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前世 ...

  •   天穹黑如泼墨,满城暴风骤雨。

      碧瓦朱甍、巍峨高峻的皇城静静矗立在瓢泼雨夜之中,曲廊前葳蕤盛放的的杏花被风雨摧折,只剩光秃秃的枝条,阶前一地零落。

      椒房殿宫门紧闭,重重回廊画帘低垂,门窗也都关得严实,但仍然有潮湿的水气不断从罅隙涌进内殿,吹得床前帐幔轻轻晃动。

      谢蝉在一阵婴儿啼哭声中醒来,咳嗽几声。

      “娘娘!”

      宫人跪在榻前,泪流满面。

      谢蝉的目光落在宫人怀里抱着的襁褓上,气若游丝地问:“哪里来的孩子?”

      宫人哭得双眼血红,面容扭曲,含恨道:“是姚贵妃的孩子!娘娘,奴婢把贵妃的孩子偷来了!娘娘吃了这么多苦……奴婢救不了娘娘……奴婢要为娘娘报仇!等奴婢杀了这个孩子,陛下和贵妃一定痛不欲生!”

      许是感觉到宫人的杀气,襁褓里的婴儿扯着嗓子哇哇啼哭,小手小脚胡乱蹬着,不停挣扎扑腾。

      谢蝉看着婴儿圆圆胖胖的小脸,沉默半晌。

      原来这是李恒和贵妃的儿子。

      贵妃生下皇长子,李恒一定欣喜若狂。

      这些年,不论是李恒为皇子时,还是后来登基为帝,妃嫔都少有生育,因此京中一度谣传谢蝉骄纵善妒,因为自己不能怀孕,于是也不许后妃有孕。

      谢蝉担了几年的骂名,直到去年才得知真相:李恒年少时便爱慕姚氏,在迎娶姚氏前,他不允许谢蝉生下嫡子。

      为确保这一点,成亲第一年,他就默许别人在谢蝉的吃食里下了药。

      心口一阵剧痛袭来,谢蝉疼得汗如雨下,鬓发湿透。

      *

      嫁给李恒的那一年,谢蝉只有十四岁。

      她是个孤女,从小寄人篱下,受尽白眼。

      十四岁时,宫中来了一道旨意,要从谢家挑一个女郎为皇子妃。

      八皇子李恒器宇轩昂,俊秀挺拔,各房女郎芳心萌动,为了这门婚事绞尽脑汁,八仙过海,各有神通。

      后来这门婚事不知怎么落到了谢蝉身上。

      谢蝉心里只有忐忑——如果这是门好亲事,就算谢家没有适龄女郎,也有旁支和亲戚家外甥女、外孙女,绝对轮不到她享这个福。

      宫中很快传出一个消息,印证了她的担忧。

      李恒的外祖父触怒圣上,全族男丁流放至岭南,女眷入教坊为奴,李恒的母妃暴死深宫,而李恒本人被仗打几十鞭后,圈禁在一处狭小偏僻的宫院内,听说伤势沉重,活不长了。

      到底是自己的骨血,先帝听取御史的建议,决定尽快给李恒娶一个皇子妃,一是冲喜,二是找个女人照顾他。

      李恒彻底失势,即使能活下来,以后也只能在冷宫中度过一生,谢家怎么舍得把女儿送进宫去吃苦?

      所以在房里做绣活的谢蝉忽然被婶娘拉过去装扮一番,送到正堂。

      宫中女官见她年纪虽小,但花容月貌,丰姿绰约,而且举止端庄,满意颔首。

      谢蝉一无所有,没有反抗的余地。

      婚礼办得匆忙寒酸,她在一座苔痕斑驳的院落里见到自己的丈夫李恒,他不能起身,被宫人抬着出来朝正殿方向叩头谢恩。

      那几年,谢蝉过得很苦。

      丈夫李恒整天躺在幽暗的内室发怔,沉默寡言,阴晴不定。

      看守李恒的太监被人收买,故意克扣衣食柴炭,每日欺凌作践。

      其他皇子虎视眈眈,多次下手,想神不知鬼不觉害死李恒,以绝后患。

      谢蝉父母早亡,家财被各房叔伯瓜分,但是好歹是谢家女郎,有一个贴身使女,除了绣活之外,没做过粗使活计。

      被圈禁的三年,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学会自己劈柴、舂米、煮饭、煎汤,她还在院子里种了菜,养了一群鸡,用少得可怜的吃食养活自己和李恒。

