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江州谢府 ...

  •   洞庭湖上,烟波浩渺,水雾苍茫。

      欸乃的桨声透过弥漫的雾气,在辽阔的水面悠悠回荡。

      一支载满货物的船队迎面而来,风平浪静,倚在甲板的船工唱起平滩行船的号子,调子粗犷豪迈,穿云裂石。

      船舱榻上熟睡的小女孩被歌声吵醒,眼睫轻颤,胖乎乎的小手捏成拳头,揉揉眼睛。

      窗外水声潺潺,谢蝉拥着暖被坐起身,出了一会神。

      她又梦见前世了,神思有些恍惚。

      *

      前世临死之前,谢蝉请求李恒两件事。

      一,饶恕椒房殿宫人的罪过,放他们出宫还乡。

      谢蝉了解姚贵妃,她死后,贵妃不会放过她的奴仆,只有得到李恒的亲口承诺,才能保住他们的性命。

      李恒履行了第一个允诺。

      第二件事,谢蝉自愧无才无德,无子而立,忝居国母之位,心中不安,愿自请废除皇后之位,死后不入皇陵。

      她太累了。

      生前不得自由,在幽闭的皇城耗尽心血,惟愿死后不与李恒同葬,离他远点,得一些清净。

      李恒和姚贵妃情比金坚,双宿双栖,想来也不愿死后陵墓里有个多余的人。

      她嘱咐宫人,把她的骨灰送回家乡,抛洒在她幼时常常玩耍的山头田野间,那是她短暂一生最无忧无虑的年月。

      不出谢蝉所料,李恒没有让她入皇陵。

      可是他拒绝送她的骨灰回乡。

      谢蝉哂笑。

      李恒啊李恒。

      她活着时,他欺骗她,辜负她。

      她死了,他还要再一次对她失约。

      谢蝉成了孤魂野鬼,整日沉眠,偶尔神识清明,在皇城的飞檐斗拱间飘游。

      白衣苍狗,日月如梭。

      尘世间的年月,飞快在她面前轮转。

      姚贵妃的儿子成为皇太子,姚氏喜极而泣。然而荣华鼎盛不过几载,姚家势力膨胀,一手遮天,李恒猜疑心重,开始打压姚氏,姚宰相被逐,树倒猢狲散,姚氏失势。

      李恒写下赐死姚宰相的诏书时,姚贵妃长跪殿门外,哭得肝肠寸断。

      诛权贵,伐南朝,收服西北诸族,大晋迎来盛世。又过了几年,朝堂之上风波再起。此时的李恒沉迷丹药方术,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只能利用世家、豪族、武将、寒门间的矛盾来平衡局势。

      谢蝉看着日渐衰老的李恒,心中没起一丝波澜。

      *

      再睁开眼时,谢蝉成了襁褓中的小九娘。

      她以为自己终于投胎转世,扒在母亲周氏温暖馨香的怀抱中,惬意地伸一个懒腰。

      许是和谢有缘,这一世,谢蝉还是姓谢。

      不过这个谢氏只是江州普通大族,不像谢蝉前世的家族,是名门陈郡谢氏的嫡支,所以前世的她才能入宫为皇子妃。

      谢蝉安安心心做一个奶娃娃,每天吃饱了睡,睡饱了玩耍,吃很多甜软粉糯的香汤点心,在毯子里打滚。

      一天午后,周氏和周舅母闲谈,提起朝堂之事。

      谢蝉坐在簟席上解九连环,听她们说今年是显德十年,在位的皇帝是前世李恒的父皇,目瞪口呆。

      原来自己并不是转世,而是回到了幼年时。

      只是这一世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曾经的陈郡谢家女郎消失不见,她成了江州谢家小九娘。

