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听风苑

      身着淡绿色衣衫的丫鬟在花园子里拿着小锄头使劲儿挖着土,旁边站着一个小姑娘正说着什么。

      萍珠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笑着上前说:“三姑娘这是做什么?”

      史惜霜早在萍珠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见她问,就说:“我让绿梅挖点土,种点子花。”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的,倒让萍珠有些迷糊了。这时青锦抱着几个花盆子回来,看到萍珠来了,忙把盆子放下,就要过来。

      萍珠见青锦要放下盆子,连连摆手,“你忙你的,我是来送东西的。”

      史惜霜看着她手里的大大的红木盒子,知道怪沉的,就让绿梅在此挖土,她随着萍珠回到里屋。

      走到屋子里,萍珠就把盒子放在桌子上,这时青锦也把盆子放在游廊上洗手过来给史惜霜和萍珠倒茶。

      待青锦倒好茶,退至一旁。

      萍珠笑盈盈的把盒子打开给史惜霜看,只见里面是一整套羊脂玉的首饰从头到手应有尽有,最妙的是一只镯子上竟有一抹糖色。

      萍珠又从袖子里掏出一张身契递给史惜霜,说着:“这是绿梅的身契,姑娘可要收好。”

      伸手把身契拿过来看了看,道:“这是自然的,辛苦你跑这一趟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借着送东西正好上姑娘这来偷一回懒。”萍珠笑着说。

      “姐姐想躲懒来,还怕没地方。”史惜霜说。

      “只怕我想躲,姑娘这里也没了停歇的时候。姑娘这是打算种什么花?”

      青锦说:“前儿五姑娘给姑娘送了一盆紫色茉莉花,姑娘看了喜欢现下也想种些花。”指了指游廊上的陶盆,“喏,绿梅在取土了,我也去刘嫂子那里淘换了几个好的盆子。”

      萍珠:“姑娘打算种什么?种子可有?”

      “这几日种菊花正好,到了秋日就有了。”史惜霜说着,“种子我叫青锦托了张嫂子去外边买了”

      其实早在青锦拿种子回来时史惜霜就把空间里的绿色菊花种子混进去了。

      萍珠点头,张嫂子守着府里的内院后门,家也在府外的巷子里,买种子也方便。

      “既然姑娘在种花,那奴婢就回去,太太还等着呢。”萍珠说

      史惜霜却说:“先不忙,你坐一下。”进了屋里拿了两个细的走马金镯子,出了屋子给萍珠戴上一个,“辛苦了!”

      萍珠知道这是谢她之前暗地里帮她的事,也没推辞,笑着告退。

      等萍珠走了,史惜霜又把另一个镯子拿出来,给青锦戴上。

      青锦不肯戴就要退下来给史惜霜放着。

      史惜霜唬着张脸,说:“不许退下来,这些日子要不是你,我都不敢想。”又起身把她拉着坐下,给她戴上,细细看了。

      晶莹的腕子上悬挂着一只精雕花的镯子,煞是好看。

      “你是我的大丫鬟,照顾我这许多年你也没得些东西。将来嫁人了我还要给你添妆的,有些东西慢慢存着也是好的。”史湘云拍了拍她的手,“况且这么久了,我早就把你当成我的姐姐。”

      青锦听着史惜霜给她讲的这些掏心窝子的话,感动的不行,眼泪一个劲儿的掉。就要跪下给她磕头,史惜霜把她扶住。

      “好了,去擦擦脸,我还要种花了。”史惜霜走出去。

      走到屋外时,绿梅已经挖好一大堆的湿土,手上捧着陶盆往里填土。

      看见史惜霜出来便笑着打趣说:“姑娘这花肯定生的好。”

      “这如何见得?”史惜霜惊讶,虽说自己用了生根粉有把握把花养好,可绿梅并不知道。

      绿梅噗呲一声笑出来:“奴婢这么费力的挖土,若是养不好,才是怪了。”

      史惜霜笑着看了他一眼,:“你个狭促的,还不好好埋你的土。”

      “怎么不见青锦姐姐出来,这几个大盆奴婢一个人可端不了。”

      不一会儿,青锦也出来和绿梅一起把陶盆抬到游廊里摆好。史惜霜拿了个小铲子,铲开土把混了绿色菊花的花种放了进去,又浇了合着生根粉的水,这才密密的掩上土。

      几人围着花盆子弄了好一会儿,才完事儿。

      回到里屋后绿梅打了水,给史惜霜净了手。正说着如何养花,绿梅也说往年自己在家时与父母栽菜种地也是这般的。

      史惜霜又问两者之见的不同。绿梅笑道:“到也没什么不同,只是用心而已。”

      主仆二人谈得兴起,忽的听到青锦说话的声音。

      “大姑娘来了,快请进来。”

      史湘云进了屋里,见史惜霜洗手,盆里清水浑浊。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手的泥。”史湘云问到。

      史惜霜转头笑着说:“姐姐快坐,不过是种了些花。”

      史惜霜脸上笑着说话,眼睛却仔细打量史湘云。

      只见史湘云身着粉色的裙袄,外面罩着一件淡紫色的纱衣,端的是羽衣飘飘,丹唇外朗,面若明月,桃肉一般的腕子上挂着一只绞金丝镯子。

      “这些事自然交给丫鬟就是了,那里用我们动手。”史湘云看向绿梅,不悦道:“你怎么不劝着你家姑娘。”