      寒冬腊月,她浆洗衣裳,一双手冻得生了疮,红肿溃烂。

      三更半夜,她就着烛火穿针走线,攒下绣活和宫人交换米粮、衣物。

      宫中波云诡谲,风霜刀剑,处处杀机。

      谢蝉不够聪明,不够机警,只能小心再小心,处处提心吊胆,谨小慎微,生怕连累李恒。

      从前,她性情温婉,嫁给李恒后,她不得不让自己泼辣蛮横起来,骂欺负李恒的太监,骂说李恒坏话的宫婢,骂在宴席上嘲讽李恒的皇子皇女……

      骂了三年,李恒突然重获圣宠,不久后先帝驾崩,李恒即位。

      谢蝉成了皇后。

      她还来不及欢喜,李恒已经迫不及待,写好了册封姚氏为贵妃的诏书。

      原来,李恒少时和姚氏互相倾慕,早已海誓山盟。

      当年李恒落难,姚氏被父母拘禁在家,托人带口信给李恒,说愿意和他同甘共苦。

      李恒不忍心上人陪自己吃苦,接受先帝的赐婚,娶了谢蝉。

      *

      婴儿的啼哭声打断谢蝉的回忆。

      她垂眸,望着嚎啕的婴儿。

      宫人涕泪齐下,“娘娘,陛下对不起您啊……”

      谢蝉嘴角微微一扯。

      虽然她是被迫嫁给李恒的,但她觉得他也是可怜人,从没有嫌弃过他。

      她好好待他,为他打算,为他筹谋,和他共患难。

      却不知,李恒早已对姚氏情根深种,她所做的一切,他从未看进眼里,更别提放在心上。

      姚氏入宫后,父兄族人平步青云,短短半年,姚父就高居宰相之位,姚家几位公子也都手握实权。

      李恒宠爱姚氏,宫宴上让姚氏和谢蝉平起平坐,姚氏的吃穿用度、出入仪仗,甚至盖过谢蝉。

      谢蝉的处境一天不如一天。

      据李恒的亲近宦官说,只要姚氏先生下皇子,李恒就会废了谢蝉。

      谢蝉感到恐惧。

      大晋被废的皇后,下场无一不是横死,即使李恒一时心软留她性命,姚贵妃岂会放过她?

      她这一生,从小备受欺凌,无人依靠,只能小心翼翼讨好叔伯婶娘,努力活下去。好不容易长大,以为可以寻一门亲事摆脱亲族,又被逼给李恒冲喜,镇日战战兢兢,惶恐度日。

      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才发现自己是个多余的人,丈夫和宠妃嫌她碍眼,想要除掉她。

      谢蝉大哭一场。

      坎坷波折的一生,只有绝路,没有生路。

      她受不了啊!

      谢蝉想活下去。

      她开始利用妃嫔和姚氏争宠,她试图唤起李恒的旧情,她甚至把手伸到前朝,请求大臣反对李恒废后。

      和姚氏斗了两年,谢蝉也曾占上风,还一度和李恒和好。

      直到一年前。

      她得知自己刚入宫那几年太过操劳,落下的病根难以治愈,加之忧思过度,心力交瘁,心疾日重,成为一国之母后又成日忧惧,油尽灯枯,很可能命不久矣。

      谢蝉累了。

      既然时日无多,那便不用辛苦自己了。

      她想好好对自己,吃点好吃的,盛暑天喝点凉爽的甜浆水,冬日里躺在花廊前晒晒太阳,听女官阿藤讲有趣的故事。

      没想到,剩下的时日如此短暂。

      她努力挣扎了这么久,才二十一岁,就要撒手人寰了。

      而姚贵妃诞下皇长子。

      等她死后,李恒可以顺理成章册封姚贵妃为后,立他们的儿子为太子。

      谢蝉强撑着爬起身,苍白无力的手落在宫人怀里的襁褓上,掐住婴儿白嫩的脖子。

      婴儿大声啼哭。

      谢蝉冷冷地看着他。

      只要她再用些力气,这个婴儿会死在她手里……李恒和姚贵妃一定很伤心……她没有做过对不起姚氏的事,姚氏却要将她置于死地……

      杀了这个孩子!

      无数道声音在谢蝉脑海里回响,每一道声音都在催促她快点动手。

      宫人捂住婴儿的嘴巴,语气阴森冰凉:“娘娘,奴婢掐死他!陛下害了您,奴婢为您报仇!”

      谢蝉纤瘦的手指微微曲起,捏了捏婴儿的脸。

      “送回去吧。”

      她轻声道。

      宫人一脸难以置信。

      谢蝉松开手,微微一笑。

      “他只是个孩子,辜负我的人是李恒,与他何干?”

