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这边张氏还没从难受中回过神来,又听见绿琴要进来,就要起身。

      绿琴进来里屋,见张氏坐在软榻上低头给史惜霜行了礼,才说:“奴婢在外边听着屋里吵闹。”

      史惜霜把张氏扶起来,给顺了气,才转头说:“你才来不知我这院子的规矩,昨儿你在窗沿下偷听,又因着你是头一次才没罚你。”顿了顿又笑道:“也怪我头一次宽了,不然哪能让你有第二次。”

      绿琴一听就知道这是怪自己擅自进来了,连忙跪下,但一想到自己是太太的人,心里也是不惧的。

      “奴婢并不知道哪里错了,竟让姑娘这般生气。只求姑娘看在奴婢是太太赏的人,再饶奴婢一次。奴婢下次定然不会了。”

      史惜霜看着这个自己面前跪着的嚣张丫鬟,心里冷笑了,就凭一个丫鬟也敢辖制我。

      绿梅知道这是敲打绿琴也是敲打她,规矩什么的,往日里听风苑只青锦和一个扫地的婆子哪里有什么,不过是现下她们两个是太太派来的才有这一说。又想到绿琴的娘是太太的身边的出来的,她爹也是管着太太的庄子的管事,哪里像自己是外边买来的。

      绿梅心里虽然苦涩,也只能出来帮着史惜霜说,她心里明白自己被派到这里就是三姑娘的人,不能让三姑娘也厌了她。

      “你既然知道咱们是太太赏给姑娘的,就该好好伺候,姑娘说话哪里有你回嘴的道理。”绿梅冷着脸说。

      绿琴听着绿梅说的话眼睛都恨红了,“你倒是个会说话的,可惜怎么没能留在太太那儿,还是来了三姑娘这了。”

      “太太派奴婢过来伺候姑娘,奴婢就只认姑娘一个,也只管伺候姑娘。”绿梅挺直了背站着。

      绿琴指着绿梅,”你……你。”

      “好了!姑娘面前,绿琴你也太没规矩了。”青锦制止住绿琴,拉了个偏架,皱着眉“姑娘,您看怎么处置?”

      见几人争吵完了,史惜霜把青锦叫到身边耳语了几句,青锦就退下去了。

      史惜霜接着笑着说:“看你这样子还是不服,也罢!绿梅你去宁安院告诉二婶子,就说我这里留不下这样脾气的丫鬟,就请她带回去吧!”

      绿琴一听要把她送回去,脸上顿时就白了,跪爬着到史惜霜腿边,“姑娘,姑娘饶了奴婢这回吧,奴婢再也不敢了!”

      “我也是为了你好,免得你心里不得劲,也做不好事。”史惜霜皱眉。

      绿琴见史惜霜狠了心肠,便也不再哀求,只说:“谁稀罕你这冷板凳,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千金小姐,也不照照镜子,二姑娘四姑娘才是我们阖府正经的姑娘。”只一味的说着如此一类不堪的话语,倒是豁出去了。
      史惜霜不好与她吵闹,只气的绿梅要上去捂她的嘴,那绿琴也像是毫无畏惧,与她推搡着。

      绿梅也拿她无法,反倒让绿琴越发的长了威风,嘴里也是越发的不着边。

      一时说史惜霜还没出生就克死了爹妈,过一时又说她穷寒酸,又说她靠叔叔婶婶养着还挑三拣四,自己又不是她的奴婢乃是史家的奴婢,还说着什么自己的爹娘都是管事,得罪了自己,她就别想在这府里好过,又说什么太太让自己过来就是看管她的,真真是让人气恼不堪。