      史惜霜本就对她上午的做派不满,这会儿听到她说自己的丫鬟,心里更添不愉快。

      “何必说她,只是前几日我病了,五妹妹送了一盆花来让我看着散心。”笑着给史湘云沏了茶,“现下我已经好了,正好养些花,松快松快。”
      听得史惜霜这样说,史湘云心底有些不自在。强笑着说:“这些个下人也太不上心了,妹妹你病了这些日子竟没人告诉我。”

      说到这里,史湘云就有气,愤然道:“也是咱们没有父母,不然哪里用看她们的嘴脸。”

      “没有父母,姐姐还有外祖母,莫非姐姐忘了。”史惜霜淡然的说到。

      史惜霜见史湘云不说话,有道:“今儿上午外祖母听说姐姐回来了,那般高兴,姐姐何故说那样的话伤人。岂不闻恶语伤人六月寒。”

      跟着史湘云进来一直没说话的翠缕突然说:“三姑娘想多了,我们姑娘不过是一时犯了糊涂,现下已经想明白了。”

      史湘云听到翠缕这样说,也接口说:“我难道不想外祖母,只是如今我们都大了,将来议亲若知道还有这么一门亲,又能有什么好处。”

      “若是亲人之间这般算计还有什么意思,姐姐不过是看不上外祖母家罢了。”

      史湘云听得她这番言论,气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史惜霜却并不后悔说这番话。

      看着好好一小姑娘被她说哭了,史惜霜也有些不好意思。若是如今就把她的性子扭转过来才是好的。

      想着原著里刘姥姥进大观园,被贾府这群人嘲笑母蝗虫,心里也为刘姥姥不平。纵然知道刘姥姥是故意扮丑取悦与这些个达官贵人的家眷,也不免为底层的劳动人民感到难过。

      两姊妹相顾无言,屋里外边的绿梅朝着里屋里传话,说是二姑娘来了。

      人还没进屋,就听到如银铃一般的笑声由远及近。

      青锦掀开门帘把来人迎进去。

      “大热天的,都窝在屋子里干什么。”

      史半雪带着丫鬟一进来就见史湘云在桌子旁边抹眼泪,心里明白必定是因为余家的老太太让史惜霜说了一顿。

      “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还不去打了水给大姐姐洗脸。”

      史惜霜不防史半雪竟是个如此直爽的女子,又让青锦去打水,翠缕服侍着史湘云去里屋收拾。

      史半雪见史湘云进了里屋,走到史惜霜的旁边坐下。朝着里屋方使试了个眼神,问着:“这是为着亲家老太太?”

      史惜霜无奈的笑着:“二姐姐怎么过来了”

      史半雪便说:“过两日,是长公主的寿辰,咱们府里也要去,我是来问你去不去。”

      史惜霜便说:“可是那位爱花的长公主。”

      “不是这个,还有哪位能叫长公主。”史半雪娇嗔的白了她一眼。

      史惜霜想着必定要去看看的,了解客人的喜好对一个老板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史惜霜笑说:“要去的,二姐姐可要去。”

      “肯定要去的,到时候你就跟着我一起,你第一次去别的府上,只要别失礼就好。”

      史惜霜道了谢,这厢里史湘云也收拾好了,花厅里没见着人,只游廊里传来低声笑语。

      史半雪听见响动,转过头来,看见史湘云,笑说:“长公主寿辰大姐姐可要去。”

      史湘云摇头,说:“我就不去,明儿老祖宗要接我去那边府里,说是林妹妹回扬州了,叫我去陪着她老人家解解闷。”

      史惜霜在一旁听着直在心里嘀咕,这老太太想什么呢,史湘云好歹是先侯爷的嫡长女,她哪来的脸叫别人给她解闷。这史湘云也是哪有这么上赶着的。

      很显然史半雪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到底不好说出口,伤了史湘云的脸面,只想着让史惜霜劝劝。

      扭头一看,三妹妹在一旁不说话倒发了呆,只得自己几口劝说:“那边老祖宗固然要紧,可这是长公主的帖子。到底我们姑娘家多出去走走是好的。”

      史半雪隐晦意思是说,你一天别老往贾府跑,正经出去多和其她的夫人小姐相处一下,保不齐你的婆婆和小姑子就在里面。

      史湘云听得史半雪这样说也明白她的意思,正要答应,却被翠缕在后面拉了一下衣角。

      “既然姐姐不愿意去,就算了,二姐姐不知道到时候四妹妹和五妹妹去不去?”史惜霜回过神时正看见翠缕史湘云衣袖那一幕。

      史半雪摇头道:“五妹妹不去,她还小,外面人多眼杂的,倒不好”又说:“四妹妹是要一起的,依着我的意思咱们到时候穿着一色的衣服岂不好看。”

      “我倒觉得不如衣服样子一样,颜色选不同的。”史惜霜摇头说。

      史半雪点头,说:“这也好,前几日送来的新衣服里倒是有款式一样的。那妹妹穿什么颜色的,我要穿紫色的。”

      “那我就穿鹅黄的,只是得劳烦姐姐去给四妹妹说说。”

      史湘云见她们二人谈的有来有往的,一时有些错愣,也不知自己是否选择错了。可是一想到贾宝玉,心里又坚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