      “我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毒手。”

      “送回去罢,不要为了我弄脏自己的手。”

      “我要死了,以后不能护着你们了,我的后事还得麻烦你们,让你们受累了……你们要好好活下去……活着多好啊……替我多活几年……”

      被病痛折磨,谢蝉面容憔悴,目光混浊,已看不出少女时的娇媚明艳。

      宫人心痛如绞,含泪应是。

      谢蝉目送宫人抱着襁褓出去。

      她觉得心里很轻松,很自在。

      “请圣上过来。”

      *

      李恒冒雨来到椒房殿。

      谢蝉已经很久没有主动找他了。

      上一次他来看她,他们大吵一架。谢蝉神情冷漠,斥责他刻薄寡恩,心肠歹毒,虚有其表……他无言以对,拂袖而去。

      皇城疾风暴雨笼罩,宫室里只点了一盏灯,帐幔低垂,灯影潋滟。

      帐幔后传出皇后的声音:“臣妾无力起身,请恕臣妾无礼,不能叩见圣上。”

      李恒沉默,走近几步。

      皇后道:“臣妾缠绵病榻,未曾梳洗,形容不堪,不敢污了圣目,请圣上止步。”

      李恒停下脚步。

      皇后咳嗽了两声,“圣上,当年臣妾嫁与你时,你心中必定不欢喜。”

      李恒最忌讳她提旧事,不悦道:“过去的事,何必再提?”

      帐幔后响起一声低笑,“圣上,先前臣妾小女儿家心思,不敢吐露心里所想……当年,臣妾既害怕,也欢喜。”

      李恒抬起眼帘。

      “臣妾幼时孤苦,嫁与圣上时,圣上遭难,臣妾知道陪圣上一起被圈禁,一定要吃很多苦头……臣妾不怕吃苦,圣上是我的夫君,只要夫妻二人相濡以沫,那些苦不算什么。”

      他们也有过柔情蜜意的日子,少年夫妻,相依为命,彼此见过对方最脆弱最狼狈的时候,谢蝉曾目睹人前坚韧的李恒躲在房中落泪,李恒曾在谢蝉染病时整夜抱着她,为她取暖。

      后来,夫妻里多了姚贵妃,多了前朝风波,多了世家纷争和太子人选,他们争吵,斥责,冷战,越来越疏远。

      李恒这回沉默得更久。

      帘后窸窸窣窣几声轻响,皇后接着道:“圣上……如今臣妾病入骨髓,恐时日无多,有两件事请求圣上,求圣上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让臣妾可以瞑目九泉。”

      李恒皱眉,看向跪在帐幔下的宫人,宫人们匍匐在地,宛如泥胎,一动不动。

      帐幔后,皇后道:“阿郎,妾可以立下誓言,请求你的事,只是妾的私事,绝不会妨害姚贵妃,不会有损阿郎颜面,更无害于江山社稷。”

      刚成婚的日子里,谢蝉总叫李恒阿郎。

      李恒淡淡地道:“朕答应你。”

      帐幔后的谢蝉长长地舒出一口气。

      她不想见李恒,但是需要李恒的允诺,为了得到这个允诺,她才主动求见。李恒或许会以为她这是向他妥协示好,殊不知她用怅惘的语气回忆过往时,双眸冷漠如冰雪。

      “我累了,圣上请回。”

      她缓缓闭上眼睛。

      阿藤奉上谢蝉写好的陈情表章,李恒命内侍接过,没有看,出了内殿,唤来太监总管,刚要张口询问皇后的病情,身后突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

      “娘娘殁了!”

      椒房殿内,一片此起彼伏的呜咽饮泣之声,听来令人恻然。

      皇帝立在殿门外,猝不及防,回首遥望内殿方向,锐利的眼眸空空荡荡,唯有荒芜。

      在他身后,大雨滂沱。

  • 作者有话要说: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小主们点个收藏
    预收《女师尊》
    *
    文案写了,这里再说明一下。
    文中cp灵感来自《金枝欲孽》和袁枚的《祭妹文》,男主、女主设定参考了历史人物。
    男主刑部,断案,凶相,刚正不阿等特点均取材于历史原型。
    男主童年遭遇取材于几个记载的现实病例。
    前世cp灵感来自《金枝欲孽》。
    《金枝欲孽》每个女角色都喜欢,电视剧结尾所有妃嫔和cp都是悲剧,为弥补对这部剧所有女角色悲剧命运的遗憾,文中给了前世的团团心灵上的解脱和自由。
    《祭妹文》作者和妹妹一起读书一起长大,哥哥读书科举考进士,妹妹后来婚姻不幸,身体受损,抑郁早逝,是本文主要灵感之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