的看着,:“飘飘可是有什么事,走不开。”

      “嗯,我娘在找人给我说亲。”

      这话一出,其余的两个人都一愣,看着沉默的气氛,柳飘飘打破了安静,:“谢谢林镖师这么过年的照顾,我已经决定不干镖师了,想留在家里照看我娘和易兴。”

      看着柳飘飘坐在那里,语气镇定,眼神鉴定,宋光朝就知道她早已经做好了决定,虽然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挑了挑眉,眼神有些了然。

      柳飘飘懒得猜这个才来一年交际不多的宋镖师心里的想法,不过就是那些,她觉悟了,周围人都看明白的事情,她也明白了而已。

      “飘飘西南地形险阻,你有过多次经验,这次……。”

      没等林重说完,她开口打断,:“还要恭喜林镖师好事将近。”在生命面前,有什么礼貌可言,柳飘飘有经验,她的经验不是拿命博来的吗,林重虽说对柳飘飘在外人眼里很看重,可是这里面的看重与利用是并存的,至于哪个多一些,也没必要细究。

      宋光朝看着少女大步踏出镖局,一步都没回头,几年的地方竟然都毫无留恋,又看着林重步伐快速的向后院奔去,不经摇摇头,行走江湖几十年竟然还没有一个初出茅庐几年的丫头老辣,重振镖局只能是重振镖局,不可能有振兴镖局的兴盛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