      张氏自绿琴撒起泼来就心里堵着起,一时也忘了史湘云的不孝,只觉得心里像是喝了黄连一般。

      心里有了气,身子到是也利索起来,就要起来狠骂这不懂规矩的丫鬟,却被史惜霜用手稳稳的按坐在软榻上。

      那边青锦来到宁安院里与史二太太回明了绿琴的事,正说姑娘不知怎么办好,只好请太太过去,又言亲家老太太也在,不好将此事闹得太难看。

      史二太太自然也是知道这个理儿,虽惊且怒,但也只能自己去。
      带着几个丫鬟婆子跟着史二太太来到听风苑,正巧听到绿琴那些不堪入耳的话。

      萍珠赶忙呵斥住绿琴,命了婆子把她堵住嘴捆起来关到柴房里。

      屋里史惜霜看见萍珠,就知道史家二太太来了。

      这边的史二太太本以为只是小丫头拌嘴,不过是因着张老太太在才想着做个脸。可这会儿在外面自己听见的那些真是让她脸都没处放。

      史惜霜把史二太太迎进来,亲自奉了茶,把事情说了,表示自己实在用不了这样的丫头。

      史二太太听了史惜霜的一番话,也说这样的奴才放在听风苑里实在不像话。又说:“你是个好孩子我自然是知道的,千万不要把那起子人的话放在心上。”

      又对张氏抹着眼泪,说:“让亲家老太太看了笑话。”

      “只要不让我这外孙女受委屈,我便谢谢她婶子了。”张氏忍着气强笑道。

      史二太太与张氏闲叙了几句,张氏就道:“别的不说只一句那丫头说的还算有理,她毕竟是卖给府上又不是卖与我这外孙女。”淌着眼泪望顿了顿,“到底让下头人说了闲话。”

      史二太太暗恼张氏不识抬举,竟还想着要绿梅的身契,又想着余太傅的门生大多都在庙堂,也不好十分得罪。

      “也是我没考虑周全,萍珠等会儿把绿梅的身契给三姑娘送来,再有把那一套羊脂玉的首饰给霜姐儿送来。姑娘家的也大了,往日里也太素净了。”

      萍珠应了声又说管事的还在主院等着回话,帘子外边也有人传话问要对牌,史二太太也就回去了。

      青锦送着史二太太出了门子,就令绿梅去厨房里饭食,说多拿几样,老太太也在,又给了一个碎银子并十几个大钱。

      回来时,正听见张氏说要回去,史惜霜正在苦劝让吃了饭再走。

      “外祖母吃了饭再走也不迟。”

      张氏推辞着,:“要走的,你二表哥还在家里等着呢。”

      青锦也劝道:“老太太好歹多留一会儿,奴婢已经让绿梅取饭去了,便是不吃,也带些回去给小少爷。”

      张氏这才留下。

      不一会儿绿梅提着两个大大的食盒进来,青锦把几个肉菜全都装在一个盒子里,满满当当的。

      待张氏走了,史惜霜在青锦和绿琴的服侍下吃罢饭,便出去在院子里散步消食。

      青锦跟在史惜霜的后面走到枫树下,明明才是初夏,院子里的树叶却已经开始落下。

      “今年的天气倒是有些怪,枫叶都开始散了,往年这时候还能在树下乘凉呢。”青锦给史惜霜把身上的树叶子拂掉。

      史惜霜抬头望向头顶的大树,说:“也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竟感觉有些凉。”

      青锦看了眼史惜霜,踌躇的说到:“姑娘,今日把绿琴给撵了出去,怕她老子娘要给咱们使绊子。”

      “别怕,她娘虽说是太太身边出来的,但到底现在和他爹不在府里当差,这些我都仔细想过了。”

      “可是到底是太太派来的人,这样还是伤了太太的脸面。”

      史惜霜笑着:“就算我不把绿琴赶了出去,你当二婶子就喜欢我,底下的下人还不是要欺负咱们。”

      青锦想起以往每次去厨房拿饭被那些大娘刁难的日子,去洗衣房里洗衣服总是最后一个洗。便是自己每次都给了打赏,拿银子买平安也只换来下一次要的更多。

      以前姑娘总是忍让,不愿别人说自己的闲话,还不是过的那般艰难,算了好歹不能比这更坏了。

      “我这些日子病了,瘦了还能说的过去,你怎么也愁眉苦脸的,快别。”史惜霜笑着打趣,“你也别想那么多,现下我们只管把病养好,在慢慢看吧!”