      谢蝉年纪太小,承受不住太多混乱记忆。

      呆坐片刻后,她低头,肉乎乎的手指解开相扣的九连环。

      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前世真的太煎熬了。

      重活一世,她只想过点自在安生的日子。

      *

      大船晃晃悠悠驶进渡头,谢家派来迎接母女俩的奴仆上船请安。

      周大舅和周舅母在外面应酬。

      船舱里,周氏手足无措,神情紧张,抱起睡醒的谢蝉,又放下,拿起一面铜镜,左看右看,重新梳了个发髻,鬓角梳得一丝不乱,犹嫌不足,往两颊抹了点胭脂,唇上涂了脂膏。

      谢蝉爬下榻,伸手抱住周氏的腿,撒娇道:“阿娘。”

      小女孩软软的呼唤,甜丝丝的。

      周氏抱起女儿,心里觉得安稳了些,轻声笑:“团团,爹爹来接我们了。”

      谢蝉这一世还没有取名字,周家人笑说她肉嘟嘟的,像一团软乎乎的糖糕,都叫她团团。

      周氏等着谢蝉的父亲给她取名。

      谢蝉的父亲是谢家六爷,富家公子,母亲周氏只是个蚕农的女儿,身份寒微。

      谢六爷在外行商时迎娶了周氏,不久周氏有孕,谢六爷先启程回乡,说等安顿好了再派人接周氏,不巧老太爷没了,六爷忙于家事,迟迟不归。

      周大舅和周舅母疑心谢六爷变了心,周氏躲起来哭了好几场。

      一家人正忧心忡忡,上个月谢家来人,六爷派他们过来接周氏母女去江州。

      周家人欣喜若狂,立刻收拾行囊,随仆人一起回江州谢家。

      周氏抱着谢蝉下船,渡头风大,她刚梳好的发髻被风吹得凌乱,心中懊恼,想找个避风地整理妆容,一道微胖的身影走过来,朝她伸出手。

      嘈杂人声里,男人咧开嘴,对周氏憨笑:“娘子,我来接你了。”

      周氏抱着女儿扑进男人怀中,泣不成声。

      谢六爷笑着安慰周氏,接过谢蝉抱在怀里,掂了掂分量,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团团生得真好,又漂亮又精神,像我。”

      谢蝉被他脸上的胡茬蹭得疼,胖出肉窝儿的小手轻轻推开爹爹还要往前凑的脸。

      谢六爷捉住谢蝉的小手,又在女儿脸上亲几口:“团团饿了没有?我们回家吃好吃的。”

      *

      江州谢府是本地大族,枝繁叶茂,大宅和其他分支的宅子占了整整半座坊。

      谢六爷不是长子,才能平平,分到的院子离正院有点远,不过院落宽敞干净,两面石阶回廊,正房前种着一株皴皮枣树,几丛芭蕉。

      芭蕉叶片肥阔翠绿,枣树高大茂盛,枝条低垂,大半个院子笼在绿荫之中。

      周氏很喜欢这座小院子,她自觉出身太低,巴不得离其他妯娌远一点。

      周家其他的人在府外安置。

      周氏进屋换了身新衣裳,重新梳洗,也给谢蝉精心打扮,黑油油的头发系了条朱红丝绦,母女俩和谢六爷一起去正院拜见老夫人。

      正是快吃晚膳的时辰,正房珠环翠绕,乌泱泱站满了人。

      看到谢六爷牵着谢蝉进屋,屏风后嗡的一声,私语声像油锅里迸了凉水,叽叽喳喳,噼里啪啦。

      谢蝉跪下,给堂上一位在奴仆簇拥中端坐的老妇人磕头,口中道:“孙女拜见祖母,祝祖母身体康健,青山不老。”

      她皮肤白皙,脸庞红润,看人时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没有笑时眉眼间也有明亮笑意流淌,更难得是年纪虽小,可是举止有度,落落大方,吐字清晰,口音醇正,毫无众人想象中的扭捏之态。

      老夫人心中暗暗称许,一时间对周氏这个村女的嫌弃都淡了几分,示意婢女把谢蝉抱到跟前,摸摸她的脸蛋,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房中众人察言观色,纷纷夸谢蝉规矩好,果然是老太太的嫡亲孙女。

      老太太搂着软乎乎的谢蝉,笑道:“像她爹小时候。”

