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送走二哥 ...

  •   外面日头都高了,李家一家人早饭还没吃,俱是一脸喜色,看不出一点困乏。
      有听到动静的左邻右舍上门打听,听说李青文真的好了,掩下心中的诧异,纷纷道喜。
      都说李家这十多年的没白瞎下功夫,这回可真是苦尽甘来。

      陈氏不停的抹着眼泪,什么苦的甜的,她都不在意,只要儿子好了,她这心病也就没了。
      李青文再次醒过来时,不但要面对自己家人,还有村子的老老少少。
      屋里头站满了人,有探望的,也有凑热闹的,一双双眼睛带着不加掩饰的打量。

      李青文跟着娘亲,像是鹦鹉学舌一般叫着人,“三黍(叔),五爷爷,七十(婶)……”

      因为原身从前只会简单的音节,李青文知道自己该喊什么,发音却不准确。
      不过影响也不大,只听着众人一声赛过一声的惊叹就知道了。
      “仔儿,我是你三叔,还记得我不,之前你四哥把你放在树上练胆,还是叔把你抱下来的,你还在叔身上尿了一泡哩。”

      “一看这仔儿的眼睛就是个机灵的,跟你爹一样,以后能闯荡!”
      “仔儿哎,这是你七婶,你还是七婶接生的,还记得不……”
      “他大奶奶,娃出生的时候眼睛都还没睁开呢,咋能记人!”

      满屋子人把李青文当个小娃娃一样逗弄,一张张黝黑的脸上带着善意的笑。
      好听的话一箩筐一箩筐的砸过来,李青文两辈子加起来的脸皮也禁不住,偏偏还没地方躲。
      待亲戚客人陆续走了,李青文暗暗松口气,这一放松,肚子“咕噜咕噜”响了起来。
      陈氏一拍脑门,赶紧去外头弄吃的。

      爹娘都不在身边,屋子只剩下兄弟四个,李青风伸手捏弟弟的脸,“还记得四哥吗?”
      李青文点头,伸手去扒拉他四哥不老实的爪子,“四哥,疼。”
      “还知道疼,不傻了。”李青风十分满意。
      “仔儿,饿了吧,先甜甜嘴……”李青卓把一块拇指大灰白色的东西塞到弟弟的嘴巴里。

      李青文还不知道嘴里的东西是啥,就听他四哥惊呼一声,“二哥,这糖你是从哪里偷来的?娘的柜子里还是厢房的架子上面?”
      “偷什么偷!”李青宏拍了拍四弟的脑袋,“你以为二哥跟你一样天天惦记这口吃的?”
      “吃不饱当然满心都想着吃的。”李青风满不在乎的翻了个白眼。

      李青卓摸着幺弟的发顶,道:“咱家没有,这是我随师傅出诊,人家给的糖。老四,下次二哥再有糖,给你留着。”
      李青风十四岁,也是半大小子了,虽然馋这口吃的,可也知道家里难处,摇头道:“不用了,二哥,你自己吃,山上的果子快熟了,能吃的不少。”

      李青宏没说话,他记得二哥上次出诊还是上个月,这糖他应该一直没舍得吃留到了现在。
      这时嘴里的硬块一角开始融化,李青文尝到了一丝丝的甜,味道有点淡,可却有些熟悉,李青文张了张嘴,“麦芽糖。”
      李青卓惊喜的看着幺弟,“仔儿可真聪明!”

      从小学习就好的李青文听过很多次夸赞,唯独没有因为尝出什么糖被表扬,不禁有些汗颜。
      前世他生活的时代物产丰富,吃穿不愁,糖果种类繁多,各种口味都有。像麦芽糖这样的东西大都存在于成年人的回忆里,他能辨认出来,是因为老家邻居是做糖的,不单有麦芽糖,还有牛皮糖、冻米糖和字糖。

      因为熬糖时候久,他小时候每天都能闻到热乎乎的香甜味道。
      当然,两家亲近,他平时没少吃这些。

      看着眼前那张忍耐又满是渴望的面孔,李青文把嘴里还未融开的糖拿出来,“四哥,你吃。”
      这动作好像是下意识的,刚说完李青文就感觉到不对,这糖上都是他的口水……

      可是李青风丝毫不在意,美滋滋的接过来,直接扔到嘴里。
      李青卓和李青宏看到这一幕愣住了。

      李青文也呆了,愣愣的道:“四哥,你喜欢吃,我一吼(以后)给你做……”
      他说话含糊,三个哥哥没听清楚,只为他说了这么长一串话而高兴,没等李青文重复,饭好了,他娘一嗓子喊过来,哥三个推着他往外走。

      一家人围坐在木桌旁,每个人面前摆着一个碗,碗里是带着点红的高粱米粥,有稀有稠,桌子中间是一盘子蒸咸菜。
      除了过节和来客人,李家差不多都是这个吃食,干旱的年头高粱粥会变成小米粥,那个时候更稀。