      青锦点头,又说刚刚大姑娘回来了,要不要去看看。

      史惜霜想着史湘云说的那些话,心里有些生气。

      “有什么好看的,我是个病人她都不来看我我还能上赶着去看她,我才不去。”史惜霜难得发了一句闹骚。

      青锦捂着嘴偷笑:“姑娘还发小孩子脾气呢。”之前她还担心姑娘这次病了,性情一改以往变的沉静许多,怕她心里憋闷。

      又说之前史惜霜病了,二姑娘和四姑娘来看过了。五姑娘是太太的亲生的,人没来,却也送了一盆花,说让史惜霜看着换一下心情。

      史惜霜便问:“可是游廊上的那盆茉莉花,看着倒挺好看的。”

      “正是了,说是刚刚培育拿出来的新品种,现在是想买都买不到。”

      史惜霜惊讶道:“不至于吧,不过是株茉莉花。”

      “寻常的茉莉花都是白色的,这株可是紫色的,听说长公主殿下十分喜爱花卉,好多人买了想送礼走门路。”青锦解释道,“现下一株这样的花都卖到一千两银子一盆了,可惜还是有价无市。”

      史惜霜咂舌,道:“这样贵,五妹妹可真舍得。”

      “也是这几天价钱才起来的,五姑娘之前买的时候也没这样夸张。”青锦又笑,“这会儿估计五姑娘都后悔了。”

      史惜霜点点头,心里不免认同青锦说的,换成她恐怕真要肠子都悔青了。一盆花一千两银子,怕是够寻常百姓家一辈子的花销了。

      史惜霜听着青锦这样说,想到自己空间里的各色花卉水果粮食种子,这怕不是要走上人生巅峰啊!

      想归想,她还不敢做这样的事,不过倒是可以慢慢的养出一些现在没有的花,比如双色茉莉花,绿色的菊花之类的。

      回到屋里,史惜霜借口要午休把青锦和绿梅支开,身体睡在床上,意识却空间里直奔花卉种子的区域,琳琅满目的种子摆了六七个架子,在花卉几排停下细细筛选着。

      这边青莺送绿梅回去后回到院子里就看到史湘云坐在软榻暗自垂泪,翠缕站在她的旁边劝着她。

      “姑娘,奴婢把绿梅送回去了。”青莺进来回话。

      史湘云抬起头来,眼眶微红,看了眼她,转过头没说话。翠缕见状向青莺摆手,示意自己劝劝她。

      掀了帘子,走出去时听到翠缕跟史湘云说:“姑娘何苦来着,气坏了身子还不是自己的。”

      “你当我不知道,可是心里难受的紧。”史湘云哽咽哭道。

      翠缕又劝:“到底是姑娘的外祖母,如此生分了倒不好。”给史湘云擦了擦眼泪,“再如此,也还有老祖宗给您撑着。”

      “话虽如此,可到底面上难看。若让人知道外祖母家如此贫寒,我哪里有脸见人。往日里,外祖母从没上门过,我也只当没有母家,如今眼见我过的好些了,又有老太太宠着便要来打秋风。”史湘云急促的说,“可打听了,怎么她突然就来了。”

      翠缕点头,说:“听说是三姑娘病得厉害,府里太太贴榜求医让老太太看看见了才来的。”

      史湘云听到翠缕说史惜霜病得张榜告示寻医,脸上略红一点,自己在贾府过的都忘了自己同胞妹妹说出去难免不好听。

      “也不知妹妹好些了没,才刚绿梅可有说了。”

      “应该是好些了。”翠缕知道自家姑娘不过是随口问问,自己是贾家的奴才,老太太也只让自己服侍姑娘,其他的也不干她的事。

      史湘云听到翠缕如此说,也略过不谈,这一打岔也没再揪着张氏不放,翠缕叫来青莺打了水给史湘云搽脸。

      “等睡会儿我去看看妹妹。”史湘云给翠缕说到,又让青莺在院子里守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