      众人跟着一起笑。

      谢六爷自小生得福相,兄弟姐妹几个,他最胖。

      为给周氏母女接风,正房设了宴席,大爷们的一桌摆在外面,老太太和几个儿媳妇一席,府中小郎君、小娘子也摆了长席,由各人的仆妇婢女伺候用饭。

      二房的二郎过来拉谢蝉的手,带她认人,一副兄长做派。

      “我是你二哥,她是你三姐姐,他是你四哥……”

      三娘是个眉眼清秀、穿着打扮精致的小娘子,端端正正坐在席前,看都没看谢蝉一眼。

      四郎朝谢蝉做鬼脸:“九妹妹好胖!”

      圆脸的五娘羡慕地摸摸谢蝉的头发,“九娘,我是你五姐姐!”

      谢蝉前世在望族谢氏长大,亲族几百人口,她个个记得分明,认几个人自然不在话下。

      二郎介绍一遍,她已经熟记在心,和众人一一厮见。

      欢快的说笑声中,二夫人叫住一个仆妇问:“大郎怎么没来?”

      她声音不高,但大郎两个字从她口中吐出,满堂说话声霎时停了下来,气氛为之一滞。

      谢蝉注意到大夫人脸上闪过一丝难堪。

      二夫人也神色尴尬,对老太太道:“大郎性子静,读书刻苦。阖家团聚,只少了他,是儿媳妇疏忽了。”

      老太太皱眉,“叫他过来罢。”

      不一会儿,门外传来脚步声。

      谢蝉忍不住抬起头。

      她认识谢家大公子谢嘉琅。

      前世,她是李恒的皇后,谢嘉琅是朝中臣子。

      两人见过的次数不多,可是每一次,谢蝉都对谢嘉琅印象深刻。

      她和姚贵妃相争的时候,听说朝中有位不畏权贵、秉公执法的直臣姓谢,贤名远播,深受百姓敬仰,以为是同族人,派心腹宫人去拉拢。

      宫人回宫复命时愤慨不已:“那个狂徒,给脸不要脸!娘娘的亲笔帖子,换了别人,早就恭敬拜首了,他竟然直接下逐客令!还指桑骂槐,说娘娘身为国母,不该结交外臣!”

      谢蝉心中纳罕,派人去细查,才知谢嘉琅不是世家大族出身,和自己连不上亲——江州谢家在京中望门世家眼里,只是不入流的地方寒门。

      谢嘉琅的警告,谢蝉不是不懂,但她没有其他选择。

      大晋世家豪族林立,皇权受制于世家贵族,历代皇后都是世家贵女出身,皇后想要地位稳固,必须和前朝保持密切联系。

      她是李恒发妻,姚贵妃的肉中刺,想要活下去,只能借助前朝大臣的力量保住后位。

      *

      世事变幻。

      谢嘉琅当初看不起谢蝉,后来他推行新政,屡受挫折,遭众叛亲离,被百姓辱骂,宦海沉浮,几起几落,看尽人情冷暖,再回到朝堂,排除异己,打压政敌,手段狠辣冷酷,渐渐成了权臣。

      再后来,谢嘉琅和李恒政见不合,君臣离心,谢嘉琅这个素有贤名的直臣居然培植党羽,阳奉阴违。

      李恒勃然大怒,想惩治谢嘉琅,愕然发现谢嘉琅已经权倾朝野,不可轻易撼动。

      一代贤臣,终究成为奸臣酷吏,身败名裂,万人唾骂。

      *

      来江州的船上,听周氏说自己的大堂兄名叫谢嘉琅时,谢蝉震惊良久,连掐了自己好几下,手背都青了。

      前世她希望谢嘉琅是自己的族人,可以多一个左膀右臂,没想到竟然成了真。

      不知道大名鼎鼎的谢青天、谢奸相,少年时是什么模样?

      这一世,他是不是还会成为奸臣酷吏?

      门帘被高高掀起。

      “大郎来了。”

      谢蝉收起纷乱的思绪,朝门口看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