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富贵的烦忧 ...

  •   贫穷有贫穷的愁苦,富贵有富贵的烦恼。

      镇国公府里,童颜鹤发的老夫人郭蓉在院里活动完筋骨,看着站在一旁的孙子石宴,身形笔直,面目俊朗。

      虽没有遗传石家的练武根骨,但是文采斐然,这在京中乃是炙热人物,是京中各大世家女婿的上上人选,奈何就是性子有些冷淡,在拒绝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后,现在已无人在想和镇国公联姻了,毕竟那可是连公主都拒绝了的。

      听说皇上最宠爱的四公主在被直言的拒绝后,把自己关在房里两天,出来后,对着天空大喊,诅咒石宴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要他一辈子都爱而不得,然后就迅速的找了外表与石宴不相上下的新封状元郎。

      大婚那天,本来状元府与镇国公府那是一个东一个西,然而锣鼓喧天的硬是从东面绕了一圈再去的状元府。

      听说那天镇国公府的老太君脸色黑了一天,那天的石宴被迫参加了宴席,皇上亲自下令,毕竟敢嫌弃皇家女,就也得付出点代价的。

      “别再拿那些接口打发我老婆子,你看不上,那你看上什么,天上的仙女,你听听外面的传言,说你是有龙阳之好。”说着郭老妇人重重的把茶碗放下,:“我不管你那些,你就是喜好男人,那你也得给我领回来一个。”

      站在石宴身边的石二,看着自家少爷的脸色,就和那猪肝是一个颜色,这老夫人都被逼到这步了,这领男人的话都能说出口,这要是传到外面,不过想想外面的传言,好像也不值得惊讶了。

      只是要真是领个男的回来,那他该叫夫人还是叫少爷的
      。

      石宴感觉今天的天空好像就在头顶,压在他的头上,盛怒的祖母,一脸纠结的侍卫,不禁想长叹口气,他这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了。

      郭嬷嬷看着动怒的老夫人,不禁像石宴看去,奈何那身影是纹丝不动,要说这少爷的倔脾气其实最像的还是老夫人的,祖孙两就这么僵在了这里。

      足过了一刻钟,郭氏摆了摆手,把石宴给赶走了。

      郭默默看着已经从盛怒中平缓下来的郭蓉,虽已年逾五十,但是精神抖擞,双眼睿智有光,她伺候了老夫人一辈子,从她还是小姐时就跟在身边,看着这情形,不禁为她家世子爷捏了一把汗,每当老夫人这样镇静的思考时,那说明必会有大事发生。

      看着走在前面的世子,石二在后面跟着,每次来跟老夫人请安,他哥都叫他跟着世子爷,当时是怎么说的,世子爷要是心情不好,他能说会道的,能开解一下世子爷,缓解一下世子爷的心情,事实是,世子爷心情不好是真的,他每次没有开解到世子爷,自己每次也跟着挺郁闷的。

      他也就不理解了,世子爷也是的,为啥就不娶亲呢,娶一个端庄贤惠的世子夫人不好么,现在传言已经蔓延到他们哥俩的身上了,说什么世子爷要么不正常,要是正常哪有这么多年不近女色的,然后不禁想到贴身侍卫石大和石二,那可是从小陪着世子爷长大的,和那丫鬟似的,也早被世子爷收了。

      想到这些留言,石二抖了抖,悄悄的后退了几步,虽然他确定他没有被世子爷收房,但是这时间一长,万一哪天兴致来了,真动了那心思,作为一名忠心耿耿的侍卫,他是从呢,还是不从呢,他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啊。

      石宴早就注意到了心理活动表现在脸上的石二,看着那悄悄后退的身影,一直紧皱的眉头更是拧紧了。

      直到出了府门,看着早已等在门口的石大,马车早已准备好,要是祖母那里早点放人,他现在已经出城了,想到祖母赶他时已经平静下来的,想来应该消气了,但是又想到看他那一眼,不再是慈爱的,担忧的,反而有些,嗯,意味深长,对,一定又是在计划着什么,她顺心就好,只是希望别太出格的好。

      又看了看镇国公府的牌匾,心里有些不安的镇国公世子把石二叫到身边,:“此次南下,你不必跟着我去了,你留在府里,替我照看着祖母,有什么消息立马派人送给我。”

      说着不等石二拒绝,上了马车就落下了帘子,石大面无表情的脸上有些同情的看了眼自己的弟弟,也潇洒的转身上了马。

      石二唉声叹气,他是侍卫,是靠武功站位的,是保护世子安危的,不是在后院里行走的嬷嬷,给他打探内幕传递消息的,一会去给郭嬷嬷那里问个好去,还得求助她老人家啊,还有秋红柳绿那可都是一等丫鬟,也要都打声招呼的。

      柳飘飘已经在街上转了好多天了,没事就来街上转,把这片的乞丐都惊动了,以为这是来摸地形抢地盘的,几次过后,有人忍不住了,前去挑衅,结果被打回来了,并要他带给他们一句话,:“她柳爷不混这一行。”

      一个个不禁有些气恼,这怎么还就鄙视上了,有什么瞧不起他们的,要是她也来做这一行,不一定比他们强的,他们丐帮也是遍布天下,门生众多的,奈何看着她手里的那把剑还是没有人在上前去挑衅了,武功不凡,模样普通,这怎么不去找个人家嫁了的,天天在街上瞎混也不是个事吧,就连他们也是有休息有上工时间的。

      他们议论的人柳飘飘也正暗自苦恼着,她来了几个月了,竟然还没有找到赚钱门路,学学穿越的美食家吧,话说她一个天天外卖的人能吃出哪家菜好吃,哪家做的不地道,但是动起手来就有点差强人意了。

      在把家里的现有材料都试了一遍后,听着谢氏和柳易兴苦口婆心的劝说,她放弃了做美食的想法,家里就那点东西,她都霍霍完了,家里怎么过的。

      她最想做到就是创业,开一个铺子,每天守着铺子,收着够养家的银两就可以,不用挣很多,那生活岂不悠哉悠哉,当了半生的打工狗她想自己当老板了,可是看着空空的兜里,她没有创业资金啊。

      没有信用卡,没有借呗,也没有政府扶持创业基金的,她两手空空的创个鸟的业,还是任命的先打工吧。

      可是,她已经面试了几家招酒楼当铺伙计的了,结果给她个性别歧视,不招女的,她真想说,过个几百年几千年后女服务员可多了,你们超超前不行吗。

      胭脂水粉的铺子她也去了,暗示她有点黑,相貌有些平平,不足以用来装点门面,这就是容貌歧视了,她这是小麦肤色,流行性健康色懂吗,至于相貌平平,在她看来也还可以吧,虽不说是艳丽夺目,但是也不能算作被歧视的那一类的。

      于是认真找工作的打工人柳飘飘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工作,难道打了十多年工的人来到这里就失业了。她不想做镖师了,风险高还要远离家不能作为发展职业的首选,要是平时做个兼职到还是可以,做一单挣一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