      今天李青文的粥是最多的,面前的碗和他爹的用的碗一般大,因为他今天省事了,算是特殊的照顾。
      高粱米粗糙,有因为破壳不完全,咽下去喉咙都有点疼,这东西抗旱产的又多,是杨树村乃至柳山县主要作物,农家一般都吃这个。
      李青文吃着不是很习惯,差点被噎到,饭汤从嘴角淌了下来。

      还没等他反应,挨着他坐的李青卓习惯性的掏出一块布巾,把他嘴角擦抹干净。
      李青文愣住了,他两世加起来有三十多年,竟然还要让被人擦嘴……
      李家人这样照顾他十多年,早都习以为常,动作麻利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谢、谢谢二哥。”李青文小声说道。
      因为他这一句简单的道谢,李家饭桌上又沸腾了——仔儿懂事了!
      这一碗粥李青文到底没吃完,给三个哥哥分了。

      李青卓在县城医馆做学徒,这次是家里有事告假回来,见幺弟没事,不敢耽误,吃完饭就要回县城。
      就着热锅,陈氏烙了几个高粱面的饼子,和一包咸菜一并给二儿子带上。当学徒不容易,虽然儿子拜的师傅不错,可掌柜是个计较的,看的严,伙计和学徒口粮少,经常饿肚子,她实在是心疼。

      陈氏宁愿从自己嘴里省,也不愿意儿子在外头受罪,在外头终究不如家里,山里野菜虽然老了,切碎了放在粥里也能骗骗肚子,在县城没钱可没地方弄吃的。
      李青卓往外走时,李茂贤和人说完话正好回来,道:“跟师傅好好学,要听话,多干活,少说话,有事往家里捎信。”

      每次离家都是这些话,李青卓认真点头,背着篓子和爹娘道别。
      李青宏和李青风要送二哥,李青文也想跟着,陈氏想要开口,被李茂贤拦住了。
      这么大的儿子,从前不晓得事,全家护着也就罢了,现在人清醒了,不能继续放在手里攥着,得多出去看看。

      哥四个往村头走,路上的村民嘴上跟李青卓打招呼,眼睛却盯着李青文,这小子不再用哥哥拉着,自己走的挺快,还被李青卓教着招呼长辈。
      还真好了啊,村民们亲眼看到,惊讶个不行,转头就找人说叨这事。

      穿过一排排的土房,就看到南面一片片的田,有高粱,大豆,黍子和谷子,高高低低,都快要成熟了。
      沿着田地边的土路走了差不多两里,然后南拐,过了一个两人深的大沟,李青卓停住了,“就到这吧,不要在路上玩,早点回去,别让爹娘担心。”

      道别后,李青文跟着俩哥哥走了一会,再转头,只见二哥单薄的身影大半被篓子挡住了。
      好似感应到他的注视,走远的李青卓忽的转身,冲他们使劲挥了挥手。
      这场景和记忆中的一段重合,李青文不禁眼睛一热,低下了头。

      杨树村地处大梁的西北,干旱少雨,土地贫瘠,没有河也没有水田,真真的靠天吃饭,十年六不收,年岁好的时候都吃不饱,更别提欠收的时候。
      不管大人孩子,最多的记忆就是挨饿了。

      李家十多亩田,不算少,但架不住家里人口多,还有好几个最能吃的半大小子,每年秋收粮食不够不说,还得买,要不是爹娘能干又节省,这日子想都没法想。
      李茂贤是个有远见的,知道就靠家里这些田,一旦灾年,必遭大难,他乐得把孩子送出去学本事,有了真本领,就算不种田,以后也不会被饿死。

      李茂贤被抓去建京城时,学会了木匠,有了这手艺,家里才有格外的进项。
      因着陈氏的病,李家和县城回春堂的吕大夫相熟,吕大夫看中了安静又懂事的李青卓,把他带到县城做学徒,李家上下对吕大夫十分感激。
      虽然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李青文对家里人各种照顾心里也很受触动,他也想为这个家做点什么。

      得像个办法赚钱才行……李青文心里头盘算着。
      可回去的路上两个哥哥一直逗他多说话,练舌头,李青文思绪一再被打断,只能先作罢。

      回到家,爹娘下地去了,大嫂一手抓着六岁大的侄子不让他祸害家里的鸡,一手拦着三岁的小侄子不让他吃土,忙的很。
      李青风一巴掌糊在大侄子的屁股上,让他老实了,然后出门上山。
      李青文像是尾巴一样跟在俩哥哥后面。

      高粱地一块接着一块,都一人多高,结着红色的穗子,李青文跟着哥哥到了自家地,在地头根本看不到爹娘的影子,俩人只看地里被拔下草留的坑就知道该薅那几条垄。
      确定了自己家的地的两边,李青文在哥哥旁边也占了三条垄,把高粱之间的草连根拔起来。

      李青宏和李青风只想带弟弟上山转转,没想到他家的仔儿竟然会薅草,俩人惊喜极了。
      看着俩哥哥眉飞色舞的样,李青文有些无奈,高粱和草差别那么大,怎么可能不会拔,他又不是个傻子……
      好吧,他从前是有点呆,可现在不一样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欢迎收藏,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